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蒙古历史 > 蒙古最早的丝路商队

蒙古最早的丝路商队

发布时间:2020-05-12 00:15:3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从自然地理特征来看,中亚有大片的草原和牧场,这里的居民一直把饲养马匹作为主要的谋生手段。早在公元前1世纪“丝绸之路”就己经形成,中亚作为闻名于世的贸易场所和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同时还是连接亚欧大陆的重要纽带,经济地位非常重要。从这个角度讲,把中亚称作“亚洲中心” (ttie Heart of Asia)并不夸张。由中亚地区最早的繁华期始于公元50年至150年间,当时正值罗马、帕提亚(Parthian)、贵霜帝国(Kushan)和中国西汉主宰欧亚大陆(Eurasia)。十三世纪成吉思汗迅速崛起,建立了疆域辽阔、横跨亚欧的蒙古帝国,不同国家间商业往来更加频繁,商贸活动的空前繁荣得益于当时统治者的大力支持。总的来说,不论是中亚、伊朗、钦察汗国和中国的蒙古人,印度突厥人,叙利亚的马穆鲁克人(Mamluks),还是欧洲的基督教的统治力量,所有统治王朝都较为关注如何投资并改善贸易路线、维持良好的跨区域商业环境和赞助不同的商业团体。这一时期出现了很多冒险家和探险家,他们一方面要实现个人的雄心抱负,另一方面要为贸易团队和传教士打开新的局面提供帮助。要想进一步了解中亚商贸往来的来龙去脉,有必要先探讨一下中世纪游客们前来的动机与使命以及统治者们的立场。

蒙古最早的丝路商队

  毋庸置疑,当时蒙古人已经成为最强大的统治者,控制了通往中亚、伊朗、钦察汗国(Kipchak)和中国的贸易路线。在当代文学作品中,我们能读到大量对蒙古人促进商业贸易发展的正面评价。商人在进入 蒙古帝国之前需要得到相应的许可,同时蒙古人也会保障商品与商队的 正常交易和通行。最近出版的《新大英百科全书》(The New Encyclope dia Britannica)第28卷“草原”这个条目写到,蒙古人不仅推动了贸易与 商业的发展,他们还在“征战的过程中充当着商人的角色”。该词条进一 步提到,“各国商队在蒙古人的领土上自由活动,成千上万的人来往于 欧洲和中国”。马可·波罗记录了他在忽必烈汗朝廷供职的辉煌人生经历 。蒙古人愿意接纳外国人任职,欢迎远道而来的商人,世界各国的商贸 与文化交流在蒙古人的统治下日益增进。当时中国产的丝绸质量上乘, 要比其他国家好得多,中国的技艺和香料传播到欧亚其他国家,特别是 火药、指南针和印刷术对推动欧洲的发展起到了尤为重要的作用。中国 的奢侈品,如丝绸、瓷器、绘画也对中东地区产生了巨大影响。

  在蒙古人崛起之前,为了便于军队通行和商队贸易往来  ,以巴 格达为核心的交通道路系统已被建立起来。阿拔斯王朝(Abbasids)统 治时期一直在修建呼罗珊的城市道路和其他公路,这些通往中亚和波斯 各地的道路周转便捷、安全。据伊斯凡迪亚尔(Insfandiyar,另译“亦思 梵的牙儿”)记载,塔巴里斯坦(Tabaristan)进口税较低,布沃兹(Bu wards)统治时期更是如此。

  花剌子模人善于经商,商人足迹遍布欧 亚大草原,最远到达俄罗斯南部甚至多瑙河(Danube)盆地。从一些地 名就可以看出这段历史留下的痕迹。著名的旅游地理学家雅库特(Yaku t)在蒙古人入侵前夜(公元1229)的记录中评论说他从未见过像花剌 子模如此繁华的城市。

  蒙古人在建立了统一有序的国家后才结束了游牧生活。志费尼说,对于资源有限的草原人民而言,贸易是至关重要的,他们不得不用马匹 来换取农产品和其他商品。他写道:“蒙古人从不在任何城市里定居, 与商人、旅客们的接触也没有固定的汇集点,他们把服装看作珍贵的宝 物,商人们同他们做生意很赚钱。”

  为了便于商人、邮差和各国使臣出行,成吉思汗在重要的商贸线路 设有邮政驿站,由当地居民提供马匹、马车和食物,再加上严格的治安 律令,确保了商路的安全。霍渥斯(H.H.Howorth)在《蒙古史》(Hist ory of the Mongols)中曾指出,人们可以毫发无损地穿过中亚大草原 ,这在中亚历史上可能尚属首次。他还进一步提出,蒙古人的历史绝不 仅仅是“一段战鼓与号角的历史”(a history of drum and trumpet)。

