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重耳奔狄,献公灭虢,百里奚入秦

重耳奔狄,献公灭虢,百里奚入秦

发布时间:2020-06-11 23:12:3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前六五五年,晋献公听信骊姬的谗言,对两位公子不辞而别感到很愤怒,认定他们的确是有阴谋,于是派寺人勃観讨伐蒲邑捉拿公子重耳。蒲邑人想要抵抗,公子重耳说:“我依靠君父的赐命而享有养生的禄位,从而得到蒲邑的民众。我有了民众的拥护就反抗君父,没有比这更大的罪过了。我还是奔逃吧。”于是派人巡行宣告说,“抵抗的人,都是我的仇人”,然后逃跑。公子重耳逃跑跨过院墙时,寺人勃観几乎就要追上了,挥剑斩断了重耳的袖子。跟随公子重耳逃跑的核心成员包括狐偃、赵衰、贾佗、魏犖、胥臣五人,此外还有颠颉、先轸、狐毛、介之推、舟之侨、壶叔等人。⑴在这里我想花点篇幅,讨论一下公子重耳出奔时的年龄问。一种说法认为,公子重耳出奔时年龄是四十三岁。这种说法的依据是,《史记?晋世家》明言“重耳遂奔狄,狄,其母国也。是时重耳年四十三”。另一种说法认为,公子重耳出奔时年龄是十七岁。这种说法的依据是,《国语?晋语四》明言“晋公子生十七年而亡,卿材三人从之”,《左传?昭公十三年》也说“我先君文公,狐季姬之子也,有宠于献。好学而不贰,生十七年,有士五人,有先大夫赵衰、狐偃以为腹心,有魏犖、贾佗以为股肱;有齐、宋、、楚以为外主,有栾、郤、狐、先以为内主。亡十九年,守志弥笃;惠、怀弃民,民从而与之;献无异亲,民无异望。”我认为十七岁说更为可信,理由有二:

  其一,就在本年,晋献公将女儿嫁给秦穆公,就是秦穆夫人。按照《左传?庄公二十八年》及《史记?秦本纪》的记载,秦穆夫人是太子申生的姐姐,而太子申生是公子重耳的哥哥。然而,《史记?晋世家》又说“申生同母女弟为秦穆公夫人”。我认为,既然《史记》保留了两种相反的说法,那么就应当以《左传》记载为准。既然秦穆夫人是公子重耳的大姐,那么,如果公子重耳真是四十三岁出奔,秦穆夫人就是将近五十岁才嫁到秦国,后来竟然还生下太子營、公子弘、女公子简璧,与常理甚不相合。如果公子重耳是十七岁出奔,则秦穆夫人事迹都与常理相合。

  其二,《国语》《左传》都是成书年代早于《史记》的文献,当两者都有明文且无法调和时,本就应以年代较早的《国》《左》为准。

  学界质疑“十七岁说”的主要论据是,在十一年前,晋献公听信骊姬建议,让公子重耳出居蒲城。如果公子重耳十七岁出奔,那么他出居蒲城时年仅六岁,似乎也不合事理。然而,文献里没有公子重耳在蒲城期间亲自处理政事、率军出战的记载,小儿出居蒲城、由师傅代行政事并无不可。因此,本书将以“十七岁说”为准。

  根据《国语?晋语三》的记载,公子重耳一行人到了柏谷这个地方,占卜求问去齐国或楚国的吉凶。狐偃说:“不用占卜了。那齐、楚两个国家路途遥远而且对投奔的公子期望很大,不能在困厄的情势下投奔它们。路途遥远就难以抵达,期望很大就很难脱身,在困厄中去投奔它们肯定会后悔。将令我们困厄而且后悔,这样的国家不能投奔指望。

  若按我的考虑,还是去狄地吧!狄地靠近晋国却不通好,狄人愚昧落后而且和邻国结怨甚多,投奔它很容易到达。狄人与晋国不通好,我们正好可以逃窜栖身;狄人与邻国结怨多,我们正可以与它共担忧患。如今我们如果能在狄地休整缓解忧患,静观晋国政局的变化,并且密切关注诸侯国的行动,那就没可能不成大事。”于是公子重耳就逃亡到了狄地。

  冬天,晋献公又向虞国借道讨伐虢国。宫之奇劝谏虞公说:“虢国是虞国的外围。虢国灭亡,虞国必然跟着灭亡。晋国的野心不能开,外来军队的风险不能轻视。一次已经很过分了,难道可以再来第二次吗?谚语所说的“辅与车相互依存,嘴唇没了门牙就寒冷”,说的就是虞、虢之间的依存关系。”

