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自尝高压统治的恶果 ——朴正熙

自尝高压统治的恶果 ——朴正熙

发布时间:2020-05-25 23:31:5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朴正熙从1963年12月17日脱下军装换上西服,到1979年,一直坐在“总统”的宝座上。这一阶段,南朝鲜的经济虽有所发展,但在政治上,却是万马齐暗的局面。朴正熙用高压手段维持其统治,引起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反抗的怒火在慢慢燃烧,最后终于爆发,并导致朴正熙统治的垮台。

timg (4).jpg

  一、山雨欲来风满楼

  朴正熙当上南朝鲜的大总统并不满足,还要当终身大总统o1972年10月17日朴正熙发布《紧急戒严令》,解散国会,停止所有政党、社会团体的一切政治活动,关闭大学、对新闻、广播、电视实行军事管制。坦克和装甲车隆隆开进汉城和各大城市,军队占领了公共场所,恐怖气氛笼罩着南朝鲜大地。在这种情况下,南朝鲜修改了宪[法,由“统一主体国民会议”重新选举朴正熙为总统,.实卩现了他梦寐以求的愿望。这就是朴正熙宣称的“十月维新”。但人们却叫它“维新政变”。

  “维新政变”之后,在野党没有活动余地,再加上朴正熙集团的打击、分化,长期陷于混乱状态,无所作为。

  然而,也有弄潮儿敢于逆风而上,其中最突出的是金大中。不管朴正熙派人利用绑架、威胁、关监狱、软禁,甚至暗杀等手段企图制服他,但他始终不屈服。1979年3月,金大中同尹清善、咸锡宪等人在汉城和其他地方成立了“争取民主和民族统一国民联盟”,积极开展反朴活动。

  与此同时,在野的新民党于1979年5月选举年富力强的金咏三为总裁,聘请反朴知名人士金大中、尹漕善为党的顾问,整顿领导核心,提出一系列适应形势发展的政策主张。新民党复苏了,声势大振,向朴正熙进行挑战。

  这时,美国的卡特政府出于战略考虑,想改善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关系,调整了某些政策。对此,朴正熙不仅不予配合,反而极力阻挠,顽固地推行其“增强实力”,实现“胜共统一”的既定方针,甚至还要闹点“独立性”。因此,美国感到朴正熙不好驾驭,考虑“换马”,于是美国也卷进了漩涡。1979年6月,卡特趁参加东京七国首脑会议之际访问了汉城,同朴正熙举行一次“摊牌”会谈,要他进行“改革”。但他却寸步不让。会谈只进行了十多分钟,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卡舸话时,朴正熙左顾右盼;朴正熙讲话时,卡特不理不睬。第二天,卡特到汉城明洞教堂去做礼拜,会见著名的反朴宗教人±,给他们打气。接着,卡特又同金咏三举行了长达1小时20分钟的密谈。随后,美国报纸进行大肆宣传,卡特会晤金咏三的照片比会见朴正熙的照片大得多。美朴矛盾空前激化。

  在野的新民党因此受到鼓舞。金咏三在7月23日的定期国会上发表长篇演说,要求朴正熙“准备交权”,还在新民党的机关报《民主战线》上将这篇讲话全文刊出。

  朴正熙大为恼火,以其违反“总统紧急措施”为由,派大批军警袭击新民党总部大楼,没收了《民主战线》印刷原版,逮捕了该报编辑部负责人。第二天,新民党发言人发表声明,强烈要求“停止镇压措施”,“立即释放《民主战线》负责人”等,并准备掀起更大的斗争浪潮。两者针锋相对,短兵相接。南朝鲜正酝酿着一场新的风暴。

  二、烈火燃烧起来了

  新民党利用人民的反抗,向朴正熙不断发动进攻。

  1979年由于受第二次能源危机的冲击,南朝鲜各企业纷纷倒闭破产。其中曾名列南朝鲜企业第15位的“YH贸易公司”于4月30日宣布破产,大批工人被抛到街头。

  该公司的200多名女工开始了反对解雇,要求保障生存权利的斗争。他们的斗争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支持。

