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蒙古历史 > 自然与文化、速度与诡计: 成吉思汗的军事战略与战术

自然与文化、速度与诡计: 成吉思汗的军事战略与战术

发布时间:2020-05-13 23:34:1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人之文化程度的加深使人们对自然冲击的“免疫力”下降了,于是,蒙古人做了欧洲骑兵的赦坤。“社会之子”在“自然之子”面前徒叹奈何。

  成吉思汗们与欧洲人玩的游戏没有任何规则而言,欧洲人对此感慨良多。直至今天不能忘怀。

自然与文化、速度与诡计: 成吉思汗的军事战略与战术

  成吉思汗之所以能建立起世界历史上最庞大的帝国,其面积达到了3000万平方公里以上,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成吉思汗有一套完全的、彻底的从自然规律中演化而来的战略与策略。在用兵上,他注意派岀侦探详査敌情,分割包围,迂回包抄,远程奔袭,制造恐怖气氛,佯退诱敌,集中优势兵力,在高速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他得自自然的战略与巧妙的战术使后代叹为观止。英国军事理论家利德尔?哈特在所著《战略论》中讲:

  “在中世纪里,战略的最好例证并不出在西方,而是来自东方……蒙古人给欧洲的骑兵们充当了老师,使他们在战略方面得到了有益的教训。”

  话说得有些刻骨铭心,也带有一丝丝的心颤。但从本质来讲,蒙古人的战略战术很少有人能学到手,因为它们包括的奥妙实在是无穷的。

  成吉思汗的战略战术主要是从大自然中顺应自然的要求而产生的,他们的特点一是有效;二是机动灵活,变化多端,既不拘泥于抽象的战争原则和道德,也不拘泥、盲从战争先辈们已有的战例。只要能消灭敌人,任何手段都是可以行使的,什么诈降、诈退、造谣、放火,不论其形式与内容。从攻击的战术上讲,成吉思汗的军队运用了猫科动物直接用速度估计对手要害部位的手法和犬科动物迂回包抄的诡计攻击对手的手法。他既用速度,又用诡计;既用力量,又用智慧。他们是自然之子,草原之子。他们从自然中来,从自然中学,总结岀了一整套的自然性的战争艺术。这种艺术没有任何多余的杂质。其中包含的战略战术完全是有针对性的、有效能的。蒙古军队的一切都是为了胜利。他们没有已经高度人文化的欧洲军队的弊端,什么作战队要有骑兵,步兵协同作战,什么军队的作战队形不可以随意改变等框框。

  作为自然之子,蒙古军队的士兵有着惊人的力量与耐力。有人讲,那时蒙古士兵的力量至少有现代士兵力量的两倍。他们开发出一种武器,就是组合式弓,通常由弓背上的一条动物筋、弓肚上的一层角质物和中间的一个木架组成。这种弓的拉力远远超过100磅,而且短小,便于骑兵运用自如。这种弓射出的箭的杀伤范围可达300码;这种箭装备上锐利的金属箭头,便能穿透最厚的盔甲。这些骑马的弓箭手创造了空前的战术。其精髓是速度和突然性。马上弓箭手令步兵瞠目的是,他们能够迅速冲到敌军队伍前面,如同暴风骤雨地一阵放箭,从四面八方,袭击敌人,然后通去,自始至终都不同敌人步兵的剑或矛交锋。他们所喜欢采用的一招是佯攻,即把马的快速度奔驰同巧妙的控制和择时相结合,发动猛烈的攻击,然后诈败而后撤,假装惊恐,有时消遁到地平线下面去。只有最精明的控制力极强的敌军才能抑制住冲动,不去追击佯装溃败的骑兵;在这一追击过程中,敌军超出自己的后援所能估计的范围,丧失严密的防守队形,任凭部队和个人纷纷离散。这时这些骑后弓箭手突然重新组织起来,掉头迎击挺进中的敌人,逐个部队或逐个士兵地歼灭分散开的敌军。这一战术一次又一次地、一个又一个世纪地在与不熟悉它的敌人的战斗中得到成功的运用。

  成吉思汗在战略战术上最为成功的便是高速度与大诡计。他同其主要干将速不台一起,培养了蒙古人从未有过的高效率与纪律性,使草原战争的快速与诡计达到了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程度,取得了对任何民族或帝国来说都是空前绝后的胜利。成吉思汗拥有世界上效率最高的战争机器。它建立在四大基础之上:极强的机动灵活性、武器的优势、几乎万无一失的战术体系与战略天才。

