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受伊朗门事件的影响里根处境如何?

受伊朗门事件的影响里根处境如何?

发布时间:2020-05-21 00:00:0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1986年11月2日,黎巴嫩贝鲁特西区一家鲜为人知的杂志《船桅》周刊,刊载了一篇轰动世界的内幕新闻: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法兰同他的4名助手曾于今年5月秘密访问德黑兰,并在下榻的独立饭店(以前的希尔顿饭店)同伊朗外交部、议会和军队的官员挙行了会谈。并且报道了美国一直在向伊朗运送战斗机的零件和弹药,它有根有据地说,时隔麦克法兰秘密出使德黑兰不久,4架C-130运输机从菲律宾的一个基地起飞,神秘地飞往伊朗。

  亲叙利亚的这家杂志,在这关键时刻披露这样的消息,使伊朗议长拉夫桑贾尼着实大吃一惊。为避免使自己处于被动地位,拉夫桑贾尼于11月4日匆匆发表讲话。

  他在讲话中证实,麦克法兰曾扮成-名机组人员,持爱尔兰护照,乘一?架载有武器零件的I机潜人伊朗德黑兰,他带来里根的-?封信,要求改善美伊关系,要求伊朗帮助在黎巴嫩的人质获释,他还带来几件礼物,包括一本由里根签名的《圣经》一个象征美伊打开良好关系的钥匙形蛋糕和一些准备赠送给伊朗官员的手枪。但拉夫桑贾尼同时宣称,伊朗没有上当,在把麦克法兰?行人扣留5天之后予以驱逐出境。

  《船桅》杂志刊载的这一条内幕新闻,据杂志主编说,是由霍梅尼的副手、激进派领导人阿亚图?拉塔泽里暗中透露给《船桅》杂志主编阿卜拉的。拉塔泽里是伊朗激进派领导人,与温和派领导人拉夫桑贾尼不和。这次美伊秘密武器交易一事,拉夫桑贾尼一直没有与他商量,他便怨恨在心,他在暗中一点一点地把消息透露给阿卡拉。《船桅》杂志把这一内幕新闻披露之后,阿卜拉心中一直不安,不知会出现何种反应。哪知这一消息的披露,使《船桅》杂志名声大震,发行量激增。原来它只是贝鲁特一份不太有名的周刊,发行25000份,还常常有三分之三销售不出去。刊登这一消息之后,发行的254XX)份很快销售出去,而且预订的人数大量增加。

  《船桅》周刊的消息和拉夫桑贾尼的讲话,犹如一个响彻长空的惊雷,震憾了美国、中东和欧洲各国。几乎所有的西方的报纸、电视和无线广播,以大量的篇幅报道了美伊之间武器交易的消息。

  在美国,各报纸、杂志的记者,大都聚集在华盛顿、四出活动,打探交易的内幕。他们不断地以本报记者、特邀记者的身份抛出i份份有价值的独家新闻。有的报道说,早在一年半以前,美国和伊朗就开始了接触,目的是为了改善两国关系和争取在伊朗帮助下使被扣押在黎巴嫩贝鲁特的美国人质早日获释,以后发展到向伊朗出售武器。

  美国朝野纷纷抨击里根政府违反“武器禁运政策”和不同“恐怖主义分子”妥协这一原则,要求政府出来澄清事实真相c国会议员也要求里根说明事实真相,并且威胁说,国会要对此事进行调査。

  自从美伊武器交易被揭露出来之后,里根政府的态度是不断变化的。刚一开始,里根政府发表声明,矢口否认美国向伊朗出售武器一事,想捧盖住美伊交易的丑闻。但新闻界不断追查,揭露的事实越来越多,里根政府知道掩盖不住事实,只好承认美伊进行武器交易,是为了被扣压的人质早日获释,想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轻轻地揭过去。但人们对这种解释并不满意,国会两党领袖和新闻界穷追不舍,众口难堵,而且国务卿舒尔茨和国防部长温伯格同里根等人的意见不一致,政府内部的分歧开始公开化。里根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分别于13日和19日两次发表电视讲话,承认美国为了自己在中东的利益和争取人质获释等原因,曾经给伊朗运去了少量防御性武器,并竭力为这一行动辩护。

  在公众的要求下,美国司法部也开始参与此事的调查,并且调査得更深人。到r11月25日,事态有了戏剧性的发展:美国司法部长米斯宣布,司法部经过调査发现,美国向伊朗出售得到的款项,有1000万~3000万美元被国家安全委员会转人尼加拉瓜反政府军在瑞士银行的帐户,知情者是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诺思中校,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波因德克斯特也知道此事,但他没有制止。这-消息传出之后,无异于火匕浇油,人们对政府的不满日益强烈,里根也坐不住了。

