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蒙古历史 > 崖山之战,强加美誉于幼主

崖山之战,强加美誉于幼主

发布时间:2020-06-05 22:14:5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宋都临安城献降前,宋廷匆忙封幼帝赵隰的两个庶弟,赵昰为益王,镇福州,赵昺为广王,镇泉州。临安献城次日,二王微服出城,取海道逃往福建。1276年6月,益王赵昰在福州即帝位,再封其弟赵昺为卫王,南宋小朝廷建立。这个流亡政权企图据闽而图浙赣,再谋复国。谢太后曾命前来勤王的文天祥出使元营谋合,被伯颜羁留,北解途中乘隙逃脱,此时也辗转投奔而来。从这时起直到崖山之战的三年里,南宋士大夫为其主,为保国,与元军进行了最后的斗争。

  尽管宋军残部此时早已无力对抗元军,还是竭尽全力发动了两次大规模的抗元攻势。闽廷初立,即分遣诸军,企图收复两浙(浙东和浙西的合称)及赣南,降元州官闻闽廷颁诏,重新起兵连军攻元,一时云从景附。但不出两个月,抗元宋军先后失败。元军全线向南推进,福建全境失陷。南宋流亡政府从福州取海道南逃,进入广东。

  大约此时,元廷为了调动兵力对付西北诸王之乱,撤调征宋部队北归卫戍中原,宋军残部借机发动第二次抗元攻势,据粤而攻闽、赣。江西的攻势主要由文天祥指挥,乘元军主力北归,文天祥北逾梅岭,进入江西。宋军连下会昌、雩都、兴国,收复赣南大部。元廷见抗元声势稍涨,1277年7月,在江西设立行中书省,专事进讨。8月,元军进攻文天祥设在兴国的指挥部。此时宋军虽号称二十万,多为地方武装的临时聚合,不堪一击,文天祥只身逃脱,妻妾儿子都被俘获,抗元攻势迅速摧败。到此时,元廷不想再让南宋留下残余,元军分两路,一路逾梅岭进击广东,一路由福建扫荡而来。

  元军步步紧逼,宋军节节后退,益王政权由潮州到广州的秀山,奔井澳(今澳门南诸小岛),至七洲洋(今湛江外洋面)。1278年4月,益王赵昰受惊吓死于硇洲岛(今湛江东南),张世杰、陆秀夫拥立八岁的卫王赵昺为帝。6月,张世杰进攻雷州(今广东海康),失败后护拥幼帝,退缩到崖山。崖山,距今广东新会城南五十多公里,是潮汐涨退的出入口。崖山之西有瓶山,两山之脉向南延伸入海,合拢似能束住水口,故称崖门。

崖山之战,强加美誉于幼主

  崖山海战示意图

  元廷早已不把宋军看作对手,1278年6月,元廷召汉世侯张柔之子张弘范,委以蒙古、汉军都元帅,只给水陆军两万,其中蒙古军仅一千人,命其往歼卫王政权。张弘范率军从潮阳循海路往崖山集结,途中擒获溃走海丰的文天祥。1279年2月初,元军在从容部署后,对南宋的最后一支水师发起总攻。

  此时宋军号称二十万,实际其中十几万为文官、宫女、太监和跟随朝廷逃难的普通百姓,各类船只千余艘,多非战船。张世杰心中只有一念杀身成仁,先是否决了占领海湾出口向西撤退的建议,又下令尽焚陆上房屋、据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元朝水师迅疾封锁海口,又命陆军断绝宋军汲水路线,到此胜负已经了然。最后一战发生在2月6日,激战经日,宋军大败,元军一路打到幼帝赵昺的“龙舟”跟前。左丞相陆秀夫不离幼帝左右,见最后时刻来临,先仗剑逼迫自己的妻子跳海,之后背负赵昺跳入海中,强加美誉于幼主。见皇帝已入海持节,随行十多万军民亦相继跳海殉国!《宋史》记载,战后海面浮尸十多万具,其壮烈,其悲怆,前无古人。

  张世杰突围后,望奉杨太后名义,再找赵氏后王为主。但杨太后闻赵昺死讯后,亦赴海自沉,张世杰葬其于海边。而他自己,也因飓风船损溺卒。至此,南宋小朝廷宣告灭亡。

  在一般人的认识里,南宋是一个文化兴盛、商业高度发达的朝代,而朝廷却是软弱无能的。殊不知,南宋抵抗外族侵略时间最久,抵抗程度最惨烈。从蒙古1234年灭金开始,到1279年崖山之战宋亡,前后凡四十五年,大小战役无数,为人所知的有端平入洛、钓城之战、襄樊战役、丁家洲之战、火攻焦山,最后的崖山之战。“崖山之后无中华”这句话,常被用来贬损后人乃至今人,说崖山之后的中国人再没有宋人的气节。极端民族主义者认为,宋亡之后华夏文明就此中断。社会达尔文主义解释,每当中原民族衰象显露的时候,就需要塞外游牧民族帮忙“解毒”,相当于把狼放进羊群。姑且不去争论,我们所看到的南宋,仍是一个伟大的王朝,崖山之战是它落幕时的一声巨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蒙古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