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血染总理府 英甘地夫人遇刺

血染总理府 英甘地夫人遇刺

发布时间:2020-05-18 23:31:0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984年10月31日,印度总理甘地夫人取消了上午的一切约会,原因是她的两个孙儿,即长子拉吉夫的14岁儿子拉胡尔和12岁女儿披莉安嘉,前一天傍晚在一次轻微交通意外中受了惊,甘地夫人要留在家中陪伴、安慰他们。

血染总理府 英甘地夫人遇刺

  尽管这样,这天上午甘地夫人仍决定要履行一个约会。英国舞台演员兼影星彼得?乌斯季诺夫预约了访问甘地夫人,以便摄制一辑20分钟的时事纪录电视片。

  预约的访问时间是当日上午10时,地点是甘地夫人办公室外。但9时开始乌斯季诺夫便率领爱尔兰电视摄影队到达,在办公室外架起摄影机,准备进行釆访。

  上午9时18分,甘地夫人待两个孙儿吃过早餐之后,对他们说要办一点儿事。然后,甘地夫人便离开住所,前往办公室,商议访问内容。

  印度的总理府在新德里南区,占地10亩,住宅部分与办公室部分的面积大致相等,住宅坐落在总理府的东半部,办公室在西半部,两部分之间由-一列矮灌木林分隔,灌木林中央有一座布满九重葛的拱门,有活动木栅权充闸门。

  陪同甘地夫人前往办公室的,是两个锡克教的卫士,一个穿制服,另一个穿便服。穿便服的名叫本特-辛格,33岁;穿制服的一个名叫萨特万特?辛格,年纪比本特?辛格较轻,21岁,手持轻机关枪。

  自从6月下令军队攻进旁遮普邦阿姆利则的金庙,血流锡克教的至高圣殿以来,负责甘地夫人安全的保安首长已把原以锡克教徒为主的特别警卫队撤换大部分,只留下少数锡克教徒,这些获得留在总理府特别警卫队中的锡克教徒,都被认为是忠心耿耿的人。

  本特-辛格和萨特万特?辛格是留用的少数几个锡克教徒之二,两人不仅获得卫队指挥官信任,也获得甘地夫人信任,尤其是本特■辛格,担任甘地夫人的贴身保镖已将近8年。

  这天,本特?辛格陪同甘地夫人走过住宅的草坪,走向30米外的办公室,萨特万特?辛格则在拱门站岗,甘地夫人与本特?辛格走过拱门的时候,萨特万特?辛格把平向的手提机关枪竖起,尾随的卫士以为他在向甘地夫人致敬。

  这时候,原在甘地夫人身旁的本特?辛格步伐加快,超越甘地夫人之后,猛然转身,探手到头巾内取出一支左轮枪,而萨特万特?辛格也把刚竖起的手提机关枪平放,扫射甘地夫人。甘地夫人倒地的时候,本特?辛格朝她开枪,弹尽之后弃枪举手,甘地夫人中了16枪,倒卧在血泊中……根据事后的调査,这次“九重葛门之变”是锡克教徒为了甘地夫人下令军队血洗金庙和在这次血腥事件中所结的私怨,而进行的报复行动。

  参与这次行刺阴谋的全是锡克教徒,大约6至12人,其中并无军人在内,除了一、二个平民之外,全是信奉锡克教的北部旁遮普邦警务人员。

  旁遮普邦的旧首府阿姆利则,就是金庙所在地,参与暗杀阴谋的警务人员,大约在军队强攻金庙前后被革职。

  金庙事件发生后,这些锡克教徒便开始密谋行刺甘地夫人。

  事实上,自从1984年6月血洗金庙以来,顽强的锡克教徒便一再扬言,甘地夫人终会丧命于他们手上。行凶的萨特万特?辛格和本特-辛格,参加这个阴谋后,曾起誓杀害甘地夫人、她的长子拉吉夫和总统沙尔星。沙尔星也是锡克教徒,他所以被列人暗杀名单,是因为顽强的锡克教徒指责他事前并未制止血洗金庙行动,事后不但不支持锡克教,反而站在甘地夫人的阵线。

  萨特万特-辛格和本特?辛格起誓暗杀甘地夫人后,便开始互通声气,选择下手的时机。

  本特?辛格是警方督察,原定于10月31日星期三下午,在总理府执行警卫任务°萨特万特?辛格则是警员,原定同一天上午在总理府担任站岗警卫任务。两人在同一天值勤,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惜只是未能在同一时间值勤。结果还是经验较丰富的本特?辛格使计。

  本特?辛格首先以私人事务为理由,与一个原定上午值勤的警卫调班。这样,本特?辛格便可以与他的同谋萨特万特?辛格同在上午值班。

  接着,本特?辛格利用他的年资和官阶,取得使他可以随意在总理府内走动的差事。对于他的同胞来说,本特?辛格在星期三上午值班和调差,并无不寻常之处。几个月前,金庙事件之后,一个外国记者目睹甘地夫人的警卫之中有锡克教徒时,曾询问她是否觉得安全。当时甘地夫人盛赞当时随侍在旁的本特?辛格忠心耿耿。甚至在遇事前不久,情报首称截获关于锡克教徒的情报后,建议甘地夫人更换警卫队中的锡克教徒,仍遭拒绝。

  事实上,甘地夫人与本特?辛格相识已近8年,对他完全信任,还经常差遣本特?辛格驾车接送她的孙儿和孙女上学。

  本特?辛格的同谋萨特万特?辛格,在实行暗杀之前两天才销假恢复上班。本特?辛格原籍旁遮普邦古达斯普市,该市是死硬派锡克教领袖班达伦华尔支持者的根据地,班达伦华尔本人在印度军队强攻金庙时丧生后,他的徒众都跑到古达斯普。

