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晋献公借道伐虢,太子申自杀明志

晋献公借道伐虢,太子申自杀明志

发布时间:2020-06-11 23:07:4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虽然晋国内乱隐患正在不断蓄积,从国际层面看,崇尚武功和威势的晋献公仍在稳步推进扩张领土的事业。前六五八年夏,搁置了九年的伐虢计划再次动。据《史记?晋世家》记载,晋献公说:“当初我的先君曲沃庄伯、武公讨伐晋国的内乱,虢国经常帮助晋国公室讨伐我们,又藏匿晋国逃亡的公子,最后造成了祸乱。如果不攻灭它,会给子孙留下忧患。”

timg (5).jpg

  那么,晋献公为什么选择在本年重启攻灭虢国的计划?据《史记-本纪》,前六五九年,日后成为一代英主的秦穆公即位,当年他就亲自帅师讨伐虢国境内的茅津戎,取得胜利。从进军路线看,秦穆公此次东征应该是沿着殽函古道从西而来,其目的应该是为控制殽函古道、东进中原作战略试探。因此,晋献公在本年决定要借道伐虢,很可能是受到了秦穆公伐茅津戎的刺激。

  于是,晋卿荀息请求国君拿出北屈出产的驾车马和垂棘出产的玉璧,用来向虞国借道,以讨伐虞国南部的虢国。晋献公说:“这是我的宝物。”荀息对答说:“如果能从虞国取得通路,财物给了虞国,如同存放在君主公宫外的府库中一样,早晚会拿回来的。”献公说:“虞国贤大夫宫之奇还在呢。”荀息对答说:“宫之奇的为人,懦弱而不能坚决进谏;而且从小就和虞君在宫里一起长大,虞君跟他很亲近,不把他当回事。宫之奇即使进谏,虞君将不会听从。”

  在《穀梁传》版本中,荀息对宫之奇和虞君的分析更加细致,宫之奇的为人,内心明达而性格怯懦,而且从小跟虞君在一起长大。内心明达,言语就简略;性格怯懦,就不能强力谏争;从小跟虞君一起长大,虞君就会轻视他。而且那美好的宝物放在耳目之前,而祸患却远在另一个国家被灭之后,这是中等以上智慧的人才能考虑到的。臣下料定虞君的智慧在中等以下。

  晋献公于是派出荀息到虞国去借道,说:“当年冀国无道,从颠齢进入,攻打贵国鄭邑皿的三面城门。冀国后来被我国打败而困苦,则都是为了贵国君主的缘故。如今虢国无道,固守在虢、晋边境的客舍之中,侵犯我国南部边境。我国谨敢请求向贵国借道,以便到虢国去问罪。”实际上,晋国击败冀国是出于自己开疆拓土的需要,而这里荀息将其作为筹码来要求虞国报答。

  不出荀息所料,智慧在中人以下的虞公答应了荀息,而且还请求做晋军的先导。据《穀梁传》,宫之奇劝谏说:“晋国的使者言辞谦卑而财礼厚重,答应此事一定会对虞国不利。”虞公果然不听。于是在当年夏天,晋卿里克、荀息率军与虞公会合讨伐虢国,占领了位于河水以北的虢国陪都下阳皿,虢人迁徙到了河水以南。

  在遭遇了如此严重的入侵之后,虢公丑却继续在外征战,秋天又在桑田击败了戎人。晋大夫卜偃说:“虢国一定会灭亡了。下阳被占领不知道惧怕,而又有战功,这是上天夺走了虢公照见自己执政错误的镜子,而又加重了他的狂妄病。虢公一定会轻视晋国而不安抚他的民众,不到五年就要灭亡。”

  前六五六年春天,齐桓公、鲁僖公、宋桓公、陈宣公、卫文公、郑文公、许穆公、曹昭公联军入侵蔡国、讨伐楚国,“攘夷”取得重大成就。

  冬天,晋献公夫人骊姬准备将自己的儿子奚齐立为太子,和有实权的卿大夫商量好之后,对太子申生说:“君主梦见了你的母亲齐姜,你一定要尽快去祭祀她的亡灵!”太子于是前往曲沃的宗庙祭祀,并且依照礼制带回祭祀的酒肉准备献给晋献公。献公当时在外田猎,于是骊姬把祭祀酒肉放置在宫中。