  成吉思汗对旅客和商人饶有兴趣,热情地接见他们并给予极大的帮 助。他在道路上安排守卫(qaraqchis),发布旨意,不论商人何时踏上 他的领地上都要确保他们的安全。如果货物需要可汗查验,则主人可携 带货物觐见可汗。当时蒙古人很尊重穆斯林商人,为了表达敬意常常为 他们搭建洁净的白色帐篷 ,允许他们无偿使用驿马。每一个驿站都 喂养了母马和羊,为旅客提供马奶酒(kumis)和肉食。

  蒙古帝国一经建立,成吉思汗便把促进对外贸易提上了日程,他迫 切期待与近邻花剌子模开展贸易活动。1218年双方起草了贸易协议,之 后成吉思汗便派出一支五百人的穆斯林商队到花剌子模,带去了金银、 丝绸和貂皮等货物。他还另附信函:

  我是日落君王。

  让我们建立起和平、友善的关系。

  让我们的商人们互通有无。

  让珍贵产品和普通商品在双方的领地里互相交换。

  然而,这支商队在花剌子模的边境小镇讹答剌(Otrar)被杀,所有 商品都被当地首领扣留,只有一个驼夫侥幸逃出后向成吉思汗汇报了这 场劫难。这种野蛮的行为恰恰与成吉思汗极力保护商业阶层的政策相违 背,于是,蒙古和花剌子模之间的战争爆发。 成吉思汗称花剌子模 首领为“阿格斯”(aghzi),即“强盗”。

  当时,阿扎姆(Ajam)、伊朗、花剌子模和加兹尼等国家已建成 贸易统一体。赫瓦贾·沙姆斯丁·阿贾米(Khwaja Shamsuddin Ajami)担 任“贸易首领”(malik-ul-tujjar,chief of the merchants),他还拜见了德 里苏丹伊勒杜迷失朝廷。  在蒙古军队进攻过程中,人们逐渐新辟出 贸易路线,统治者则尽量去保护贸易路线的安全以确保商队畅通无阻。 《纳昔儿史话》(Tabaqat-i Nasiri)的作者术慈札尼(Minhaj)曾两次 被派去解决蒙古入侵过程中贸易路线受阻的问题。

  在成吉思汗之后,他的继承人仍然保留着保护商人和贸易路线的政 策。特别是窝阔台汗天性公正,品格高尚,一直慷慨、友善地对待各阶 层人民。他秉承公正慷慨的天性,在维护公正、施乐行善时毫不犹豫。 有时,朝廷重臣反对他过度慷慨,他就会说:“毋庸置疑,世事难料。 只有智慧才能使人享有盛名,流芳千古。”

  当他得到建在斡难河(O rkhon)岸边的城市喀喇昆仑(Karakorum)后,分别设立了邮站(tayan yam)和驿站(yam)。为保护驿站,每站设有一个图门(tuman,万户 长)。当时政令规定,每天要从省里派出五辆由六头牛拉的装满食物和 水的货车到驻地,再依次分配出去。据史料记载,即便是那些完全独立于蒙古、对窝阔台汗持有敌意的人也不得不折服于这种慷慨与仁慈 。  蒙古史诗《蒙古秘史》用这样的语句称赞他:“我们的成吉思汗 在朝中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建立起王室,现在要减轻子民们的重负,保证 他们的安康与富足。”

  窝阔台汗视穆斯林为友,尤其重视发展贸易给人民带来的更多恩惠 。曾经有子民向可汗申要钱财来运营生意,侍从禀告可汗说此人早已债 务累累。窝阔台汗却下令给他双倍的钱,一部分用于还债,另一部分可 以拿来做生意。  众所周知,喀喇昆仑附近地区由于极度寒冷,不适 于发展农业,但是在窝阔台汗统治期间开始有了农业生产。有人在那儿 种了水萝卜,收成很好。他把这些萝卜运到喀山(Qa’an),窝阔台汗 让侍从把萝卜叶子称重,凑够了一百斤,给了这人一百银币(balish) 。

  于是,窝阔台汗慷慨、仁慈的名声传遍世界,商人们从四面八方前 来觐见。窝阔台汗下令购买他们带来的所有货物,不论质量好坏均以全 价支付。一次,印度商人带来两根象牙。窝阔台汗问他们想要多少钱, 被告知要五百银币,他居然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们那么多钱。这一举动使 朝廷上下一片哗然。臣子问他,怎么可以为这么小的商品付出这么大一 笔钱,而且这些人是否来自敌国?窝阔台汗回答道:“没有人是我们的 敌人。给他们钱,让他们走。”

  蒙哥汗为人诚实、慷慨,为帝国吸引来了大量商人,他还偿还了上 任可汗贵由(Guyuk Khan)在位期间的欠款。这种行为受到《波斯编年 史》作者的敬重。志费尼和拉施德丁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贵由可汗在 位期间,一些商人带来了大量商品,由于价格没有确定下来,有些商人当时没有收到货款,后来贵由汗就去世了。蒙哥汗继位后有三个商人前 来觐见,希望能够兑现欠款。朝廷的官员们认为没有理由从当下可汗的 国库里支付上任何可汗的欠款,应当予以拒绝。蒙哥汗表现出不同寻常 的慷慨与恩惠,下令把商人的欠款全部偿清,总额超过五十万银币。志 费尼写道:“大量的史书都重复记载了这个国王偿还了前任债务的事情 。”

