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白宫余悸重重

白宫余悸重重

发布时间:2020-05-21 00:10:3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伊朗门”事件是自“水门事件”以来美国发生的最大的一次事件,它牵涉面广,涉及了政府中大部分高级官员,造成内阁成员大变动,影响之大是罕见的。

  意外的“伊朗门”事件使里根总统陷入就职以来最严重的信任危机。“伊朗门”事件刚一披露,里根还想掩饰过去,但事件的发展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不得不在1个星期之内2次发表电视讲话,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但人们对他的信任已经开始下降,1987年12月2日,美国ABC广播公司和《纽约时报》联合举行了民意检验,测验表明,一半以上的人认为里根知道款项转移一事,三分之二的人认为里根在掩盖事实真相。支持里根的人数从1个月前67%陡降到44%,下降了23个百分点。虽然事件最终以波因德克斯特的大包大揽,为里根进行解脱而结束,但人们普遍认为,里根的尾巴虽然没有被抓出来,然而经过此次风浪,领导国家的能力己降到最低点。

白宫余悸重重

  强烈的“伊朗门”事件使美国政府-片混乱,造成大的人员变动。

  伊朗门事件刚一败露。里根的班底便在巨大的压力下乱了阵脚。为了表白自己,内阁成员互相推诿指责,吵得不可开交。国防部长温伯格马上放出风声说,他早就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份有关备忘录上对美伊武器交易一事批注道:“此事荒唐”。国务卿舒尔茨也不甘人后,自称-?直反对“武器换人质”的做法,他对具体情况只是“略有所闻”c美伊秘密交易的始作俑者、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法兰也不愿一过,他斥责舒尔茨撒谎,说他也参与r美伊武器交易°温伯格和白宫办公厅主任里甘则指责麦克法兰为总统“出r優主意”。中央情报局局长凯西称他在此案中的作用“很小二直到去年10月才听说“转移”

  款项这一事情。

  里根的这些助手们在互责、自保的同时,有的人还对里根反戈一击,将里根推向了更加难堪的境地。麦克法兰在1987年12月20日分开承认美伊交易是一个错误,并在国会作证时反复声称里根事先批准了向伊朗出售武器。

  副国务卿怀特、黑德在听证会上不客气地指责了里根.此后,温伯格也告诉记者,总统是了解向尼加拉瓜反政府军提供经费“这样重要”的问题的。

  但是,不管这些内阁成员们怎样互责、自保,在暴风雨袭来时,最先受害的还是他们?1986年11月25H揭露出向尼加拉瓜反政府军转移款项的问题后,波因德克斯特和诺思首当其冲,被炒了就。凯西被揭露出是此案的核心人物之一,受到国会的频频传讯和舆论的猛烈抨击,急火攻心,突然病倒,并于1987年1月提出辞呈。白宫办公厅主任里甘人缘不好,当托尔委员会调查报告称里甘完全知情,并应对白宫的混乱局面负责时,他便成了众矢之的,里根对里甘的去留思之再三,最后采取了舍车保帅的策略,舍弃了里甘。一直恋栈不去的里甘是从电视上获悉里根对白宫总管的新任命,只好写下寥寥一语的辞呈,黯然离去。同时白官官员们看到里根的前途多艰,士气一落千丈,大小官员纷纷托辞另谋生计,于是白宫出现了一股“辞职浪潮”。

  为了摆脱危机,里根只好用了一批新人来组成新的内阁班子。到了1986年3月下旬,在里根和新班子的努力下,白宫的辞职浪潮渐趋减退。但经过几个月的高层人事变动,“使华盛顿的政治结构发生了变化”。极端保守派凯西、保守派理论家布坎南和“五角大楼反苏硬汉”珀尔退出了决策层,温和保守派贝克、务实派卡卢奇掌握了实权。这样一来,里根政府中强硬保守派的力量大为削弱,温和保守势力占了上风。但分析家们认为,里根的声望受到严重损害,而且国会被反对党控制,里根政府难有大的作为,新班子纵有天大本领也难扭转乾坤。

  同时,“伊朗门事件”暴露出政府章法混乱、领导无方,知法犯法、诋骗国会、蒙蔽人民等众多现象。

  诺思曾证实凯西交给他一套秘密总帐,其中载有援尼反叛分子和其它秘密行动的资金流动情况。后来凯西与诺思曾策划扩大这笔基金,设立一个“无案可査、自给自足的独立”帐户以维系一个连中央情报局也无法插手的情报系统,其行动一可以不通知国会,二无需让总统签署行动备忘录。参议院调査委员会主席井上称之为“在我们政府中再成立一个秘密政府”,也被人讥为“中央情报局中的情报局”。

  诺思还承认在伊朗门败露前后,他曾销毁大量文件,甚至在他被解职的当天,还进人自己的办公室,当着司法部调查人员的面销毁文件。司法部则调査乏力,就在事件败露之后还不立即查封文件。

  民主党主席柯克把里根政府的错误概括为4个词:转移款项、蔑视法律、欺骗国会与人民、否定事实。里根作为最高上司对所有这些属下的无羁之行居然置若罔闻。正如一国会议员所叹:里根不知比知之的罪过更严重。

  面且,由于“伊朗门事件”的出现,美国在国际上的信誉大受损害。

  人们认为,里根政府表面上振振有词地宣称不向恐怖分子妥协,并且不遗余力地反对别国向伊朗提供武器,自己却在暗中自行其是,表现出言行不一致,失信于盟国。

  西欧盟国纷纷谴责美国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据报道,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强烈要求里根撤换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波德克斯特的职务。后来波因德克斯特被解职,英国的压力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美伊军火交易也使阿拉伯舆论哗然。但是阿拉伯各国政府对这一事件反应不一,有的强烈,有的温和,有的沉默。伊拉克对此深为恼火,“感到被(美国)出卖了”,但它又不准备同美断交,认为这是以色列“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破坏美国同任何阿拉伯国家关系的一个阴谋”。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和约旦国王侯赛因表示震惊和失望,批评美国的作法“使华盛顿丧失了在这一地区的信誉气在两伊战争中支持伊朗的叙利亚和利比亚则保持沉默。海湾合作委员会六国虽然在两伊战争中站在伊拉克这一边,但为了海湾地区的稳定和自身的安全,不愿因此事获罪于伊朗。外报分析说,“只要美国向伊朗出售的武器不会使伊朗和伊拉克的军事力量对比发生变化”,海湾国家是可以容忍的。

  而且他们也希望美伊对话有利于早日结束两伊战争,同时还希望美伊关系的改善能防止伊朗倒向苏联,从而稳定美苏两个大国在海湾地区的均势。

  但不管海湾国家的希望怎样,它们都认为美国言而无信,美国的影响在海湾地区有所下降。尽管人们对里根政府不满,“伊朗门事件”也没有使里根彻底跨掉。因为伊朗门事件不同于水门事件,不是出于党派之争,而是出于如何扩大美国国外民主的同时也不违背国内的民主,而且美国的保守主义思潮也影响着“伊朗门”事件的解决。但里根最后也不得不承认:“我对人质冋题的关注超出了它应有的范围……这是一个错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