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里根和伊朗门事件的来龙去脉

里根和伊朗门事件的来龙去脉

发布时间:2020-05-20 00:56:5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世界的政治形势,变幻莫测。在丑闻卓著的“水门事件”之后,里根又在违反美国的既定政策而偷食禁果。里根何以敢冒天下之大不趣,自行其是呢?

  原来,里根上台以后,推行强硬的对外政策,而触怒了猖獗的恐怖主义者。

  到了80年代,世界恐怖主义、特别是海湾、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十分猖獗,各种恐怖主义组织都在这一地区活动。1984年到1985年上半年,西方国家在黎巴嫩的外交官、传教士、新闻记者和牧师等,经常遭到恐怖组织的绑架。由于美国长期以来在中东推行偏袒以色列的政策,绑架美国人质的是“伊斯兰圣战组织”,它是由伊朗的-个专门从事输出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组织一一斯兰解放运动控制下的一个恐怖主义组织,该组织的领导人是霍梅尼的接班人阿亚图-拉塔泽里的女婿迈赫迪?哈米希。

里根和伊朗门事件的来龙去脉

  他控制着黎巴嫩的真主党和呼声党,对中东各恐怖主义组织拥有不庸置疑的影响。哈米希同他的岳父一样,是-?位极端的激进分子,坚决反对同美国等西方国家言和。

  包括总统里根在内的美国高级领导层,为使人质获释作了多方面的努力。由于“伊斯兰圣战组织的活动区域是由叙利亚军队控制的,因此美国一开始曾经试图通过叙利亚政权同恐怖组织接触,以求得人质早日获释。

  但“伊斯兰圣战组织”提出了在美国立场上来看令人难以接受的条件,艮卩:除非美国帮助释放被关押在以色列、法国和科威特境内的黎巴嫩战俘,否则绝不释放美国人质。他们甚至扬言,人质将被逐个解决(如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并果真于1985年下半年处决了巴克利。后来,美国发现“伊斯兰圣战组织”是由伊朗控制的,从而对叙利亚失去了信心。

  但自从1979年美国支持的伊朗巴列维王朝被推翻之后,霍梅尼上台,推行仇视美国的政策,并扣押了美国驻伊朗大使馆人员。从此,美伊关系急剧恶化°伊朗称美国为“魔鬼撤旦”,美国则指责伊朗搞恐怖主义,并且对伊朗实行经济制裁和武器禁运。

  这样,美伊两国就断绝了来往c在这种局面下,只要伊朗继续对美国禁闭大门,拒绝同美国接触,美国被绑架的人质就几乎没有获释的希望c而同时在美国国内,要求解救人质的呼声越来越高,人质家属和舆论给政府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并且美国的中期选举就要临近,为了不失去选民,也必须谋求人质的早日获释。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里根如同热锅上的蚂蚊一样,寝食难安。

  就在里根为人质问题忧急如焚的时候,伊朗最高领导层向美国伸出了橄榄枝:伊朗可以和美国进行谈判。

  1985年7月下旬的一天,德黑兰正值盛夏,天气闷热。因重病而长年深居简出的伊朗精神领袖霍梅尼,拖着沉重的病体,脸色苍白,在家中召见伊朗驻部分国家的大使。这些驻外大使们,都是在接到霍梅尼的命令之后,回伊朗述职的。他们之中有驻北美、南美和欧洲等国的大使。

  大使们端坐在客厅之中,恭敬地聆听这位精神领袖的教谕。在简短的一阵寒暄之后,霍梅尼首先概述了国内的政治形势、经济状况和两伊战争的前景。然后霍梅尼接着说道:“为了争取国际上的支持,为了伊朗国家的利益和伊斯兰革命的成功,如果华盛顿方面表示愿意改变它的政策,取消经济制裁和武器禁运,伊朗也可以根据形势同美国进行接触,进行谈判嘛。”接着他又补充道:“如果我们迈出了第一步,美国就会走出一百步,甚至迈出更大的步伐。”