  马可·波罗记录了忽必烈汗时期的首都元大都(Cambluc,今北京) 的风貌。当时有很多为来自不同国家的商人提供住宿的客栈。他在游记 中特别记载了四通八达、相互交织的道路,描述了驿站(Horse-Post Ho use)和被称作“交钞”(chao)的纸币对中国经济发展所起到的举足轻重 的作用。他这样描述波斯:“一些商人和工匠们依靠劳动和手艺为 生,他们能用金丝和蚕丝纺织出花样繁多的布匹,会种植棉花、小麦、 大麦、小米和各种水果,还会酿酒。”

  伊利汗国时期波斯的经济得到复苏。旭烈兀(Halaku)在洗劫巴格 达、征服波斯后建立了伊利汗国。伊利汗国任命了一些穆斯林官员去推 进国家的和平与繁荣。这些官员还是商人和工匠们的保护者,其中包括 《中世纪年代史》编者阿塔·马利克·志费尼(Ata Malik Juvaini)。伊儿 汗鼓励贸易商人们在本国交易,他愿意付出更多的金钱购买他们带来的 货物。

  巴托尔德(V.V.Barthold)提到,虽然那个时期人们对当时 国家的毁灭和文明的衰退抱怨不止,但波斯无论是在文化上还是在经济 上仍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即使在蒙古人屠城之后,城市生活的品位也 没有发生本质改变,新贸易中心的不断涌现对周边地区产生了很大的影 响力。伊斯兰王权的崩塌使得信奉其他宗教的信徒更容易与穆斯林一起融入共同的生活。蒙古的统治者还资助世俗科学的发展(the secular scie nce)。

  合赞汗(Ghazan Khan,另译“加赞汗”)作为伊利汗国最伟大的可 汗,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领导人物。他精通艺术与科学,如自然、历史、 医药学、天文学和化学。同时,他还是金匠、铁匠、木匠和画家,并且 要比这些领域中的大师们的更加技艺精湛,尤其是在制作马鞍、缰绳、 马刺、胫甲(护腿)、头盔方面更是无人能够超越。他会捶打、缝合、 抛光,常常以此消磨时光。

  合赞汗重视改革,取消多项税收来吸引 更多的商人和商队,许多外国商人也乐于到这里做生意。 他还在全 国范围内采用统一的度量衡。 后来,合赞汗的弟弟和继承者完泽笃 (?ljeitü)沿袭了这些政策。为了方便商人和游客,1311年合赞汗派人 勘测了整个国家领土并设立界碑。执政时期建立起的城市苏丹尼亚(Su ltaniya)很快成为各种活动的中心,各方道路均可通向这里。 不赛 因继续执行同样的政策,不仅取消了一些税收,而且为贸易商人们提供 了更多便利。他颁布公文允许威尼斯商人自由出入波斯,并且可以在任 何喜欢的地方停留,驿站可为他们照料马匹三天。

  根据志费尼的记载,马哈茂德(Mahmud)及其子马苏德(Masud Beg)统治着从奥克苏斯(Oxus)河岸的第五区域到第一区域的广阔领 土,最远到达东方的丹。在他们的管理下,中亚很快从衰败的状态中 重新振兴起来。布哈拉也通过这些富商赚得了更多的财富。

  钦察汗国(钦察汗国)的统治者别儿哥汗(Barka Khan)信奉伊斯 兰教,他为穆斯林商人自由出行提供了很多便利。穆斯林商队可前往钦 察汗国的各个领地,中国和西亚的物产也被运到伏尔加河(Volga)畔。当时,萨莱(Serai)已成为遍地宫殿和清真寺的璀璨之都,同时也是 穆斯林文明的核心地。克里米亚半岛也开放了多处口岸便于意大利商人 从南部进入钦察汗国。

  这样,亚洲各国的和平与安全得到了保证。蒙古统治者通过给商人 们提供切实有效的管理措施和保护措施,进一步彰显出其帝王气势。蒙 古人征服中国和中东之后,贸易往来的道路安全、有序,跨地区的商业 活动呈现出一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繁荣景象。

  在蒙古可汗的统 治期,正是由于上述种种举措,马可·波罗、伊本·百图塔等中世纪旅行 家才得以踏上这片土地,开了各自的旅程。柏朗嘉宾(Plano Carpini )、鲁布鲁克(Rubruck)等传教士们也从罗马来到远东(the Far East )。四面八方、千里之外的货物汇集到这片四通八达的土地,蒙古的统 治再现了丝绸之路往日的辉煌。由此可见,一些观点认为蒙古远征 完全是野蛮人掀起的祸乱,他们凭借数量庞大的军队到处扫荡,摧毁自 己未能理解的文明,这些说法看起来并不正确。

