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蒙古历史 > 蒙古人背后:中央亚细亚的动力

蒙古人背后:中央亚细亚的动力

发布时间:2020-05-14 00:02:4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中央亚西亚,充当了人类丈明岌晨的原动力区,把进步的力量通过她友波传到冏国的海洋、陆地。蒙古人,就是这种地震波。此背.匈奴、突厭、丹都扮演辻这桦的角色。蒙古人的梁起,是人类原动力区的最后一次总爆发!

  中央亚细亚,指黑海、黒海以东,乌拉尔山以南到帕米尔高原,中国的祁连山、阴山一直到大兴安岭;北面到以贝加尔湖为中心的勢毕河、叶尼塞河、勒拿河上游地区;南到喜马拉雅山脉.包括了蒙古高原、帕米尔高原、阿蝸河流域、偶尔河流域的广大地区。在中国乃至世界上产生过巨大影响的骑马民族,绝大部分都在这个区域诞生。这个地方的自然条件决定了骑马民族的特点,也注定了他们的命运。

  从地理学上看,这一地区基本上位于北纬35。到60。之间,即北温带。由于地势高,气候温和不足,恶劣有余,以少雨、干燥为特征。沙漠、戈壁把高原分成一块一块的拼图,草原和沙漠中的绿洲便是生命生存的地方。自然条件只給生存在这里的人们一种选择,如果要生存,必须经常移动,靠一块草地是无法长久生活下去的。“逐水草而居”,是他们生存斗争的写照。为了生存,他们必須学会适应各种环境,无须把某个地方作为家乡,因为草原就是他们的家乡,甚至整个陆地,都可以被当作生存的竞技场。寒冷的气候造就了他们粗犷的性格,与农耕民族安土重迁、温顺祥和的观念是截然不同的。

蒙古人背后:中央亚细亚的动力

  “刚”与“柔”可以区别这两种人的不同性格。这也正是游牧民族向来保持抢掠姿态的原因。

  发源于中央亚细亚的游??民族创造了阿尔泰语系游牧文化,与游牧于中亚地区的另一支民族雅利安人创造的雅利安文化同时改变着人类历史的格局;尤其是前者,层出不穷的游牧民族像地震冲击波一样,向四方扩散,破坏着那里旧的文化,给它们注入新的血液。

  哈?麦金德在《历史的地理枢纽〉一书中明确指出了中央亚细亚的优势,他说,“在欧洲,西西伯利亚和西土耳其斯坦,草原的地势都低,有些地方低于海平面”。欧洲与西亚,地势远远低于蒙古高原、粕米尔高原、伊朗高原,因此,“越过干旱的心脏地带中裸露而没有陡崖的较低地区”,“再向东到蒙古,草原延伸在高原上”。西、南、东都是地势低的草原平原,而中央亚细亚却挺立出来,成为世界的“屋脊”。地势也决定,“地震”冲击波只能以此为“農中”,向其他地方扩散。

  对于马上民族来说,生存之路有两条:一条是南下,进入中原地区;另一条是西上,到西亚、欧洲寻求新生。他们的南下与西上,对人类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对中国来说,游牧民族的频繁入侵从表面上看破坏了中原的稳定的生活和生产,使人心惊胆战,而且导致了一次又一次战乱,但是,实质上游牧民族的入侵正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巨大动力,一次战乱,得到新的契机,重新整合。他们使中原民族避免了农耕文化培养起来的情性,激励他们走向新的高度。每当中原王朝颓败时,几乎无一例外,是从游牧民族那里补充了血液,开始新生。

  对西亜、欧洲,马上民族的影响也不可低估,可以这样说,欧洲是有里程碑意义的时代,大多与游牧民族的行动有关。

  麦高文的《中亚古国史〉对这点作了充分的阐述。他断言:“欧洲政治地理之形成,一部分实为土兰尼安人(即来自中央亚细亜的游牧民族)自第四世纪时开始侵入欧洲大陆之结果。町使更进一步,说近世欧洲之形成,全出于土兰尼安侵入者激荡之赐,也未尝不可。造成今日欧洲局势之最重要的因素,是罗马帝国的灭亡,日耳曼民族侵入西欧,斯拉夫语族的侵入中欧及南欧,文艺复兴變古代学术在欧洲之复活,和新航道新世界的发现,在这些重大史迹之后,都有中央亚细亚游牧人的影响,潜藏隐伏于其间。”

