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蒙古历史 > 蒙古对印度的战争

蒙古对印度的战争

发布时间:2020-05-10 00:32:4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中亚政治局势的变动必定会引起印度的极大关注。在蒙古崛起之前,花剌子模帝国(theKhwarizmianEmpire)已攻打到印度边界地区,而当蒙古人准备攻打花剌子模时,突厥人(Turks)已经统治了印度北部地区。据术兹扎尼(Minhaj)记载,苏丹首领摩柯末·花剌子模·沙(MuhammadKhwarizmShah)对蒙古人在中国的势力很是好奇,希望能有更多的了解,于是派遣以巴哈丁·拉齐(BahauddinRazi)为首的使节团前去觐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接见使节们后说道:“看,我的伟业如此辉煌,我的国家如此昌盛,日落之国的君主都派使节前来……我提议双方的使节、商人和商队都应该互相往来,各国制造的精良武器、华丽的衣物、精美的材料和珍贵雅致的物件应互通有无,双方君主应该签订一项永久条约。”

蒙古对印度的战争

  成吉思汗派商队随同摩柯末的使节一同返回,五百多头骆驼满载着金银、丝绸、特色毛纺织品(targhu,一种红色羊毛针织丝绸)及其他珍贵物品与花剌子模进行商品交易。据《伊斯兰编年史》记载,他们在途经讹答剌进入花剌子模时,当地官员海儿汗(KadrKhan)向摩柯末·沙禀报了商队物资的价值和重要性,请求以莫须有的罪名扣留商队。经得摩柯末·沙同意后,海儿汗扣留并处死了使节和商队所有成员,没收全部物资并运回苏丹。商队中一位驼夫因为去城里的公共浴池洗澡而逃过一劫。他从壁炉里逃出来,一路跑到野外,设法回到了成吉思汗的地盘。他将海儿汗背信弃义、屠杀商队、掠劫物资的来龙去脉一一禀告可汗。

  于是,成吉思汗筹划复仇。他召集自己和突厥大军随时应战,一举攻下讹答剌和边塞,杀光了城里所有的居民。成吉思汗的军队从讹答剌出发,挺进布哈拉,攻城略地,掠杀百姓。邻城撒马尔罕也受到牵连。摩柯末·沙一直遭到追杀,最后病死在逃亡的路上。最后,蒙古的铁蹄踏遍整个花剌子模帝国和呼罗珊地区。

蒙古对印度的战争

  不仅如此,蒙古人继续追击摩柯末·沙勇猛善战的太子札兰丁。札兰丁逃往加兹尼(又译“哥疾宁”),一路上与蒙古军队的三次交锋都取得了胜利。成吉思汗得知这一消息后亲自率军前往加兹尼,最终击败了札兰丁。札兰丁不得不撤退到印度河边,率军渡河后逃入印度境内。据术兹扎尼记载,伊勒杜迷失(Iltutimash)派军继续追击札兰丁,札兰丁转向逃往乌奇(Uch)和木尔坦(Multan)。他先后逃往基尔曼(Kirman)和法尔斯(Fars),虽然曾几次击败蒙古军队,但是最终仍然无法摆脱被蒙古军队追杀的噩梦。

  志费尼的描述和术兹扎尼稍有不同。据志费尼记载,成吉思汗得知蒙古军队败北的消息后,立刻率军抵达加兹尼。此时札兰丁已经离开加兹尼准备渡过印度河。成吉思汗一路追击,蒙古军队切断了札兰丁的前后方道路将他包围。成吉思汗命令手下士兵英勇作战,要求活捉札兰丁。与此同时,察合台窝阔台也从花剌子模赶到。札兰丁如怒狮般奋力反抗,蒙古军队未能把他拿下。札兰丁跳进印度河里逃走,蒙古军队意欲前去追杀却被成吉思汗拦下。札兰丁的勇猛表现令他相当震惊。为避免失态,成吉思汗以手掩嘴对儿子们说:“为父者,应有这样的儿子!”

  也就是说,札兰丁的军队不是因逃命溺水而亡,而是战死沙场。当时正值伊斯兰历618年7月(即公元1221年,8月至9月间)。

  据说,成吉思汗曾经考虑过是否继续向南扩张征讨印度。但是,他和谋臣们都意识到穿山越岭、长途远征的困难极大,尤其是受到耶律楚材(ElinChu-tsai)的强烈反对。最后,成吉思汗放弃了南征印度的念头,下令撤兵。

  在返程途中,他决定绕道白沙瓦(Peshawar)。当时因为成吉思汗到处征战,无暇管理丹人(theKhitayan)和唐兀人(Tangut,西夏,即党项人),他们的归顺之心发生动摇,有些不安分。

  术兹扎尼记载,成吉思汗远征,与金(Chin)、堂格资(Tamghaj)和特林基特(Tingit)等国距离遥远,他们有意脱离蒙古(theMughal)的控制,正在预谋叛乱。成吉思汗得知后有些焦虑,决定经洛布(Lob)和西藏地区(Tibet)返回。

  《蒙古秘史》(TheSecretHistoryofMongols)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蒙古秘史》简要描述了成吉思汗在印度追杀札兰丁的过程,他率大军搜遍印度全境也没找到札兰丁的踪迹。返途中,蒙古军队在印度境内搜刮掠夺当地居民,抢走了不少骆驼和被阉割的山羊。《蒙古秘史》记载:“成吉思汗返回自己的领地,途中在额尔齐斯河流域度过了夏天。”

