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尼克松为什么激怒东部豪门财闻

尼克松为什么激怒东部豪门财闻

发布时间:2020-05-20 00:46:3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白宫政治有一个微妙之处,即每届总统上台执政后,都尽可能地在东西两大财团之间搞政治平衡。不仅在组织政府的时候“兼收并蓄二而且在各项政策方面也尽可能“统筹兼顾”。如:美国第40任总统里根,是著名的保守派,深得西南部权势集团的青睐。里根执政后,当然首先要考虑西南部势力的利益。但他也不能不适当照顾东部势力的利益,他任命黑格为国务卿。美国政治体系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自罗斯福以来,民主党执政时间长达20余年,所以国会和政府各部门文官骨干大部分是东部财团培养出来的民主党人。雄心勃勃的尼克松决心利用他所拥有的大权,打破东部权势集团控制国会和政府的政治体系,建立以西部财团为主的新体系。

尼克松为什么激怒东部豪门财闻

  尼克松是从加利福尼亚州起步进人政坛的。1946年,尼克松从海军退役后,收到大学同窗、美洲银行一家分行经理的来信,问他是否愿意参加共和党众议员的竞选。美洲银行是美国西部财团的堡垒,尼克松与西部财团挂上了钩,决定竞选。他在加州金融界、工商界的支持下,于当年12月当选为众议员,步人政界,以后逐步迎合西南部的政治潮流,接受保守派观点。从1953年至1960年他当了8年的美国副总统。正当他踌躇满志一心想做白官主人的时候,却在I960年竞选总统中失败,尼克松从中吸取教训,认识到光靠西南部的势力,根基不够雄厚,还必须在东部找到靠山,才能使事业获得成功c他搬出加利福尼亚州,到纽约市的-?个大律师事务所做律师。他的顾主包括一些有全国性影响的东部财团组织的跨国公司。他还同许多企业、公司建立r密切的关系,并得到了一些权势人物的赏识。在经过f番精心准备之后,当尼克松1968年再次出来竞选总统时,已是今非昔比,声威大振了。党内外权势集团和富豪纷纷解囊相助,终于使他如愿以偿。

  广结善缘的尼克松毕竟代表西南部财团的利益。在第一任总统期间,尼克松把工作重点放在对外战略、策略方面,而在国内没有采取大的举动。尼克松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在第二次大选前不久,尼克松接见一位记者时说,在今后的四年中,他的政府将以主张进行1932年罗斯福以来最有意义的改革的一届政府而著称。又说,他所设想的改革跟“新政”的改革迥然不同,“罗斯福的改革导致华盛顿的权力越来越大。……我们进行的改革将是把权力分散到全国各地”。大选后的第二天,他对白宫全体人员谈话,说得更明确,“不存在什么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我们要把禁区打破”。所谓“禁区”,尼克松是指维护传统的东部自由派权势集团自新政以来一直到1973年的思想和意识形态。尼克松要实现“新多数”的较为保守的价值准则和信念,他认为:美国人中“沉默的大多数”主要以西南部为基础,从来没有人鼓励他们在控制国家机构方面,同东部势力作一番有力的竞条尼克松要使自己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他在日记中曾这样写道:“要使那个权势集团大吃一惊。”

  尼克松踌躇满志,他在连任总统后不久,立即进行了三项“改革”,它不仅使东部财团及代表人物震惊,而且把他们激怒了。

  改革预算、改革税收、改组政府一尼克松的三项“改革”真可谓大刀阔斧。他手持利剑——总统权力,欲夺民主党手中的王牌——国会、政府机构,直到舆论工具C然而,他犯了美国政界的大忌。为了建立西南部财团的统治权,他头脑过热,走得过急过快c他激起了占国会中大多数的民主党议员们的愤怒。那些在选举期间竭尽全力的内阁成员正希望有机会尽享大获全胜的喜悦,突然之间要为保住自己的职位而操心,心中自然也愤愤不平,连尼克松自己不久也意识到让部下辞职这步棋走错了。結果,以压倒优势重新当选总统的尼克松在不长的时间里失宠了。水门事件被再次提出。1973年1月,参议院民主党干部会要求对1972年的竞选进行全面调査,特别是水门事件。联邦调查局负责调査。参议院议员欧文领导这次调査,之后建立了欧文委员会。

  尼克松经常让其部下阅读他的著作《六次危机》。该书详细叙述了他在他的政治生涯中如何克服严重局而。一位在他身边工作多年的高级官员曾这样评价尼克松;“他太喜爱挑战,一旦挑战发展为危机,尼克松将全力以赴对付危机。”尼克松向东部财团的挑战,由于水门事件的重提,很快发展为一场危机,尼克松称之为第七次危机。

  最初,当水门事件被提出并面临复査时,尼克松为了缩小事件的影响,进行精心策划和安排,先是授权白宫律师约翰?迪安来处理这方面的日常事务。为了争取主动,尼克松又不惜忍痛割爱将跟随他多年却可能和水门事件有牵连的人调离白宫。为了保证调查中不出问题,尼克松任命当时的司法部长助理帕特?格雷为联邦调查局代局长。