  虞公说:“晋国和我国同宗,都是周王室后代,难道会害我吗?”宫之奇对答说:“太伯、虞仲(后为虞国始封君),是周太王的儿子。太伯、虞仲没有跟从在太王身边,所以太伯没有嗣位。虢仲、虢叔,是太王之子王季的儿子,做了文王的卿士,对王室有大功勋,相关记载收藏在王室府库之中。如今晋国既然连亲缘关系更近、功勋卓著的虢国都要灭掉,对虞国又有什么值得爱惜的?而且虞能比曲沃桓叔、曲沃庄伯和晋君更亲么?如果晋君爱惜亲人的话,桓叔、庄伯的家族有什么罪过,要被晋君灭掉?难道不仅仅是因为两族势力胁逼晋君么?亲人凭借尊宠胁逼晋君,尚且会被残害,何况是异国呢?”

  虞公说:“我享神的祭品丰盛而清洁,神灵必定依从我。”宫之奇对答说:“臣听说,“神并非亲近某个人,而只是依从美德”。所以《周书》说“上天没有私亲,只对有美德的人加以辅助”,又说“祭祀的黍稷不算馨香,昭明的美德才是馨香”,又说“百姓不能变更祭物,只有美德才能充当祭物”。如果这样,那么不是美德,民众就不会和谐,神灵也不会享用祭品的。神灵所凭借依从的,就在于美德。如果晋国夺取了虞国,而在治理中昭明美德,作为馨香的祭品进献给神灵,神灵难道会吐出来吗?”

  虞公不听从,于是答应了晋国的使者。宫之奇带着他的族人出行,说:“虞国举行不了今年冬天的腊祭了。灭虞国就在这次了,晋国不会再次出兵了。”

  十二月一日,晋国灭了虢国,虢公丑出逃到周王室。晋军归国,进入虞国都城,在国宾馆吃饱喝足之后,就很轻松地灭了虞国。晋国人抓住了虞公和他的大夫井伯作为晋女(日后的秦穆夫人)出嫁到秦国的陪嫁人员,继续维护虞国的祭祀,并且把虞国的贡赋上交给王室,以表示对王室的尊崇。据《穀梁传》的记载,在灭虞国之后,荀息牵着当年送给虞国的名马,拿着玉璧上前对献公说:“玉璧还是这个,而马的年龄已经增长了!”

  晋国吞并虢国,除了扩张疆土之外,最为重要的军事地理意义就在于控制了沟通秦国和中原的殽函古道。西周建立后,定都在宗周镐京(陕西省西安市),但为了控制东方中原地区,又建立了成周雒邑(河南省洛阳市)。两都体系的交通对于周朝统治天下至关重要,因此周人在前人探索开发的基础上,在宗周和成周之间修建了可供马车通行的周道。直到今天,我国东西铁路大动脉陇海线的西安一渭南一三门峡一洛阳段仍然沿用周代两都古道的路线。这条周道从陕西省潼关县到河南省新安县/洛宁县的区段被后人称为“殽函古道”,其中,从潼关到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区段由于古代通称“函谷”,后又有函谷关,可称为“函谷古道”;从三门峡到新安/洛宁的区段穿越殽山山区,可称为"殽山古道”。殽山、函谷都位于虢国境内。

u=1990446623,3155036671&fm=26&gp=0.jpg

  西周灭亡后,秦人占据了宗周旧地。如今晋国占领了虢国,控制了殽函古道,也就是扼住了秦国东进中原的必经之路。到了前六二七年,晋人就是在殽山地区以逸待劳,大败秦军,让秦穆公断了争霸中原的念头。

  据《史记?秦本纪》记载,这次陪同晋献公的女儿前往秦国的虞国陪嫁臣子队伍里还有一位叫作百里奚的虞国大夫。后来他逃出秦国前往楚国,在楚国边境宛邑被楚人抓住了。秦穆公听说百里奚是个奇才,本想要出重金赎他,又担心楚人反而不答应,于是派人到楚国,说有一个陪嫁臣子逃到了这里,愿意用符合这人身份地位的五张黑公羊皮(五段)把他赎出来带回秦国。楚人没有起疑,把百里奚交给了秦人,这时百里奚巳经七十多岁了。秦穆公和百里奚深谈了三天国事,对他的才能心悦诚服,委以重任,在公开场合称他为“五殁大夫气百里奚又举荐了他的挚友蹇叔,说两人曾经辗转齐国、周王畿、虞国谋求做官,前两次他听了蹇叔的劝告,先后躲过了齐公孙无知、周王子颓之乱,而第三次没有听蹇叔的劝告,留下来作了虞君的大夫,因此遭遇了虞国灭亡、沦为陪嫁臣子的祸难。秦穆公于是又派人带重礼去请蹇叔,任命他为上大夫。

