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明朝历史 > 西学东渐:大航海时代的浪花

西学东渐:大航海时代的浪花

发布时间:2020-05-01 23:17:5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就在张居正执政期间,有位意大利的传教士来到了澳门,后来经过肇庆、南昌、南京、临清,并且像正德时代的葡萄牙使者一样,通过宦官的路子,辗转到了北京,一路传播可能使明朝“华丽转身”的外部信息。这位来自“大西洋”的意大利传教士,把他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叫“利玛窦”。当时内地的中国人把藏族佛教徒叫“番僧”,于是便把这位来自大西洋的传教士叫“洋僧”或“西僧”,也就是“洋和尚”“西洋和尚”。因为在一般的老百姓眼里,只要是传教的,都是和尚。其间的区别,只是汉族和尚或者藏族和尚,中国和尚或者外国和尚,如此而已。

西学东渐:大航海时代的浪花

  万历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也就是公历1601年1月24日,利玛窦到了北京。本来欧洲人到亚洲、到中国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且不说元朝大开放时代,马可·波罗等欧洲人大批量来到中国,即使在“海禁”盛行的明朝正德年间,荷兰使者也曾经到过北京。但是,到了万历年间,利玛窦的到来,仍然引起了一些人的质疑。礼部官员查阅《明会典》,说上面只记载了西洋国及西洋琐里国,没有什么大西洋,更没有听说过什么“意大利”,所以,这个名叫“利玛窦”的“洋僧”,“真伪不可知”。可见,这个时候的明朝“朝廷”封闭到什么程度。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礼部官员在糊弄万历皇帝,不想让他接见利玛窦。

  虽然礼部官员排外,但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利玛窦自有他的办法。这位“洋僧”对于中国国情的认识,甚至比国内一般的士大夫更加深刻。通过各方朋友的介绍,利玛窦在沿着运河北上路过临清的时候,联系上了天津税使马堂。据利玛窦自己的说法,并不是他主动联系上马堂,而是因为马堂贪图他的财物而扣留他,于是不打不相识。不管是利玛窦主动找到马堂的路子,还是马堂贪图利玛窦的财物,反正马堂帮助利玛窦联系上了万历皇帝。利玛窦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带来了家乡的“特产”,而这些特产是中国从来没有过的,也是郑和下西洋时没有见到的。这些“特产”主要有自鸣钟、世界地图、三棱镜、圣母马利亚的画像及一些欧洲的书籍。

  利玛窦到北京后的一个月,他的礼品由马堂送进了皇宫,立即引起皇帝和贵妃的极大兴趣。特别是各种造型的自鸣钟,不仅在中国,在整个远东都是前所未有的,简直不可思议。直到这个时候,中国的报时,靠的还是“水漏”“沙漏”或“日晷”等,“更夫”也是各地不可或缺的职业。谢肇淛《五杂俎》将当时中国的报时方法和利玛窦带来的“自鸣钟”作比较,说到自己的感受:

  西僧璃玛窦有自鸣钟,中设机关,每遇一时辄鸣,如是经岁,无顷刻差讹也,亦神矣。今占候家时多不正,至于选择吉时,作事临期,但以臆断耳。烈日中尚有圭表可测,阴夜之时,所凭者漏也,而漏已不正矣,况于山村中无漏可考哉。故知兴作及推禄命者,十九不得其真也。余于辛亥(1611,万历三十九年)春得一子,夜半,大风雪中,禁漏无声,行人断绝,安能定其为何时?