  格雷忠实于总统,在联邦调査局调査水门事件时,处处为尼克松打掩护,从而博得信任,尼克松任命他为局长。

  正当尼克松与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国内问题顾问埃利希曼和迪安、米切尔等人研究如何对付欧文委员会听证时,《洛杉矶时报》报道了一条爆炸性新闻,潜人民主党总部被抓获的5个人中名字叫麦科德的人秘密会见了欧文委员会的律师塞缪尔达升,向他交代白宫律师迪安事先知道闯入水门的计划。欧文委员会继续向报界披露:麦科德甚至坦白米切尔事先批准过水门窃听计划。这就让入感到白宫与水门事件是有牵连的。尼克松的防线崩溃了。

  在事态发展急剧变化的情况下,尼克松和霍尔德曼商量,现在只有把责任全部推到米切尔身上,这样才能保证总统不成为被追究的对象。然而,又是一件尼克松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他被告知:白宫律师迪安已经向欧文委员会承认在阻挠司法中所扮演的角色。尼克松只好解除了他的职务。

  由于迪安的指控,尼克松的两个最亲密的助手霍尔德曼和埃利希曼终于也被拖进水门事件。新闻界天天都在报道水门事件的调査进展情况。诸如,霍尔德曼和埃利希曼事先知道水门窃听计划,又如何用巨款收买知情人要他们保持沉默,如何指示下属销毁隐藏与水门事件有关的材料,等等c面对强大的新闻舆论,霍尔德曼、埃利希曼感到心慌意乱,焦躁不安,尼克松感到他们难以渡过这场政治关。他再次使用丢车保帅的手法,劝说二人辞职,虽说有些于心不忍,但认为这是惟一的选择。对于尼克松的决定,霍尔德曼、埃利希曼两人极为不满,认为他做得太过份了,他们暗示尼克松:没有他们在前挡驾,他将被推到直接遭受打击的位置上,但最终他们还是辞职了。尼克松感到犹如失去了左右臂勝,但为了能保住权位,他认为截肢也是必要的“1973年4月300,尼克松第一次就水门事件向美国人民正式讲话。他表白自己与“水门事件无牽连”,并让人们相信:由于雷尔德曼和埃利希曼的辞职,政府将积极吸收一些新人,增加政府的透明度,水门事件应该结束。

  一切仍在紧张地进行着,尼克松的无罪表白和呼吁丝毫未起作用。此时,以欧文委员会、联邦调査局(局长格雷也因被迪安指控而辞职)为代表的对水门事件调查的机构多达十几个。其中欧文委员会有92名工作人员,司法部专门调査水门事件的特别检査官考克斯的办公室有80名雇员,而尼克松方面应付调查的助手和律师不到10人。

  尼克松面对强大的反对力俱,感到势孤力单c调査听证会的持续进行,尤其是前白宫律师迪安的不断交代,公众对“不诚实总统”的道义谴责等等,把尼克松逼到墙角,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c由于霍尔德曼、埃利希曼、格雷等人的辞职,尼克松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崩溃了,丑闻越来越多地涉及到尼克松总统本人。调査问题已不再是他是否事先知道水门窃听之事,而是掩盖事实,阻挠司法的进行。尼克松已深深地陷入错综复杂的法网中无以自拔。他企图通过在国内外事务上做出新的成绩,争取国民对他的支持,转移入们的注意力。1973年9月,他打破常规,宣布了第二次国情咨文(一般应在年初)。尼克松在该咨文中提出了全国关心的3个重大问题:通货膨胀、国防和能源。然而,一切努力收效甚微::他无法摆脱笼罩在他头上的水门事件的阴影C在整个水门事件调査过程中给尼克松致命打击的是录音带问题。原来,白宫内装有一套录音系统。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与人谈话都被录了音。这本是绝密的事,却被霍尔德曼的前助手透露给欧文委员会。欧文委员会不断索要录音带,最初,尼克松为防意外,主张销毁录音带.后听取了已经辞职的霍尔德曼的意见,既不交岀录音带,也不销毁。他写信给欧文委员会,说他将不提供任何录音带供调查之用c欧文委员会等决心调查到底。独立处理水门事件的司法部特别检查官考克斯更是穷追不舍地索取录音带01973年10月,联邦地方法院又作出特别检査官有权索要录音带的裁决,这对尼克松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只能希望考克斯作出一定让步,即只交出录音带摘要,不交出全文,并由他任命一人负责核实录音带,否则就免去考克斯的职务。考克斯不仅没有答应这个要求,而且坚持日后可任意调阅一件文件和录音带。尼克松一怒之下,于10月20日星期六解除了他的职务。考克斯与民主党支柱之一肯尼迪家族交往甚密,是东部势力的代表人物c这一解职被看成是对东部势力的挑战。一时间,舆论大哗,抨击这个解职是“星期六大屠杀二“是在发动一场政变压制反对派”。抗议电报纷纷飞向白宫。没过多久,又有消息说,考克斯未撤职前要求白官交出的九盘录音带,缺少两盘应录的谈话内容,再度引起公愤。《纽约时报》自水门事件以来首次发表社论力主尼克松辞去总统职务。《时代》