  察合台没找到札兰丁,无功而返。成吉思汗派朵儿伯·朵黑申(TorbeiToqshin)率领两个图门(Tumen,万户长)的蒙古军队穿过印度河继续追杀札兰丁。朵儿伯·朵黑申攻占了南答纳(Nandana),转而攻打木尔坦(Multan)。就在木尔坦即将投降之际,蒙古军队迫于高温天气无法长时间停留在印度。他们洗劫了木尔坦和拉合尔(Lahore)后班师回朝,渡过印度河紧随成吉思汗抵达加兹尼。

  哲别(Yeme)和速不台(Subetei)两位大将受命攻打逃至铁尔梅兹(Tirmiz)附近的札兰丁。途中,蒙古军队先后征服了巴尔赫(Balkh,另译班勒纥)、扎瓦(位于东呼罗珊,现在的图尔伯德海达里,turbantihaidari)、尼沙布尔(Nishapur)、马赞德兰省(Mazandran)、达姆甘(Damghan)和剌夷(Ray)。在剌夷,蒙古军队得知札兰丁逃往哈马丹(Hamadan),哈马丹还未等蒙古军队到达就已经投降。蒙古人设立蒙古镇守官达鲁花赤(shahna)负责管辖哈马丹。随后,蒙古军队在伊拉克大部分地区烧杀抢掠,进军围攻阿尔达比勒省(Ardabil),屠杀当地居民,掠夺财物。

  关于札兰丁的结局有很多种说法,有的认为他被库尔德人杀害了,百姓中盛传他还活着,还有人声称伊斯兰教历633年(即公元1235~1236年)札兰丁起兵叛乱,最终被蒙古人杀死。伊斯兰教历652年(公元1254~1255年),有商队再次来到阿姆河畔。其中一位商客对船夫说他就是苏丹札兰丁太子。志费尼认为,“总而言之,所有的流言蜚语和小道消息都说明不了问题”。

蒙古对印度的战争

  术兹扎尼确定札兰丁是在亚美尼亚的阿克哈(Akhlal)境内被当地部落首领杀死。

  据志费尼记载,札兰丁请求德里(Delhi)的伊勒杜迷失(Iltutmish)能给他一席之地,伊勒杜迷失以“德里没有合适的地方和气候条件供帝王居住”为由坚决拒绝。札兰丁得知这个消息后前往巴拉拉(Balala)和尼卡拉(Nikala)地区,召集他的拥护者及军队横扫朱提山(Jud)并要求布哈拉的首领把女儿嫁给他。

  成吉思汗得到了伊勒杜迷失的许可经科依-卡拉奇、卡鲁恩河(koh-i-karachakkamrud)回到中国。据拉维尔迪(Raverty)记载,成吉思汗打算走最短的路线到达唐兀(即党项)。如果从拉卡阿瓦提(Lakhanawati)和卡鲁恩河(KamruRiver)方向走,距离可能会更近。成吉思汗实际是在西藏过冬,而不是印度河。如果走这样的路线,他离唐兀就非常近。不过,成吉思汗认为苏丹伊勒杜迷失可能不会同意,加上时间紧迫,他还是采用最初的计划从呼罗珊撤退。

  与欧洲和叙利亚战场相比,蒙古人在印度征战的一个不利因素就是这里非常缺乏草场。西欧甚至匈牙利都没有足够的草场满足蒙古人的马匹和牲畜的需要。印度的情况亦是相同,这里的气候和地理条件都不适合蒙古人的游牧生活。

  文化人类学家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1221年夏天蒙古军队到达木尔坦时正是马年(theYearoftheHorse)。年初,蒙古大军从阿富汗境内的山脉下来转而进入印度河平原。成吉思汗曾考虑过要征服整个印度北部,包围喜马拉雅山南部,然后北上穿过中国宋朝的领土。这个计划非常符合蒙古人的个性,就是绝不走回头路。然而,恶劣的地理和气候条件迫使他放弃最初的打算。蒙古军离开干燥、寒冷的山脉后,士兵和战马便日益虚弱生起病来。更令人担忧的是能在酷暑、寒冬的草原上发挥巨大作用的弓箭却在潮湿的环境中失去了精准,蒙古军队的战斗力随即被削弱,这是最致命的打击。面对这些困难,成吉思汗在二月份率军退守到阿富汗山区。途中在清理山路积雪时损失了大量的囚犯,他最终还是将军队带到了更为舒适、凉爽的地带。成吉思汗留下约两万人的两个图门的军力,然后率军继续前去征讨印度。不过,夏季的疾病和高温使蒙古士兵折耗很大,剩余的部队又渐渐退回气候宜人的阿富汗地区。

  志费尼简要记述了札兰丁在印度的冒险活动。他写到,“札兰丁从印度河洪水和成吉思汗震怒的‘水深火热’中逃脱后,重新聚集了五六个卫士(mufradan,穆浦达兰)。他没有被命运打垮,也没有随着灾难和困苦灰飞烟灭”。他又说到,“札兰丁打败一队印度人,截获不了少武器和马匹……重新置办武器……人数一度达三四千人”。成吉思汗在加兹尼听闻札兰丁正在扩展实力,立即派朵儿伯·朵黑申率军渡过印度河攻打札兰丁。札兰丁寡不敌众逃到德里。蒙古人获悉札兰丁逃跑的消息后返回捣毁了曼尼普尔地区(Rawapind)。

