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腥风血雨走向霸坛 ——萨达姆

腥风血雨走向霸坛 ——萨达姆

发布时间:2020-05-26 00:30:0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提起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人们很自然地会联想到持续了八年之久的“两伊战争”和最终导致许多国家卷人的“海湾战争”,因为是他点燃了这两次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规模罕见的现代战争之火。在统治伊拉克的十多年里,萨达姆?侯赛因作出的一个个令世界目瞪口呆的决定,以及新闻界对他一篇篇传奇般的报道,无不给他戴上~圈圈刺眼的光环,在人们心目中构筑一个个匪夷所思的强人的形象,仿佛他?生下来就是'个注定要震惊世界的人。

腥风血雨走向霸坛 ——萨达姆

  萨达姆?侯赛因从一个农家子弟登上伊拉克权力的顶峰,其间历尽了艰难曲折,充满了腥风血雨。

  萨达姆*侯赛因1937年4月28日出生于伊拉克的一个普通逊尼派穆斯林家庭。他的父亲在他尚未降临人间时就已去世。母亲只好带着出生不久的小萨达姆去投奔自己的亲戚,迁到了一个叫沙维什的村子。但萨达姆似乎从小就不满足于单调的乡村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那敢于冒险,为达到目的而不惜采用任何手段的脾性渐渐显露了出来。

  由于母亲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进城上学而显得与众不同,村里的一些长辈们也希望他同大多数农村子弟一样,将来做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因此,萨达姆到了7岁这一上学年龄时,家里并没有任何要送他去上学的打算。但在萨达姆幼小的心灵中,已萌生了不愿像自己的长辈们那样在农田里混一辈于的想法。他非常渴望能够象城里孩子那样进入学校读书,以便使自己将来成为一个真正配得上“萨达姆”(在阿拉伯语中,它的意思是“坚定不移的战斗者”)这一响亮名字的人。面对来自母亲和长辈们的阻力,7岁的萨达姆并没有完全像一般孩子可能做的那样,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说服家人改变主意上,在无法说服母亲的情况下,萨达姆作出了他一生中第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离家出走。在一天深夜,趁着母亲熟睡,他悄悄地溜出了家门,揣着亲戚送给他的一支左轮手枪,只身登上开往距离首都巴格达150公里的提克里特市的汽车。在那里,他如愿以偿地进了一所较为正规的小学,实现了自已小小的理想。从此开始了他那充满危险、富有传奇色彩的生涯。

腥风血雨走向霸坛 ——萨达姆

  一年后,萨达姆又随舅舅前往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并在那里读完了小学。舅舅哈依拉拉-塔尔法是一个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思想感情的人,在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他经常向萨达姆灌输对异族入侵者的仇视,不厌其烦地给他讲述祖辈们反抗异族统治的英勇事迹,并不时提醒萨达姆要牢记自己的几位叔伯是在1941年的反英斗争中被英国人杀害的。这无疑对萨达姆那以信奉大阿拉伯主义及仇视西方为核心的民族主义思想的形成具有重大影响。

  进人四、五十年代后,摆脱了英国殖民统治的伊拉克在亲西方的费萨尔王朝统治下,政局动荡不安,内战、兵变和群众起义连年不断,各种政治力量时而相互结盟,时而彼此残杀。萨达姆就是在这种特殊的社会和政治环境中长大成人的。谋反者的暗杀、政府的残暴镇压以及其他种种血腥暴行在萨达姆的眼里已司空见惯。甚至从某种角度说,这一切已为萨达姆所接受,成为他个性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1957年,20岁的萨达姆?侯赛因加入了以追求整个阿拉伯世界的“统一、自由和社会主义”为纲领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主动投身于当时异常险恶的政治漩涡之中,成为一名坚定的复兴社会党人。

  就在萨达姆加入复兴社会党不久,卡里姆?卡塞姆将军通过军事政变推翻了费萨尔王朝,王室成员被斩杀殆尽,有的甚至被暴尸街头。但伊拉克的政局并未从此稳定下来。卡塞姆的独断专行和对政治反对派的血腥镇压更加激起了强烈反抗,流血事件不时发生。1959年初,提克里特市的一名政府官员被谋杀,当局怀疑是萨达姆?侯赛因所为,遂将其逮捕。但幸运的是他被关进了当时伊拉克司法系统特有的监押所。这是一种不同于正规牢狱的地方,在那里,犯人们具有某种程度的行动自由,而且通常只是押而不判。萨达姆不久就认识到了这一点的意义并充分地加以利用。白天,他和难友们看上去是在老老实实地反省,但实际上则是聚在一起讨论各类政治问题,一到晚上,他们便偷偷溜出去从事反政府活动。萨达姆甚至说服了几位看守人员,让他把那些在外面处境危险的复兴社会党员也“抓”进监押所,以躲避当局的搜捕。因为这些人一旦被送上正式的特别法庭,就会被判处死刑,呆在监押所反倒使他们如同进了避风港。