  萨特万特?辛格在家乡古达斯普住了几个星期,发现数以百计的古达斯普市锡克教徒,包括妇孺老弱在内,被送到政府的拘留营。萨特万特?辛格的一些朋友和亲戚,也因为有恐怖分子之嫌而被囚禁。

  星期三上午上班的时候,萨特万特?辛格向上司表示自己患腹疾,要求在总理府其中一幢建筑物附近站岗,以便他必要时可以使用洗手间。结果,萨特万特?辛格被派在分隔办公室与住宅的灌木林之间的拱门下站岗。

  萨特万特?辛格和本特?辛格行凶后,若无其事地弃械。其他警卫制服他们的时候,本特-辛格知道无可幸免,向警卫表示,他已经做了要做的事,警卫制服他们只不过是尽责而已。

  关子本特?辛格和萨特万特-辛格被捕后的遭遇,有两种说法。一说是两人被押到警卫室后,遭警卫枪击,本特?辛格当场丧生,萨特万特?辛格伤重垂危。

  另一个比较可靠的说法是,在警卫室内,本特-辛格突然扑向一个警卫,企图抢走一支手提机关枪,萨特万特?辛格也同时从头巾里取出暗藏的匕首。在场的警卫开枪制止,结果本特?辛格当场丧生,而萨特万特-辛格则伤重垂危。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本特-辛格和萨特万特?辛格并非如最初的报道所说,在行剌现场就被枪杀、枪伤,而的确是在警卫室内发生。在总理办公室外等候甘地夫人的乌斯季诺夫和电视摄影队,在第一?次行刺的枪声响过之后,过了许久才听闻第二次枪击。乌斯季诺夫听闻第一次枪声之后,立即跑向甘地夫人的住所,沿途没有受到阻拦,因为场面很混乱,警卫人员惊惶失措,东奔西跑。但很快便镇定下来。客气地阻止乌斯季诺夫和摄影队离开去,要搞清楚他们是否有拍摄足以作为证据的行刺过程。

  五小时后,乌斯季诺夫一行才获准离去。事实上,乌斯季诺夫跑到现场的时候,甘地夫人的亲信助理达温早已陪同甘地夫人的长媳桑妮亚,从住所赶到。在达温指挥下,警卫执行操练得纯熟的应变计划。4个警卫扛起血流如注的甘地夫人,由另6个警卫团团围绕,与达温和桑妮亚一同跑向一辆白色的“大使”型房车。这辆由印度出产的汽车,特别为甘地夫人而制,除了防弹装甲之外,还有防弹轮胎。在车上,桑妮亚让甘地夫人枕在膝上,搂着她的头。房车由电单车以警笛开路,飞驰到附近的全印医学研究院,这是印度最现代化、设备最完善的医院。一个由12位医生组成的医疗小组,早已接获总理府保安主任通知,当场戒备,甘地夫人一抵达,立即被送到8楼的外科手术室。

  虽然甘地夫人送抵全印医学研究院时,表而上毫无生机,但医疗小组仍然竭力抢救,希望制造奇迹,首先把她接上俗称铁肺的人工呼吸器,为她取出身体内的弹头。在这个过程中,医生不断为甘地夫人输血。由于伤口太多,血如泉涌,全印医学研究院血库的血很快便用完,要由其他医院赶送过来,共用了88瓶负罗猴因子的0型血液。

  等到医院血库的同型血液都用尽时,医生向闻讯聚集在医学研究所外面的群众呼吁捐血,有大约200人拥上前愿意捐血。秩序太乱,-个锡克教的高级督察企图控制人群时,惹来一片辱骂,因为群众这时已辗转知道行刺甘地夫人的是她的锡克教徒卫士。

  匕午10时40分,甘地夫人的肺和肾终于停止功能。

  到了下午14时30分,医疗小组正式宣布她死亡。事实上甘地夫人送抵全印医学研究院之前已死亡,但医生正式宣布死讯时,在医院会议室等候消息的内阁部长,初步反应是不相信,继而痛哭流涕。

  设在内政部的应变小组,直至黄昏时分才公布甘地夫人的死讯,理由是虽然全国早已知道甘地夫人必无生望,但当局延迟宣布死讯,以便争取时间,在锡克教与印度教敌对最尖锐的旁遮普邦、哈仁纳邦和首都新德里本身,采取保安戒备措施,以准备应付暴乱。

  一如当局所料,印度人民早已知道甘地夫人没有生望。中午时分,人群开始在新德里街头,三五成群讨论早上在总理府发生的变故。整个上午,全部电台都继续播放正常节目,但到了下午13时便开始播放配合哀悼的音乐。

  这时候,群众差不多已肯定甘地夫人不治。傍晚,当局正式宣布甘地夫人死讯时,新德里-片愁云惨雾。这与甘地夫人的父亲,1947年印度独立以来一直任总理的尼赫鲁,于1964年久病去世时的初步反应相反,当时印度人闻讯4痛哭,呼天哭地。'

  这次暗杀行动,使印度陷人重大的危机,其中…个原因是许多高级官员事发时都不在新德里,甚至不在印度。

  总统沙尔星正在西亚从事访问。甘地夫人的长子拉吉夫,正在西孟加拉为两个月后的大选进行竞选活动。

  事发的时候,甘地夫人的长子拉吉夫正驱车前往出席此行的最后一个集会,一辆警方吉普车拦途报讯,只说总理府出了事,要他立即赶回新德里。拉吉夫立即吿诉助理改往最近的机场,在机场等候直升飞机接他到加尔各答转乘专机时,拉吉夫听到了英国广播电台报道甘地夫人垂危的消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