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陨落的菲律宾政治之星 --贝尼格诺·阿基诺

陨落的菲律宾政治之星 --贝尼格诺·阿基诺

发布时间:2020-05-18 23:41:4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983年8月21日,菲律宾著名政治活动家、反对党领袖贝尼格诺?尼诺伊-阿基诺在马尼拉国际机场惨遭枪杀。他的死,在菲律宾及国际社会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从而动摇了马科斯的统治基础,也使科拉松?阿基诺登上了菲律宾的政治舞台。

  贝尼格诺?尼诺伊?阿基诺于1932年11月27日出生在菲律宾北部的打拉省。他的祖父是菲律宾反对西班牙殖民主义者时期一位将军,在菲律宾人民中享有很高的声誉,被称为民族英雄。他的父亲是菲律宾国民议会面的著名议员,母亲当过菲律宾女子大学校K。

  阿基诺是在优裕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他天资聪慧,才智出众。17岁时就已成为《马尼拉时报》的记者,他还亲临朝鲜前线逬行采访,有关的新闻报导还获了奖。

  1954年10月,阿基诺同科拉松結为伉俪。科拉松出生于马尼拉市的一个名门之家。她的祖父当过参议员,父亲当过众议员。她从小就受到了最好的教育。1953年毕业于美国圣文森特山文学院,获学士学位。回国后她又进入菲律宾远东大学法律系学习。但是,她没等完成学业就同阿基诺结了婚。

  1955年,22岁的阿基诺当选为康普西翁市市长,成为这座城市历史上最年轻的市K.1956年阿基诺担任菲美军事基地菲方新闻发言人。1957年?度担任加西总统的特别助理。1959年当选打拉省副省长,两年后,他乂升任省长。

  1964年,由J:政治观点不同,阿基诺同马科斯成r政治上的对立派°随后,马科斯脱离自由党转入国民党,并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阿基诺同马科斯之间的矛盾冲突愈加激烈。马科斯当上总统后,阿基诺担任了自由党的秘仁长,成了马科斯的政敌。

  1967年,阿基诺决定竞选参议员。结果他以反对党自由党候选人的身份获得了胜利,在8名当选参议员中票数占第二位,成为最年轻的参议员。阿基诺的崛起,弓|起了马科斯的忌恨。他深知阿基诺才气横溢,有一定的政治势力,又颇得美国人的赏识,已成为他最大的潜在敌手。

  1971年8月21H,自由党在普拉斯米达举行集会,会场突然发生了爆炸,造成9人死亡,方人受伤。阿基诺幸免于难。事后,有证据表明,这场爆炸是马科斯下令干的。他的目的是使自由党陷入瘫痪,使它不能参加1971年的参议员竞选。然而事与愿违,这一爆炸事件使人们增加了对自由党的同情和了解,同时也増加了对执政党及马科斯的反感。结果自由党在1971年的参议员竞选中夺得了重大胜利,8个席位拿到6个。

  1972年是马科斯第二个4年任期的最后一年,也是根据宪法规定的最后一年。当时的菲律宾,经济落后,政府官员贪污腐化,示威活动此起彼伏。阿基诺对马科斯的批评也越来越强烈。他抨击马科斯的政治、经济、军队建设等各方面的缺陷,宣传自由党的政纲,引起了人们越来越广泛的注意。人们已充分注意到,他已成为马科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1972年9月21日,马科斯宣布全国实行军事管制,解散议会,取缔政党,废黜副总统。同时进行全国范围的大搜捕,阿基诺名列黑名单之首。9月23日,阿基诺在希尔顿旅馆707房间被捕。随后,保安部队逮捕全国反对派人士。

  阿基诺被捕时,官方并未说明原因,也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程序,直到1973年8月才正式宣布了阿基诺的三条罪状:谋杀、非法拥有枪支弹药和阴谋搞军事颠覆活动。

  1975年,阿基诺为抗议军事法庭的审判,进行了为期40天的绝食斗争a1977年,军事法庭宣判阿基诺死刑,罪名是杀人、颠覆活动和非法占有枪支。阿基诺的律师向最高法院上诉要求暂停执行军事法庭的判决,国际舆论对此反应强烈°迫于当时国内外的压力,马科斯只好作出让步,下令重新审理此案C马科斯为了改变他的公众形象,赢得独裁统治的基础,重新设立了国民议会,并宣布1987年进行国民大选。