  25日晚,里根在白宫召开记者招待会。里根与记者的关系很好,以往他同记者见面时,总是显得轻松自如,谈笑风声。今天的里根与以前好似判若两人,他神色严肃,表情庄重。像猫闻到腥味而聚集来的记者们早已恭候在会议厅里,凭职业的敏感,他们知道里根将有重要消息公布。

  招待会开始后,里根一字?-句地说;由于波因德克斯特和诺思参与了将从美伊武器交易中所得到的款项用来援助尼加拉瓜反政府军一事,他决定接受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波因德克斯特的辞职,同时解除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诺思的职务。里根接着说到:“在执行-项旨在解决中东悲剧的政策过程中出现这样的事,我感到很痛心。”但里根同时也为自己辩解,他在记者招待会上一再表白自己对诺思的挪用公款一事一无所知,声称这项行动未经他的授权,他也是直到H月24日才得悉此事。为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宣布将责成司法部成立专门委员会进行进一步调査。

  诺思等人用公款援助尼加拉瓜反政府军一事就是司法部调査发现的。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司法部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周密调査发现,从今年1月到U)月底,诺思在以色列的帮助下,把伊朗购买军事装备的钱一笔一笔地转到瑞士银行的几个帐户上,然后通知尼加拉瓜反政府判乱分子,在美国停止对其财政援助的时候,如果他们缺钱,就可派人到瑞土银行去取钱.先后存到瑞士银行的钱,据司法部长米斯说,大约在1000万到3000万美元之间。

  诺思,年仅43岁,但在国家安全事务中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他和波因德克斯特等人策划了1983年美国对格林那达的武装人侵,1985年,他又精心地策划了从空中拦截载有恐怖分子的埃及客机,虽十分危险,但却取得了成功。诺思是“里根主义”的狂热支持者。他一向同情和支持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千方百计地帮助它推翻尼加拉瓜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政府。就在不久前,他还说服了沙特阿拉伯向尼加拉瓜反叛组织提供了价值1500万美元的援助。

  现在波因德克斯特和诺思被解职,被认为是里根舍车保帅的…着。但美国政界认为,里根解除两个替罪羊的职务并不能解决美伊交易引起的危机c参议院民主党领袖罗伯特。伯德对记者说:“我认为,抛出-两个替罪羊不一定能使整个问题得到解决丁司法部调査报告的发布,使案情更加复杂化,伊朗军售案突然演变成“伊朗一尼加拉瓜反政府军”丑闻,成为美国自“水门事件”以来最大的轰动。绕过国会向伊朗秘密出售武器,违反了美国武器出口控制法和国家安全法;以武器换人质,与美国的现行政策相矛盾;而擅自挪动有关款项支援尼加拉瓜反政府军,又直接违反了1984年的博伦修正案。几个问题相互交织,里根政府一错再错,使得案情更加扑朔迷离。国会参众两院的情报、外交、司法委员会等纷纷举行听证会,进行调查:新闻界也穷追不舍,不断抛岀内幕消息,使案情的牵涉而愈扯愈广,问题越揭越多。

  里根在举行完记者招待会的第二天,带着家属前往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的山顶牧场去度感恩节。这里空气清新,环境宜人,没有繁华都市里的喧闹。以往,里根在处理完繁忙的公务之后,总是来到这里休假,或跃马驰骋在原野中,或与家人在乡间别墅共度宁静的田园风光。可是这一次,里根心乱如麻,根本没有心情享受这里的美好风光,度假的心思荡然无存。虽然来到了山顶牧场,心却在千里之外的华盛顿,时时刻刻都在密切地注视着那里的事态发展。

  但是,事与愿违,他所不愿看到的事却一件一件地发生了。

  27日上午,发行量很大的《洛杉矶时报》刊登了一条诺思毁灭罪证的独家新闻。消息报导说,上周末,也就是诺思被解职36小时之前,诺思趁大家都去度周末的机会,悄悄溜进同白宫相毗邻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里,销毁了一批绝密文件。《洛杉矶时报》非常肯定地说,这些文件对于调査政府中有多少人卷人了向尼加拉瓜反叛分子秘密转移资金一案有关。

  如果说这一消息里根还可以泰然处之的话,那么同一天传来的那另一个消息却使里根如坐针毡?270,白宫内部有人揭发说,白宫办公厅主任里甘早在1985年就得知美伊接触,他对向尼加拉瓜反政府军转移货款一事也了如指掌,因为波因德克斯特和诺思每次釆取行动时,总要向里甘报告,同时听取里甘的指示。这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知情人还对报界说,为防止意外,里甘每次作指示时,都不让人作记录。