腥风血雨走向霸坛 ——萨达姆

  不久,由于査无实据,政府当局只好释放了萨达姆。

  至于萨达姆是否与那位政府官员被杀有关,到现在仍然是一个难以掲开的谜。但有-?点却是十分肯定的,萨达姆在经历了一生中首次狱中生活后,不仅没有丧失勇气和斗志,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政治信仰,而他以后的经历也最终证明了他是一个崇尚暴力的人。无怪乎西方新闻媒介说萨达姆从来就不是一个善人。

  获释后,萨达姆?侯赛因按照复兴党的指示,前往巴格达接受新的任务。这一次他将扮演一名真正的“猎手”,而“猎物”竟是当时伊拉克的最高统治者、政府首脑卡塞姆。萨达姆并没有因“猎物”的残暴和威严而退缩或发抖,当一位党的领导人问他是否有勇气把卡塞姆干掉时,他毫不犹豫地作了肯定的回答。

  按照事先制订的计划,萨达姆的任务是掩护其他4名同伴在完成任务后安全撤离。可是当他看到卡塞姆的汽车驶入预定的伏击地点,同伴们纷纷拔枪射击时,便不顾一切,迅速从长袍中抽岀准备好的枪支冲了上去,向卡塞姆的座车拼命扫射起来c当他们自信已完成任务、开始撤退时,萨达姆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坚持走在最后,不时回头向追兵射击,以掩护其他人逃走;在激烈的枪战中,萨达姆左腿中弹,只因得到同伴的帮助才幸免于难。

  撤离现场后,他们才得知这次刺杀行动失败r,卡塞姆在弹雨中奇迹般幸存了卜?来,这使萨达姆十分懊悔。其实,从以后事态的发展来看,对萨达姆来说,这次卡塞姆是否死亡远没有他在刺杀行动中的杰出表现重要,虽然没有置卡塞姆于死地,但萨达姆表现出来的勇敢和忘我精神,使他充分赢得了同伴们的尊敬和信任,从此而成为复兴社会党内同志们交门称赞的“英雄”,并引起了米切尔?阿富拉克等党的高级领导入的重视和青睐,为他日后在党内的迅速升迁奠定了基础。

  与这次刺杀行动相联的另一件事,直到今天,还令入心寒。萨达姆逃离现场后,因害怕暴露而无法去医院治疗枪伤,子弹仍在左腿之中,伤口开始恶化。萨达姆便找出一把剃刀交给同伴,让其将伤口切开,用蘸过碘酒的剪子硬是将子弹挖了出来。剧痛使他一度昏了过去,他表现出过人的毅力和勇气,始终没有吭一声。

  刺杀行动失败后,卡塞姆迅速开始了大搜捕,此时的萨达姆?侯赛因就由“猎于?”而变为“猎物”,只有逃亡?“条路可走了。似乎萨达姆命中注定要成气候,在警察到来前的15分钟,他烧掉了自己的所有照片,身上只带着23个第纳尔和一把防身用的短刀,拖着一条负伤的腿,匆匆离开了舅舅家,在被追杀中踏上r逃亡之路°萨达姆逃亡的目的地是当时与伊拉克交恶的邻国叙利亚。从巴格达到叙利亜边界城市长麦尔相距500多公里,其间还有荒无人烟的沙漠和宽阔的底格里斯河。要逃出伊拉克,这对枪伤在身的萨达姆来说是极为不易的,更何况一道印有萨达姆头像的紧急追捕令不久就发往各地c萨达姆没有想到,追捕令上的照片是警察从学校的档案里发现的。

  在逃亡途中,有几次萨达姆几乎到了绝望的境地,但他凭借自己顽强的毅力,过人的胆信和机智,竟然一次次化险为夷,闯了过去。

  一天,萨达姆骑着花10个第纳尔买来的马向前急弛,突然后面有两辆汽车追了上来c起初,萨达姆试图逃走,但几挺机枪迅速对准了他,面对如此情形,萨达姆并没有惊慌失措,他用身上的长袍遮住左腿上的绷带,从容地勒住缰绳,跳下马来。此时他已判定对方可能是一些另有所图的海关警察,无非想敲诈旅客而已,便未及对方开口,就抢先发问道:“为什么拿枪对着我?”警察要他出示证件,他不屑答理地说:“贝都因人从来就不带证件。”为了不被警察发现破绽,他不但丝毫没有显露出紧张和慌乱,反而指贲对方行为粗鲁,甚至叫嚷着要到他们的上司那里去评理。那些警察反而心虚起来,将这位政府通缉的头等要犯打了一顿,就糊里糊涂地放走了他。