  8月9日,示威女工应新民党之邀搬到了该党总部大厦,金咏三几次带领该党的国会议员和党的干部到现场进行鼓励。有了新民党和在野人士的大力支持,女工们斗争得更坚决了,她们采取哀兵政策,打起“肚子饿得实在忍不下去了,给我们饭吃”的横幅标语,头上扎着系有“不复工我们就死”的布带,高呼口号,大唱歌曲,日以继夜进行斗争。8月10日,女工们听到“警察要来抓人”的消息后,立即组成“切腹组”和“跳楼组”,誓死与当局抗争。

  新民党除向示威女工提供饮食外,还派出100多名青壮年党员在门口守护。

  8月11日凌晨两点钟,朴正熙通过他的侍卫长车智澈派遣了1000多名武装警察冲进女工斗争现场。守卫在那里的新民党党员和女工们同警察进行了英勇的搏斗,打伤30多名警察。30多名新民党党员和12名闻讯赶来采访的新闻记者被打伤,一名女工跳楼自杀,其余的女工被绑架到21个警察派出所。金咏三等国会议员被扭送回家。

  接着,朴正熙发表谈话,表示要“严惩煽动闹事的“后台势力”,逮捕了一些人。

  然而,残酷的镇压并没有吓倒南朝鲜人民,斗争的烈火反而越烧越旺。工人、学生、记者协会、宗教团体纷纷举行集会和示威,愤怒谴责朴正熙的法西斯暴行。新民党更是趁机活动,由国会议员和党的最高委员会委员们带头,从8月H日起在总部大厦举行为期18天的静坐示威。当然,朴正熙也寸步不让,加紧了对新民党的迫害。

  又是让法院无理地停止该党的正副总裁的职务,指定别人“代理”,又是让国会在军警包围下强行通过“惩戒动议”,剥夺该党领导人的国会议员资格。至于对平民百姓,就更肆无忌惮。

  朴正熙的倒行逆施和疯狂迫害,并没有把人们吓倒。

  首先在釜山、马山等地掀起了群众反抗的风暴。

  10月16日上午,釜山大学500名学生举行抗议集会,发表宣言,要求朴正熙下台。下午,3000多名学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并同前来镇压的警察进行了英勇搏斗,受到广大市民的大力支持。当晩,工人、职员、市民们也纷纷加人斗争的行列,游行队伍发展到一万多人,他们用石头、棍棒、燃烧瓶抵抗军警的镇压,袭击了庆尚南道政府大厦、市政厅和执政的民主共和党总部,捣毁了市中心的11个警察所、朴正熙政权的御用宣传机构。

  消息传到汉城,朴正熙惊慌失措,暴跳如雷,赶忙发布戒严令,调兵遣将前去镇压。然而,群众斗争却越来越高涨,迅速波及到马山、大丘、汉城、清州、晋州、蔚山等大城市。

  三、后院失火

  朴正熙政权有四大支柱:中央情报部、陆军参谋部、青瓦台(总统府)秘书室和总统警卫室。这四大支柱各司其职,互相牵制。可是,随着朴正熙独裁统治的加剧,这四大支柱开始倾斜了。1974年朴正熙曾被人刺杀过,但却幸免于难,只是他的夫人作了替死。自此以后,朴正熙越来越把自己的生命与警卫室连在一起,极力提高它的地位。本来警卫室的任务只是保卫总统的安全,不能干預国家大事,更不能凌驾于其他三根支柱之上。警卫室的头目车智澈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大老粗,只是因为能使出浑身解数为朴正熙效犬马之劳,因此博得朴正熙的青睐。而他也凭借朴正熙的宠信,要插手政治,搬掉朴正熙委以重任的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青瓦台秘书室秘书长金正源、陆军参谋长郑升和等“三大金刚”,使自己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二号人物。1978年冬,他向朴正熙进言,把当了8年总统府秘书长的金正濂赶出了青瓦台,换上了有“学者风度”的金桂元。1979年春,经朴正熙同意,车智澈又把空降特种部队从陆军本部夺到自己麾下,并拨出巨款购买最先进的武器。接着又把首都警备部队的指挥权夺到手。这样,郑升和虽为陆军参谋长,但汉城所有的部队却都归车智澈指挥。郑升和倒在车智澈的控制之下。