  里甘是里根的亲信,白宫的总管,里根这次离开华盛顿之前,还把处理白宫的日常工作全部委托于里甘。这样,如果里甘牵到这件案子中去,里根也难逃嫌疑。为了保全自己,里根赶紧出来替里甘进行辩护,说这绝对是没有的事。

  但里根的解释,并没有解除人们的怀疑。28日,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犯罪小组委员会给司法部写信,把副总统布什、白宫总管里由、司法部长米斯、中央情报局局长凯西以及国防部长温伯格等人,统统列入怀疑对象之中。

  关于军售货款的去向,也开始出现不同的说法。按司法部长米斯11月25日的说法,给尼反政府军的钱是由以色列转交的。但是,11月26日以色列立即声明,所谓转交行动与以色列“毫不相干”。尼反政府军也断然声称他们分文未收。《纽约时报》12月2口进而揭露出,这笔钱部分转给了安哥拉反政府武装和阿富汗游击队,而不像官方所说的仅限于尼反政府军。12月14H,麻省《洛维尔太阳报》更抛出一条爆炸性消息,称军售款中有多达500万美元的钱被用来资助11月国会中期选举中一些赞成援助尼反政府军的保守派候选人,知情人有诺思和里根政府中的某些成员。如果这一消息属实,就可能岀现第二个“水门事件”,里根岌岌可危。

  “伊朗一尼反政府军”…案,愈闹愈大c风暴中心正在逼近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风暴半?径则已经波及到里根的心腹圈于。不仅如此,问题还涉及了美国在第三世界热点地区的政策C为了摆脱困难,平息危机,里根逐步改变了强硬的策略。11月27日,里根任命了由前参议员托尔为首的三人委员会审査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有关行动;12月2日,应国会的要求,里根宜布将由法庭任命?名特别检査官来调査此案,并要求国会成立一个专门的调查委员会。里根还表示,凡是有违法行为的人都要送交法院去处理,政府有关部门对国会的调査将予充分合作。12月6日,里根又发表电视讲话,首次承认在执行向伊朗出售武器政策的过程中犯了错误,从而改变了过去拒不认错的强硬态度c舒尔茨最近告知西欧盟国说,里根总统正在以一种公开的方式处理这场风波,但与水门事件的处理方式是不同的。

  这样,里根政府、.国会和司法部门都摆开了追査到底的架势c除司法部和联邦调査局之外,从事此案调査的还有4个新成立的专门机构:一个是总统任命的三人委员会,着重检査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所作所为;另一个是联邦法庭任命的独立检查官,由前司法部副部长、美国律师协会前主席沃尔什担任,他将重点调査本案中的违法行为,并确定是否要对违法者起诉;还有两个是参众两院分别成立的、由两党议员联合组成的专门委员会,他们的调査于1987年6月正式开始。

  《华盛顿邮报》11月28日文章说,司法部和国会调査凯西在对伊朗出售武器及随后将所得款项转用于帮助尼加拉瓜反政府军这两件事中所充当的角色。涉及中央情报局的待査问题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它在要求瑞士银行开立帐户以转移伊朗支付的款项方面充当了什么角色?二是凯西替尼加拉瓜反政府组织都做了哪些事。

  另外据消息灵通人土透露,波因德克斯特私下曾说过:“凯西大大参与了美国向伊朗秘密出售武器的活动”。

  12月中旬,国防部长温伯格对记者说,国防部是按里根的命令把武器交给中央情报局的,以便使这些武器可以通过秘密方式出售给伊朗。

  12月20口,麦克法兰公开承认美伊交易是“一个错误”,并在国会作证时反复声称里根事先批准了向伊朗出售武器。

  由于各界的穷追不舍,使得里根真有难于应付之感,特别是里根的心腹圈子之中,看到如此形势,自保还来不及,哪有心思为里根解脱,更不用说临危救驾了,里根心中自有一种孤家寡人之感,不免暗自心寒。正当里根在绝望中徘徊的时候,抓到了一根救命草,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c这根救命草就是托尔委员会发表的报告。

  1987年2月280,托尔委员会经过几个月的调査之后,发表了一份报告。在报告中,对于人们所注目的里根有“伊朗门”一案中究竟起了什么作用一事,得出了自己的结论:里根似乎不知道执行该项活动的方式和美国参与的全部后果。用《纽约时报》的话来说,托尔报告报出来的问题局限于里根总统管理政府的方式是“缺乏注意、缺乏监督、缺乏关心--缺乏领导气但这份报告却也救了里根的驾,因为它没有指出里根知晓用军售款项援助尼反政府军一事。