  不仅自鸣钟,利玛窦进献的世界地图,当时叫《山海舆地全图》,又叫《坤舆万国全图》,在中国同样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尽管有郑和下西洋,有汪大渊、伊本·白图泰记载,但他们都只是在印度洋活动,还只是在地球的“这一边”,却不知道地球的“那一边”。所以中国人相信的,仍然是天圆地方的概念,不知道世界的全貌,不知道地球竟然是圆的。我们想象不出万历皇帝见到利玛窦带来的世界地图有何感想,只知道类似的地图在利玛窦带到中国来的时候,有另外的西方人带到日本,令日本人大吃一惊:原来日本这么小?因为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是“大日本”。

  转眼之间,利玛窦到北京已近一年。礼部官员始终对这个“洋僧”不放心,提出将其遣返。但是,礼部不提倒罢,提出来反而提醒了万历皇帝,原来这个“洋僧”还在北京,但不知道这位洋僧到底是什么样子。好奇心促使万历皇帝派了两位画师,给利玛窦和他的徒弟画“等身像”。画师在利玛窦的配合下,很好地完成了任务。万历皇帝见了利玛窦的画像,不禁笑了起来,这不是个回族人吗?身边的宦官提醒皇帝,利玛窦不是回族人。也许是因为利玛窦赠送的礼品让皇帝开心,也许是因为利玛窦的画像让皇帝产生好感,也许二者兼而有之,于是万历皇帝下旨,允许利玛窦在北京长期居住。从此,不但是利玛窦,和利玛窦一样来自大西洋的“洋僧”接踵而至,北京城里从此多了一道风景线。

  “大航海时代”,来到中国大陆、来到北京的有两股西方势力。

  第一股西方势力,是我们已经说到过的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这股势力的到来,无疑是对明朝的一个挑战,因为明朝的广东当局几乎没有力量控制澳门葡萄牙人的活动。但同时也给了明朝一个机遇,一个学习西方商业经营和武器制造的机会。努尔哈赤在天六年带着女真军队想进山海关,结果在宁远被袁崇焕指挥的明朝军队用火炮击伤。这些火炮,或者产自澳门,或经由澳门的葡萄牙人卖给明朝,有“佛郎机炮”,还有“红夷大炮”。

  第二股西方势力,就是以利玛窦为代表的传教士。

  “大航海时代”开启了西方的海外扩张史。在这个扩张史上,基督教、罗马教皇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利玛窦以及随后来到中国的传教士,正是被罗马教皇派遣到东方来传播西方文化、基督教的。所以东方的历史学家们认为这些传教士是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以及后来的英国、法国“殖民者”“侵略者”的盟军。西方殖民者、侵略者通过坚船利炮对东方进行武力征服,传教士对东方进行的则是文化征服,包括西方的宗教、艺术、器物、科学技术,如自鸣钟,等等。这股势力的到来,无疑也是对明朝的挑战,但同时也是明朝的一个机遇,一个了解西方文化、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的机遇。

  利玛窦出生在意大利的马尔凯州,在罗马教会学校读书期间加入了耶稣会,学习了哲学、神学、天文学、历法和算学,以及多种其他语言。后来被耶稣会派遣到东方,先后在印度、安南传教,此后来到澳门。万历十二年,利玛窦获准进入内地,结交了一批汉族士大夫,先在肇庆传教,此后经韶州、南昌、南京来到北京,虽然没有见到皇帝,却如愿以偿地在北京住了下来,并且为其他传教士进京铺平了道路。众多的中国文化人出于对利玛窦的佩服和对西方科学的好奇,成了耶稣的信徒,同时开始学习西方的科学知识。

  利玛窦入住北京第七年,也就是万历三十五年(1607),当时的一位著名中国文化人、编撰了《农政全书》的徐光启,和利玛窦共同翻译出版了汉文版《几何原理》的前六卷。此后的几十年,有150多种西方书籍被翻译成中文。德国传教士汤若望,甚至和明朝钦天监的官员们,对当时已经漏洞百出的中国历法进行修订,制定了被清朝继承的“崇祯历”。

  这时,距离1840年发生的鸦片战争还有两个半世纪,距离1894年发生的甲午海战还有300年,时间不是太短。但是,中国在明朝和后来清朝的统治下,没有抓住机会,不但没有赶上已经走在前面的西方,更被抓住了机会的日本甩在身后。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巧合,《几何原理》后续的翻译工作,随着利玛窦去世停顿下来了。后面几卷,直到清朝的咸丰七年,也就是1857年才翻译出来,距离前六卷被翻译出来的时间,中间隔了250年。而这250年,正是中国被西方抛在身后的250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明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