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蒙古历史 > 成吉思汗几个孩子手足相残

成吉思汗几个孩子手足相残

发布时间:2020-05-10 00:28:3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海都是窝阔台家族中第一位公开挑战王室权威的人。1256年海都被擒。他拒绝随蒙哥大汗派出的使节回宫,而当时蒙哥正全力以赴抵抗宋军,未对海都采取任何行动。当忽必烈和阿里不哥争位之战爆发时,海都到处煽风点火,企图以此摧毁拖雷家族的统治。争位之战从1260年至1264年,一直持续了四个年头。

成吉思汗几个孩子手足相残

  察合台汗国政局稳定后,海都公开与在忽必烈为敌。这是一股挑战王权和王位的强大敌对力量。忽必烈不仅是蒙古人,他还是皇室家族的一员、成吉思汗的孙子。由于中亚与忽必烈的领土边界有重合之处,两股势力的敌对会给中国西北边疆地区带来威胁。这不仅使中国的农民饱受痛苦,也阻碍了忽必烈建立的欧亚远途商旅贸易的发展。中亚城镇和绿洲的安定是欧亚远途商旅贸易的重要保障,一旦中亚汗国的敌对势力控制了这些重要的城镇和绿洲,贸易便会中断,甚至会威胁到中亚与蒙古的往来。对忽必烈来说,他不可能放弃自己的领土,而且中亚在忽必烈所设想的远途贸易宏伟计划中意义非同一般。中亚地处中国和印度、中东、欧洲的贸易交会处,欧亚之间的货物运输需要依靠中亚的城镇和绿洲作为中转站。商旅们不仅可以与当地居民进行贸易,也可在此进行物资补给。中转站对于远途商旅贸易的存在至关重要。同样,城镇和绿洲也需要附近的农耕地为他们提供食物与补给。忽必烈汗与海都开战的准确日期难以考证,据马可·波罗记载:

  突厥斯坦有位国王名叫海都。他是忽必烈汗的侄子、窝阔台汗的孙子。海都是一位杰出的可汗,统治着很多城镇。他和他的臣民都是鞑靼人,英勇善战。可以肯定的是海都与忽必烈汗从未和平相处,战事屡屡不断。

  马可·波罗认为,冲突起因是海都之父合失对成吉思汗分配攻打下的中国北部和南部地区不满意。只要海都像其他宗王一样归顺他,忽必烈汗愿意出让他的领地。但是海都并不信任他的叔叔,拒绝前往忽必烈的宫廷。因为担心自己性命不保,他表示愿意在自己领地内服从大汗的命令,但是不会出现在忽必烈汗的宫廷。这是海都与忽必烈汗之间冲突的开始。自此,他们爆发了一场大战役和多次激战。整整一年,忽必烈汗派军包围海都的领地,无论是海都还是他的军队都无法对忽必烈汗的领地和臣民造成威胁。但是海都并没有停止进攻,而是与袭击他的忽必烈汗的军队多次交战。据马可·波罗记载,海都召集了十万英勇善战、经验丰富的骑兵。此外,他还赢得了成吉思汗世系几个宗王的支持。

  海都所代表的游牧民族价值观对逐步脱离游牧特征的蒙古王朝构成了威胁。海都喜欢游牧生活,享受作为牧民领主的感觉,厌恶官员或农民统治者的生活。他的居所在空旷的草原,而不是在人口稠密的首都和宏伟的宫殿里。他喜欢游牧社会,不喜欢由脱离游牧民族特性、一成不变的中央政府和官僚机构所统治的农业社会。据中国史料记载,海都是一个凶残的掠夺者和奸诈的叛徒,但是他并没有摧毁繁荣的城镇或捣毁商业中心的意图。他是窝阔台和察合台家族幸存后裔之中毋庸质疑的领导者。海都的军事力量以准噶尔(Jungaria,又作Dzungaria,Zungharia)和七河地区为基础,1273年他把忽必烈的前锋军队逐出喀什噶尔、莎车和和田,并于1276年攻打到吐鲁番-龟兹地区。忽必烈意识到了形势的严重性,很快重申他对塔里木盆地的所有权。可是,1277年海都在反对忽必烈汉化政策(policyofsinification)的蒙古首领的支持下占领了哈剌和林。1278年,忽必烈最杰出的将军伯颜(Bayan)攻打海都并重新夺回哈剌和林。不过,海都仍保持对准噶尔的控制,肆无忌惮地攻打蒙古,切断了所有的交通往来。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十三世纪八十年代末期,马可·波罗只能通过海路护送一位中国皇室公主到伊朗。由于忽必烈更关注对印度支那(Indo-Chinese)的远征,他无法对海都展开致命的反击。海都占有战略上的优势,不仅能有效地控制中国军队,而且能从同样好战的部落中招募追随者。这些都帮助他赢得了成吉思汗的帝国。海都的战绩证明了忽必烈的目光短浅。忽必烈撤销了设在蒙古的宫廷和政府,切断了家族与蒙古、突厥部落之间的联系,而这些部落的忠诚却是关系到忽必烈帝国存亡的基础。海都的去世消除了元朝最大的威胁。然而,六十年后元朝被明朝灭亡。事实上,海都并不主张掠夺中亚绿洲地区,他叮嘱过属下不得骚扰居民。相反,他把从城镇征收的赋税用于充实他的军队。海都似乎成为蒙古族传统的捍卫者,在他看来,忽必烈汗背弃了蒙古族传统。