  托尔报告发表后,里根总算过了几天好日子,但国会和新闻界却不这么认为,大量的调査工作还在进行着。

  3月8日,《华盛顿邮报》透露说,本案核心人物波因德克斯特将承认他是奉里根之命向尼反政府军转移款项的。

  3月18日,国会两个调查委员会决定给予波因德克斯特和诺思有限豁免权,以促其吐露真情。这两个委员会定于5月5H举行听证会。听证会将进行3个月的时间,将有30到50人出庭作证,其中不仅包括核心人物麦克法兰、波因德克斯特、诺思,还有政府的高级官员诸如舒尔茨、温伯格等人。为了推动调査,使真相水落石出,到听证会开始时,已有15人相继获得了有限豁免权。

  5月5日听证会开始后,负责向伊朗出售武器工作的退役将军西科德和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法兰作证,提供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内情。西科德承认,诺思曾提过向里根汇报向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转移款项一事。麦克法兰也证实说:里根批准了以200万美元作为使美国在黎巴嫩的人质获释的贿赂和赎金的计划;里根曾对中美洲某国(据说是洪都拉斯)的首脑作工作,要求该国放行被扣留的一批运给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的武器;里根在1985年2月同沙特阿拉伯国王法赫德会晤后,沙特就把其对尼反政府武装的援助提高了一倍C麦克法兰还说,他向里根通报了“他所得到的”有关援助尼加拉瓜政府武装的“一切重要情报”,为数多达十余次:“总统公开和私下里多次表示他不想失信于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指示要“保证反政府武装持续得到美国政府的支持一直到国会再次同意支持他们为止。”

  等待出席作证的波因德克斯特也私下透露说,他至少两次向里根汇报了转移资金给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一事。

  《国际先驱论坛报》认为,从国会听证会披露的情况看,“里根总统远比他及其助手所承认的陷入援助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还要深”。里根不仅对伊朗门丑闻的一些内情了如指掌,而且还有行动。

  针对调査披露的情况,白宫再次调整对策,从坚持总统不知情到转而承认里根与支持尼反政府武装的决定有重大牵连,但坚持认为里根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

  里根本人毫不讳言对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的同情和支持。在麦克法兰作证后,里根第一次承认他与法赫德国王讨论过沙特向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提供援助一事,但他说把援助增加一倍是法赫德国王自己提出的C他还坚持说,他只隐约知道助手们在从事援助工作,但断然否认在米斯告诉他之前了解售伊武器款项转移给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一事。

  从7月7日至8月3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特别调査委员会举行“伊朗门”事件第二阶段听证会,前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诺思、波因德克斯特以及内阁要员舒尔茨、米斯、温伯格等人相继出庭作证。

  诺思在作证时说,他从未跟里根谈起过把售伊武器所得款项转移给尼反政府武装一事,也从未看到总统批准这一行动的任何文件。但诺思强调他所有的行动都是得到上级批准的。对于里根是否知道售伊武器款项援助尼反政府武装,诺思“认为”里根总统是知道伊朗门行动计划的。

  他承认自去年1月起,曾起草了5份备忘录,要求总统批准款项转移计划,并将备忘录送交波因德克斯特,未曾遭到否决。但这5份备忘录中的4份已被销毁,另一份封面被撕掉,因此没有证据能够判断里根是否曾有过批示。

  如果说按诺思的职位他无法将计划面呈里根,那么在听证会前一直保持沉默的波因德克斯特则是一个承上下的纽带人物。但波因德克斯特在作证时一口咬定是自己直接授权诺思而未曾要求总统批准款项转移计划°他说,他,直深信总统会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因为他是在执行一项众人皆知的总统的中美洲政策。同时,他知道这是一个容易引起争论的问题,所以在执行时有意绕开总统。在谈到售伊武器问题时,他承认自己销毁过一份1985年11月由总统亲自签署的中央情报局备忘录,清楚地写明美向伊岀售隼式导弹旨在换取美国人质的释放。这与诺思的证词相符,但与里根的说法相矛盾。里根曾声称售伊武器与人质问题无关,完全是“出于战略需要”。至于是否签署了上述备忘录,他表示记不清了。

  由于波因德克斯特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而对整个过程了解甚深的凯西又已作古,因此国会听证会在调査总统是否知情上只能得出“査无实据”的结论,从而排除了总统被弹劾的可能性。舆论普遍怀疑这是一笔政治交易;双方订立攻守同盟,作证人采取舍车保帅战术,以换取即使银铛人狱也能获得总统赦免。

  但怀疑归怀疑,对里根来说,听证会的实际结果对他是“柳暗花明又亠村气里根在得知诺和波因德克斯特证词后说:“这算什么新闻?7个月来我一直是这样说的。”轰动一时的“伊朗门”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但独立检査官沃尔什还在调査,以对有关的进行起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