  与此同时,他还宣布军事管制法对集会和言论的禁令开放60天。阿基诺和反对党的领袖们决定借此机会参加马尼拉举行的竟选活动。结果阿基诺在首都地区获得的选票,远远地超过了由马科斯领导的执政党的候选人。受到威胁的马科斯立即卜令禁止选举前举行的传统宣传集会。

  选举揭晓,马科斯领导的执政党取得了全部的胜利。

  尽管如此,马科斯还是感觉到,狱中的阿基诺对他仍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1980年3月,阿基诺心脏病突然发作,需要进行手术治疗。在菲律宾政界和美国的双重压力下,马科斯不得不将他“假释”,让阿基诺到美国去动手术。科拉松携带子女一起随同前往。手术获得了成功,阿基诺很快就恢复了健康。他通知马科斯准备回国,但得到的答复是他可以留在国外,想留多久就留多久。

  流亡中的阿基诺并没有退出政治舞台,他非常关心菲律宾所发生的一切,1980年,马科斯放松了军事管制,恢复了部分政党的活动。同年8月,一些反对派组成了“统一民主反对党”,由前国会议员多伊?劳雷尔担任主席,但实际的领袖是阿基诺。

  1981年1月,马科斯宣布结束军事管制。7月7日,又通过公民投票再次修改宪法,决定采取法国式议会制,总统由选民直接选出,任期6年,菲律宾国内政局的变化,促使阿基诺在是否回国的问题上做出了选择。

  1983年,阿基诺得到消息说马科斯病得厉害,他的亲朋好友正把他们的金钱运往国外;游击队正准备行动,很有可能要在全国范围内爆发~场流血对抗。阿基诺历来反对暴力活动。主张通过议会斗争来推翻马科斯的独裁统治。他认为在这关键时刻,应及时回国,重新组织政治上的反对派,争取参加定于1984年举行的国会选举,促进全国和解以避免一场流血对抗。尽管他的母亲一再警告他,武装部队长官费边?维尔也曾经说:“一旦尼诺伊出现在飞机上他已经是只死鸭”,他还是决定回去。其实,关于“死亡警告”早已发出了。1983年5月,阿基诺在美国纽约会见了马科斯的夫人伊梅尔达,当他向伊梅尔达透露他有意回国时,伊梅尔达立即警告他,要他最好还是慢点回国,因为菲律宾有个暗杀集团准备干掉他以泄私仇。

  她还明确表示,如果阿基诺回国,即使军队也无法保护他。

  后来,阿基诺还打电报给马科斯本人,表示“本着国家和谐的精神,愿意回国。”然而马科斯却回电呼吁他“同样本着国家和谐的精神,请继续留在波士顿”。

  同年7月20日,菲律宾驻纽约领事馆把菲副外长卡斯特罗的一封信,转交给阿基诺的律师马西达。信中说;“菲律宾的保安部队需要更多的时间辨认和消灭阿基诺的敌人,有越来越明显的迹象显示,这些敌人要干掉他。”

  这封信还建议,如果阿基诺一定要回国,应该延期30天再成行。

  尽管如此,阿基诺还是决定回去。

  科拉松对阿基诺的回国表现出极度的不安。她深知马科斯的为人,但她更知道,阿基诺~旦作出决定,便不容易改变。因此,他们决定,科拉松和孩子留在美国。

  1983年8月13日,阿基诺程,经过波士顿到洛杉矶再到新加坡的7天旅行后,于1983年8月21日早搭中国民航台北公司811次班机从台北起飞飞往马尼拉。他持的是-份化名为马西亚尔?博尼法西奥的“有效”护照。

  阿基诺清楚地知道死亡在等待着他,但他引用甘地的话:“无辜者甘愿牺牲是对专横暴政的最有力的答复。这是上帝和人类构思出来的。”他对记者说,他必须回国进行斗争,不能害怕被杀而留在国外。人总是要死的,如果一定要死在暗杀者的枪弹下,“那就让我这样死吧!”