  1266年7月9日,忽必烈汗封他的儿子那木罕(Nomukhan)为北平王(PeiPingWang),意欲让这位年轻人掌管中国北部的军务并阻止海都对中国西北部领土的入侵。事实上,五年之后忽必烈汗才派那木罕驻守中亚边陲阿力麻里(Almalikh,现在的新疆霍城)防御海都的攻击。遗憾的是忽必烈汗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派遣那木罕的几个堂兄弟一同前去,不料他们的意见相左,严重阻碍了远征的进程,最终导致失败。然而,海都则在中亚联合蒙古宗王共同对抗忽必烈和他的继承者。

  那木罕镇压中亚异己未取得丝毫进展,他为军队找到了物资补给的途径,却无法随时与敌军交战。海都对那木罕展开了游击战而非传统战。每当海都发现自己的军队寡不敌众或身处险境时,他们便逃入地形熟悉的沙漠草原中。那木罕的军队无法轻易地追逐到移动性高的游击队并与之正面交锋,士气大为受挫。为了打破僵局,1275年忽必烈派遣他妻子的侄子、时任右相之职的才俊安童(An-tung,1245~1293)辅佐那木罕。安童到达那木罕的营地后很快意识到派别之争使王爷们在远征问题上产生了分歧,无法采取有效的军事行动。安童由于支持那木罕,也不得不卷入了内部斗争。

  1276年末,与那木罕同去的王爷们密谋破坏他的远征行动。参与密谋的包括阿里不哥的两个儿子和蒙哥的一个儿子。他们抓了那木罕并把他押送到俄罗斯的钦察汗国,把安童交给了海都。那木罕和安童被扣留了十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令密谋者们更为失望的是海都在与他们结盟的问题上闪烁其词,不想让他们踏入自己的领土。这些密谋者们很快便迁移到他们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蒙古草原。最终,钦察汗国可汗和海都得不到赎金,继续扣留二人又无太多益处,便释放了那木罕和安童。1284年那木罕和安童返回家乡,忽必烈汗热情地迎接了他的儿子和侄子,再次授予他们过去的职位和头衔。

  在那木罕和安童被捕又被释放的十年中,忽必烈汗并没有袖手旁观。当听闻那木罕被俘后,他曾派遣了最能干、最负盛名的将军伯颜去营救自己的儿子。但从与南宋的战役凯旋的伯颜对此也无能为力,屡屡受挫。同那木罕一样,伯颜也无法与敌人正面作战,海都的军队一直躲着他。那木罕的余部曾试图营救忽必烈的儿子,但因群龙无首,结果也是一败涂地。

  最终,忽必烈不得不承认他无法控制中亚,甚至他最杰出的将军也没能将他的宗主权扩张到中亚,只能被迫接受海都成为这个地区事实上的统治者这一事实。忽必烈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失败,不情愿地放弃了其在大草原和绿洲的统治地位,撤回到了中国领土可防御的范围内,允许海都随意控制边界以外的地区。他无法阻止海都劫掠这些地区的财富,但是又不得不阻止。忽必烈遇到的难题是如何维持自己的军队和当地居民的补给,而补给线却又长又薄弱。游牧民族的不断骚扰和飘忽不定的游牧特性使他的士兵和同盟既觉得愤怒,又觉得恐怖,他试图在该地区的绿洲和城镇实现自给自足的目的也没有达成。总之,忽必烈进军中亚最终一无所获。

  海都与在满洲(Manchuria)叛乱的蒙古指挥官乃颜(Nayan)结盟,乃颜被忽必烈打败并被处死。据马可·波罗记载,忽必烈的军队由四万六千人组成。

  忽必烈过世之后,由孙子铁穆耳(1294~1307)继位。在老将伯颜支持下,铁穆耳夯实了自己可汗的地位,抑制了海都的野心并通过有效的外交手段加强了自己在西部汗国中的地位。可惜的是,他的继任者对中亚却没有什么影响力。

  1301年9月,元朝军队和海都、笃哇盟军在阿尔泰山下的帖坚古山(Tieh-chien-ku)和黑城(KharaKhada,又称Ho-Laho-ta,另译“哈日浩特”)展开了最后一场决战,这也是海都和笃哇发动的最后一次进攻。这场对决的结果无法论定,因为中国和波斯的史料对战争结局的记载相互矛盾,但是这场战争的间接结果很重要,笃哇在战中负伤,海都或许也因战伤很快过世。这场战役是铁穆耳与海都、笃哇战役中最具有领土保护意义和耗资最大的一场战役,所取得的战绩也最大。然而,辉煌的战绩来之不易。二十五年来,尽管忽必烈的不懈努力使中亚的敌人无法靠近稳定的粮食生产区,但是海都和笃哇依然在忽必烈过世之后把他们的实力范围扩张到新疆并频繁攻打蒙古。