  罗马帝国的分裂,其直接因素是日耳曼人的南侵,“但就日耳曼人本身,或就阿提拉时代稍前的匈奴人看来,他们不过是一班丧胆的逃难者。这些哥德部落并非不畏惧罗马的大军,可是他们更畏惧突然出现于他们面前的来自中亜而狂暴的乘马战士。因为这种恐惧,驱使他们冲破罗马防线,而普遍侵入罗马各省”。麦高文的解释有真实的证据,公元2~3世纪,匈奴人分裂为南、北两支,北匈奴屋次为东汉军队所败,不得不向西迁徙。他们经过中亚、西亚,抵达了欧洲。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黄色”浪潮袭击欧洲,结果,借日耳曼人的战刀,消灭了西罗马帝国。正如麦高文形容的那样,“首先劫掠罗马帝国京城、被视为骁勇善战的征服者之西哥德人,当他们初入罗马帝国版图时,也不过是被匈奴人完全击溃的一群难民”。.

  突厥人南下失利,唐王朝利用吐蕃、契丹、回纥等遏制他们,使他们退岀了高原这座舞台,沿匈奴人的老路,到达了小亚细亚和巴尔干半岛。1070年,其中一支塞尔柱突厥大败东罗马帝国,取得了对小亚细亚的统治权。14世纪,另外一支奥斯曼土耳其人不仅占领当时被视为欧洲文化中心的君士坦丁堡,还夺取了巴尔干半岛。

  突厥人的进攻改变了欧洲文化的格局,使之由东地中海转向西部、中部和环大西洋沿岸一带。此后,在欧洲政治文化中起主导作用的不再是希腊半岛、亚平宁半岛,而是德国、法国、英国的故地。

  哈?麦金德在《历史的地理枢纽》中说了具有总结性的一句话:“我请求你们暂时地把欧洲和欧洲的历史看作隶属于亚洲和亚洲的历史,因为在非常真实的意义上说,欧洲文明是反对亚洲人入侵的长期斗争的结果。”亜洲最富有侵略欲的民族只能是中央亚细亚上产生的各游牧部落,他们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可以被认为是向欧洲、东亚、南亚等边缘地带施加压力,促使它们调整、进步。因此,中央亚细亚被看成是人类历史上的枢纽动力区。

  游牧民族的烧杀抢掠给周围地区人们带来了持续的灾难和恐惧,但是正是这种强迫性动力,不断地把人类推向更高的境界。

  中央亚细亚的地理、气候等特点,构成了它的优势。生存在这里的擀牧部落,速兴速亡,他们借着来自北方强大的冷气压动力,崛起之后,便掀起黑色风暴,席卷亚洲、欧洲。历史上大多数侵略飓风,都从这里刮起。

  蒙古人的祖先只是中央亚细亚东端的一支小部落,寄托在斗转星移般变幻不定的大的游牧族保护下生存。谁也想不到,突厥西窜,契丹、女真南下,给草原上造成了势力真空,蒙古人趁机发展壮大。也许蒙古人的辉煌史注定要由一个生于患难之间的人物来谱写,因为他结束了草原上分崩离析、互相仇杀的局面,把蒙古人统一在他的金帐之下。草原统一,一支南征北战的强大军队也训练停当,内战余火未熄,成吉思汗铁蹄西上,顷刻间,风暴骤起,北半球的季风,失去了方向,像一头巨大的怪兽,向四方乱撞。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一个个苟延残喘的小国弱邦被铁蹄踏得粉碎。在几士年间,蒙古人已把天下近一半的百姓变为他们的臣民。

  蒙古人为什么创造了那么辉煌的奇迹,因为,他们背后,是中央亚细亚的巍鎧高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蒙古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