  那么,伊朗方面为什么要同美国进行谈判呢?这是因为在伊朗方面,经过了同伊拉克6年的战争之后,国库空虚,武器装备严重不足,特别是伊朗的武器装备大部分是巴列维王朝时期从美国购买的,现在大都破旧,急需替换零部件和补充弹药。因此,伊朗也十分愿与美国做交易。

  从霍梅尼召见伊朗驻国外大使之后,在1985年,美国从两方面得到了伊朗方面发出的“和平”信息。第一塚渠道是贝鲁特,美国駐在那里的外交官获悉,伊朗政府内部至少有一个派别人的对恢复同美国的联系感兴趣;第二条渠道是海牙,当时正在海牙国际法庭同美国打官司的伊朗官员对美国代表说,德黑兰政府的某些领导人希望同美国进行谈判,美国代表迅速把这一消息报告给里根政府。

  里根总统在得到这一消息之后,立即与内阁的主要成员,当时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法兰、国务卿舒尔茨、国防部长温伯格和中央情报局局长凯西进行磋商。他们分析了形势之后,里根、凯西和麦克法兰认为,同伊朗进行谈判,不仅给人质获释带来希望,而且也是影响霍梅尼之后的伊朗政局的绝好机会。因为霍梅尼一直重病缠身,没有多长时间可活了,继任的人很可能是温和派的拉夫桑贾尼,这-?派的人对美国的敌视轻一些,便于美国在将来施加影响。

  由于此举关系重大,直接影响到美国人质的安全和美国在整个中东的利益,因此必须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进行。在里根的坚持下,国家安全委员会承担了这项敏感而微妙的任务,开始了同伊朗的谈判。

  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第一次接触是一次间接会谈。1985年9月3日,麦克法兰在伦敦会见了充当中间人的以色列外交部办公厅主任戴维?金奇。金奇是以色列老资格的外交家,正是他建议当时的以色列总理佩雷斯利用以色列同伊朗的特殊关系,在美伊之间穿针引线,为两国的会谈进行搭桥。正是这次会谈就美国用少量武器换取美国被绑架的人质一事达成了协议。

  伦敦会谈之后不久,由以色列出面包租了一架DC-8运输机,满载着“陶”式反坦克导弹、飞机零部件和弾药等武器装备飞抵伊朗德黑兰机场。但令人没有料到的是,飞机刚在德黑兰机场跑道上停稳,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就把这架运输机团团围住。

  这些士兵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武器弹药统统装上等候在附近的卡车,在土兵护卫下扬长而去。

  美国把武器运走之后,就等着伊朗方面释放人质了。

  但他们左等右等也不见伊朗方面释放人质,心中很是着急,以为伊朗方面变卦了呢。这时,从伊朗军方传来消息,说那批军火已经被激进的革命卫队截走,他们并没有拿到那批货,当然也就不能释放人质。他们要求下一批军火空运到大不里士机场,将来的军火则用船海运到由伊朗军方控制的阿巴斯港,以免再被革命卫队截走。

  这样在9月14日,载着军事物资的第二架运输机在大不里士机场降落。同一天,被绑架的美国人质中的本杰明?韦尔获释。里根当天打电话给以色列总理佩雷斯,对以色列的合作表示感谢。

  从这以后,美国和伊朗的代表多次会晤,在欧洲进行了多次秘密接触和会谈,美伊之间的军火交易一直在暗中进行着。

  但与此同时,在美国领导层内部,对是否继续同伊朗打交道的问题出现了尖锐的分歧和争论。

  在1986年1月召开的一次绝密会议上,国务卿舒尔茨和国防部长温伯格强烈要求中止这项计划的实施。他们陈述的理由是:第一,伊朗人根本靠不住,他们不可能长时间为这项具有爆炸性的计划保密;第二,该项计划同政府大肆宣传的、并要求其它盟国照此办理的不与恐怖分子妥协的政府背道而驰;第三,打破对伊朗的武器禁运违反美国的既定政策和《国家安全法》。