  在马尼拉国际机场停车场,有3万余人在那里等候着阿基诺的到来。阿基诺要求,在他向群众讲话前,先会见他的母亲、他的小妹妹及反对派领袖劳雷尔、罗德戈里和塔纳达。他们和其他的反对派的领袖、前众议员和参议员都等在贵宾室里。机场早已戒备森严,连记者都不能随便进去。

  马尼拉时间中午12点55分,阿基诺搭乘的811次客机在马尼拉国际机场8号门前降落。飞机停稳后,3个穿着卡其布制服的士兵登上了飞机。他们来到阿基诺的身边,表示要护送他下机,阿基诺迟疑了一下就被他们簇拥着走出机门。突然,阿基诺身后的士兵掏出手枪,从后面朝阿基诺的头部进行射击。阿基诺扑在了跑道上,鲜血从他的头部和颈部流了出来。接着,机场里的军人一阵枪声把一个穿着机场蓝色工作服的人打死。后来认出此人名叫罗兰多?加尔曼,33岁,是个有名的强盗和职业杀手。

  政府宣布此人受菲律宾共产党的主使,暗杀了阿基诺。

  3天后,科拉松被菲律宾政府获准携子女回国奔丧。

  她和她的5个孩子经过24小时长途旅行,回到了马尼拉她自己的家中。

  科拉松一回到马尼拉,就-针见血地指出,阿基诺是被马科斯指使军人杀害的。在马科斯的指挥下,阿基诺案是永远不可能真正査清的。马科斯组织的阿基诺案调査委员会,只不过是掩盖罪责,欺骗群众罢了。

  阿基诺的遗体已被运回家中,放在了棺材里,但仍然是血渍斑斑,脸部有明显的伤痕和一个被子弹打穿的弹眼。他身穿的还是那件中弹时的血衣,尸体也没有经过擦洗、整容。因为他的母亲奥罗拉再三坚持,她要让菲律宾人民看看,那些刽子手是怎样杀害他儿子的,并把他们的罪恶勾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阿基诺的死使整个菲律宾倍感震惊。群众和反对派多次举行示威游行,要求马科斯政府査明真相,严惩凶手。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掀起r猛烈反马科斯浪潮,整个菲律宾局势极度紧张,银行发生挤兑,超级市场出现抢购,马尼拉开始停电,军队开进大学校园……一连数天,人们自发地举行各种悼念活动,众多的哀悼者前来瞻仰阿基诺的遗体,最多的一天竟达3万人。

  8月250,阿基诺家族决定,把阿基诺的遗体运到马尼拉最大的教堂圣多明戈教堂举行安灵弥撒。这一天,从阿基诺家到教堂长达两公里的街道上,沿途观看或向阿基诺灵柩默哀的约有数十万人。弥撒仪式后,阿基诺的遗体被停放在教堂里。27日.阿基诺的遗体又被运回他的故乡打拉省,在那里做了两昼夜的弥撒和祈祷。29日,当45辆运送遗体的车队返回马尼拉、途经中吕宋岛时,数万人早已等候在公路的两旁,他们只是为看一眼阿基诺的灵车。

  1983年8月31日上午9时,阿基诺的葬礼在圣多明戈教堂举行。科拉松站在教堂半圆形后殿高高的拱顶下,镇定而平静。葬礼由马尼拉大主教海梅-辛主持。参加者有3000多人,挤满了整个教堂。美国驻菲律宾大使迈克尔海登?阿马科斯特等大约25名外国使节也参加了葬礼。

  在教堂外还聚集着上万人。随后,阿基诺的遗体被送往26英里外的马尼拉陵园。

  这一天,菲律宾大约有200万人参加了阿基诺的送葬行列。灵柩放在十轮卡车上而,四周是花圈和黄色向日葵。人们从黎明前就开始在路两旁列队,他们步行尾随20多公里,送葬行列走了10个小时。黄色和黑色的飘带系满了建筑物,人们也系着同样的飘带和拿着黄色的花朵及举着有阿基诺照片的标语牌。

  马科斯政府为了缓和紧张局势,洗刷政府同谋杀事件有任何牵连的嫌疑,马科斯在8月24日下令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査委员会,对阿基诺被害一案进行“彻底检査”,并指示有关部门拨款50万比索,用于捜集可以导致缉拿凶手归案的情报。马科斯还命令在马尼拉国际机场的保安部队全体人员不得离开各自的营房,以便让调査委员会能“自由”调査这一件事。

  然而,这个调査委贝会一开始就陷入困境:5人委员会中的两名成员竟拒绝参加调査。9月12日,这个委员会成立不到3周就宣布无限期停止工作。

  1983年10月14日,.马科斯又签署了新的总统法令,决定撤销8月24日任命的阿基诺遇害事件调査委员会,成立新的调查委员会。10月22H,新的调査委员会成立并开始了工作,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新的调査委员会进行了大量的周密调査,收集了大量的材料,并职得了很大的进展。由于内部意见不统一。他们分别于1984年10月23日和24日向马科斯提出了两个调査报告。

