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侵华前奏《田中奏折》之真伪

侵华前奏《田中奏折》之真伪

发布时间:2020-05-03 00:42:1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929年2月南京的《时事月报》刊出一条新闻:《惊心动魄之日本满蒙积极政策——田中义一上日皇之奏章》,这篇报道一出来立刻引爆了全世界的舆论,各国纷纷表示惊讶和谴责,中国各地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反日浪潮席卷全国。

侵华前奏《田中奏折》之真伪

  《田中义一上日皇之奏章》(以下简称《田中奏折》)明确表示:“过去的日俄战争实际上是中日战争,将来如欲控制中国,必须首先打倒美国势力,这和日俄战争大同小异。如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倘若中国完全被我国征服,其他如小亚细亚、印度、南洋等地异服的民族必然会敬畏我国而向我投降,使全世界认识到亚洲是属于我国的。”《田中奏折》从军事行动、经济、铁路、金融、机构设置等方方面面,对侵略行动作了详细的安排部署,彰显了日本帝国主义武力侵吞中国及整个亚洲的狼子野心。

 侵华前奏《田中奏折》之真伪

 田中义一

  《田中奏折》的作者田中义一从1913年开始公开鼓吹侵华,他宣称“大陆扩张乃我民族生存的首要条件”,日本政府“必须确定经营满蒙的大方针”。在日本军部的支持下,1927年4月20日,田中义一上台组阁。在这届政府中,田中义一除担任首相外,还兼任外务大臣与拓殖大臣,亲自掌管对外扩张事务。他们与日本军部的法西斯分子勾结,密谋策划加紧侵略与分割中国东北的阴谋计划。

  1927年,田中主持召开了一个研究积极侵华政策的内阁会议——“东方会议”,会议由田中亲自主持。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制定“对华政策的根本方针”,确定了以将“满蒙”从中国分离出去为根本方针的日本国策,并公开发布了一份《对华政策纲领》,这份文件措辞含蓄隐晦,但其基本内容与精神实质则是“征服满蒙,侵略中国”。1927年8月,日方又在中国旅顺、大连召开会议。1927年年底,田中将“东方会议”与“大连会议”的全部结果及其制定的侵华方针与计划写成奏折,上呈裕仁天皇。这就是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

  《田中奏折》上呈后,世人对于奏折的内容非常关注,因此奏折成为各国情报人员搜求的对象。后传苏俄已从日本高官手中购得奏折。当时的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正廷也想获得《田中奏折》,并派人赴哈尔滨,准备出价50万现洋购买。又传美国也愿出款20万美元,但结果都没成功。

  最终,《田中奏折》还是和世人见了面。关于奏折获得的途径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一位叫蔡智堪的日籍华人,以研究学术为名,通过关系混进了日本皇室枢密院图书馆中,无意间发现了《田中奏折》,并将其翻译抄录了下来,带出了图书馆。这份译文几经辗转被送回了中国。

  另一种说法是,东北军将领张学良在听说有《田中奏折》后,特地拨专款,通过地下渠道获得。

  奏折虽然被公布,但是日本政府并不承认有过奏折,并宣称说奏折是伪造的,目的就是挑拨中日关系。1930年,日本的外务省向中国国民政府抗议,称《田中奏折》属伪造。也有历史研究者认为《田中奏折》是苏联情报部门伪造的,目的在于引日本“南进派”侵略中国和东南亚,遏制日本侵略势力“北进派”侵略苏联,从而缓解苏联东西两面面临的反侵略压力。日本某些历史学家也认为这个奏折是伪造的,因为一直以来都只发现奏折的汉文版本,而不见日语原文。另外,俄罗斯解密的部分档案也证实此事为当时苏联所为。文件证实,1929年,当时的中国杂志《中国评论家》在苏联特工的帮助下刊登了著名的《田中奏折》,奏折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中日关系。作为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家,中国在当时根本没有资格成为日本的战略对手,日本一直以苏联作为它的战略敌人,但《田中奏折》使中日两国的仇恨急剧升温,并最终导致1937年中日战争的全面爆发。

  但是有更多的人相信奏折真的存在过。日本投降之前曾大量销毁证据,从此种行为推测,不排除其销毁此证据的可能性。该奏折在战败之前是机密内容,而此类内容经常在一定时间后销毁。因此上文所说该奏折只有汉文版本,不见原文所以系伪造的观点不成立。另外,当时日本国的诏书、呈给天皇的正式奏折都用汉语写成,此已是惯例。而且后来有学者研究发现,日本的对外侵略步骤和侵略政策与《田中奏折》中罗列的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其实不管《田中奏折》是否存在,日本侵略中国都是一个不容掩盖的事实,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今天研究《田中奏折》,我们更关注的应该是如何以史为鉴,让世界永远和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