  志费尼在另一处还有记载,高温天气使得蒙古军队无法在此地久留,他们抢劫了整个木尔坦和拉合尔后渡印度河返回,随成吉思汗抵达加兹尼。

  由于没有得到伊勒杜迷失的回复,札兰丁便回到了巴拉拉和尼卡拉一带(临近拉合尔的地区)。四处流浪的士兵们聚集到札兰丁周围,约有一万多人。志费尼提到札兰丁迎娶了布哈拉首领的女儿,达成了联姻。札兰丁派兵攻打布哈拉的敌人纳西鲁丁·卡巴查(NasiruddinQabacha),首领卡巴查从乌奇(Uch)逃到木尔坦。由于天气太炎热,札兰丁离开乌奇前往尤德山、巴拉拉(Balala)和尼卡拉(Nikala),沿途他又占领了帕拉斯拉伐尔城堡(Parasravar,在锡亚尔科特地区)。蒙古军队紧追不放,札兰丁离开印度边境逃到波斯、格鲁吉亚(Georgia)和鲁姆(Rum)等地,直到去世。

  离开印度边境前,札兰丁释放了一批有领土的贵族,委任瓦法·马利克(WafaMalik)管理尚不属蒙古控制范围的范延(Bamiyan)和加兹尼的一些地区,包括南格拉哈尔(Nangrahar)、古勒姆地区(Kurram)和夫舒尔(Furshur)。贾汉·巴拉望(JahanPahlwan)被派到朱提山地区的南答纳要塞,他们二人在这些印度地区驻守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1228年,伊勒杜迷失打败了忽巴察(Qabacha)后控制了信德和旁遮普,随后远征到朱提山和范延地区。贾汉·巴拉望被打败赶走,瓦法·马利克向伊勒杜迷俯首称臣,留在范延。术兹扎尼认为,库加(Kujah)、南答纳和锡亚卡尔特(Siakot)都是伊勒杜迷征服的目标。

蒙古对印度的战争

  1235年,蒙古人威胁哈剌鲁人(theQarlughs),曾经攻下克什米尔的将领霍克塔(Hoqutar)率领大队人马攻打哈喇鲁,俘虏了大批当地居民。

  哈散·哈剌鲁(HasanQarlugh)似乎已经承认蒙古统治者窝阔台的宗主权地位并保证每年向其进贡。时局的改变迫使伊勒杜迷失不得不进军哈剌鲁,在带兵去往范延途中身患重病,被送回首都并很快在1236年去世。

  苏丹伊勒杜迷失去世不久,瓦法·马利克(WafaMalik)成功取得了南答纳的要塞并控制了整个朱提山(Koh-i-Jud)地区。他封自己为首领(Saiful-Duniya-wa’l-DinAbu’lMuzaffaral-HasanQarlugh)并打造印有他名字的钱币。

  由于瓦法·马利克不向蒙古人进贡,直接导致蒙古军队在1238年入侵。在蒙古将领纽因·尼库达(NuinNikudar)的率领下,军队攻取了马利克的领土并迫使他逃往木尔坦和信德。他派长子到德里向拉齐亚(Razia)求助,拉齐亚热情地接待了瓦法·马利克,还任命他管理巴兰维拉耶(VilaayatofBaran)。

  蒙古人占领了哈剌鲁后开始筹划进攻印度。他们在巴哈杜尔·泰尔(BahadurTair)的带领下从古耳(Ghur)王国出发到达了印度河。木尔坦的卡比尔汗(KabirKhan-i-Ayaz)已经准备和蒙古人决一雌雄。不料还没等到开战,蒙古人就从拉合尔退兵了。这支由蒙古人二等将领率领的军队主要由穆斯林小分队和已经投靠蒙古人的小头目组成。

  拉合尔无力抵抗蒙古军,马利克·喀拉喀什(KabirKhan-i-Ayaz)只得逃往德里。蒙古人攻下拉合尔的第二天,窝阔台去世了。可能是由于窝阔台去世,蒙古军队在攻下拉合尔后不得不撤退,随后,康合思人(Khokhars)占领了拉合尔。

  窝阔台离世后四年无人继承汗位。哈散·哈剌鲁因此便有机会从蒙古人手中夺回他的失地,他的儿子也参与了这一行动。1241年,卡比尔可汗阿亚兹过世,其子塔杰丁在信德继位。塔杰丁去世后,哈剌鲁的军队继而占领了木尔坦,并控制除康合思的中心朱提山以外的西北边境地区。康合思人很有可能与蒙古人联合作战,1245年他们与曼古塔(Mangutah)一同征讨印度并发挥了向导的作用。

  后来发生的事情表明哈散·哈剌鲁一定从蒙古人那里吸取了教训,他同意让一个蒙古达鲁花赤在朝廷中任职。哈散·哈剌鲁攻打木尔坦时战亡,但是他的军队秘不发丧,通过制造假象成功地从马利克(Kishlu)手中夺取了木尔坦。

  哈散·哈剌鲁去世后其长子纳西鲁丁·穆罕默德(NasiruddinMuhammad)继任成为范延和朱提山地区的统治者。他精明而有耐心,很好地维持着与蒙古宗主国的外交关系,对德里的苏丹们采取务实的策略。纳西鲁丁还创造了良好的商业氛围,地区间贸易往来通畅,通过在边境设关卡征收税金来增强自己的经济实力。盐岭地区(saltrangedistricts)曾出土大量硬币,表明曾有来自印度、伊朗和中亚的商队在这一地区从事贸易活动。