  两个报告的共同处是:它们都断定枪杀阿基诺事件与菲律宾军方有牵连,凶手是押送阿基诺下飞机的士兵,而不是马科斯及军方在出事后声称的所谓“共产党分子”。

  两个报告的分歧主要表现在枪杀凶手身上。“少数人的报告”认为,当时负责机场保安工作的空军准将卢瑟?库斯托迪奥是谋杀事件的策划者之一。因为如果没有他参与,在国际机场是不可能进行这样的犯罪阴谋的。这个报告认为,随同阿基诺走下飞机的士兵嫌疑最大。“多数人的报告”则认为,枪杀阿基诺的主要策划者是菲武装部队参谋长法维安?贝尔,及马尼拉市卫或司令奥利瓦斯和负责机场保安工作的库斯托迪奥等人。

  这两个报告在菲律宾引起了不同的反应。马科斯在收到这两份报告后就在当天晚上发表了电视讲话,表示同意报告的结论,并要求特别法庭从速对有关人员进行审讯。

  但科拉松及阿基诺的亲友们却认为报告在一定程度上掩饰了一些主要罪犯。

  与此同时,马科斯又准许了同阿基诺事件有牵连的菲武装部队参谋长和马尼拉市卫戍保安司令暂时告假的请求。

  1984年10月25日,菲律宾检査院组成一个3人调査特别委员会,负责对阿基诺事件调査报吿进行初步调査。

  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基本上同意了“多数人的报告气随后,开始了长达一年的审讯。

  1985年12月2日,菲法院对阿基诺谋杀案进行了宣判。长达90页的判决书说,无数“确凿的证据”表明,杀死阿基诺的凶手是一名叫加尔曼的共产党嫌疑犯,而加尔曼又在机场被值勤的一名士兵当场击毙。这名士兵是在“执行职责”,不存在任何预谋,因而包括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在内的26名嫌疑犯全部无罪释放。这一宣判结果,在菲律宾国内掀起了一阵强烈的抗议浪潮。反对派及广大菲律宾人民认为这是在马科斯一手操纵下进行的宣判,是政府在有意掩盖罪责。法院宣判结束后,科拉松在记者招待会上说,马科斯是暗杀阿基诺的“最大嫌疑犯阿基诺事件动摇了马科斯在菲律宾长达20年的统治,它成了菲律宾政局发展的转折点。此后,菲律宾掀起了反对马科斯独裁统治的声势浩大的政治运动。科拉松积极地投入到这场运动中来,以实际行动悼念阿基诺。同时,她也被人民当作了阿基诺的化身,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

  1986年6月6日,菲律宾成立了一个以最髙法院前法官康拉多?瓦斯克斯为首的3人特别委员会,重新审理阿基诺一案。这个委员会经过45天的特别调査之后,于7月31日宣布,菲法院1985年12月2日的判决无效。9月16日,法院下令逮捕与谋杀阿基诺有关的26名嫌疑犯。

  1987年8月19日,菲法院开始重新开庭审理阿基诺谋杀案,阿基诺事件终于大白天下。

  第八节最后的生命光辉一拉宾70多岁高龄的以色列总理拉宾,在安息日这一天丝毫没有“安息”。忙碌一天之后,匆匆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静静地坐了很长时间。他在思念今天晚上“国王广场”群众集会的讲话内容。

  拉宾微微睁开眼睛,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他猛地站起身来,朝随从摆摆手,大步走出室外。

  这天晚上。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灯火通明。许许多多以色列人手里挥舞着小旗,高举着标语和拉宾的画像,从四面八方涌向市政府前面的“国王广场”。他们要求参加以色列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和平的集会。

  这次集会是由工党和其他一些左翼党派组织的群众和平集会。会议的口号是“要和平,不要暴力。”