  在1240年至1340年近一个世纪的光景里,中亚在蒙古帝国的统治下 达到了空前统一,中国和西欧之间的安全通行首次成为现实。该地区不 仅向西方国家开放,同样与近东也有了更多接触,并通过海路已经与南 亚有了更深接触。在这一时期的经济需求下,整个商业网络涵盖了陆路 、海路和亚欧不同地区,把整个伊斯兰世界和基督教世界联系在了一起 。我们发现的一个例证是商人们在不同的城镇里都红火地经营着自己的 生意。阿拉伯地理学家雅库特·鲁米(Yaqut al-Rumi,1179~1229年) 提到,当时的一位商人从事香料生意,在古杰拉特(Gujrat)、花剌子 模和伏尔加河畔的保加尔(Bulghar)都有仓库。

  我们在《历史绪论》(Muqaddimah idn Khaldun)中发现了最早有 关“商业”(commerce)的定义。伊本·赫勒敦(Ibn Khaldun)把“商业” 描述成一种通过买进商品再以高价卖出从而积累财富的“艺术”(art); 也可以是囤积居奇,坐等高价售出;或者把商品运到售价更高的国家去 销售。

  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商品需要被运送到不同地区。众所周 知,长途旅行要冒巨大的风险,一个人或一小群人很难完成这样的任务 。这些风险包括遭遇野兽的袭击、部落和强盗抢劫、沿途的风雪、沙漠 和水资源短缺等。为了确保商人们生命和商品安全,最明智的做法是以 商队的形式出行。

  通常,商人们与朝圣者的队伍同行会更安全。不过,沿途中也有不 少朝圣者会因炎热、饥渴、饮食不当和流行病而丧命,或遭遇当地牧民 的袭击。1361年100名叙利亚朝圣者在途中被冻死;1430年3000名埃及 人死于途中的高温和饥渴。

  十九世纪,亚历山大·拜恩斯(Alexande r Burnes)到布哈拉旅行时发现了中亚沙漠的危险。他在书中写到,“我 们以前只是听说过阿姆河以南的沙漠,现在却是眼见为实。我们亲眼看 到骆驼、马的骨骸在烈日的炙烤下已经褪色,它们都是被活活渴死的。 沙漠里的大小道路很容易被覆盖,一旦走错了路,人和牲畜根本没法活 命。在我们离开查尔周(Charjooee)时,几天前就发生过这样的惨剧, 从斡儿衮杰汗(Orgunje)大营来的三个人的商队迷了路,带的水都喝 完了,两匹马受不了极度的燥热和干渴倒下死了。没有办法,那三人切 开活骆驼的静脉,靠喝驼血勉强坚持走到查尔周,最后骆驼也死掉了。 这是沙漠里经常发生的事情。斡儿衮杰汗在最后一次穿越沙漠的途中失 去了两千多只为人们驮运物资的骆驼”。

  “商队”(caravan)一词源于波斯语,意思是“一群商人、朝圣者或 游客出于互相保护的目的而一起旅行”。由于骆驼不挑食,能负重且耐 劳,成为商旅在亚洲和北非沙漠里穿行主要依靠的动物。在酷热的气候 里长途旅行,骆驼一般可驮350磅货物;而短途旅行或在寒冷的天气里 ,为了躲避税收,一只骆驼的负重可高达1000磅。骆驼由商人或游客自 行提供或从邻近的阿拉伯人、哈萨克人和蒙古人等游牧民族那里租用。 这些人善于调教驼队,熟悉路线,常常担任商队的向导,这样就可以免 受其他游牧民族的威胁。领队通常是从成员中选出,多是游牧民族的首 领,由他来决定商队的行进次序和停靠地。商队规模的大小取决于路程 的远近和安全以及骆驼的数量。据记载,最庞大的商队通常会担当一些 特殊的任务,如从开罗(Cairo)、大马士革(Damascus)到麦加(Mec ca)的朝圣队伍由一万多头骆驼组成。驼队出发的时间取决于水源和牧 草的供给,对朝圣驼队来说,他们必须在扎尔黑哲月(Zar’l hijja)的第 八天到达麦加。冬雪融化后,奥伦堡(Orenburg)的队伍便动身离开布 哈拉。最后一场秋雨过后,巴士拉的商队从阿勒颇(Aleppo)启程。出 行的时间会根据贸易安排而调整。商队前进的速度会受到气温、货物量 、队伍大小、水草供给等因素的影响。

  伊本·朱巴伊尔(IbnJubayr)和伊本·白图泰离开麦加前往麦地那( Medina)后都为我们描述出如下景象。伊本·朱巴伊尔讲道:

  为了陪同前去朝圣的异密(the Amir of the Hajj),来自伊拉克 、呼罗珊和摩苏尔(Mossul)的人们聚集在一起组成一支庞大的队伍。 辽阔的平原(at Khulays)上挤满了人,平坦无垠的沙漠似乎都无法容 纳那么多人。你可以想象人潮涌动、大地试图保持平衡阻挡人流的景象。你在拥挤的人潮中仿佛看到海上波涛汹涌,海水就是海市蜃楼,船只 就是骆驼,人们在高大的圆顶帐篷上航行。人们卷土前行,掀起阵阵尘 暴。在广袤的平原上,你可以看到伤痕累累、满脸恐惧的一群人混乱地 打成一团。没有亲眼见过伊朗商队的人就不算真正目睹过世界奇观,只 能靠讲述大人物来吸引读者的故事根本不值得一听。

  设想一下如果一位游客被安排到一个商队里,他想要离开却没有任 何路标记录帮他原路返回。他会迷路,接下来就会死在沙漠里。偶尔, 会有游客找到阿米尔的营地寻求帮助。营地会派专门传令的信使官找出 这位游客和驼夫的名字、国名,然后信使官让游客和他一同骑在骆驼上 绕着喧闹的人们走一圈。信使官大声向人们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 大家走散游客的姓名和国别、驼夫的姓名,直到最终找到驼夫把游客接 过去。如果一直找不到,那么游客与他的驼夫将不再有任何关系。

  另一个让人震惊之处是虽然商队浩浩荡荡,人们卸下行李在营地里 休息足以构成一个王国,但是阿米尔启程的令鼓(kus)一旦敲响,人 们立刻给骆驼上货、备鞍、整装待发,时间不会超过说两次“不”的间 隔。鼓声几乎从没有响过第三次驼队就上路了。这是商队安排严谨、措 施得当的结果。

  商队晚上出行,夜色茫茫,伸手不见五指。人们举着火把徒步前行 ,火光宛如夜空中熠熠生辉的星星一般照亮漫漫前路,商队的光亮可与 星光相媲美。

  伊本·白图泰与来自大马士革的叙利亚商队一同来到麦加,在伊拉 克商队的陪同下向东行进穿过达尔伯祖拜达(the Darb Zubayda)。他 写道:

  在都尔黑哲月(Dhu al-Hijja) 的第二十天(公元1326年12月1 7日,我在来自摩苏尔(Mossul)伊拉克商队指挥官费尔文·穆罕默德 ·哈瓦伊(the Pehlewan Muhammad al-Hawih)的陪同下离开麦加城。 他在沙亦合·沙不丁(Shaykh Shihab al-Din)卡兰达尔(Qalandar) 去世后开始领导前来朝圣的人们。沙不丁为人慷慨值得信赖,苏丹授予 他很高的荣誉。他喜欢按照卡兰达尔的样子修理胡须和眉毛。我在上文 提到的阿米尔·费尔文(Amirpehlewan)的陪同下离开麦加后,沙不丁 自己付钱为我雇了轿子把我送到巴格达,还一路悉心照顾我。我们同来 自伊拉克、呼罗珊、法尔斯(Fars)和其他东部地区的人们举行仪式告 辞之后来到马尔南部(the Bottom of Marr)。此时,人潮如海,仿佛 是临于大海之滨,波起峰涌,海浪翻滚;人们前进时,仿佛是云海流动 ,层层迭起,无边无际。由于队伍人数极为庞大,如果有人离队如厕后 没有指引他回到原来的地方的标志,那么他根本无法再找回去。在商队 里有许多为贫穷的朝圣者驮水的骆驼,他们可以取水喝。其他骆驼载着 备用的粮食,给突发病人们预备的药物、药水和糖。途中停下休息时, 商队用大铜锅煮炖食物分给穷困的朝圣者们或者缺少粮食的人。队里还 有数匹备用骆驼来运送伤员。这一切都是源于阿布赛义德(Abu Sa’di )这位摩洛哥苏丹的恩惠和慷慨捐赠。队里还有活跃的自由市场,出售 奢侈品、各种食物和水果。商队通常在夜间行进,骆驼和轿子前点着火 把,你可以看到整个队伍闪烁着点点亮光,宛如白昼。

  蒙古人的商队也是由骆驼组成,通常在夜间行走,一是为了避免白 天太阳的炙烤,二是骆驼在黑暗中不吃饲料。所以霍渥斯说在蒙古人的 领地上,一旦宣布有商队到来,蒙古人就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友善地欢迎他们,热情地询问他们来自何处、何时离开、带着何种商品、是否有 货物要出售以及购买骆驼的地点和价格。当商队正式到达,尤其是卸掉 货物、搭好帐篷后,陌生人就一拥而上。

  商队每到达一个新处所就 会转成军队形式,避免受到骚扰或抢劫。伊本·白图泰讲过,商队在费 得(Faid)山口会遭到阿拉伯人抢劫。  他在卡尔马什(Karmash) 与阿富汗人交战过,还在加兹尼以东三十五英里的地方与大部队走散了 。