  与此同时许多边境官员纷纷独立,开始向朝廷索要各自的权力。他们背叛朝廷,甚至藐视蒙古人的朝廷不去参朝。有研究认为,在拉合尔、贾朗达尔(Jullunder)、木尔坦和信德北部获得自由前,德里统治者乌鲁格可汗(UlughKhan)在1258年曾与哈剌鲁秘密结盟,并在后者的帮助下于1259年与旭烈兀(Hulegu)签订停战协定。根据协议,乌鲁格遵守不干涉蒙古属国拉合尔和木尔坦的协议。但是,当蒙古帝国刚一爆发内战,乌鲁格就趁机占领了这两块地区。他虽然不赞同哈剌鲁对抗蒙古人,但是蒙古人还是怀疑他另有所图。旭烈兀召集哈剌鲁的首领前来宫廷觐见,并命令赫拉特(Heart)的马利克·沙姆斯丁·卡特(MalikShamsuddinKart)调查此事。马利克·卡特认为乌鲁格罪不可赦并把他及其他官员全部处死。从此,蒙古人直接统治了范延和朱提山地区。与此同时,察合台汗国与海都(Kaidu)的联盟迅速扩张到加兹尼,成为德里苏丹的近邻。

蒙古对印度的战争

  下文回到蒙古人在印度的战事。正如之前所述,蒙古军队用了四十二天的时间到达木尔坦城边,然后一举拿下南答纳的要塞。据术兹扎尼记载,当时蒙古军队由特悌(Turti)率领。在这场战争中,马利克·纳西鲁丁·忽巴察(MalikNasiruddinQabacha)以开放国库施惠于民而名留青史,这是对他的胆识、能力、才干和勇气的写照。木尔坦事件发生在伊斯兰教历621年,即公元1224年。

  据最新研究表明,蒙古军接下来又开始入侵忽巴察(Qabacha)。蒙古军队包围木尔坦期间,城中的居民采用各种防卫措施抵抗蒙古军,虽然后者兵力雄厚、装备精良,三个月后不得不撤军退去。总而言之,在伊勒杜迷失统治时期,蒙古通过对兴都库什山(Hindukush)和印度河地区施压来削弱竞争对手塔丁·由勒都斯(TajuddinYalduz)和纳西鲁丁·哈巴查察(NasiruddinQabacha)的实力。察合台和窝阔台带领蒙古军队掠夺旁遮普北部地区后,察合台就在卡兰迦(Kalanja)度过冬天。大约同时,一个刚刚皈依伊斯兰教的使团来到钦察汗国(theGoldenHorde)参见别儿哥汗(BerkaKhan)。

  这个说法需要从其他研究中得到佐证。当时别儿哥汗还没有当上钦察汗国的可汗,他在位的时间是从1258年到1267年。术兹扎尼在对1260年的记载中提到过别儿哥汗的使节。

  蒙古人的高压政策迫使许多古耳王国的部落首领与纳西鲁丁·哈巴查结盟。不久,花剌子模军队的一支——卡吉尔(Khalj)部落在马利克汗(MalikKhan)的领导下夺得曼苏拉(Mansura)的主权。不过,马利克汗在战斗中被忽巴察杀死。

  正是这个时候,《纳昔儿史话》(Tabakat-i-Nasiri)的作者术兹札尼来到乌奇。1228年,伊勒杜迷失夺取了忽巴察的领土,由于已经确立了他和继承者们在阿富汗的统治地位,便与蒙古人建起直接联系。

  1229年,蒙古忽里台大会举行了窝阔台大汗的加冕仪式,同时宣布出征呼罗珊和阿富汗。印度也随即遭受新一轮的进攻。1235年至1236年,阿富汗西部的锡斯坦(Siestan)侯国被迫接受蒙古的统治。1235年,第二次忽里台大会命令奥格塔(Oqotar)率蒙古军队挺进印度。在长达六个月的征战中,克什米尔惨遭蒙古铁骑的蹂躏。

  蒙古骑兵跨过赫尔曼德河(Helmand),穿过俾路支斯坦(Baluchistan),在通向信德北部的山谷附近展开行动。他们掠夺了哈剌鲁的领土,这里是札兰丁的一个副官在印度河东部地区建立的侯国。西迪基(I.H.Siiddqui)教授详细介绍了马利克·赛福丁·哈散·哈剌鲁(MalikSaifa-DinHasanQarlugh)建立的哈剌鲁王国并称他为“瓦法·马利克”。1225年至1266年,该地区一直是蒙古帝国和德里伊斯兰教君主领地的缓冲带。

  哈剌鲁向拉齐亚寻求帮助遭到拒绝。拉齐亚的立场让蒙古人很满意,他们像成吉思汗一样对拉齐亚的政权持中立态度。不过随着拉齐亚的下台,蒙古人终止了对德里不侵犯协定,最终把印度纳入他们的征讨计划。

  据记载,蒙古人对印度的主攻战开始于1241年,负责赫拉特、古耳、加兹尼和土库曼斯坦地区的军队统帅巴哈杜尔·泰尔带领蒙古军攻打拉合尔。统治拉合尔的马利克·卡拉库什逃到德里,留下人民饱受摧残。蒙古占领拉合尔时窝阔台的死讯传来,按照惯例他们必须返回大营推选新可汗。离开前夕,他们把拉合尔夷为平地,随后,以朱提山为核心阵地的康合思人赶来占领了这座城市。拉合尔之劫影响深远。康合思人控制了途径拉合尔的贸易路线,商贩们不得不绕道木尔坦,从更南面的路线通过。《纳昔儿史话》的作者术兹扎尼也是绕了更远的路,经过木尔坦才能给在呼罗珊的姐姐送去礼物。巴尔班重建拉合尔后人们又陆续回到那里生活。直到莫卧儿(Mughals)王朝定都拉合尔,这座城市才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不过,蒙古军队还是成功地压缩了德里苏丹的边界范围。