  10万多人高喊这个口号,群情沸腾,气势宏大,把整个广场挤得水泄不通。广场的周围却是另外一番景象。这里没有和平的欢呼声,没有身着鲜艳服装的群众,只有700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他们十分警惕地把守着通荏广场的各路。这些警察,时而抬起头来望望广场那边曲灯火,细心地倾听一会儿那边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大会发言人的声音,彼此间交换一下眼色,尔后左右踱上几步,眼睛紧紧地瞅住楼角、舞蹈弯的阴暗处C“拉宾来了!”有人喊了一声。人们目光一齐投向主席台0拉宾在随从官员的簇拥下,走到了讲台的后面。他很有风度地向集会的群众挥了挥手,然后退后一步,用手稍微整理了下笔挺西服的下摆。他向大会主持人点了点头,示意大会可以开始了。

  “女士们,先生们,所有爱好和平的以色列同胞们,……”大会主持走上讲台,开始做了一个简短的开场白。

  这时的广场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下面,请拉宾总理讲话”。

  在群众雷鸣般的欢呼声中,拉宾镇定、从容地走上了讲台。

  在发表了一番精彩的开场白之后,拉宾慷慨激昂地说道:“我从军27年了,只要没有和平机会,我就坚持战斗。但我相信现在有和平的机会,面且机会很大,所以我们必须抓住这一机会。”

  他顿了顿,接着说:“我一直相信,绝大多数人是要和平的,并准备为此付出代价。”他把语调又稍稍提高了一下“只有和平才能解决以色列面临的各种问题。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有实现和平的机会,如此盛大的集会表明,以色列人民希望和平。”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一位面色黝黑、长脸、浓眉大眼的以色列青年,焦急地徘徊在特拉维夫的一个公共汽车站上。他一会看看手表,一会朝公共汽车驶来的方向望望。

  这位青年的名字叫伊加尔?阿米尔,27岁,在特拉维夫的巴尔?伊兰大学法律系三年级读书。上大学前,他曾在以色列的精锐部队之一的戈兰步兵旅当过兵。他的父亲是一位专门抄写《圣经》的人,他的母亲是幼儿园的教师。阿米尔在家里的八个孩子中行第二。在大学的时候,有些同学就发现他行动怪僻,在谈论到他时这样说:“那家伙思想有些右,爱走极端。”

  但是,有一位寡妇却说了不少阿米尔的好话。她曾在阿米尔家旁边住了近30年。她夸奖阿米尔经常外出做“家教”工作,挣些钱帮助养家,另外,阿米尔还经常帮她做些家务活。

  “嘎……”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

  一辆开往“国王广场”的公共汽车进站了。阿米尔迅速跳上车,隐藏在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

  很快,汽车到了“国王广场气阿米尔最后-个下了车。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围,发现许多全副武装的警察遍布在街头。他靠墙站了一会,深深地喘了丿LU粗气,努力使自己镇静一下,然后装做漫不经心的样子,朝警察把守的街口缓缓走去。

  一切出人意料的顺利。这时警察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不远处几名过往的阿拉伯人身上,对这位手插在衣兜里,嘴上哼着小週,擦肩而过的犹太小伙子,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

  阿米尔越过警察后,迅速走进停车场。他非常内行地扣了扣一辆豪华汽车的车门,用脚踢了踢车胎,又低头望了望车下,很像一名称职的专车司机。

  这时,拉宾的讲话已经接近了尾声。他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他的讲话时常被群众的欢呼声所打断或淹没。他十分得意地向台下近乎狂热的群众频频点头示意。

  讲完话。拉宾与其他政府高级官员们一起手拉着手,同广场上的10多万群众齐声高唱《和平之歌》。一些以色列著名演员还主动登台助兴,手持着麦克风在拉宾和佩雷斯中间又唱又跳。

  随着歌声,群众的情绪达到了高潮,“国王广场”上激荡起汹涌澎湃的和平声浪。

  广场上的歌声传来,停车场上的阿米尔知道大会就要结束了。他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会场的出口。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寒光。

  他把手合在胸前,默默地祈祷了几句,然后慢慢地抬起头。他看到拉宾在掌声和欢呼声中走下了主席台,随即在保镖的簇拥下走下市政府大楼的台阶。拉宾一边走,一边还同路两旁的群众热情地握手。

  拉宾走向了他的专车,准备乘车离开。

  阿米尔在人群中拼命地向拉宾挤了过去。

  当拉宾走近他的轿车,拉开了车门,正要迈步上车的时候,阿米尔已经挤到了拉宾背后,迅速从衣袋里掏出了他的那个又重又硬的东西。

  在灯光和月光的照射下,可以隐约地看出,这是一支杀伤威力极大的意大利制9毫米左轮手枪!

