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希腊历史 > 亚洲之王与王权的视觉化

亚洲之王与王权的视觉化

发布时间:2020-05-09 23:44:5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阿美尼德王朝的国王们都拥有正式的称号,例如,镌刻于波斯波利斯的大流士一世的碑文是“伟大的王、诸王之王、诸邦之王”。与之相对,亚历山大用的称号则是“亚洲之王,在伊苏斯战役中败北的大流士三世,曾于公元前333年末给停留在腓尼基的亚历山大寄去了亲笔信。信的内容是请求和好与缔结同盟,他允诺割让幼发拉底河以西的领土。但亚历山大回信拒绝了他的请求。据阿里安所记载,信中有这样一节:

  因此,你应当尊我为亚洲霸主,前来拜谒。如果你担心来到之后我会对你无礼,那你就可以先派你的亲信前来接受适当的保证。(中略)将来,不论你派人来还是送信来,都要承认我是亚洲的最高霸主。不论你向我提出什么要求,都不能以平等地位相称,要承认我是你的一切的主宰。

  公元前331年,在高加美拉会战取得胜利之后,亚历山大向罗得岛林都斯的雅典娜神殿献纳了武器,并刻下了以下的铭文:

  亚历山大国王击败大流士,成为亚洲的主宰者。故遵从神谕,向林都斯的雅典娜女神献纳牺牲。

  他昭告于世:今后没有两个国王并立,仅有一位国王君临亚洲。然而,这只不过是他单方面措辞上的宣言而已。亚历山大非常清楚,要让亚洲的贵族、原住民这些被统治的人承认并服从自己的王权,有必要将自己的王权表现得让所有人都一目了然。因此,在大流士三世去世当年(公元前330年)的夏天,亚历山大便开始着手王权的具体化。

  东方风格的宫廷礼仪他首先穿上波斯样式的服装。波斯人作为“马背上的民族”,他们的服装是裤子与长袖上衣的配搭。但在马其顿人看来,这样的着装过于奇怪,所以并未釆纳。此外,波斯国王头戴被称为“三重冕”的毡帽,还缠有国王专用的蓝白发带。亚历山大从波斯王的装饰品中釆纳了发带的设计,把它搭配在被称为“考西亚”(kausia)的马其顿式帽子上,并系上波斯风格的腰带。起初,亚历山大只是在与东方人及亲信等会面时才如此装扮,后来,他开始以这样的打扮外出、骑马、演讲。虽然马其顿士兵觉得亚历山大这样装扮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他们也只能默不吭声。

亚洲之王与王权的视觉化

  对波斯王行跪拜礼的高官波斯王要求觐见者采用表达敬意的礼仪。波斯波利斯出土的浮雕。德黑兰考古学博物馆藏

  其次是接受波斯人的跪拜礼。跪拜礼是波斯一种表示敬意的礼仪,其形式在不同时代及场合各有差异。波斯人在日常寒暄时,地位低者面朝地位高者,微微前倾上体,右手轻触自己的嘴唇并向对方送出飞吻以示敬意。而作为宫廷礼仪的跪拜礼,则是在觐见波斯王时,觐见者膝盖着地叩拜国王。但这其中并没有将国王当成神一样崇拜的宗教含义。

  公元前328年,亚历山大试图在马其顿人和希腊人中推行跪拜礼,但这有一个重大问题。在希腊,自由人是在向众神请愿时行跪拜礼的,只在极其例外的情况下这样做,而且不是跪拜而是釆取站立着双手伸向天空的姿势。对希腊人来说,行跪拜礼太过于侮辱他们,简直就是将他们视作奴隶。亚历山大非常清楚希腊人对跪拜礼的看法。他坚持推行跪拜礼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统治亚洲人,成为亚洲之王。这需要确立统一的宫廷礼仪。换句话说,亚历山大担心,如果马其顿人和希腊人不行跪拜礼,会给波斯人留下自己与亚洲之王不相符的印象。因此,他企图通过让各民族遵守相同的宫廷礼仪的方式,来确立自己王权的普遍性。虽然亚历山大为了推行跪拜礼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但还是遭到马其顿将士的强烈反对,他不得不放弃这一想法。此后,跪拜礼只在波斯人等东方人中实行。

