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无蓄群公子:晋国称霸的秘笈是什么

无蓄群公子:晋国称霸的秘笈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06-11 23:25:2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齐桓篇》中已经说过,周惠王和王后宠爱少子带,想要废黜王太子郑而立王子带为太子。前六五五年夏天,在晋献公攻灭虢国、虞国之前,齐桓公召集宋桓公、鲁僖公、陈宣公、卫文公、郑文公、许僖公、曹昭公在卫国首止与王太子郑会面,展现诸侯对正牌太子的支持,希望使企图废太子的势力知难而退,从而安定王室。齐桓公的强力干涉让周惠王很恼火,他派卿士周公忌父去见郑文公,说:“我支持你去服从楚国,还有晋国来辅助你,可以得到些许安定了。"我们回想这段史事,再结合晋献公灭虞国之后的“尊王”举动,可以知道此时周王室内部其实是分成了两派:一边是想要废黜太子的周惠王和王后,支持他的诸侯势力是晋国;另一边是王太子郑,支持他的诸侯势力是齐桓公为首的中原诸侯。我认为,晋献公在杀尽群公子,逼死太子申生,逼走公子重耳、公子夷吾,从而彻底杜绝内乱隐患(至少他自己这样认为),并攻灭耿国、霍国、魏国大肆扩张领土之后,认为晋国已经成为一个君权强盛、疆域不断扩大、军事实力不断增强的新兴强国,于是开始积极介入中原国际事务。此时晋国虽然不可能与强盛的齐国分庭抗礼,但从他支持周惠王这一举动可以看出,晋国并不打算做霸主齐国的听话“小弟”,而是有它自己的盘算。

    《推荐阅读:齐桓公图霸中原之战?齐桓公为什么能称霸?

  前六五四年,晋献公继续清算二公子的“叛逃罪”,派遣贾华讨伐屈邑。公子夷吾没有釆取公子重耳那样“政治正确”的不抵抗政策,而是率军抵抗,可又抵挡不住,于是与屈人盟誓之后出逃。重耳团队和夷吾团队的高下差距,从如何对待君父派兵前来讨伐问题上已经可以看得很分明。夷吾本来也准备出逃到狄人居地,他的党羽郤芮说:“您后出逃而前往相同的地方,正是印证了骊姬诬陷二公子知情的谗言。梁国接近国,而且得到秦国的信任,便于日后借助秦国势力。”于是夷吾出逃到了梁国。

无蓄群公子:晋国称霸的秘笈是什么

  关于夷吾出逃的事,《国语?晋语二》的叙述要更加详细:

  重耳到狄国一年以后,公子夷吾也要出逃,说:“为何不跟随我哥哥重耳逃窜到狄地呢?”郤芮说:“不可以。在重耳之后出逃却前往相同的地方,避免不了合谋的罪名。而且如今一起出走,以后想一起进入,困难;聚居而性情不同,容易互相嫌恶。不如投奔梁国。梁国靠近秦国,秦国又与我们的君主亲善。我们的君主年事已高,您去了梁国,骊姬害怕,必定向秦国求援。由于我们住在梁国依靠秦国,她必定来告知悔意,这样我们就能免于祸难。”于是夷吾到了梁国。在梁国寄住两年之后,骊姬派奄楚送来玉环进行解释。四年后,夷吾回国当了国君。

  在太子申生“畏罪自杀”,公子重耳公子夷吾“叛乱阴谋败露出逃”之后,骊姬说服年老多疑的晋献公与群臣发毒誓“无蓄群公子”,也就是禁止先君和现任国君所生的群公子留在国内(当然骊姬的儿子奚齐和她妹妹的儿子卓除外);这些在宗法上有顺位继承权、有可能被谋逆势力推举成为君位继承人的公子和他们所率领的族人必须离开晋国,去其他国家客居做官。由于晋献公先前已经尽杀曲沃桓叔、曲沃庄伯族的群公子(实际上有漏网之,比如韩万),所以这条禁令所打击的对象主要是曲沃武公/晋武公除开晋献公以外的其他儿子,以及晋献公除开太子申生(已死)、公子重耳(已出奔)、公子夷吾(已出奔)、公子奚齐、公子卓以外的其他儿子。前面我们已经详细分析过曲沃代晋对于宗法制造成的严重破坏,而如今晋国颁布的这条禁令,就是晋献公为了应对这场大破坏所带来的或真实、或臆想的恶劣影响而釆取的断然措施。

无蓄群公子:晋国称霸的秘笈是什么

  我们在这里要花些篇幅梳理一下晋献公是怎么走到如今这步的。首先,“曲沃代晋”的实质是晋公室曲沃小宗的第三代(曲沃武公)篡夺了嫡系大宗宗主的国君之位。这场劫难破坏了宗法制的诸多基本原则,在当时的晋国造成了严重的思想混乱。比如说,曲沃桓叔所生的公子们(晋献公的祖辈)、曲沃庄伯所生的公子们(晋献公的父辈)可以这样想:如果曲沃武公这个晋穆侯的重孙可以篡夺晋穆侯嫡系后人的君位,我们这些曲沃国先君的公子们为什么不可以夺取先君嫡系后人晋献公的君位?晋献公在君权受到实质性威胁之后,在股肱之臣士篇的精心谋划下杀掉了曾祖父曲沃庄伯、祖父曲沃桓叔的儿子们(很可能还包括他们的家族),暂时平定了局势。后来,骊姬通过调虎离山、屡进谗言等手段,不断疏远和离间晋献公和他的儿子申生、重耳、夷吾之间的关系,让晚年的晋献公相信自己的儿子们也企图夺权篡位,以至于逼死申生,逼走重耳、夷吾。晋献公最终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每一个公子都是潜在的危险人物,要想根除篡权内乱的隐患,终极解决方案就是:除了太子之外,不允许其他公子(包括他的族人)留在国都内。