  车智澈最后又向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发起进攻。金载圭是朴正熙的同乡同学,在朴正熙上台和巩固其政权的过程中立过汗马功劳,朴正熙也委之以重任,实为南朝鲜的第二号人物。金载圭就任中央情报部长后,鉴于中央情报部名声很臭,曾致力于“改革”,博得美国政府和朴正熙集团内“稳健派”的赏识。在卡特访问汉城同朴正熙举行“摊牌性会谈”之后,金载圭知道美国对朴正熙不满,便有侍无恐,开始逐渐抵制朴正熙的内夕卜政策,还向朴正熙直接陈言,引起朴正熙的猜忌和不满。其地位逐渐被车智澈所取代。

  釜山、马山风暴发生后,金载圭曾亲自去现场了解情况,回来后向朴正熙报告,并建议改变高压政策,缓和矛盾。朴正照听后大发雷霆,车智澈在一旁也进行指责。金载圭自然不买账,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忍气吞声离开总统府。

  金载圭走后,朴正照感到金载圭越来越不可靠,得赶快撤换,还得改组内阁。可这是牵发动全身的大事,交给谁办呢?他把原先的四大金刚掂量了一下;陆军参谋长郑升和同金载圭要好,不可靠;总统府秘书长金桂元按道理说应该办理此事,可他对自己也不那么忠心,也得排除……掂量来掂量去,感到只有自己的随身保傑车智澈才和自己一条心,所以就授权给他起草改组内阁的计划。车智激对主子的意图自然心领神会,在拟定的方案里,金载圭、金桂元都“名落孙山”,国防部长卢载铉也被排除,郑升和被调往他职……朴正熙要改组内阁的消息和方案被金桂元知道了。他感到形势危急,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给金载圭,希望这个尚握有一定权力的人能够发挥作用,扭转局势。金载圭知道这件事之后,感到自己同车智澈、朴正熙的斗争已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金载圭深知朴正熙、车智澈的为人,他明白,除了置对方于死地而外,没有其他选择。他又想到美国“换马”的暗示,认为自己肯定会得到支持,于是更坚定了干掉朴正熙、车智澈的决心。

  ?决心既下,金载圭就紧锣密鼓地进行准备。首先,他r利用车智澈处处与中央情报部作对、排挤他们的事实,煽动他们的不满,把他们鼓动起来与车智澈作对。然后又用重金收买了陆军参谋长、前线司令、空降特种兵作战司令等人,通过他们制造反对朴正熙的舆论,以便到时候顺利调兵遣将。

  刺杀朴正熙的计划正在悄悄地进行着。

  四、宫井洞火并

  1979年10月26日这一天,朴正熙很忙,但过得很不顺利。上午,他到忠清南道唐津郡出席插桥湖建成典礼,为插桥湖纪念塔揭幕。朴正熙面带笑容走上前去揭幕,可不知为什么,纪念塔上的罩布仅仅揭了一半,再也揭不开了。朴正熙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匆匆和别人告别,登上直升机飞往道高温泉观光宾馆,打算在那里吃午饭。可是,当朴正熙乘坐的直升机在宾馆的前院降落时,宾馆里养的一只獐子听到机器声,被惊吓得奔跑起来,一下子撞到树上,死了。朴正熙又感到不快。朴正熙吃完饭要离开的时候,直升机又出了故障,耽误了时间,但终于在十三点三f?分回到总统府。

  朴正熙每次外出回来,总要到中央情报部的秘密地点宫井洞去吃喝玩乐,以消除疲劳。这次也不例外。16点30分,车智澈打电话给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告诉他朴正熙晚上要在宫井洞餐庁与他“共进晚餐”,让他准备。