  有关灭亡阿契美尼德王朝之后的亚历山大,现存亚历山大传的记载基本一致,都提及他沉迷于东方形式,堕落不已。而堕落的事例,主要列举了他在服装及饮酒等方面的奢靡荒诞。

  据公元前3世纪的作家斐拉克斯所述,觐见亚历山大的场所,其豪华程度甚至超过波斯王。亚历山大的帐篷由五十根黄金柱架起,面积相当于一百张睡椅大小。华盖顶上覆盖着由金丝编织而成的布,上面的刺绣巧夺天工。

  帐篷内侧配备了被称为“苹果团”的波斯近卫队五百人,以及被称为“银盾队”的马其顿精锐部队五百人。帐篷中央放置了一把金椅子,亚历山大正是坐在这把椅子上接受觐见的。而帐篷的外侧首先是全副武装的大象部队,负责环卫四周,然后是一千马其顿兵,再向外是一万波斯兵。(苹果团是波斯国王近卫队的美称,正式名称是金苹果持矛侍卫。

  因为矛末端的金属箍上有一个金苹果,所以称之为“苹果团气)公元前324年,在苏萨城,亚历山大为他的亲信们举行了集体婚礼,而为这场仪式准备的帐篷更是壮观。依据亚历山大的侍从长卡雷斯的记载,婚礼的房间有九十二间,而将其收纳的帐篷营舍能容纳一百张睡椅。一张张睡椅上都装饰有婚礼用的饰品,每张的花费高达二十明那(二十明那相当于三分之一的塔兰特)。亚历山大的睡椅是由黄金制成的。招待客人用的帐篷也是极尽奢华、无比壮观。所用的棉布、亚麻布都价值不菲,地上还铺有紫色线、深红色线掺杂金丝线织成的地毯。固定帐篷的柱子约9米高,用金、银包裹,上面布满宝石。中庭的四周也悬挂着昂贵的布,上面有金线织成的动物花纹,其支柱也用金、银包裹着。整个中庭的周长大约750米。

  亚历山大那顶由五十根柱子架起、足以放下一百张睡椅的巨大帐篷,是效仿波斯王制造出来的,实际上是一座移动宫殿。波斯的国王们在外出征战时会带上家人,在帐篷中过着与在首都殊无二致的奢靡生活。例如在公元前333年的伊苏斯战役中,大流士三世落荒而逃,他的帐篷留在战场上。当亚历山大进入后,看到里面有黄金打造且带有华丽装饰的盆、水壶、浴缸、香薰油瓶等器具,闻到房间里弥漫着香料及香薰油那馥郁的芳香。对此,亚历山大问了一句:“这就是帝王的生活?”这并非感叹帐篷里的豪华,相反,亚历山大蔑视大流士过着如此荒诞奢靡的生活,身旁全是奢侈品,难怪上了战场后惧怕得畏缩不前。

  然而,本来对波斯王持蔑视态度的亚历山大,如今也仿效波斯王,制造了巨大的帐篷,而且其豪华程度甚至在波斯王之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是为了以东方各民族的国王身份君临亚洲。在当时,他的王权已经远远超出了马其顿人或希腊人的范畴。他需要面对的是此前支撑着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波斯贵族,以及被波斯人统治的各民族。为了让他们接受自己作为新王,亚历山大自身必须釆用奢华繁缠的波斯式礼仪。

  罗马帝政时期的希腊人波利亚努斯的记载是上述解释最好的证据。

  据其记载,亚历山大在对马其顿人和希腊人宣布判决时,通常是在简朴的、符合市民身份的法庭中进行。但如果对象是东方人,亚历山大为了让他们一见法庭的外观就惊叹不已,通常是在豪华的法庭中进行。有趣的是,波利亚努斯接下来关于法庭帐篷的描写,与前文斐拉克斯的记述几乎相同。可见,那顶豪华壮丽的帐篷不仅用于觐见,也作为法庭用于对东方人的审判。亚历山大的目的是通过向包括波斯人在内的东方人展示令人瞠目结舌的华丽法庭,向他们炫耀自己巨大的权力,通过这种心理震慑,使他们屈服于自己。

  这种利用视觉形象表现至高无上王权的方式称为“王权的视觉化”。

  这是一种通过宫廷礼仪、祭祀等方式,将帝王的权力、权威视觉化,从而使臣民形成屈服心理的统治方式。为什么要釆取这样的统治方式呢?