  六天后,献公回来,骊姬在酒肉中下了毒然后献给献公。献公洒酒祭祀土地,地面隆起;给狗吃肉,狗倒地而死;给小臣喝酒,小臣也倒地而死。骊姬哭着说:“贼害君主的阴谋来自于太子。”太子出奔到曲沃,献公杀了他的师傅杜原款。

  有人对太子说:“您回去解释,君主一定会明辨是非的。”太子说:“君父如果没有骊姬,就坐立不安,饮食不饱。我如果解释,骊姬一定会有罪。君父年纪大了,我不乐意这样做。”那人说:“那您出逃吧!”太子说:“君父没有明察罪过,我背负着这杀父的坏名声出逃,谁会接纳我?”十二月,太子在曲沃上吊自杀。

  骊姬于是诬陷当时从蒲邑、屈邑前来绛都朝见君父的两位公子,说他们都知道太子的阴谋。公子重耳逃回蒲邑,公子夷吾逃回屈邑。

  关于骊姬设计逼死太子申生这件事,《国语?晋语二》记载了一个极为详细的版本,特别是对于里克、丕郑这些卿大夫的政治盘算可谓是刻画入微:

  太子申生在稷桑战胜了皋落狄人回来后,过了五年,骊姬对献公说:“我听说申生加害君主的图谋更成熟了。过去,我早就告诉君主说申生得到民众拥护。如果民众没有从他那里得到利益,又怎么能打败狄人?如今他自满于征伐狄人时善于用兵,志向越来越广大了。狐突不顺从太子,所以堵住门不出来。我听说申生很讲信用而且强悍,又因说话不慎向民众泄露了自己的图谋,即使想罢休,众人也要责备他的。说过的话不能吃掉,众人又不能制止,所以他夺权的谋划越来越深了。君主如果不釆取对策,大难就要降临了!”献公说:“我不会忘记对付申生的,只是还没有给他加罪的理由。"骊姬就去告诉优施说:“君主已经答应我杀死太子改立奚齐了,但我感到里克很难对付,怎么办呢?”优施说:“我把里克请来,一天就能使他就范。你为我准备一整只羊的宴席,我来陪他喝酒。我是个优伶,话说过头也没关系。”

  骊姬答应下来,于是准备了宴席,让优施陪里克喝酒。喝到半醉时,优施站起来舞蹈,对里克的妻子说:“夫人请我喝酒,我会教这位大夫如何轻松愉快地事奉君主。”随即就唱起来:

  暇豫之吾吾,不如鸟乌。

  人皆集于苑,己独集于枯。

  想要轻松愉快却不敢亲近正确的主子,他的智慧还比不上鸟雀乌鸦。

  别的鸟都落在花木丰盛的林苑,他自己却独自落在干枯的枝丫。

  里克笑着问:“什么叫花木丰盛的林苑?什么叫干枯的枝丫?”优施说:“母亲是君主的夫人,儿子将要做国君,能不叫花木丰盛的林苑吗?另一个母亲已经死了,儿子又有坏话缠身,能不叫干枯的枝丫吗?

  这枯枝还会折断呢。”

  优施走后,里克撤去酒菜,饭也不吃就睡下了。半夜时分,他召来优施,问道:“刚才你说的话是开玩笑呢,还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优施说:“当然是听到了风声。君主已经答应骊姬杀掉太子改立奚齐,计划已经定了。”里克说:“如果要我顺从君主杀死太子,我不忍心。如果和往常一样仍与太子交往,我也不敢。釆取中立的态度,大概可以避免灾祸吧?”优施说:“可以避免。"早晨,里克去见丕郑,说:“那史苏预言的祸乱将要来了!优施告诉我,君主的计划已定,将要立奚齐为太子。”丕郑问:“您对优施说了些什么?”里克说:“我回答他将保持中立。”丕郑说:“可惜啊!不如说不相信有这回事来疏远他,这样也就加强了太子的地位而分化奸人的党羽。再多想些办法,来改变他们的志向,志向逐渐疏离,就可以找机会离间他们了。现在您说保持中立,越发加强了他们的阴谋,他们准备就绪以后,就很难被离间了。”里克说:“过往的话已无可挽回,况且那人心思肆无忌惮,又怎么能挫败呢?不知您将如何对付?”丕郑说:“我没有一定的主意。作为事奉君主的人,以君主的意见作为我的意见,裁制权不在我手里。”里克说:“把弑君救太子看作是耿直,夸大这种耿直会产生骄傲,凭这种骄傲之心去裁制别人的家事,我不敢这么做。但是委屈心志顺从君主,废了太子而给自己谋私利,或者利用手段来成全别人当太子,我也做不到。我只有隐退了!”第二天,里克便称病不再上朝。一个月后,骊姬策划的祸难就发生了。