  金载圭放下电话听筒,感到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下了最后的决心:“好,我准备!”他先是邀请陆军参谋长郑升和到官井洞办公室“共进晚餐七然后又打电话给中央情报部副部长金正變说:“今晚我原约定和郑参谋长在官井洞办公室共进晚餐,可是由于总统阁下光临,我不能相陪。劳驾你代我相陪,待总统阁下离去后,我立即前去相陪。”16时30分金载圭来到宫井洞,到二楼办公室取出手枪,压上子弹,然后把它藏到书架后面。

  下午6点刚过,朴正熙和车智澈以及5个警卫分乘两柄汽车来到官井洞。金载圭和先前来到的总统府秘书长金桂元出门迎接。

  朴正熙、车智澈和金载圭、金桂元入座后,美酒佳肴陆续摆上桌,还有两个美貌的艺伎相陪。餐厅里灯火辉煌,觥筹交错,酒过数巡,气氛“热烈”起来。他们边吃边谈,话题自然转到最近的国内局势,谈到釜山、马山等地的学生运动。此时,车智澈以尖刻的语言数落金载圭的一连申“过失”,指责他办事不力,还说由于金载圭的过失导致了政治危机。金载圭强压怒火,忍着性子听着,以为朴正熙会出面制止。但朴正熙一言不发,反而不时点头称是。金载圭见此情形,再也不愿忍耐了,便出言反驳,朴正熙也不制止。两入便吵起来,愈吵愈厉害。这时,一直板着脸的朴正熙突然质问金载圭:“釜山局势的发展,难道不是因为中央情报部的情报不灵吗?”过去朴正熙也责备过他,但并不像今天这样直接,何况还当着两个女入的面,更使他觉得屈辱。金载圭只好阴沉着脸听着,极力克制自己。过一会儿,金载圭离开座席,来到厕所观察动静,5分钟后回到餐厅。金载圭刚一坐下,车智澈又说:,“釜山地区颁布戒严令,不也是因为你们情报部无能吗?”

  车智澈在军中本是晚辈,却一再追究、质问其长辈金载圭。金载圭哪里受得了?怒火在胸中燃烧,但此时,只好强行压下,金载圭借故第二次离开餐厅。他先到办公室见到正在那里吃饭的陆军参谋长郑升和和中央情报部副部长金正燮,表示歉意,让他们等他。然后召见了他的两个助手:中央情报部礼宾处长朴善浩和自己的随行秘书朴兴柱°在僻静地方向他们布置任务,挑选三名精明强干的人支援他。要把朴正熙、车智澈一起干掉。二人领命找人准备去了。金载圭返回餐厅。席上气氛虽已缓和,但他心中的怒火并未熄灭。过了半个小时,餐厅厨房长南寿同端着盛满酒肴的盘子走出厨房。这时,朴善浩走近他说要见金载圭,请他给转达一下。南寿同进餐厅放好酒肴后,对金载圭说:“朴处长要见您。”于是,金载圭第三次离开餐厅,来到旁边的一个小房间,朴善浩跟了进来,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都准备好了金载圭满意地点点头,说:

  “听我的第一声枪响,就干!说完,二人分头走了。金载圭快步走到二楼他的办公室,从书架后面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枪,插进右腰,用外衣盖好。然后下楼走回餐厅。

  金载圭坐稳后,忽然向朴正熙说:“阁下搞政治要顾金大局呀!”接着又指着车智澈以不屑的口吻说:“您带着这种废物搞政治,能搞好吗?”说着,立即掏出手枪向车智澈打了一枪。

  由于金载圭是坐着打的这一枪,没来得及瞄准,子弹只穿透了车智澈的右手腕。车智澈翻身一滚,趁金载圭向朴正熙开枪之机,逃到室内厕所里躲起来。坐在首席的朴正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目瞪口呆,他还没来得及躲闪,金载圭就向他开了一枪。子弹贯胸而出。他向左倾斜,倒在艺伎的膝上。鲜血向外流淌。两个艺伎赶忙去扶他,问:“阁下,怎么样?”朴正熙闭着眼,忍痛说:“没关系说完身子瘫软了,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了。这个在南朝鲜曾不可一世的“大总统”走完了最后的历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