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分封曲沃国:晋国内乱的导火索

分封曲沃国:晋国内乱的导火索

发布时间:2020-06-11 20:55:0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晋国的内乱是从西周晚期的晋穆侯时期(前八一一年至前七五五年)开始的。穆侯夫人在前八〇五年条之战后生了嫡长子,立为太子。由于这次战役晋国战败,与敌对的戎人结下怨仇,因此穆侯给太子命名为“仇”。后来他的次子在前八〇二年千亩之战后出生,由于这次战役晋国得胜,因此穆侯给次子命名为“成师”。根据《左传》记载,师服(晋国名叫“服”的乐师)评论这件事说:“奇怪啊,君主这样为儿子命名!那命名规制道义,道义引出礼制,礼制作为政事的本体,政事得体就能端正民心,因此政事能有所成就,而民众听从君主的命令。违背这正道就将催生动乱。美好的一对叫做‘妃’,结怨的一对叫做‘仇’,这是自古就有的命名依据。如今君主给太子命名‘仇’,却给弟弟命名‘成师’,这就是开始预示动乱了。哥哥大概会被废吧!”

分封曲沃国:晋国内乱的导火索

  在《史记·晋世家》记载的版本里,师服的话更加直白:“奇怪啊,君主这样为儿子命名!太子名叫‘仇’,仇是仇敌的意思。少子名叫‘成师’,成师是宏大的名号,是成就事业的意思。名称,应该根据事物自身的性质来命名;事物,应该根据自然的秩序来确定。如今嫡子、庶子的名与其尊卑相反逆,此后晋国怎能不发生变乱呢?”

  但是,无论是《左传》还是《史记》,若从叙述太子仇、公子成师出生背景的行文看,两人似乎都是夫人姜氏所生。若是这样的话,则成师应为嫡次子而非庶子。然而,《史记》版本说他们两人之间是嫡庶关系,不知是错误还是另有所本。为谨慎起见,以下只称太子仇一支为“大宗”,弟弟公子成师一支为“小宗”。

  从表面上看,晋穆侯两次命名,都是遵循同一规则,即纪念某次重大战役的成败,似乎并无偏颇之处。然而,如果晋穆侯重视关爱太子的话,就绝不会给他起“仇”这样的恶名。太子得恶名,次子得美名,这背后的真实原因很可能是穆侯偏爱次子,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釆取另外一种与长幼尊卑相适合的命名规则。这种颠倒的命名又会进一步强化两个儿子的实际受宠情况:可以想见,每次晋穆侯唤太子之名“仇”时,想到的是条之战的失败,而呼唤次子之名“成师”时,想到的是千亩之战的胜利。这种潜移默化的心理暗示,对于太子仇的地位也是有害无益。

  晋穆侯对太子仇的冷落开了觊觎君位者的野心。前七八五年,穆侯去世,他的弟弟荡叔废太子仇而自立为君,太子出奔。前七八一年,太子仇带着一群忠于他的党羽回国,袭杀了荡叔,夺回了本属于自己的君位,在前七八O年正式即位,就是晋文侯。

  如本书第一章所述,晋文侯在平王即位、东迁重建周王室过程中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竹书》和《系年》都认为是他杀了与平王对立的携王,结束了“二王并立”的乱局。此外,《系年》认为是他拥立了平王,《竹书》认为是他会合卫侯、郑伯、伯,率领军队护送平王东迁到了成周。在了解晋文侯的身世之后,我们发现,他和周平王一样,都是王后/夫人所生的正牌太子,都有过被废黜后流亡在外的经历,这也许是晋文侯在两周之际的乱局中坚定支持平王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今本《竹书》记载,周平王在东都王城安顿下来后,赐命嘉奖立有拥立、护送大功的晋文侯,命辞就是《尚书》中的《文侯之命》:

  王这样说:“伯父义和④!伟大显明的先祖文王、武王,能谨慎昭明美德,昭明升于上天,布陈闻于下民。于是上帝就将天命授予文王。

  也由于先代大臣能在左在右昭明事奉他们的君主,大小谋划没有不被遵循服从的,使我的先祖能安居在位。

  “哎呀!可怜我小子承继大位,正遭遇上天的大责罚,断绝了造福于下民的资财恩泽,戎人大规模侵犯我的国家。而在我的用事臣僚中,没有耆宿老臣在位,我又没有克服灾难的能力。我说,只有我祖辈父辈的诸侯们,在忧念我的身家性命。哎呀!我有促成我一人永远安居在位的人了。

  “伯父义和!你能继承你的显明先祖唐叔虞,你又能效法文王、武王,因此会合诸侯继承你的先君,追孝你的有文德的祖先。你有很多长处,在艰难中捍卫我,像你这样,我是非常嘉许的。”

  王说:“伯父义和!回去视察你的部众,安定你的邦国。因此赏赐你矩鬯一卣,红弓一张、红箭一百支,黑弓一张、黑箭一百支,以及良马四匹。伯父你上路吧!安抚远方国家亲善邻近国家,施惠康乐小民,不要荒忽贪图逸乐。在国都简练士卒体恤民众,因此成就你显明的德业。”

  周平王颁发这份“嘉奖令”,是表达周王室对于晋平侯所立功勋的肯定和嘉许;赐予弓、箭,是重申晋文侯作为方伯的征伐特权(西周方伯详见《齐桓篇》“从方伯到侯伯”一节)。如果说前面这条只是“虚名”的话,后面这条对于有心谋求发展的晋国来说就是“干货”了:只要晋国能针对周边目标小国罗织几项罪名,比如“内政昏乱”之类,它就能名正言顺地攻伐吞并这个国家,而不必担心其他主要诸侯国前来干涉。

  就在晋文侯长年在外为王事操劳、建功立业的同时,他的弟弟公子成师在国都之内培植党羽,积累能力和人望,势力不断壮大。当前七四六年晋文侯去世时,据《史记?晋世家》记载,成师已经五十八岁,以爱好德义著称,国都内的民众都愿意亲附他。

  前七四五年,晋文侯的儿子太子伯即位,就是晋昭侯。昭侯一上位,就把自己这位“德高望重”的叔叔分封在国都绛西南方向不远的曲沃,建立了一个特殊的“国中国”,成师也就成了曲沃国首任国君曲沃桓叔。这其中的斗争细节不见于传世文献,很有可能是:公子成师一党(其中应有大夫潘父)在晋文侯去世后企图破坏“父死子继”而主张“兄终弟及”,想要拥立年长且强势的公子成师为君,受到太子伯一党反对,最后达成如下妥协:太子伯根据宗法得晋君之位;公子成师得封于曲沃,享受“国中国”的特殊待遇。从这时起,晋国内部出现了“二君并立”的局面。值得注意的是,曲沃是晋国在绛之前很长一段时间的都城,规模比绛都还要大。

  师服对此评论说:“我听说建立国家的原则,是根本大而枝梢小,这样才能稳固。因此天子建立比周王室规模小的诸侯国,诸侯建立比国规模小的卿大夫家,卿设置比大宗规模小的侧室,大夫有比大宗规模小的贰宗,士人有可供驱使的子弟,庶人、工、商各自有分出的亲人,整个社会都有符合‘本大而末小’原则的等级。所以民众能服从和事奉他们的上级,而下级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如今晋国不过是位于甸服的侯国,却又在内部建立城池规模比国都还大的曲沃国。晋国公室的根本已经虚弱了,怎么能长久呢?”

  前七四五年晋昭侯的这一举动,与前七四三年郑庄公即位后迫于母亲武姜压力将其弟公子段封在京邑有类似之处。(参见《齐桓篇》页83)当然,由于晋昭侯的势力比郑庄公更为弱小,而公子成师的势力比公子段要更加强大,因此公子成师一开始就获得了一个正式的“国中国”封君身份,而他谋求篡位夺权的势头也比公子段更为猛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