  周刊50年来第一次发表社论要求一位总统下台,过去曾坚决拥护政府的6家报纸也要求尼克松辞职。此时,美国众议院开始讨论弹劾总统的程序问题。1973年11月上旬,众议院投票决定拨款100万美元进行弹劾调査。

  尼克松已是四面楚歌。他把这种局势祢为第七次危机,他决心要坚决渡过这场危机,就像前6次一样。他曾在日记中写道:“决不让人千刀万剛而死。”他首先向越来越多的要求他辞职的人表明他“完全无意离开”他当选的职务,并“将尽力消除人们对一个身居最高职位的人的正直所抱的怀疑”。为了争取党内外的广泛支持,他决定会见国会中各个不同集团,与国会每位共和党和民主党方面所有支持他的人亲自谈话,阐明对水门事件的看法,重建联系,恢复被水门事件所搅乱了的共同目怵°在一个星期内,他一共会见241名共和党人和46名民主党人。尼克松对他们说,他将针对有关水门事件的指控发表白皮书。

  他坚持如果对他的指控继续抱有党派偏见,他就要下台,但是不辞职。就在这时,录音带的新问题再次把尼克松的努力化为泡影,可以说这是水门事件最后一幕的关键。

  1973年11月15日,新任白宫办公厅主任黑格告诉尼克松:被传票索取的录音带中包括他和霍尔德曼的谈话,谈话出现了18分钟半的空白,这段空白曾经用电子没备加以恢复未成。此事被报界披露后,人们自然怀疑到,白宫为了掩盖事情的真相,故意抹去录音带上的重要内容。后来这个录音带由联邦大陪审团和法院指定专家进行鉴定,得出结论是,录音带上的嗡嗡声是“洗去和重录至少在5个分开和相连的部分时留下的。这个录音机的每一部分一开一关都与手按键钮有关。”这对尼克松来讲,没有比这更坏更可怕的事情了。尽管他可能没有下令去洗掉录音带,但他无法解释所发生的-?切。

  自此以后,尼克松的处境更加艰难。1974年3月1日,联邦法院大陪审团对尼克松手下的一大批干将起诉,如米切尔、霍尔德曼、埃利希曼、科尔森、迪安等°同时,参议院欧文委员会和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调査越来越紧,要求尼克松交出更多的录音带。他们发出-系列新的传票,索取更多的录音带,搜集更多的罪证。尼克松已不能拒绝这些要求,否则会落下个蔑视国会的罪名。与此同时,众议院对弹劾总统的工作按照宪法规定的弹劾程序加紧进行。1974年7月17日,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就弹劾案的第一款进行投票,结果27:11通过赞成弹劾。7月29日通过第二款,控吿尼克松滥用总统职权,犯下可以遭致弹劾的罪行。7月30H通过第三款,罪名是滥用职权,抗拒委员会传调录音带和文件。三项有关弹劾案的条款将于1974年8月19日提交众议院全体会议进行表决。一旦通过,送交参议院C面对眼前的政治局势,尼克松已是无力挽救了。要么辞职,要么被弹劾,二者必择其一。如果被弹劾,他将在参议院接受6个月的审讯,且最后必将遭到失败,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弹劾并犯有刑事罪的总统。尼克松必须赶在众议院进行表决之前做出决定,他坐卧不安,痛苦不堪,连续数日反复在辞职和被弹劾之间权衡利弊。这时,白宫律师齐格勒、白宫办公厅主任黑格先后听了已经上交的录音带的复制带,其中一盘是1刃2年6月23日尼克松和前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的谈话,得出同样结论:录音带一旦公布,参议院肯定要进行审讯,并且很可能定罪。局势已经完全没有希望,遭到弹劾成为不可避免。黑格向尼克松建议:应在录音带公布出去之前就辞职,离开白宫,那时人们会把注意力集中到新总统身上,不利影响会减少一些,尼克松也认为:对6月23日的录音带无法解释和辩护。他终于决定辞职,尽管这使他十分痛苦。

  1974年8月8日晚9时,尼克松通过电视对美国和全世界发表辞职演说。在辞职前,他含泪向家人说明了6月23日录音带的问题,并让他们看了记录文本。在最后一次内阁会议上,他直截了当地谈了水门事件问题,表示,6月23日的录音带是个重大的打击。那么,这个后被称为“冒烟的枪”、“狐狸的尾巴”的录音带究意是什么内容呢?原来,1972年6月230,霍尔德曼与尼克松谈话时,告诉他,迪安和米切尔提出一个计划,就是要中央情报局的局长赫尔姆斯出来制止联邦调査局对水门事件的调査。

  尼克松和霍尔德曼讨论了这项计划。这个发生在两年前的事情戏剧性地成了尼克松掩盖水门事件的罪证。

  尼克松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