  还有一次,萨达姆无意中竟走到了一个城镇的警察局门前,他只好硬着头皮,做岀镇静的样子走了过去。有趣的是,他还主动地同站在门口的警官们打了个招呼,而失职的警察竟没有认出他就是追捕令照片上的那个要犯。

  萨达姆精疲力尽地来到底格里斯河边,这条他从小就熟悉的河流,此时却成了他难以逾越的障碍。为了逃离险境,他别无选择,只好不顾冬季刺骨的河水,拖着伤腿扑进了大河。当他挣扎着游过对岸,却发生了一件令人进退两难的事情:当地人把他当作贼而扣了起来,因为他那时的样子确实令人怀疑,可他又绝不能用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来证明自己不是贼。为了尽快摆脱困境,他灵机一动,用一种足以令贝都因人信服的逻辑威胁道:“想想吧,如果我在河那边对另一个部落的人犯了罪,如果他们追过来在你家杀了我,而我们部落的人又发现我死在你们手中,你们能有什么好结果?”这话十分有效,因为在当时,贝都因人部落之间的仇杀时有发生,谁都不会因一个与已无关的人而招惹麻烦,哪怕他确实是一个罪犯。

  就这样,历尽了艰难险阻,萨达姆最终还是逃了出去。

  在叙利亚呆了6个多月后,萨达姆前往埃及首都开罗,在那里又重新开始r他因投身于政治活动而一度中断了的学业,先是进了尼罗堡补习学校,毕业后又转入开罗大学法学院学习c在这一时期,他并未从政治活动中抽出身来专心致志地学习,而是将主要精力用来从事阿拉伯复兴社会覚在开罗的组织活动,他出色的组织才能很快就得到了党内同志的承认,成为该党开罗支部一位年轻的成员。1962年,又升任支部领导人在开罗期间,萨达姆还与刚刚从伊拉克到达那里的表妹萨吉达?哈依拉拉举行了婚礼。萨吉达?哈依拉拉是萨达姆舅舅的女儿,早在萨达姆四五岁的时候,他们俩就在外祖父的主持下订了婚。完婚,对萨达姆来说,很可能只是为了满足长辈们的意愿,但这毕竟使他那紧张而单调的流亡生涯注入r一点常入生活的气息。

  1963年2月,复兴社会党谋求掌握政权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长期潜伏在政府军内部任兵营司令的复兴社会党骨于艾哈迈德-哈桑-贝克尔发动兵变成功,卡塞姆被处决。但由于复兴党领导的软弱,内部矛盾重重和缺乏执政的长远计划,执政仅9个月,军政大权就落在了卡塞姆的堂兄、无党派入士萨拉姆?阿里夫的手中。哈桑?贝克尔被免职,复兴党人再次遭到镇压。政变成功后即被召回国内、在党中央农民局任职的萨达姆?侯赛因被迫转入地下。

  复兴党执掌政权的初步尝试和萨达姆回国后的亲身经历,使他看清了当时党内存在的种种弊端。很多年后,他在回顾当时的党内状况时还气愤地说:(那时)“党内蔓延着恐怖气氛:,形成了许多派别和小集团,为那些献身党的正确路线的同志设置了障碍”。事实也确是如此,萨达姆本人当时微妙的处境就足以说明复兴党内所存在问题的严重性。由于他在党内的影响逐日上升,并常常抨击党内不良倾向,这极大地惹恼了党内某些上层人士,他们不时对他进行报复,挑动其他党员反对这位党的年轻干部,甚至企图暗杀他。这种严酷的现实,促使萨达姆定了一个更加宏伟的奋斗目标,那就是在伊拉克建立一个强大的、集中统一的政党。尽管这一目标对当时的萨达姆来说是那么的遥远和难以实现,但从此他却矢志不渝地为实现这一目标而付出了几乎全部精力。