        《推荐阅读: 西周为什么会灭亡?解析西周灭亡的真相

  不过,《孟子?万章上》《史记?商君列传》有另外一种说法:百里奚是楚国郊野的人,听说秦穆公贤德,希望能够谒见,可上路没有盘缠,便将自己以五张黑公羊皮的价格卖给了秦国客商,身穿粗麻衣服喂牛。一年之后,秦穆公知道了他,将他从牛口之下提拔起来,让他执掌国政。

  然而,上面所说的《孟子?万章上》版本是万章听说之后告诉孟子的,而孟子认为这个说法不真实,是好事者编造的。孟子所相信的版本是这样的:百里奚是虞国人,在朝廷担任大夫。晋人用垂棘的美玉和屈地所产的良马向虞国借路,来讨伐虢国。当时虞国的大臣宫之奇谏阻虞公,百里奚却不去劝阻他,知道虞公是不可以劝阻的,因而主动离开虞国迁居到秦国,这时已经七十岁了。他得到了秦穆公的赏识,成为秦国的重臣。

  让事情更加复杂的是,《吕氏春秋?慎人》中又记载了另一种说法:百里奚没遇到好时机时,流亡到虢国,后来被晋人俘虏,曾在秦国喂过牛,转卖时仅值五张黑公羊皮。公孙枝得到百里奚后对他的才能大为悦服,于是进献给秦穆公,过了三天,就请求穆公把国事委托给他,而自己甘居下位。

  围绕百里奚的身世和他被秦穆公所重用的经过,之所以会流传出这么多不同版本的传说,而这些传说又大都围绕着“五段”进行编造,归根到底是因为百里奚后来成为辅佐秦穆公图强争霸的股肱之臣,从而引发了人们对这个被称为“五殁大夫”的奇才成功前人生经历的强烈兴趣。据《史记?商君列传》的记载:“五段大夫担任秦相六七年,向东讨伐郑国,三次置立晋国的君主,一次挽救楚国北侵中原的祸患。在境内发布政教,连境外的巴人都来进献贡品;对诸侯施予德泽,连八方戎狄都来臣服。西戎贤人由余听闻五殁大夫的政绩,也来叩关求见。五没大夫担任秦相时,即使疲劳也不乘安车,即使酷暑也不打伞盖;在国中巡行,没有随从车辆,也不携带武器。他的功名载入史册珍藏在府库中,他的德泽品行流传到后世。五段大夫去世时,秦国男男女女痛哭流涕,小孩子不唱歌谣,舂谷人不哼小调助力运杵。这就是五段大夫的德行啊。"齐桓公不计射钩之怨破格重用曾经商、当兵,后来做官又三次被先君驱逐的管仲;鲁庄公破格重用地位低微、不请自来的士人曹刿;秦穆公破格重用年岁已高、身价只有五张黑公羊皮(赎金价或卖身价)的百里奚,这些故事都生动地反映了春秋时代各主要诸侯国为了谋求跨越式发展、不拘一格任用贤才奇士的社会新风尚。这其中,齐桓公重用管仲最早,开风气之先,因此在春秋早中期,他们的故事已经是广为传诵和引用的佳话,也是秦穆公敢于重用百里奚的思想背景。推荐阅读:秦穆公任用百里奚的故事:巧用羊皮换贤臣

  如果我们进一步从宣传造势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的话,甚至可以这样揣测“五羖大夫”出炉的内幕:

  秦穆公在公开场合称百里奚为“五羖大夫”,是像先前命名“泛舟之役”一样,通过发布一个带有悬念的“热词”,把百里奚打造成自己不拘一格用人的经典案例进行宣传推广,与齐桓公在公开场合称管仲为“仲父”有异曲同工之妙。他鼓励国内外用这个绰号来称呼百里奚,而且不发布关于这个绰号的官方解释,从而刺激民间好事之徒围绕这个绰号中的“五羖”悬念开始编造各种情节曲折的百里奚“成功励志故事”,在秦国和更加广大的中原地区广泛流传。这样一来,秦穆公一方面宣传推广了秦国“不拘一格重用贤才”的人才政策以吸引更多人才,另一方面也宣传推广了自己的美德和魄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可以与破格任用管仲的齐桓公相媲美的英明君主,可以说是一次几乎没有成本而效果绝佳的“秦国人才政策和英主形象推广活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