  曼古塔在阿富汗继承了巴哈杜尔·泰尔(BahadurTair)的王位后受到康合思人的帮助进攻木尔坦。乌鲁格汗带领德里的军队击退曼古塔,俘虏大量蒙古人。这次蒙古人能够入侵是因为苏丹政务混乱,无人管理。

  第二年,萨里·把阿秃儿(NuinSaliBahadur)率领蒙古军队再次进攻,占领了木尔坦。双方公开谈判,成吉思汗同意赔偿十万第纳尔(dinar,金币)。据说这份约定是在木尔坦知名圣人巴哈丁·扎卡里亚(BahaudddinZakaria)与附属国首领沙姆斯丁·库尔特(ShamsuddinKurt)协商调解后达成的。

  萨里·把阿秃儿解除围攻后前往拉合尔,逼迫领主签订同样内容的协约。拉合尔同意成为其附属国并向蒙古人进贡。有分析说,纳西鲁丁·穆罕默德继位之后,乌鲁格汗不得不在德里忙于政务,所以不能立刻派遣援军前往战区,这个解释很有说服力。众所周知,边境地区的首领总是我行我素,基本不听朝廷管理。术兹扎尼记载,同年末乌鲁格汗远征朱提山,镇压了曾给蒙古军担任向导的康合思人。他攻打康合思的目的是要夺回木尔坦,摧毁“成吉思汗这个异教徒”。根据真纳(Rauzatul-Jinnat)的记载,沙姆斯丁的继承者、赫拉特(Herat)的汝克努丁(Ruknuddin)控制的地区已经“远至德里边界”附近。拉合尔再次作为蒙古的附属国出现在《纳昔儿史话》中,此时正值伊斯兰教历652年,即公元1254年。

  在苏丹纳西鲁丁·马哈穆德沙(SultanNasiruddinMahmudShah)统治的第一年,为了消灭蒙古人他率军来到印度河河岸,穿过拉维河(Ravi)在苏德哈拉(Sudhara)安营扎寨。乌鲁格汗带领军队攻打朱提山,屠杀了很多康合思人。

  术兹扎尼在书中写到,伊斯兰教历648年(即公元1250年),也就是苏丹纳西鲁丁·马哈穆德沙统治的第五年,木尔坦的伊哈提亚如德丁·库热(IkhtiyaruddinKurez)俘虏很多蒙古人并押送到首都。整个德里都为他的胜利张灯结彩,热烈庆祝。拉维特(Raverty)对这个说法有所质疑。

  接下来的十年里,旁遮普依然处于一片混乱之中。为了反对苏丹的统治,札兰丁·马苏德·沙和巴尔班(Balban)的一个堂兄谢尔汗(SherKhan)向蒙古求助。巴尔班采取的外交策略使局势有所转变,虽然蒙古各汗国之间的关系曾经非常紧张,但是后来局势趋于缓解,北部边疆和旁遮普地区仍在蒙古人的控制范围。现代学者认为德里和蒙古人之间达成了一些共识,因此在随后的几年里蒙古人再没有入侵过印度,彼此尊重对方的领土所有权。

  巴尔班执政开了一个新的时代。在众多苏丹中,他是第一位非常在意蒙古人的首领。由于蒙古人每年都会时不时前来骚扰,他从不会长时间离开都城。将军阿迪尔汗(AdilKhan)和塔马尔汗(TamarKhan)建议巴尔班攻占曾被阿伊巴克和伊勒杜迷失统治过的古杰拉特(Gujrat)、摩腊婆(Malwa)和其他印度斯坦(Hindustan)几个省份时,他讲述了自己的政策:

  在时局动荡不安、混乱的年代,离开德里远征他处非明智之举。蒙古人已占据整个伊斯兰地区,摧毁了拉合尔,并每年以拉合尔为入口入侵我国。如果我离开国都,那么蒙古人就会趁机攻打德里,踏平恒河-亚穆纳河河间(Doab)的地区。维持和平、巩固自身的国力远比侵略外国更为重要。况且,我国尚未安定,刚刚攻打下来的几处地方还亟须得力的将领和装备精良的军队。从目前情形来看,我只能心无旁骛一心加强军力来应对蒙古人。

  在巴尔班统治早期,他曾出兵朱提山讨伐康合思。康合思人早先曾与蒙古人结盟,常常在当地滋事生乱。巴尔班收回拉合尔后重新修建了这座城市,大力发展人口并任命新官员进行管理。为了对抵蒙古人的袭击,巴尔班调派谢尔汗到旁遮普边境管理苏纳姆、珀丁达、拉合尔和迪帕普尔(Dipalpur)地区。谢尔汗到任后,对巴赫特(Bhatner)要塞进行了修缮并组建了一支装备精良的千人骑兵队,平定整治了秩序混乱的贾特、康合思、曼达伊斯(Mandahirs)和巴提斯(Bhattis)地区。

  他还恢复了一些旧制并以此加强了对这些地区的控制,有效地抵制了蒙古人对伊斯兰领土的入侵。

  谢尔汗去世后卡什鲁汗(Kashlu)撤回到范延(Bamiyan),巴尔班就把信德和木尔坦定为其长子穆罕默德王子(Muhammad)的都城,并任命次子布哈拉汗(BughraKhan)戍守苏纳姆和萨马纳等重要边境地区。尽管如此,察合台汗麾下的蒙古人仍对旁遮普边界构成极大威胁。对于这个时期的蒙古人的侵袭史,相关记载都会说印度皇家军队屡获大捷,不仅赶走了蒙古人,而且阻挡了蒙古人向阿斯河(Beas)的继续扩张。