  在复兴党被阿里夫清除出政府之后,萨达姆一方面继续在党内担任农民局的工作,另一方面又挑起了领导党的军事组织的重担。为了建立指挥机构,他和同伴们租下了几所房子,购置了汽车,还想方设法购买武器弹药,用渔民用的炸药制造炸弹,以备起事。在此期间,萨达姆还曾策划了一次近似疯狂的行动,他准备只身一人闯人总统府会议室,用机枪把将在那里开会的政府文武官员统统打死,只是由于联系好的内线临时被调离,这孤注一掷的计划才被迫取消G1964年9月,萨达姆在筹划另?次政变时不慎暴露而被捕。他在狱屮的所作所为,令警方坐卧不安:已被内定为死刑的他,竟不遗余力地激励那些在酷刑下开始动摇的复兴党人。他组织了一次绝食斗争,鼓励难友多读书,还在狱中发起了对党的前途的讨论。更有甚者,他还组织了两次成功的越狱。

  第一次越狱时,他本可以逃走,只是为了掩护其他难友安全逃离,萨达姆坚持走在最后,才再次身陷牢笼c在这次入狱两年后,萨达姆同其他六名政治犯在接受审判返回牢狱的途中,在早已安排好的狱外同伴接应下,终于逃脱出来°萨达姆的越狱成功正是时候。当时,有一?个以阿卜德尔?拉扎克-纳依夫为首的“青年军官集团”即将发动推翻阿里夫政权的兵变,而贝克尔等复兴党的上层领导人都在为政权可能从此被军人垄断而忧心忡忡。重获自由的萨达姆迅速行动起来,他一方面集结复兴党内的武装力量,将能够掌握的部队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另一方面积极与军官们设法取得联系,最终将这次兵变纳人了复兴党重新执政的轨道,阻止了军方接管政权的可能性。1968年7月17日凌晨,31岁的萨达姆身着戎装,同拉扎克-纳依夫~起指挥政变部队向总统府发起了突然攻击,并很快控制住了局势。党的元老貝克尔就任总统,复兴党再次掌握了政权。

  萨达姆为复兴党上台所立下的汗马功劳还不止于此。

  由于发动政变有功,并非复兴党党员的拉《^克?纳依夫被拥为新政府的总理。他的存在,一方面是复兴党推行其治国纲领的障碍,另--方面也是与复兴党争夺政权的潜在对手。政变两周后,清除纳依夫这-复兴党巨大隐患的任务,居然由萨达姆独自完成了。

  经过一番密谋之后;当拉扎克?纳依夫奉召来到哈桑-贝克尔总统的办公室时,萨达姆突然掏出手枪对准了这位毫无防备的新政府总理,命令其举起手来,用严厉的口气对这位不久前还并肩战斗的盟友说,只有他马上离开伊拉克,他以及他的孩子们的生命才能得到保证。随后,萨达姆亲自押送纳依夫离开总统府前往5机场,以便他能尽快“就任”伊拉克驻摩洛哥大使。在快要走出总统府的时候,萨达姆命令纳依夫要像平时那样向卫兵还礼,步伐和表情都不得反常。萨达姆还不时警告说,他的手枪就掖在外衣里,只要纳依夫有丝毫反抗,就会“随时随地”被干掉。就这样,纳依夫在萨达姆的亲自“护送”下,被迫登上了等候在机场的飞机。直到飞机载着只当了13天总理的拉扎克,纳依夫消失在天空中,萨达姆才松了一口气,眼中溢满了激动的泪水,庆幸自己兵不血刃便消除了纳依夫这一潜在的巨大威胁。当时,周围就有许多忠于纳依夫的部队,萨达姆只身一人押送纳依夫,无异于抱虎枕蛟,倘有不慎,就可能使驱逐纳依夫的计划落空,甚至导致一场巨大的灾难。很明显,萨达姆十分明了如此行事所冒的风险,但他成功了,复兴党从此在伊拉克建立起了绝对的领导权。

  其实,萨达姆从发动政变的第一天起,就已下定决心要搞掉这位将来必定会分享胜利果实的盟友,为此还作了周密的部署。他挑选了十名具有献身精神的党员,并让他们作好随时行动的准备,只要一接到命令,就不惜一切代价“消灭”纳依夫。复兴党1963年被阿里夫赶下台的教训在萨达姆脑海里留下的印迹太深刻了,他绝不会允许那样的历史重演,他要消除一切不利于复兴党执政的因素,哪怕只是潜在的威胁。

  从复兴党独自控制了政权开始,直到萨达姆?侯赛因于1979年7月17日正式就任伊拉克共和国总统和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为止,他在复兴党及伊拉克政府内始终扮演着一个特殊的角色°萨达姆虽然名义上只是伊拉克革命指挥委员会副主席,但他为复兴党上台立下的赫赫战功,在处理重大问题时所表现出来的非凡能力,以及共和国总统、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哈桑-贝克尔对他的充分信任,使他渐渐充当起了伊拉克实际上的决策者,成为一个不是首脑的“首脑”。