  商队在途中会经历千难万险,伊本·白图泰的记录非常有趣。有一 处他写道:

  商队在卡拉克(al-Karak)一个叫作泰尼亚(al-Thaniya)的地方 停了四天,准备进入荒原。然后,我们从那里前往叙利亚最后一个城镇 马安(Ma’an),沿萨万(al-Sawan)进入沙漠,正如名言所说:“进 来的人会迷失自我,走出去的人会重获新生。”旅行两天后,我们在扎 特哈吉(Dhat Hajj)休整,这里有地下含水层却无人居住。然后我们 一路前往巴尔达干谷(Wadi Baldah)(但是没有水源)和上帝使徒(上 帝庇佑并予其和平)曾来到过的塔布克(Tabuk)。塔布克有一处出水 很少的温泉,传说使徒来到这里沐浴之后,水量变得非常充足,在使徒 的保佑下直至今日仍是如此。对于来自叙利亚的朝圣者来说,去塔布克 露营已是一种宗教礼仪。他们手持出鞘利剑,一边向营地冲去,一边以 剑击掌,喊着“上帝的使徒来了!”

  商队浩浩荡荡在塔布克泉水附近扎营,解决用水的问题。在这里歇 息了四天后,驼队整装继续出发,带足了饮用水,准备穿过塔布克(Ta buk)与乌拉(al-Ulla)之间的荒野。按照惯例,在泉边接水是运水工的特权。他们用水牛皮制成水罐,水罐像个大蓄水池。从水罐里取水饮 骆驼、装满大水袋和普通水囊。每个异密或同等级的人都有一个私用水 罐给他们的水袋续水,也给他本人的骆驼和随行人员提供用水。其他人 要想给骆驼饮水或者灌满自己的水袋,需要向运水工付费买水。

  由于担心在荒野里的危险,商队从塔布克出发后日夜兼程快速前进 ,途径“地狱之谷”阿尔乌赫地伊山谷(al-Ukhaidir)。曾有朝圣者们 在此惨遭不幸。那年,热风暴席卷而来,水源干涸,一杯水的价格飙升 到一千个第纳尔(dinar)。可惜最终所有的人还是都热死了,这个故 事被刻在山谷的岩石上。从阿尔乌赫地伊山谷启程,商队在穆阿扎姆( al-Mu’azzam)池边停下休息。这个盆地以阿尤布村(Ayyub)房屋的 主人马利克·穆阿扎姆(al-Malik al-Mu’azzam)命名,其他地方的 雨水都干涸了,这里却可留存多年。商队离开塔布克,五天后到达赛姆 德人(Thamud)的石谷泉(the al-Hijr,马甸沙勒)。虽然这里泉水 充足,但是并无一个朝圣者从中取水,都来效仿上帝的信徒(“神庇佑 并予其和平”)在去往塔布克的路上宁可忍受干渴而不取泉水的善举。 当时信徒骑骆驼前行,令众人不得从泉中汲水,只允许给骆驼喂食使用 。赛姆德人(Thamud)的住所就在这红岩山里。这些凿出来的石屋都有 刻着纹饰的门槛,看起来就像现今的建筑。赛姆德人的遗骸支离破碎地 散落在屋内,“那就是活生生的警告”。萨利赫圣人的母驼  (愿长 眠于此!)跪在两山之间,后来这里建起一座清真寺供朝圣者们礼拜。

  从石谷到乌拉最多半天的旅程。乌拉是个地界宽阔、气候宜人的村 庄,有棕榈花园和水泉。朝圣者在这里停留了四个晚上。他们准备食物 ,清洗衣物,随身携带少量必需品,把多余的食物存放在这里。乌拉村村民很值得信任,来自叙利亚的商人就在这里与朝圣者做生意,卖给他 们生活物资和其他商品。

  商队从乌拉出发,启程当天在加多(al-Itas)山谷安营扎寨。这个 地方天气炎热,曾起过热风暴。有一年,一支商队遇上沙漠热风暴,只 有几个朝圣者幸免于难,这就是人人都知晓的“异密-扎利奇”(Amir al-Jaliqi)。接下来,他们在哈迪亚(Hadiya)山谷露营,山谷下面有 含水层。于是商队挖地取水,但涌上来的水却是咸的。第三天,他们到 达神圣而辉煌的麦地那圣城。

  一支成功的贸易商队需要有定期的食物与饲料供给以及牲畜歇脚的地方,还需要绿洲、真诚友善的居民、防御抢劫的措施和安全通信的保障。商路上需要能够提供水和其他必备品的驿站、济贫院或收容馆等机构来满足商队的需要。显然,中世纪的统治者非常清楚这些问题,遂釆用强有力的措施,通过国家、富商和一些苏非派信徒(the sufis)建起客栈或寄宿所来保障商队的内部秩序和出行安全。