  大约伊斯兰教历680年(公元1281~1282年),巴尔班统治的最后几年里,布哈拉汗被派驻到拉卡淖提(Lakhnauti),这一举动削弱了边疆的防御力量。伊佐美(Isami)有相关记载:两队蒙古人马入侵边境,穆罕默德王子率军前去抵御,但未能扭转局势。伊斯兰教历683年(公元1284~1285年)冬天,穆罕默德遭遇蒙古人的致命打击。他在与蒙古将领帖木儿(Temur)的战斗中失败并被杀死。在这场战争中,著名诗人阿米尔·库思老(AmirKhusrau)被蒙古人俘虏。穆罕默德的儿子卡伊库思老(Kaikhusrau)继承了王位,几个月之后巴尔班过世。

  巴尔班去世后凯库巴德(Kaiqubad)在德里贵族的扶持下登上王位。卡伊库思老遭到尼拉穆丁(Nizamuddin)算计,失去了管理木尔坦的权利。伊斯兰教历686年(即公元1287年),塔马尔汗再次攻入拉合尔和萨马纳之间的领土,阿米尔·库思老在他的诗作《伟大的古德里》(QiranusSadain)中提到过塔马尔汗。不过,当马利克·拜克塔斯(MalikBektars)率军从德里出发到达那里时,他们已经撤军退到查谟山(Jammu)脚下。

  当时,朝廷中的不少贵族已被尼拉穆丁除掉,守卫前线的重担就落到了札兰丁·卡尔吉(JalaluddinKhalji)的肩上。他在巴尔班统治期间担任凯塔尔(Kaithal)的“穆克塔”(muqta)和萨马纳的“奈博”(naib)。公元1290年卡尔吉(Khalji)王朝建立。

  当时,突厥(theIlbariTurks)和苏丹马穆鲁克已经失去对比阿斯河对岸的控制权,整个旁遮普、信德和边境地区都落入蒙古人或蒙古附属国的掌控。卡尔吉是真正的帝国主义者,他几乎攻占了整个印度北部并踏上了南征的历程。由于察合台对印度持强硬政策,卡尔吉与蒙古人的关系非常紧张,他始终没有从蒙古人手中夺回那些地区的管理权。

  由于札兰丁·卡尔吉采取相对怀柔的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疏忽了边防的重要性。彼得·杰克逊(PeterJackson)提到了蒙古人在伊斯兰教历690年(公元1291年)和691年(公元1292年)的两次入侵。第一次入侵在阿米尔·库思老的诗作(MiftahulFuluh)中有描写,第二次则是由一些当代编年史学家提出的。蒙古人第二次攻打德里是由旭烈兀汗的儿子阿卜杜拉(Abdullah)领军,这次战役的意义十分重大。经过先遣部队的激烈交战,双方宣布停战。札兰丁和阿卜杜拉互换礼物,向对方传递出言和的信息。随后,阿卜杜拉撤军,派已皈依伊斯兰教的阿鲁忽(Alghu)率一支部队留守。苏丹把阿鲁忽安顿在德里周边并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

  据说,苏丹对成吉思汗子嗣之间的储位之争毫无兴趣,但是他们之间的战争使众多蒙古人失去家园,不得不在印度定居。这种局面和突厥人伊巴日(Ilbari)统治时期的情况非常相似。

  伊斯兰教历675年(公元1296年),阿老丁·卡尔吉(AlauddinKhalji)杀死札兰丁·卡尔吉,统治了德里。因中亚局势骤变,阿老丁抵御蒙古人达十年之久。其间,察合台的继承者达瓦(Dava)与窝阔台的继承者海都结盟,开始对抗立场一致的波斯伊利汗(Ilkhans)和中国的大汗忽必烈(theGreatKhan)。海都认为忽必烈篡位夺权,企图从他手中夺回蒙古帝国;因忽必烈干涉中亚河中地区的政治,达瓦也与他积怨颇深。达瓦在攻破阿富汗的战争中一旦缺乏物资和人力就派兵到印度掠财抢人,如果战败失地,他也要强行通过印度边界深入印度北部平原。凭借察合台家族的骁勇好战,他曾几次渡过印度河洗劫木尔坦和拉合尔。

  在这样的背景下,阿老丁·卡尔吉不得不屡次抵抗蒙古人的侵略。据说,成吉思汗和他的直系继承人由于忍受不了印度酷热的气候,不得不一再推迟攻打达瓦的计划。

  按照齐亚丁·巴拉尼(ZiauddinBarani)的记载,阿老丁·卡尔吉这个人野心勃勃,占领了很多土地,聚敛了大量财富。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亚历山大大帝。

  全能的上帝赐予有福之预言家四位朋友以期获得能量与权力,建立法律和宗教。借此,预言者之名可保留至审判之日。上帝也赐予朕四位朋友,他们是乌鲁格汗、扎法尔汗(ZafarKhan)、努斯拉特汗(NusratKhan)和阿尔普汗(AlpKhan)。得益于朕的大胜,王室之权力与尊严得以回归。如若朕行而不公,友可以助朕重建宗义;朕之剑与朕友之剑会迫使众人接纳……朕拥有无尽之财宝、象群与军队。朕之愿乃是德里有贤人代朕监国,朕便如亚历山大可征服与主宰世界。

  巴拉尼的叔叔马利克(MalikAlaulmulk)对此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我认为陛下不宜谈此事。陛下应知,成吉思汗虽使伊斯兰诸城血流成河,但未能在此树立蒙古宗习,尚无一穆斯林投靠蒙古人,反之众多蒙古人(Mughal)皈依穆斯林。

