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元朝历史 > 长生天,蒙语读作“腾格里”

长生天,蒙语读作“腾格里”

发布时间:2020-06-09 01:16:2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古代蒙古人把自然世界分成两部分,即天与地。蒙古人观念中的“天下”乃是位于“有星的天”“有草皮的地”之间的没有中心的无限空间。与草原上其他部落所信奉的有经典教义和神职人员的宗教如佛教、基督教(景教)、伊斯兰教不同,蒙古人相信万物有灵,他们尊崇“长生天”,崇拜“太阳金光”,崇拜大自然的精神力量。他们认为,人的灵魂不只包含在身体的静止部分里,也包含在流动的河川里。成吉思汗的家族所在的怯绿连河、斡难河、土拉河,作为三河之源,不儿罕·合勒敦山是蒙古人心中的圣山。不儿罕山是这一带高原上最高的山,他们认为这是世界上最接近“长生天”的地方。

  蒙古民族以“苍天”为永恒最高神,故谓“长生”,长生天蒙语读作“腾格里”。蒙古人的权力概念,像许多欧亚国家民族一样,植根于神圣的王权观念,至高无上的权力由长生天授予一位地上首领。

2020-06-09_011745.jpg

  蒙古人相信万物有灵,尊崇“长生天”,崇拜太阳金光

  成吉思汗注意到称汗的合法性这一问题,他不仅需要得到蒙古贵族的推举,还必须接受天神的暗示,所谓君权神授。豁儿赤是札木合部落的一位萨满,他对铁木真说:我与札木合有一腹同胞之缘,本不应脱离札木合来投奔你。但我做梦看到一头母牛绕着札木合的车帐冲顶,折断了一只犄角,说明他大势已去。还有一只公牛拉着一辆大帐车,紧跟在铁木真你的后面,大声吼着:“天地相商已定,立铁木真为国主,令我前来传言!”这样的解释对一个即将登上大位的部落首领是必需的,不管这真是豁儿赤的预言,还是铁木真要借这位萨满之口。作为天神选定的代表,成吉思汗受到长生天的保护和扶植,护佑他的一切政治谋划和军事冒险。

  成吉思汗在向世界传达一个简单的讯息:上天只有一个,即长生天,地上只有一主,就是成吉思汗及其子孙。一旦所有人都服从了蒙古人的宽容统治,那么长生天便会金光普照,从日出之处到日落之地的整个世界,都将沉浸在欢乐的海洋里。如果有谁对长生天的训示充耳不闻,对它的关怀敬而远之,自以为“我们的国家遥远,我们的山脉坚固,我们的海洋辽阔”,拒我们于城门之外,甚至还信心十足地率军攻打我们,那么好吧,蒙古人的宣战方式是相同的一句话:“你选择了战争,唯有长生天知道我们二者如何结局。”

  如果认为蒙古人对神的崇拜只是出于实用的目的,那一定不对。尽管蒙古人不善于思辨,但他们已经有了朴素的天地阴阳的观念。在他们看来,岩石、山脉构成大地的骨骼,是雄性元素,而水赋予大地以生命,是雌性部分。他们用石头堆成敖包,挂满灵旗,如展示男人的阳具,而蒙古包则是母亲的子宫,不管它是如何简易甚至破败,那都是蒙古人的朝拜之所。蒙古可汗的妻子死后,她们的斡耳朵会被当作最重要的遗物,送到三河之源的曲雕阿兰,在不儿罕·合勒敦山的俯瞰下被供奉起来。

  蒙古人把最高的山称作汗,而把永不干涸的河流和广大无边的湖泊称作哈敦,即王后,蒙古人把自己民族诞生地的斡难河口称为母亲。成吉思汗一直依靠着山神的力量,而被水神滋养。他的父亲也速该,他所在的孛儿只斤氏以及他的黄金氏族,都没有给他确实的帮助,只赋予了他一些虚幻的观念,帮助他走出险境成就帝业的,是他的母亲诃额仑、妻子孛儿帖,还有他的女儿们。成吉思汗描述他成功的秘诀在于“长生天的气力”,他的灵感来源于“全能的长生天的召唤”,而他的命运却是由大地母亲帮他实现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元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