  在复兴党政变成功后,许多党内上层人士围绕着如何分配职权而争论不休,但萨达姆最初似乎对权力并不怎么,感兴趣。由于他在夺取政权时所发挥的关键作用,他便很.自然地成为一名不可忽略的人选,被拥为伊拉克革命指挥委员会副主席。根据伊拉克宪法的规定,在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和共和国总统缺席的情况下,副主席将代行其职权。这-职位实际上就是伊拉克的第二把交椅。但出人意料的是,萨达姆马E声称他“已经完成了为复兴党夺取政权的任务”,并要求留在党的领导层之外,这位31岁的政治新星如此表态,不仅令哈桑?贝克尔大为吃惊,而且使革命指挥委员会成员名单的公布时间不得不推迟。萨达姆为什么要这样做,至今人们还存在着不同的看法,或许那是他真实思想的流露,但谁又能肯定那不是他故作姿态呢?因为最后他还是决定要承担起这?职责。据说是因为他当时恰好发现了几起反对哈桑-贝克尔的阴谋,而捍卫刚刚诞生的复兴党政权及党的领袖,则是每一个复兴党员义不容辞的责任。

  萨达姆-侯赛因与哈桑?贝克尔长达十年之久的、以“副手”对领袖的忠诚和领导对部属的信任为象征的关系,充满了神秘的色彩。随着身体状况的不断恶化,哈桑-贝克尔渐渐难以应付纷繁复杂的党政事务,这就使年富力强的萨达姆承担起了越来越多的本来属于总统的职责。但萨达姆深知自己这一地位的微妙。每当他成功地处理完一件又一件重大事情之后,总是小心翼翼地将成绩归功于总统,从不居功自傲。他还指示伊拉克的广播、电视、报刊;杂志等新闻宣传机构,在贝克尔的名字之前加上“总统和P总指挥”的字眼,甚至要求他们在贝克尔的众多头衔前再加上“革命之父”的尊称,这种变化甚至使贝克尔本人都感到惊讶,因为过去人们总是习惯于称他为“贝克尔同志”。萨达姆所表现出来的对贝克尔忠心耿耿和甘为人后的姿态,不仅使他更加赢得了贝克尔的赏识和信赖,导致贝克尔将越来越多的权力交给了他的这位年轻助手,同时也在公众面前有效地掩盖了他正在取代贝克尔这-?事实。

  萨达姆每天一早就来到总统的办公室,一直工作到深夜。在贝克尔病重以后,就连革命指挥委员会和复兴党地区领导机构召开重要会议,往往也是由萨达姆独自主持;这两个机构实际E是伊拉克的最高权力机关,党的地区领导机构控制着党权,而革命指挥委员会则掌管着政府,可以决定内阁的改组、军队的调遣等重大问题。此时的萨达姆如果要取代贝克尔,简直是易如反掌,只需下几道命令就行了。令人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依然对贝克尔恭敬如初。这看起来与萨达姆的秉性不相符合。但萨达姆是…个极有城府的人,他做的每-件事都有着深刻的用意和目的,他从来不釆取盲H的行动c萨达姆不急于排挤掉贝克尔、自己取而代之,可能一是考虑到贝克尔并没有限制他全面推行自己的思想和治国方针,再者,他也不愿损害伊拉克自独以以来难得出现的稳定局面「当然,忠诚和情义,在萨达姆的心H中也占据肴极为重要的地位,他不仅要求别人对他要绝对忠诚,而且也不希望自己的形象在别人眼里蒙上不忠诚、不讲情义的阴影C1979年,贝克尔再也不愿当“清闲总统”了,在复兴党夺取政权十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贝克尔总统发表了广播讲话,公开宣布辞去党和国家的领导职务,并高度赞扬了自己的接班人,称萨达姆“是一位勇敢的、值得信赖的同志;是一个敢于面对一切困难、承担全部责任的领导人”。7月17日,萨达姆?侯赛因正式宣誓就任伊拉克共和国总统和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从面完成了伊拉克自独立以来最为平稳的、也可以说是最为漫长的权力交接过程,名正言顺地搬进了总统府。

  领袖的更换在伊拉克国内没有像以往那样引起震动和不安,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了接受萨达姆的领导,在他们心目中,萨达姆早已是伊拉克的统治者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风云人物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