  海都过世后,阻碍蒙古汗国和平的绊脚石也最终被铲除。正是海都的同盟者笃哇主张各汗国之间的和平,他已经疲于挑战忽必烈汗,更加关注在中亚建立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威。1303年夏天,笃哇首先让窝阔台的儿子察八儿继任海都之位,成为窝阔台汗国的可汗。同年秋天,他说服察八儿同他一起向铁穆耳提议结束当前的敌对状态并意愿公开承认铁穆耳作为大蒙古国的可汗。

  铁穆耳很快对此给予了积极的答复。尽管未召开笃哇提议的忽里台大会,却达成了停战的协议。1304年初,由帖木儿、笃哇和察八儿联合派出的访问团抵达伊利汗国完泽都(1304年至1306年)的宫廷,希望后者同意达成和平协议并重新建立统一的蒙古帝国。尽管1303年达成的和平协议维持的时间非常短暂,但是它不仅重建了元朝对蒙古各汗国名义上的宗主权,而且通过离间窝阔台和察合台的后裔使元朝能有机会彻底消除来自中亚的威胁。笃哇和察八儿很快因为领土产生了冲突,铁穆耳大力支持笃哇。1306年秋天,铁穆耳派出由海山(Khaishan)领导的军队越过阿尔泰山南部支援笃哇。海山从后方袭击了察八儿的军队,俘获了察八儿家族的几名成员并进军额尔齐斯河(IrtyshRiver)。察八儿别无选择只得向笃哇投降,随后笃哇废黜了察八儿。大约在1307年,笃哇拥立察八儿的弟弟阳吉察儿(Yangichar)为汗,阳吉察儿成为窝阔台汗兀鲁思的傀儡可汗。1310年正值海山当权时期,察八儿受形势所迫向元朝投降。这件事标志着在战场上挑战元朝近四十年的窝阔台汗国的终结。阿尔泰山脉以南和以西的窝阔台汗国领土被元朝占据,剩余大部分领土则被察合台汗国吞并。

  新的国界带来了牧场划分的问题。察合台可汗也先不花(EsanBoga,1310~1318年)向元朝的守卫部队大将军脱火赤丞相(TughajiJinsank)派遣使节并赠送礼物,要求他再次调整夏天和冬天的牧场范围。脱火赤丞相率领元朝十二图门(tumens)大军驻扎在额尔齐斯河上游的支流之一西拉木伦河(EsenMuren)和原窝阔台汗国封地中心的霍博(Qobaq)。察八儿投降后霍博由也先不花接管,霍博成为中亚通往中国进行商业贸易的重要通道。然而,由于只有元朝皇帝才有权力颁布圣旨,也先不花颁布的圣旨(Yarligh,扎里黑)受到质疑,谈判进展得并不顺利。

  边境贸易是造成元朝和察合台汗国局势紧张的另一个原因。据《元史》记载,1312年至1313年也先不花几次向元朝进贡珠宝、皮草、马匹、骆驼、美玉和葡萄酒并得到了慷慨的回赠。由于使节往返途中的住宿费用均由元朝支付,结果往返中亚的使节成为元朝的一大负担。造成察合台汗国和元朝这一时期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是察合台汗国担心元朝和伊利汗国联合起来攻打自己,这个原因是由元朝派往伊利汗国的使者阿必锡合指出的。阿必锡合途径察合台汗国时,也许是酒后失言,声称他知道一个会让也先不花感兴趣的秘密,他说元朝军队已经开始向察合台汗国进军了。随后也先不花切断了元朝和伊利汗国之间的交通路线并在1313年至1314年扣留了往来使节。使节们被押往喀什噶尔,马匹和财产也被没收。也先不花试图和钦察汗国新上任的月即别(Ozbeg)可汗(1312年至1341年)结盟,以此来与元朝和伊利汗国的联盟相抗衡。但是元朝的优势不容小觑。几场小规模的战役后,海都的儿子斡鲁思于1320年向元朝投降,此时察合台汗国仍是元朝的附属国。随后,在怯别(Kebek)统治时期,察合台汗国与元朝的关系才有所改善,中亚与中国的岁贡也得以恢复。1325年,怯别汗还与元朝皇室的两位女子成婚,他的继承者们也一直维持着这种和平的进贡关系,元朝保住了自己在各汗国中的霸主地位。最近一项研究表明,十四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元朝的驻守部队足够保障中亚蒙古人的安全。当然这一说法还需要进一步考证,据史料记载,当时的中亚突厥巴鲁剌思部已经十分强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一篇:察合台汗国 下一篇:蒙古对印度的战争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蒙古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