  “啪、啪、啪……”这支枪对准拉宾连着响了3下。

  枪声响过,年过七旬的拉宾愕然失色,随即身体前扑倒在地上,鲜血浸透了他的衣服。

  广场上随即有人发出了尖叫声,人群像炸开花一样,混乱成一团。

  拉宾的几名保镖起初有些慌张,毫无目标地开了几枪,一名保標被打伤了。但他们马上清醒过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其中的几人闪电般地冲向阿米尔,将他扭绑起来。

  另外两名迅速呼叫来救护车,并赶快抬起拉宾,将他送进车内。

  救护车载着面色苍白的拉宾,风驰电掣般地驶向附近的伊奇洛夫医院。

  经检査,拉宾的伤是致命的:这三发子弹,一发打在腹部,一发打在胸部,一发打在背部。

  19分钟后,拉宾流血过多,伤势太重,心脏停止了跳动。

  拉宾的夫人莉娅像疯了一样扑到了丈夫身上,她用瑟瑟发抖的手从丈夫的衣袋里掏出了一张浸透了血迹的歌谱,上面谱写的正是拉宾亠小时前与大家L起唱的那首《和平之歌》。

  在救护车拉走拉宾的同时,广场上的空气像凝固住了一样,人们先是惊呆,而后愤怒了。许多人涌向凶手,高喊要绞死他。

  保安人员迅速将阿米尔推人一辆警车里。闻讯赶来的警察立即组成了一道人墙,将那辆警车团团围住,防止凶手被群众打死,也防止有人乘机杀人灭口。

  整个特拉维夫城市的民众都在关心着拉宾的命运,他们不约而同地奔向医院,焦急地打探着拉宾的消息。

  噩耗传来了。以色列军队电台播发了一则来自医院的消息,“总理拉宾遭到了枪击,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

  听到消息之后,许多人泣不成声。有成千上万的人自发地点燃起一支支蜡烛,悼念拉宾的亡魂。许多与拉宾共事的官员们,禁不住失声痛哭,泪流满面。他们来到以色列内阁会议,用黑纱把拉宾用过的椅子罩了过来,以此表达他们永久的思念。有些反对拉宾的人,也不能不为此景所动,他们称拉宾遇害的这一天,是以色列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凶手在被捕后,很快接受了审讯。身体瘦弱、没刮胡子、戴着手铐的阿米尔被带到了一座法院里,这座法院离阿米尔枪杀拉宾的地方只有几百码远。

  “你为什么要枪杀拉宾总理?”法官问道。

  阿米尔不加思索地回答说:“因为他想把我们的国家拱手让给阿拉伯人c”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接着又说:“拉宾是个罪人,是以色列民族的叛徒,由于他的政策,一个巴勒斯坦国正在建立起来。令人费解的是,我们整个国家怎么会没有注意到他用一种极为仇恨的口气说:“正是由于拉宾释放了一批巴勒斯坦囚犯,没过几天,我们有许多同胞被这些人杀害了。”

  “你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法官又提岀了一个问题。

  阿米尔平静但又非常坚决地说:“我之所以这样是为了阻挡和平进程,我们需要一副铁石心肠。”

  “你这种怪念头是怎样形成的?”

  阿米尔眨了眨眼睛,故作神秘地答道:“我的想法来源于'哈拉卡'(犹太教塔本德经中口述的不载于《圣经》

  的部分)。按照'哈拉卡'的意思,我可以杀死你的敌人。”他停顿了一会,又补充道:“我这样做,完全是上帝的旨意。”

  “你的这种想法有多久了?”

  “有很长时间了,我曾经两次计划过杀死拉宾,但未能成功。”阿米尔咬了咬牙,狠狠地说:“如果这次还不成的活,我还会接着干下去了最后,法官问到了一个实质性问题;“有谁与你一起行动?你的行动是受什么人或什么组织指使的?”