  说到蒙古人的战略战术,美国学者贝文?亚历山大在《统帅决胜千里》

  中作了精彩的分析。他说:

  “尽管在阿拉伯世界、拜占庭和中国,人们对弓箭极其重视,但是它在蒙古人手中效力更高,主要因为蒙古人依靠它,并花了许多时间来完善对它的使用。蒙古式的弓由防水油漆的保护,不受天气变化的影响。他具有100磅至160磅的拉力,而英格兰式长弓的拉力只有75磅左右,因其是用单一材料紫杉木制成。这种长弓一个多世纪后才在法国的克雷西出名,它的射程为250码,而蒙古式弓能射350码,而且速度较快。

  “蒙古人拥有能够穿透任何装甲的箭,有远程箭、发信号用的哨箭和给房屋顶放火的燃烧箭。

  “蒙古人的战术在理论上很死板,但实施起来却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在首领明确信号指挥下反复运用经过验证的兵法,因此,是有极高的效率并得到迅速应用,使蒙古人屡获成功。

  “蒙古人的战斗队形有五排。重骑兵组成头两排,旨在进行主要的打击。

  这些马着装甲。兵士们头戴铁盔,身穿牛皮胸甲,胸甲上面带有铁制鳞片,拿着12英尺长矛、弓和短弯刀、战斧或狼牙棒。身穿轻盔甲或根本不穿盔甲,携带短剑、投枪和弓箭的轻骑兵组成最后三排。

  “轻装部队分成三个小分队——即先锋和两翼一一在主力部队前边很远的位置分散开来开展小规模战斗。假如敌人攻其一翼,与他相遇的轻骑兵便自动成为先锋,其他散兵部队转向两翼,主力部队正面迎敌。

  “一俟先偉与敌人交战,主力部队后三排中的轻骑兵便穿过重骑兵行列来参加战斗。假如蒙古人正在挺进,轻装部队便把箭和投枪雨点般地射向敌人。

  倘若敌人正在挺进,轻装部队便赶在他前面一边撤退,一边向后放箭。在这两种情况下,目的是打乱敌人的阵脚,不论它是骑兵还是步兵。当敌人阵营果然乱了时,轻骑兵便脱离战斗,转移到两翼,从而给重骑兵留出畅通的道路,以便其冲上来逬行决定性的打击。

  “倘若轻骑兵未能在敌人防线上造成必要的空隙,指挥官便会命令一翼上的轻骑兵从其侧面攻击敌人的侧翼。与此同时,重骑兵包抄到这一侧翼后面,从其后方发动决定性攻击。

  蒙古人最喜欢运用的战术是动用'曼古歹'(mangudai),即一支单独向敌人进攻的、经过特别挑选的部队。’曼古歹’在发动一场令人畏惧的攻击之后,分散并逃跑,以诱使敌人穷追不舍。这一招通常十分有效。敌人骑兵奋勇追击逃跑的蒙古军队,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胜利了。在后方看不到的地方,蒙古弓箭手设下埋伏。敌人骑兵在来到弓箭手们面前时,便被驱散,其中许多人被击中倒下马来。陷入混乱和遭受严重伤亡的敌人对此时发动攻击的重骑兵无抵御力。

  蒙古人的战略是一种用兵如神、出其不意和施展诡计的演练。它使敌人大惑不解,将蒙古军队置于敌人最没有料到的决胜位置。”

  有人讲,成吉思汗的进攻战术像是网状战术,他用拉网的办法收拾敌人。

  每当进攻敌人时,蒙古军队就把敌人远远地围在中间,骑兵从四面八方向敌人进攻,在进攻中使敌人暴露岀他们的薄弱点或者指挥中心。一旦发现,險藏在后面的最精锐的部队便猛烈地神向敌人的指挥中心,将其摧垮。敌人一旦溃败,便采用同样的战术一点点把敌人吃掉。蒙古军队的网一旦收紧,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

  蒙古军队极善于使用诡计。我们看看1241年蒙古军队进攻中对诡计的使用。

  1241年1月,速不台把蒙古大军集结在喀尔巴阡山以北的伦贝格(利沃夫)和普热梅希尔附近,离当今的波兰和乌克兰接壤的边境不远。速不台的意图是强攻喀尔巴阡山关隘,向多瑙河畔布达和佩斯西北的匈牙利首都格兰(埃斯泰尔戈姆)进军。但是,缪于波兰人和日耳曼人可能会袭击速不台右翼,所以直接挺逬匈牙利是危险的。速不台必须粉碎这些威胁,并且防备奥地利公爵和波希米亚国王从西面进攻的可能性。.