  商队“客店” (Khan)或“车马店*客栈” (Caravanserai)是波斯语,意思是“在主要的交通道路上设立指定的中途停留站和住宿处”,后来发展成一些重要城市市中心的旅店(hostelry)。起初这些车马店是为组织有序的陆路贸易服务而设立的,后来在伊斯兰世界得到快速发展。客舍可以保证旅客的安全,使他们免于受到当地牧民和山匪的盗抢。由于一些地区缺乏固定的物资供给和临近的水源,车马店也就成为陆路和海上贸易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随着岁月的推移,有些最初用来保护水井的围墙演变成一些建筑作品。

  车马店这类客栈通常建在城镇或村庄围墙外的周边。形状为四方形,外侧是一面挡墙,墙面上方有小窗,下方只有几个狭小的换气孔。客 栈第一层是环形拱廊,四周围绕着一间间储藏室,另有一个稍高些的拱 廊通往上面一层的各个小卧室。宽敞的石梯连接上下两层。客栈的中院 以前是露天的,通常当中有一口水井,井边是喷泉池。唯一的入口由石 头砌成,又宽又高,完全可以让载货的骆驼通过。入口安设坚固的大门 和巨型铁链,夜间大门会关闭。入口地面上铺着石板,两边有石凳。院 子也铺设整齐,可容纳三百至四百只卧下的骆驼或拴着的骡子。商人的 货物则堆放在较低的拱廊下或者放在后面的储藏室里。楼上的房间供旅 客休息,他们还可以在方院内的多个角落里做饭。如果客栈规模不大的 话,只提供商人和货物落脚的地方,牲畜得牵到店外。许多客栈在建筑 学上的学术价值很高,建造风格是大名鼎鼎的撒拉逊式(Saracenic)。 高墙由毛石搭建而成,比例协调,气势宏伟。大门上常用复杂的雕刻来 做装饰,就连客栈里供人们祈祷的壁龛内侧也雕有同样的花纹。

  《世界境域志》(Hudud al Alam)有大量关于车马店的描写。 [55] 穆卡达西(Al-Muqaddassi)也提到当时各地的客栈和酒馆。伊斯毕迦( Isbijah)是中亚发展最为迅速的重要城市之一,城里有供商人休息的住 所和进行棉花交易的市场。

  当地政府为方便过往的商人,建起修道 院和客栈。塞尔柱突厥(Saljuq)酋长们在全国范围内兴建客栈,带头 保护商人的利益。早在十一世纪下半叶,卡沃特(Qavurt)在打败俾路 支(Baluchi)的土匪后在商队经沙漠到达锡斯坦(Siestan)的沿途上建 起瞭望台、蓄水池和客栈。  马利克·沙(Malik Shah)把巴格达定为 冬季的首都后,在1091年至1092年间修建了大清真寺、贸易市场和客栈 。

  据纳者儿·霍思鲁(Nasir-i-Khusrau)的《旅行记事》(Safar-Nama )记载,当时伊斯法罕(Isfahan)有五十家上好客栈,商人们可以在这 里聚会,客人们都有住房。  雅库特说他从未见过像花剌子模这么繁 华的地方,其对撒马尔罕的客栈和清真寺也赞不绝口。 拉施德丁· 法兹鲁拉在大不里士(Tabriz)市郊有24所客栈、1500家商店、浴室、 花园、磨坊、造纸厂和染坊。 中世纪时波斯(Persia)包括客栈在 内的建筑非常引人注目。

  突厥人(the Turks)不仅制定贸易协议,而且直接鼓励过往商人前 来经商。他们重新规划土地,在乡镇里大兴土木。早在十三世纪初,科 尼亚(Konya)和锡瓦斯(Sivas)就已成为意大利和印度商人集会的场 地,特拉比松(Trebizond)的希腊人及叙利亚和埃及的穆斯林也会经常 光顾这里。安那托利亚贸易线路上,沿途主要站点都有商队车马店和客 栈。

  “客栈”通常也被称作“商馆”(funduqs),在国际贸易中扮演的角色 不容小觑。有些客栈是给有特殊需求的马格里布人、波斯人和欧洲人建 造的。十二世纪,一个专供叙利亚商人使用的客栈在储藏室上面建有36 0间卧室,一次可接纳4000名客人。

  修建客栈的生意数年来一直不曾间断。1896年,来自亚兹德(Yazd )的富商伊斯兰教徒米尔扎·侯赛因(Haji Mirza Hussein)自己出资建起 一座大客栈,名叫“野驴客栈”(Rabat-i-gur,the Wild Asses’caravanserai )。客栈由周边旧驿栈废墟上烧制的砖块精心搭建而成。到这些客栈参 观的现代游客告诉我们,采用旧的砖块来建客栈是为了将来去世后得到 救赎,其他国家也存在类似的风俗。  夜间,店主会锁上客栈大门来保证货物安全。

  突厥帝国常常为外国商人修建客栈。布尔萨(Bursa)市有专供伊 朗商队使用的客栈。商人们可以在客栈给丝绸包称重和上税。  安那 托利亚有七十五个客栈,租金成为该省税收的重要来源。