  而中央情报局局长凯西、麦克法兰和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波因德克斯特则力主继续执行这项计划。他们认为,同伊朗打交道是确保人质获释的惟--途径。

  由于两派各执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里根没有办法,只好在会上表示,赞成国务卿和国防部长的意见,并同意暂时停止同伊朗的接触,静观形势的发展。

  美国决定暂停与伊朗的接触之后,伊朗方面得不到美国的武器装备,也就不再释放被绑架的人质。在此后的数日中,人质家属不断指责里根政府没有为解救人质而竭尽全力,舆论也认为里根在人质问题上显得软弱无能。同时,美国的中期选举中快要到了,为了不失去选民,以免在中期选举败北,里根只好同意恢复同伊朗的接触,重新实施以武器换取人质的营救计划。

  由于里根决定重新同伊朗进行接触,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牛仔们”立即闻风而动。于是美伊之间又开始了一系列规模比以前更大的武器交易。

  1986年4月8日,伦敦市中心一家俱乐部的会议室内灯火通明,在这里正进行一次秘密交易。在美国总统安全顾问波因德克斯特的精心安排下,由沙特阿拉伯的实业界大亨阿德南?哈肖齐充当中间人,伊朗和以色列两方而的代表在这里举行秘密会议,商谈以武器交换人质的有关事宜。

  伊朗方面派出的代表是负责保安事务的官员马努切尔?戈尔巴尼萨尔,以色列方面的代表是以色列前总理佩雷斯反恐怖活动顾问阿米拉姆-尼尔。双方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会议决定由以色列在近期内向伊朗出售一批先进的武器装备,其中包括“陶”式反坦克导弹、“响尾蛇”

  导弹、“小牛”空对地导弹、隼式导弹以及直升飞机和战斗机的零部件。而伊朗方而则根据收到武器的多少决定释放人质的人数。

  不久,这些军火从以色列的埃拉特港装船出发,经过红海和阿位伯海,运到了由伊朗军方控制的阿巴斯港。这仅是美伊军火交易中的一幕而已,另外的在后来被新闻界披露的几次交易有:

  1985年7月2日,?架满载军用物资的运输机降落在德黑兰机场,26日,另一名美国人质劳伦斯?詹克获释。

  10月7日,由瑞典军火商租用的“莫尔索”号丹麦货轮从埃拉特港装上26箱以色列生产的、用于修理美国生产的坦克和大炮的零部件,运往阿马斯港,11月2日,第三名美国人质雅各布森获释。

  同时,里根为了同伊朗温和派直接会谈,派麦克法兰秘密出使德黑兰。1986年5月的??天,麦克法兰和4名随从人员,持爱尔兰假护照,乔装成机组人员,乘运送武器装备的飞机抵达德黑兰机场。在机场上,他向机场的保安人员讲明了身份,要求与伊朗的髙级官同会晤。后由伊朗的保安人员安排在独立饭店下榻,曾与伊朗的外交部、议会和军队的官员举行了会谈,但没有达成实质性的协议,因此没有和伊朗高级领导人物见面。在伊朗停留5天之‘七被伊朗方面驱逐出境。麦克法兰此行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美国在美伊武器交易中所得到的巨额款项,大约1000万到3000万美元之间,没有上交到国库之中,而是用来援助尼加拉瓜反政府判乱分子,以实现里根的有限推回战略。这件事是由美国国家安全助理波因德克斯特和副助理诺思出面策划的,这二人都是里根“有限推回战略”

  的穽热支持者,积极主张援助尼加拉瓜反政府判乱分子,但由子议会不批准拨款援助尼加拉瓜反政府组织,他们便策划用美伊武器交易中所得到款项援助尼加拉瓜反政府组织。他们在瑞士银行开了一个帐户,把钱存到瑞士银行,当尼加拉瓜反政府组织需要资金时,便可派人到瑞士银行去取款,从而达到援助尼加拉瓜反政府组织的目的。

  这就是“伊朗门”事件的来龙去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