  因此,速不台将其军队分'为四部分。他将三部分用于执行主要任务,即夺取匈牙利;第四部分用于消除来自右翼的危险。

  这最后一支军队由拜达尔和合丹两位亲王率领,包括两个万人师。他们于1241年3月底开始行动。在以强力攻克的桑多米尔渡过维斯图拉河。波兰人惊恐万状,因为他们尚未集结起自己的军队。但是,拜达尔和合丹的任务是吸引波兰人和日耳曼人,使之无暇顾及匈牙利。因此,他们必须剌激敌人动员起来。

  他俩将部队分开,合丹向西北移动,以便在波兰尽可能广泛的地区散播恐惧,并威胁奥德河以西的日耳曼诸国;而拜达尔则继续向西南挺进,直接威胁波兰首都克拉科夫,一路上烧杀劫掠,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

  拜达尔的军队在即将抵达克拉科夫时停下来并开始撤退,好像他们是一伙返回老巢的匪徒。像几世纪以来众多与草原民族遭遇的敌军一样,波兰的骑士们没有识别出其中有诈。确信自己即将大胜的他们完全丧失警觉性,放弃克拉科夫的城墙,骑着高头大马追击蒙古人。

  拜达尔的士兵们四散逃避,放走了战俘。波兰人猛追穷寇。在离克拉科夫11英里的赫梅尔尼克,一支蒙古部队设下埋伏:聚集在一起的弓箭手们射出了雨点般的锥头箭,这种箭很容易地穿透了波兰人的盔甲。波军大多数阵亡。克拉科夫的居民们遗弃了这座城市,蒙古人将它付之一炬。

  拜达尔和合丹计划在西里西亚首都布雷斯劳会师。但拜达尔先合丹而抵达,发现该城居民焚毁了自己的城市,躲藏到城堡里去了。拜达尔获悉,西里西亚公爵亨利在西面40英里处的利格尼茨(莱格尼察)集结了一支2.5万人的军队。其中许多人是身穿盔甲、挥舞长矛的骑士,特别是亨利的西里西亚人、法兰西骑士、条顿骑士和波兰的残余骑兵。但是,其中大多数是波兰和摩拉维亚的封建士兵和在进攻性战斗中几乎毫无用处的、大多数装备着长枪的步兵。拜达尔获悉,波希米亚国王文西斯劳斯王正在向亨利靠拢。拜达尔一面派人给速不台和合丹送信,一面出发,全速前进,以便赶在文西斯劳斯之前抵达格尼茨。合丹在半路上与他会和,他俩于4月8日一起抵达利格尼茨。翌日,亨利出来迎战蒙古人,他不知道,文西斯劳斯率5万大军,M他只差一天路程。

  亨利将其军队集编在城外一个平原上。当蒙古军队的前锋以密集队形接近时,其人数显得很少,因此亨利只派一个骑兵分队应战。当这支小分队在蒙军弓箭的屠杀下溃退时,他命令其余的骑兵进攻。蒙军诈败并逃走,再次吸引欧洲骑士穷追不舍。欧洲人的冲锋很快变成一场分散、混乱的奔跑。隐蔽在烟幕弹屏障后面的是埋伏好的蒙古弓箭手。当骑士们进入射程之内时,弓箭手们的射击使之纷纷落马,并使冲锋停止。然后,蒙古铁骑攻击了混乱中的骑士们,杀死剩下骑士中的大多数。这时,弓箭手们骑马穿过烟雾屏障,射杀了步兵;同时,骑兵追上并杀死了西里西亚公爵亨利。

  蒙古人对军事计谋的使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当然他们的轨迹是与他们的速度结合在一起的。高速度的运作保证了轨迹的灵活多变,使敌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出敌不意,攻敌不备,成为他们的法宝。

  我们再看看贝文?亚历山大在书中讲到的另一个例子,就可以知道蒙古大军是如何把速度与轨迹结合在一起的。

  1241年3月,速不台把主力分为三个纵队,沿着各不相同的路线进入匈牙利。亚历山大讲:

  “速不台依靠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在惊呆的匈牙利人作出反应之前,在多瑙河畔部署了蒙古军队。

  “右侧即北方的纵队于3月初从普热梅希尔西进,其北侧受到维斯图拉河和王子们的侧翼小分队的保护;这支小分队早几天出发。该纵队此时掉转头南进,穿过亚布洛尼察和喀尔巴阡山山脉中的临近关隘,分成两支部队,绕了一个大圈,于3月17日出现在多瑙河畔,夺取了河东岸上位于布达和格兰之间的瓦茨,屠杀了当地百姓。

  “与此同时,左侧即南方纵队绕了一个大弧,向东南挺进,经过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突破关隘进入特兰西瓦尼亚;部分兵力阻止特兰西瓦尼亚贵族和神职阶层向布达派兵,另一部分兵力在速不台率领下沿着蒂萨河下游河谷疾驰,于4月3日到达佩斯。

  “最后出发的是中间的纵队,其中包括拔都和近卫军。该纵队于3月12日攻克書斯克关隘,沿蒂萨河上游河谷挺进。前锋于3月15日到达多瑙河畔,主力两夭后抵达。这支前锋部队的行动是历史上最迅速的行动之一。在3天经过敌国领土,而且是在很深的积雪中行军180英里。

  “4月3日,速不台在多瑙河畔的布达和佩斯城外集结了他的三个纵队。

  贝拉已将其10万大军集中在那里。虽然蒙古人现已控制了多瑞河以东的匈牙利领土,速不台的战略也已防止欧洲各国集结重兵迎战,但是它对局势将如何发展仍然没有把握。他的兵力仍旧处于劣势,只有7万人,因为一个万人师仍在特兰西瓦尼亚,呆在西里西亚的侧翼小分队没有参加利格尼茨之战。

  如果在匈牙利大军眼皮底下强渡多瑙河,那将是很危险的。此外,他在河畔逗留越久,欧洲其他国家的统治者们出兵援助贝拉的可能性越大。

  “因此,速不台在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规模上实施了蒙古人惯用的战术诡计;他向东撤退了。匈牙利立即断定,蒙古人是被他们的兵力优势吓住了;于是,他们纷纷要求追击他们以为正在逃窜的蒙古人。他们转忧为喜,从担心蒙古人袭击的情绪,变成了跃跃欲试,要分享战利品和荣耀。贝拉国王命令其军队追击蒙古人。

  “匈牙利人没有认识到,速不台是在引诱他们远离多瑙河这一屏障,并失去获得增援的机会。速不台以缓慢速度实施撤退,用6天时间才抵达布达和佩斯东北100英里左右的绍约河。在绍约河西面不远、离它汇入蒂萨河很近的莫西荒原上,拔都和速不台决定袭击追来的敌军。

  “4月9日,蒙古军队越过荒原,经过用石头筑成的唯一桥梁过河,继续行进10英里,进入了托考伊的丘陵和葡萄园西面不远处的灌木丛。在那里,蒙古军队找到了藏身之处。一支匈牙利分遣队于那天晚上越过石桥,进入灌木丛,却什么也没发现。

  “匈牙利人在荒原上安营扎寨。他们把马围成一圈,用链条和绳子系在一起,在圈内设置帐篷。在匈牙利人的右面,是蒂萨河和沼泽地,在他们的正面,荒原对面,是绍约河,左面是丘陵和森林。

  “4月10日黎明前,战斗开始了。拔都率4万人向石桥发动袭击。匈牙利人顽强固守,蒙古人久攻不下,便动用了弩炮,用燃烧弹轰击,迫使匈牙利人撤退;蒙古人方才得以过河,来到西岸。

  “尽管如此,蒙古人仍很吃紧;敌军人数众多,二对一还绰绰有余,频频向蒙古骑兵发起进攻。只有弓箭的射击使蒙古人免于被密集敌军的冲锋所压倒。在令人发疯的两小时激战中,拔都和将士们经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攻;他们虽然兵力损失惨重,但是却完全吸引了匈军的注意力。

  “最后,速不台和中外3万蒙军终于出现在匈牙利人的后方。在拔都从正面牵制住全部敌军的同时,在匈牙利人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速不台在绍约河下游建起一座桥(据史书载,应为“结筏潜渡”——编者注),率部队袭击敌人。