  小规模的游客、商人或个人可以到招待所、旅店、寄宿舍或由政府 和个人共建修道院(Khanqah,意为“隐居者的住处”)住宿。修道院在 中世纪的贸易和商业活动中作用很大。穆卡达西提到,在首都布哈拉有 一类叫作“努姆卡斯”(Numujkath)的住房,在房间里可以透过窗子看 到街景。 他还讲到,纳西尔·本·艾哈迈德(Nasir bin Ahmad)建起 一家招待所向徒步旅行的人们提供免费住宿。

  在《马可·波罗游记》里我们发现大量关于到中国尤其是首都元大 都(Cathay,现北京)住宿的详细介绍。游记里记载,都城有十二个入 城口,入城口外是郊区。郊区的人口比城里要多,那里住着很多外国商 人和游客。每个郊区在距城区一英里外的地方都开设了很多旅店,向来 自世界各地的商人提供住房。国别不同,客人们的房间也不同,如伦巴 族(Lombard)人房间、德国人房间、法国人房间等。  旅客若预订 房间,只须在旅店登记姓名、到达与离开的时间即可。

  在去往伊拉克、波斯、河中和呼罗珊的路上,伊本·白图泰看到沿 途每个城镇都有不少客栈和旅馆。旅馆整体规模不如客栈大,只能为旅 客提供基本的住宿条件。据他记录,这些旅馆一般都是虔诚、热心的族 长或苏菲信徒(Sheikhs and Sufis)的私人财产。热情好客、为旅客提供 服务的女店主也被记录在游记中。白图泰一行对许多旅馆特别是从花剌 子模到德里沿途的店家所提供的设施和服务十分满意。

  伊本·白图泰参观的第一个城市是花剌子模,当时是突厥地位最重 要、规模最大、最漂亮的城市。花剌子模集市热闹,商品琳琅满目,街 道宽阔,各式建筑林立。城外,在圣人纳吉姆丁·库巴拉(Najmal-Din al -Kubra)的墓地上建起一家旅馆,向所有的旅客提供免费食物。旅馆主 人是花剌子模的知名人士,他在赛福丁·伊本·阿萨巴(Saif al-Din ibn As aba)大学任教。城里也有一家旅馆,旅馆主人是虔诚的信徒札兰丁·撒 马尔罕第(Jalaluddin al-Samarqandi)。他曾热情地款待了白图泰一 行。

  伊本·白图泰提到一所由花剌子模城主夫人图拉巴克(Turabak )开办的旅店,城主夫人在旅店内设宴招待摩洛哥旅客和受邀的法学学 者、社会名流等。他目睹了这里的旅客可以免费享用食物。

  伊本·白图泰提到的另一家旅店是位于布哈拉郊区的法特赫·阿巴德 (Fath Abad)。这里曾是大名鼎鼎的学者、族长和信徒赛福丁·巴哈儿 思(Al-Bakharzi,Saif al-Din al-Bakharzi)的陵墓。这所旅店由族长的 后代管理,收到的善款非常多,用来为各地的人们赠发食物。店主巴哈 儿思邀请了城里所有的官员在他的府邸款待白图泰,一同聆听优美的《 古兰经》朗诵和用突厥语及波斯语演唱的歌曲。

  从志费尼的游记来看,这家旅店是由蒙哥汗和忽必烈汗的母亲出资 建造的,尽管她本人是一位基督教徒。他写到,“她总是慷慨地给他人 恩惠,身为基督信徒,却通过伊玛目(imams)和族长捐赠物资和钱财 ,尽力重新恢复朝拜穆罕默德的宗教仪式。她捐出一千银币建立布哈拉 大学(宗教学校)就是上述说法的实证。她要求伊斯兰族长赛福丁·巴 哈儿思担任校长,还要买下那个村庄,解决大学教师和学生们的住宿问 题”。

  热情的服务对于任何形式的商业发展都至关重要,生意若想做大, 就必须提供优质的服务,中世纪的商人们在这方面做得相当好。因此, 亚洲国家的崛起为日渐兴隆的商业贸易如驿站和旅馆等产业的繁荣发展 铺平了道路,也促进了城镇的兴盛,拓宽了贸易市场,创造了友好的商业环境,更多的中世纪商人们不再惧怕出门从事贸易活动。这也注定了 丝绸之路能够再次蓬勃复兴,重现当初的繁盛景象。

  中亚的乡镇、城市和市场一直吸引着大量商人们前来开拓、发展他 们的优势商业。以前,他们只把这些城市当作通往中国、印度和西方各 国的货物装卸地。丝绸之路上的每座城市都与整个欧亚密不可分,它们 为地区间的贸易提供了客栈、市场和其他商旅必需品。这些贡献已经得 到多国贸易组织的肯定。下文介绍中亚的主要城市和乡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蒙古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