  他建议阿老丁·卡尔吉要继续在国内作战打压蒙古人,修葺要塞并且派遣能干的将士守卫边疆。阿老丁采纳了这个建议,开始征伐印度斯坦(Hindustan)从而逼迫蒙古人撤军。

  据目前一些研究表明,中亚蒙古人最早于伊斯兰教历697年(公元1297~1298年)控制印度。当时,不仅海都的那颜(noyan)、卡达尔(Kadar)攻打到了旁遮普,最远的战火已烧至卡苏尔(Qasur)。1298年2月6日,乌鲁格汗在萨特累季河(Sutlej)附近的札兰曼朱尔(JaranManjur)击败敌军,战场上,蒙古人死亡两万余人,就连俘虏也被押至德里处死。《史集》(JamiutTawarikh)记载,忽都鲁火者(QutluqKhawaja)是笃哇(Dua)的儿子,笃哇非常器重他,把加兹尼省和哈鲁纳的军队(theQarauna)交给他管理。夏季,忽都鲁火者在古耳(Ghur)和哈齐斯坦(Gharchistan)地区驻军,冬季则迁到加兹尼及其周边地区。他们时常进攻德里,在印度边界烧杀抢掠,屡次被德里的军队击败。

  在伊斯兰教历699年(公元1229~1300年)爆发的那场战争里,德里正与埃及军队在古杰拉特作战,根本无暇顾及蒙古人(埃及史料也明确记录这次战争),忽都鲁火者在弟弟帖木儿不花(TemurBuqa)的协助下率军直接杀向德里。他们在距德里以北十五英里的基利(Kili)被阿老丁·卡尔吉阻截。扎尔法汗率领右前锋粉碎了蒙古军队的左前锋,在返回时却遇到那颜塔吉(Targhi)后卫队的伏击被歼灭。忽都鲁火者在战争中身受重伤,于蒙古军撤退过程中病亡。

  接下来的几年,规模在一两万人的蒙古军队继续攻打旁遮普,不过未造成实质性的影响。蒙古人撤退时也没有再发生激烈的冲突。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塔吉统治的蒙古军队日渐强大,足以再次威胁德里,伊斯兰教历702(公元1302~1303年)阿老丁不得不再次出兵远征作战。阿老丁采用之前的防御策略来阻止蒙古军队进入锡里(Siri)平原。蒙古人的阵地从亚穆纳河(Yamuna)延伸到更远的洛哈沃德(Lohrawat)平原。他们攻占了城市和近郊,一直深入德里的浩兹哈斯(Hauz-i-khas)地区。但是,蒙古军的战线拉得太长,缺乏后援又担心暴露弱点,所以不能全力出击。僵局持续了近两个月,塔吉突然下令班师回朝。

  人们不太理解塔吉撤军的缘故,没有史料能讲清楚其中的原委,也许塔吉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阿姆河以外。不过,蒙古军的入侵使阿老丁再次修缮要塞,加固凯塔尔(Kaithal)城。通过考证昂西(Hansi)巴斯城门(theBarsiGate)上的雕刻纹饰,我们能够确定修葺的时间大约在1303年12月。阿老丁还颁布了大量的财政和行政管理措施来提高军备投入,避免重蹈覆辙。经验丰富的贵族们考察了蒙古人的进军路线并在沿途安置哨点(iqtas),由警惕性极高的心腹将领把守,以防不测。

  不过,这些措施还未完全见到成效,伊斯兰教历703年(公元1304)阿里·贝格和塔塔克(Tartaq)就再次率领蒙古军队沿瑟穆尔(Sirmur)山麓挺进达比阿斯(Beas)河岸。他们的一支分队洗劫了纳戈雷(Nagore)。蒙古主力军行进到恒河和亚穆纳河河间地带时受到马利克·卡富尔(MalikKafur)和加齐·马利克(GhaziMalik)的阻击,很多蒙古士兵被俘。另一支由康德(KangorGung)带领的蒙古军队攻克了克格尔干河(Ghaggar)上的合卡尔(Khekar)地区。阿老丁派马利克·卡富尔和加齐·马利克前去指挥作战,成功俘获了康德并押回德里。

  此时,阿老丁·卡尔吉采取的措施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他任命加齐·马利克为行军保卫长,总部设在迪帕普尔(Dipalpur),加齐·马利克一直守卫在那里直到阿老丁去世。在伊克巴尔·曼达赫(IqbalMandah)的带领下,蒙古军队又掀起新一轮进攻,但很快被击败且多人被俘。据说,加齐·马利克改用主动进攻的策略,加兹尼成为蒙古人首个沦陷城市。在此期间,尽管蒙古人不再袭击印度,但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伊斯兰教君主控制了拉维河以外的地区。有记载说,加齐·马利克得到了阿老丁的真经(khutba,又译“呼图白”),曾在加兹尼诵读。学者们对这个提法颇感疑惑。

  巴拉尼对每年冬征讨伐蒙古军的加齐·马利克评价很高,称他是抵抗蒙古军的长城(WallofChina)。伊本·白图泰看到木尔坦清真寺里的碑文上写着图格鲁克(Tughluq)声称一共打败蒙古军二十九次。

  据一位伊朗使节的说法,伊利汗国的君主完泽笃(Oljaitu)曾命令阿老丁投降并要求与卡尔吉公主(Khalji)成婚。但是,阿老丁拒不同意,最后导致使节被拘,十八名随从惨死在象群脚下。