  “这使匈牙利人震惊,但久经沙场的他们并没有惊惶失措,而是有秩序地撤回营地。但是,蒙古人包围了营寨,用弩炮猛轰,用燃烧弹给马车和帐篷放火,摧毁了匈牙利人的信心。

  “这时,蒙古人集合起来进行一次攻击,但却在通往进入荒原所经过的大峡谷的方向上留岀一个很大的空隙。虽然最勇敢的骑兵们组成一个楔形迎战,但是更多的匈牙利骑兵冲向这个峡谷逃亡;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扔掉武器和盔甲,以使马跑得更快。蒙古人用射箭和重骑兵的攻击摧毁了匈牙利人的阵势。

  “匈牙利人自以为逃脱了追击,但实际上却坠入一个陷阱。蒙古轻骑兵的马一般比欧洲笨重的大战马跑得快;他们在两侧追击匈牙利人,像击中无奈的猎物一样将其击落马下。在返回佩斯的30英里路上,匈牙利人尸横遍野。

  起码有7万人死在战场上或西逃的路上。

  “这场战斗的观察者们对蒙古人的快速、默和步调一致印象深刻。蒙古士兵们一丝不苟地按照黑白旗帜所发出的信号行事。观察者们还对蒙军弓箭手们的箭无虚发印象深刻。据当时的一位历史学家、普莱诺卡尔皮尼的约翰所说,欧洲骑士们几乎完全依靠强攻战术,而蒙古人则'杀伤大量人马;只有当弓箭已将人马消灭殆尽的时候,他们才与敌军短兵相接'。

  “在绍约河畔的这场灾难发生后,匈牙利人的抵抗力量崩溃了。蒙古人挺进到多瑙河畔,将佩斯付之一炬,但却没有渡过河去。拔都和速不台养精蓄锐,巩固令他们对匈牙利东部的控制/除了速度、诡计这两个法宝,成吉思汗还有第三个法宝,即间谍战。成吉思汗建立了比较完整的间谍体系,他大规模地派遣间谍、密探,对将要采取军事行动的地区进行了广泛的侦察,从地形、人口、军事部署、经济状况、政局,到居民的心理状态。应当讲,成吉思汗对所要进击的地区了如指掌。

  速不台和哲别在1221年2月率领2万人对西方大草原进行了历时两年的大侦察。他俩用黄金招募了大批密探,以了解欧洲局势,并同威尼斯人建立了秘密联盟,作为提供有关欧洲地理和政治情报的报酬,速不台与哲别答应在蒙古人所到的任何地方给予威尼斯人贸易垄断权。成吉思汗还派遣奸细广泛传播蒙古军队进兵的消息,造成居民的恐慌。这一间谍体制后来对俄罗斯、东欧、中亚地区以及中国明朝的间谍体制产生了广泛影响,中国正是从明朝起出现了东厂、西厂这样大规模的特务机构,出现了有组织的告密行为。

  在提供军队进击敌人的动力方面,成吉思汗实行“占有物归己”的原则,也就是讲,士兵夺得的财物、女人均归自己享用,基本上不上交。所以军队有极为强大的攻击力。这不像其他的军队,士兵所得首先孝主,然后再自上而下进行分配,分配到士兵手中的财物就寥寥无几了,战斗力相对就减弱了。

  当然,成吉思汗的这种强大攻击性也使他们到处烧掠,攻城略地,对所到的国度的文明产生了某种破坏性。

  但是,席卷欧亚大陆的蒙古人的西征并不像吹过草原的一阵强劲的东风,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军队,他的铁骑,以高效率的运转冲破了欧亚各国的此疆彼界,沟通了东西的交通要冲和文化交流的渠道。成吉思汗从开始西进起,便广泛采用了中国的驿站制度,把驿站一直延伸到中亚。他每次出征都携带大批汉族和其他民族的能工巧匠,他们沿途劈山开道,修筑桥梁,大大改善了东西方之间的陆上交通,出现了东西交流的新局面。中国的四大发明——火药、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以及纸币,驿站制度、科学制度传到了西方,这些对欧洲从中世纪走出来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有人讲,是中国人动了欧洲近代化的历史。此话并不为过。同时,西方的西药、纺织品、天文历法等传到中国,对中国也产生了影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蒙古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