  骊姬用君主的名义命令申生说:“昨晚君主梦见你母亲齐姜,你必须尽快去祭祀,然后把祭祀的酒肉带回来。”申生答应照办,就去到曲沃的祖庙祭祀,回来后把祭祀的酒肉送到绛都宫中。献公正外出打猎,骊姬收下祭品后,便把鸩毒放入酒中,又把堇毒放入肉中。献公回来,召来申生进献酒肉。献公把酒洒在地上祭地,地马上鼓了起来。申生惊恐地跑出去。骊姬用肉喂狗,狗死了;给近侍小臣喝酒,也死了。献公下令杀死申生的师傅杜原款,申生逃到曲沃。

  杜原款临死前,吩咐小臣圉转告申生,说:“我杜原款没有才干,智谋少又迟钝,不能完成教导的任务,以致被处死。我没能洞察君主的心思,让你及早抛弃太子的尊崇、谋求广阔的土地而逃窜隐伏;我又生性拘谨保守,不敢与你一起出走。因此针对你的谤言到来却没有去申辩,使你陷于大难,遭到谗言暗害。但我杜原款也不敢怕死,只能跟进谗言的人(指骊姬)共同分担罪恶的责任了。我听说君子不会丢掉忠爱的感情,不反击谗言,遭到谗言陷害而死并无不可,还有美名留存于世。至死不改变忠爱的感情,是强。坚守忠爱的感情让君父高兴,是孝。抛弃生命以成就志向,是仁。临死还不忘君主,是敬。你这个未即位的继承人以此自勉吧!死后一定会在民间留下仁爱的美名。为民众的思念而死,不也可以吗?”申生答应了。

  有人对申生说:“不是您犯的罪过,为什么不逃离晋国呢?”申生说:“不行。我逃了虽能摆脱罪责,但这罪责一定会落在君父身上,这就是我在怨恨君父了。彰显君父的罪恶,让诸侯耻笑,我去哪儿能被接纳呢?在国内不见容于父母,在国外不见容于诸侯,这是双重的困厄啊。背弃君父解脱罪责,是为了逃避一死。我听说:‘仁者不怨恨君父,智者不内外交困,勇者不逃避死亡。’假如罪恶不能解脱,出逃必然会使它更重。出走而加重罪恶,这是不智。逃避死亡并且怨恨君父,这是不仁。有罪而不敢去死,这是不勇。出走会加重民众对君父的怨恨,罪恶不能加重,死亡不可逃避,我将留在这里等待命运的发落。”

  骊姬去见申生,哭闹着说:“你的父亲都忍心谋害,何况是国人呢?忍心谋害父亲却还希望国人喜好,谁能喜好你呢?杀害父亲来为国人谋求利益,国人谁会从中获利呢?这些都是民众所憎恶的,你这样的人难以活得长久!”

  骊姬走后,申生就在曲沃的祖庙里上吊自杀了。临死前,派猛足去告诉狐突说:“申生有罪,没有听从您的劝告,落到了死的地步。申生不敢吝惜自己的生命。虽然这样,我的君父年纪大了,国家又多难,您不出来辅佐他,我的君父怎么办?您假使肯出来帮助我的君父谋划,申生就算是受到您的恩赐才死的,即使死了又有什么遗憾!”所以他后来的谥号是“共”。骊姬逼杀太子申生以后,又诬陷两位公子说:“重耳、夷吾都知道共君的阴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