  巴拉尼认为,正是因为阿老丁所采取的政策才缓解了蒙古人的侵占,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顾特卜乌德丁·穆巴拉克沙(QutubuddinMubarkshan)统治末期(伊斯兰教历720年,即公元1320年)。诗人阿米尔·库思老认为穆巴拉克沙曾筹划攻打加兹尼,但他受到异密们的劝阻。不过也有史料记载,伊斯兰教历721年(公元1321年)蒙古军队进攻未能成功的原因在于德里军队囚禁了大量蒙古人和他们的首领。

  最后一次提到入侵是在穆罕默德·宾·图格鲁克(MuhammadBinTughluq)统治时期,答儿麻失里(Tarmashirin)率军攻入印度边境。后来,有文献提到德里和伊朗互换使节,建立起友好关系,这也改变了图格鲁克和答儿麻失里的敌对状态。就此,蒙古人征讨印度暂告一段落,直到1398年帖木儿卷土重来。

  最后,我们要探讨的是蒙古人未能在印度长驱直入、长期驻扎的根本原因。毋庸置疑,蒙古人屡次成功地控制伊斯兰领地西北边境的大片地区,任命自己的那颜或沙黑纳(shahna)管理,或者成为由异密统治的附属国,这都是小试牛刀。问题在于远离主阵地,蒙古无法近距离地统治这些地方,建立起接受成吉思汗的札撒管理体制。成吉思汗的梦想是有朝一日他的后代能够征服全世界。尽管他们已经攻占了大半个世界,但是最终并未实现其初衷。《哈勒吉史》的作者K.S.拉尔是首位系统分析蒙古人在阿老丁统治期间未能取得胜利的印度学者,在“蒙古人失败的原因”这一节中,他写道:

  在结束“蒙古入侵”这章之前,探讨一下为什么曾经叱咤东西方、在阿老丁执政时期发动大规模中亚战争的蒙古人却最终被印度斯坦军队打败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蒙古军队失败和撤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征服世界”这个宏愿是蒙古帝国前进的驱动力,但是由于成吉思汗子嗣之间的内战而不得不放弃。河中的蒙古军队攻打印度,他们却忙于处理自己在中亚的内部矛盾,背叛了中国的大可汗。作为印度斯坦的主要敌人,达瓦汗在中亚作战四十多场,根本无暇顾及印度斯坦的战况。正如哈比卜(Habib)教授所指出的,德里无法抵挡蒙古部落的联合进攻,他们之间的内斗倒是挽救了德里王国。

  ……其次,蒙古军队入侵印度的人数夸张。妇女、儿童和老人随军一同出发。虽然军队人数增加了,但是打仗的效率却大打折扣。阿老丁俘虏的蒙古囚犯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德里的集市常有人口买卖或直接杀掉他们。

  ……第三,早期的蒙古人的素质已不复存在。这些素质曾让他们在早先中取得巨大的成功,而现在攻打印度的蒙古人失去了当年头脑灵活、身手敏捷、坚韧不拔的品质。在1300年和1303年两次对德里的围攻中,阿老丁磨掉了蒙古人的全部耐心。蒙古人没有打硬仗就撤军,这非常令人诧异。坚韧不拔的意志是一个帝国征战的必备条件。

  ……第四,达瓦汗在位统治三十二载,虽然他也在中亚作战,但是仍可以派遣精备之师征战印度。1306年他的去世导致河中地区一片混乱。在随后的两三年里,贵由汗、库巴克和塔里忽三位可汗继任王位。库巴克处理政务不当,不得不退位,1321年又复位。蒙古人无法有组织地、持续地进攻印度。相反,加齐·图格鲁克常去骚扰蒙古人。

  ……最后,蒙古人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蒙古军队在与战神交战。阿老丁与马利克的谈话充分体现了他身上的种种优秀品质:坚韧、正直、英勇、坚定和军事天赋。马利克曾劝阻他攻打忽都鲁火者,但阿老丁认为抵御外敌是他的责任。他实施大刀阔斧的改革,组建大军,通过周密的计划击退蒙古人的攻击,直到蒙古撤军。

  彼得·杰克逊在文中指出,这一时期在边境和阿富汗地区已经出现奈古达日斯人(Negudaris)或合剌乌纳斯人(Qaraunas)的势力,他们控制了当地部分区域并与蒙古人结盟。彼得·杰克逊认为印度文献中从未专门提到这支蒙古部落,只是偶尔用到了“Qaraunah”这一字眼。

  在对瓦撒夫、巴道尼等学者研究成果的分析基础上,杰克逊给出了“掠夺还是征战?”的疑问。他认为蒙古人进攻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占领伊斯兰教的领地。

  但是,在结论中杰克逊又提出蒙古人的真正目的是想从印度掠取奴隶。他列举了萨利·那颜(SaliNoyan)在克什米尔和印度的战争中俘虏了很多印度奴隶的例子。按照拉施都丁《史集》的描写,现在伊朗的皇家庄园里依然可以找到这些奴隶的后代。杰克逊还给出了阿米尔·霍斯被蒙古人俘虏的例子。杰克逊认为蒙古人的第二个目标是掠夺战利品,尤其是从康合思掠夺马匹。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蒙古人入侵就是为了获得金银财宝,但是从这个角度来看,印度对其更具有吸引力。自伊斯兰教历695年(公元1296年)起,蒙古军队从南面突袭印度时才发现德里的统治者拥有大量香料,蒙古人试图掠夺香料。菲利普斯(E.D.Phillips)也有类似观点。忽必烈汗要求正式把蒙古当作宗主国的南印度和锡兰的统治者们进贡,毫无疑问是希望获得利益。伊斯兰教领地太强大,即使蒙古军队不断突袭,也只有小胜,终究无法征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蒙古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