  “不,没有任何人指使我,也没有任何人同我一起干。

  这件事是我自己干的,与任何人都没关系。”

  警方开始进行调査,想了解清楚究竟是谁在背后谋划了这一事件,阿米尔究竟与右翼组织有多大的瓜葛C根据警方的档案记载,阿米尔曾被警方拘留过,拘捕他的理由是参加了犹太移民强行扩充新定居点的活动。

  警察们在阿米尔的书架上找到了两本书,一本是鼓吹政治暗杀的,还有一本是描写希伯伦惨案凶手的传记。这两本书足以证明了阿米尔的心态和他所崇拜的英雄是什么样的人。

  调査过程中,一位阿米尔的女同学说,她曾看到阿米尔和一个极右组织的成员一起散发反对政府的小册子。这件事,多少能够说明阿米尔与极右组织的联系,但证据还远远不够。

  经过调查,警察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阿米尔的哥哥有与阿米尔同谋之罪。阿米尔的哥哥制作过一种子弹。他在普通子弹的顶端装人了钢珠,使之成为一种被禁止使用杀伤力极大的达姆弹。在听过他的证词之后,医生们果然在拉宾的身上找到了这种子弹。

  正当警方绞尽脑汁寻我右翼组织与这次事件的关联时,却有一些右翼组织声称他们与此事有关。有一个名叫“IN”的极右组织,利用“BP”机和匿名电话的方式.宣称他们对这?事件负责°他们咒骂拉宾同巴勒斯坦人和解“背叛了犹太《圣经》,出卖了以色列人民”。

  许多人在悲痛和为“和平之星”陨落叹惜之后,对凶手何以暗杀成功的问题,提出了种种疑问。

  以色列拥有世界著名的特工组织,他们曾在世界范围内多次组织过岀色的行动.但为什么对这一事件没有任何反应?

  拉宾的20多名保安人员护卫着,但为什么阿米尔可以在贴近拉宾仅有1.5米的地方向他开枪?

  为什么阿米尔可以从容地连发3枪,而保安人员毫无反应,没有及时还击,击毙凶手?

  为什么拉宾没穿防弹背心?

  也有人对拉宾保护方面的疏漏作了比较具体的分析。

  他们认为,首要的一点是以色列情报部门没有做好预测工作。从当时的形势来看,以色列极右势力在国内的活动十分猖獗,连续发生了多起暴力事件:8月份,一名内阁部长的汽车被人掀翻;9月份,耶路撒冷警察局长遭到极右分子的攻击;10月份,拉宾本人也在一次集会中受到右翼分子的攻击和诘难;极右分子甚至在一次集会上不允许总统魏茨曼说话c以色列的…些警方人员也时有报告说:在右翼利库德集团的宣传和挑动下,一些极端分子很有可能制造某些难以预测和防范的暴力事件。以上这些,本应当引起以色列情报部门和安全保卫部门足够的警惕,并事先査觉到一些可疑的征兆。

  其次,是对总理安全保密工作做得不够好。阿米尔卜分清楚地査明了拉宾将会从广场的哪一个门口出来,将会在什么地方乘坐他的专车。而这些情况,本当是严格保密的。,再次,拉宾总理本人过分麻麝和自信,也为阿米尔这次暗杀成功提供了条件。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以色列警察说,拉宾总理在安全方面不与保卫人员合作,是造成这一悲剧的原因之如当天晚上拉宾听从保卫人员的劝告,在大会结束后迅速离开广场,也就不会死在枪弹之下。但他拒绝了这一劝告,继续与现场的群众谈话、握手。他还拒绝穿防弹背心,认为这种举动会给人一种怯懦的印象,不像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军人。另外,在很少发生犹太人互相攻击的以色列国内,这种举动对民众表示出了一种不信任。

  第四点是保卫人员疏忽大意。在右翼分子攻击事件増多之后,拉宾身边的保卫人员也增加了不少,但这些保卫人员对出现在拉宾周围的陌生人没有给予足够的注意,并且在事发时,众多的保卫人员不知到了何处,有两名跟在了拉宾左右,这便使凶手从容地接近了他的刺杀对象,并且能够连续地开3枪。

  实际上,把所有问题归结为--点,这就是拉宾绝不相信自己的同胞会杀死自己。警方人员也同样认为,绝不会有自己的同胞枪杀自己的总理。当拉宾的保卫人员提醒安全的时候,他不以为然地说:“在这里我就如同在自己的家里一般感到安全一位新闻记者也曾向拉宾夫人询问为什么不让拉宾穿上防弹背心,而拉宾夫人却用一种惊讶的口气反问:“你疯了吗?我们又不是在非洲。”

  是啊,有谁能想象,这位身经百战的英雄,没有死在敌人手里,却死在了自己同胞的枪下n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是巴基斯坦政坛上一位杰出的政治家,曾任巴基斯坦人民党主席、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统和政府总理。然而,他的政治生涯却异常离奇渗透着人生的残酷与政治的血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