  任何王权都不可能仅通过军队、刑罚等暴力手段来维持。帝王必须经常在贵族和民众面前展示自己权力的正当性,通过各种制度及机会来强化自己与臣民之间的纽带,并创造出令臣民自发服从自己的统治体系。帝王的礼仪就是巩固王权的方式之一,根据内容可分为三部分,即宫廷礼仪、国家礼仪、帝王形象。宫廷礼仪是只在宫殿这一特定的场所举行的仪式,它以王为最高点,把王族、贵族等特权身份者纳入严格的等级序列之中。国家礼仪是帝王出行、称颂帝王的祭典等活动,即大规模的公开仪式,作用是向一般民众展现帝王的存在及王权的伟大,使民众统一在王权之下。而帝王形象是指绘画、雕刻、货币等传播媒介上的帝王的肖像。在大众传媒尚未诞生的时代,这些手段是帝王传播政治信息的重要手段。王权的视觉化就是以上三种统治手段的总称。

  实际上,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历代国王为了能够统治广阔的领土和众多民族,抓住各种机会推动王权的视觉化。他们频繁地在帝国领域内四处巡视,给予民众各种赏赐,然后通过民众的进贡,确认各地域、各城市的顺服情况。此外,国王巡视时是整个宫殿一起移动,豪华浩大的出行队伍也让一般民众真切地感受到王权的伟大,从而促使民众发自内心地臣服于国王。

  例如在公元前333年,大流士三世赶赴伊苏斯战场时,就组建了一支阵势豪华、规模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地从巴比伦出发。打头阵的是波斯祭司们,紧随其后的是三百六十五位身披紫色斗篷的年轻人,然后是由数匹马牵引的、献给琐罗亚斯德教主神阿胡拉?玛兹达的白色战车,其后还有一匹名为“太阳”的高头大马跟随着。骑手们手持金笏,身披白衣。他们的不远处有十辆用大量金银浮雕装饰的战车。在这之后,紧跟着十二个民族的骑兵,他们手持不同兵器且习惯迥异。接下来才是号称“不死之身”的一万名精锐波斯兵,他们佩戴黄金首饰,身着黄金装饰的外衣及宝石装饰的长袖内衣。军队后面是国王的战车,大流士三世乘坐在上面显得格外威武高大。最后是乘坐着豪华马车的王族、贵族女性。

  波斯国王常坐在金悬铃木、金葡萄树下接受觐见。那座价值不菲的葡萄之房是由绿宝石、印度红宝石及其他各种宝石所制成。此外,宫殿的随从、用人的数量也十分庞大。帕曼纽在伊苏斯战役之后占领了大马士革,随后在给亚历山大的信中曾提到:“我看到的是一片惊人之景象:奏乐的妃妾329人、编织花冠的男性46人、厨师277人、烧水工29人、乳制品生产者13人、饮料调制师17人、葡萄酒过滤师70人、香水生产者14人。”

  综上所述,不论是帝王和宫廷的大规模移动,还是军队的行军,它们自身都是王权视觉化的表现。这与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有效统治息息相关。因此,前文所述亚历山大进入巴比伦的入城仪式,以及展示新统治者权力的一系列措施,都不能单纯理解为亚历山大沉迷奢华或是堕落。他继承了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王权和广阔的领土,所以也有必要对自身拥有的王权进行视觉化。

  顺便说一下,权力的视觉化是不分东西方的。从中国朝的始皇帝到印度莫卧儿王朝的阿克巴大帝,再到西方中世纪及近代的帝王们,都曾使用过“国内巡视”这一方法来维持、扩大自己的权力。在日本,容易联想到的是近世的大名出行,而明治天皇的六次全国巡视,在当时不知道天皇存在的民众中扩大了自己的威信。身骑白马进行阅兵的大正天皇、昭和天皇,他们的大元帅形象深深地烙刻在民众的脑海中。二战结束后,昭和天皇巡视出行,宣告着“人格化的天皇”即象征天皇制这一新制度的开始。从此,天皇因公务到全国各地,或出席国民体育大会的开幕式、植树节时发表“致辞”,都有助于民众接受象征天皇制。而今天,电视这一影像媒体促使权力视觉化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其具有的巨大影响力正如日本人每天所体验到的一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希腊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