  这项禁令在颁布后曾经被质疑和反对过。据《左传?僖公十五年》记载,在晋献公去世、儿子晋惠公即位之后,晋惠公的姐姐秦穆夫人曾经要求晋惠公废止父亲制定的这项禁令,将在外客居的群公子都召回国。然而,当时的晋惠公在国内不受国人拥戴,在国外得罪了秦穆公,绝不可能将能与他争夺君位的群公子接回来。重要的是,晋文公及以后的晋国君主都遵守了这条禁令,这很可能是因为晋国选人任官制度一旦转变为“尊贤”“尚功”之后,卿大夫体系中已经没有群公子的位置了。比如说,据《左传》记载,晋文公的几个儿子都没有留在国内,而是外放到别国客居做官,比如公子雍在秦国,公子乐在陈国,公子黑臀在周王室,这是晋文公严守晋献公禁令的明证。

  根据《国语?晋语二》的说法,在此项禁令发布后,“晋国从此没有了公族。”《左传?宣公二年》也说,“当初,骊姬作乱,君臣发毒誓禁止蓄养群公子,从那时起晋国没有了公族”。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两条记载里说到的“公族”,是特指“近支公族”,也就是由先代或现任国君所生的群公子担任宗主的家族。这类家族的特点是:第一,其宗主(群公子)是现任国君的叔伯、兄弟、儿子,是现任国君最重要的亲人,第二,其宗主在理论上可以被拥立为国君,因此对现任国君的君位具有直接的威胁。下面我们就会看到,晋国的远支公族还大量存在,而且在晋国政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这条禁令对于晋国接下来的发展路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首先,它标志着以“无亲”为特色的晋国宗法制度正式形成。如果说“曲沃代晋”的实质是公室小宗篡夺大宗君权,从而破坏了古典宗法制中“国君由公族大宗宗主担任”“嫡次子或者庶子只能担任卿大夫成立家族”“公族小宗必须拥戴和服从大宗”等三项原则;那么禁止蓄养群公子的实质就是公室大宗打击小宗,破坏了古典宗法制中“嫡次子或者庶子留在国内担任卿大夫与国君分享治权”的原则。经过这两轮的破坏和重构后,晋国形成了自己特色的宗法制度,归纳起来有如下两个关键点:

  第一,晋国君位在正常情况下应由现任国君的儿子继承。在卿大夫弑君后不愿立被杀国君的儿子为嗣君的特殊情况下,晋国君位继承的最底线是“国君必须来自于公族成员”。比如说,晋灵公被杀后,卿族从周王室迎回晋文公之子黑臀即位,就是晋成公;晋厉公被杀后,卿族从周王室迎回晋襄公曾孙周即位,就是晋悼公。

  第二,在任国君除太子外的其他群公子不能被任命为晋国的卿大夫,甚至不能居住在国都内,而是要到他国客居做官。既然作为小宗宗主的公子不能留在国内,他的族人肯定也要跟着离开。这些小宗公族在异国内部很难得到像当年曲沃国那样的发展机会,因此也就不会存在当年曲沃桓叔一支经过三代努力、最终由曲沃武公篡夺大宗君权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当晋国内部君位传承出现严重问题时,这些身处异国的顺位继承人和他们的后代还可以作为国君的预备人选。也就是说,群公子只能在他国做等待召唤的“备胎”,而不能在本国发展势力对太子构成威胁。

  总之,晋国宗法制最鲜明的特色,就是“无亲”,其具体做法就是“大义逐亲”:为了践行“确保君权由大宗传承、杜绝小宗篡权”的大义,釆用最极端、最彻底的方式,把在法统上有顺位继承权的小宗(群公子及其族人)全部赶走。实际上,前六六。年骊姬在向晋献公进谗言诬陷太子申生时就已经明确提出了“无亲”的政治主张,她说“自君主的曾祖曲沃桓叔以来,为了争夺政权谁能爱惜亲人?正因为不爱亲人,所以才能兼并翼都而成为诸侯”,而本年“不蓄群公子”禁令的颁布表明,在晋国,经典宗法制中的“亲亲”原则正式被骊姬倡导、晋献公深信不疑的“无亲”原则所取代。

  其次,它催生了以“尊贤”“尚功”为特色的晋国卿大夫任用制度?。

  在经典宗法制的框架下,留在国内的群公子和他们的族人是国家官僚体系中卿大夫的当然人选。如今他们都被赶走了,大量的卿大夫职位就空了出来,而填补这些空缺的人才,只可能来自于两类家族:

  一类是不在禁令驱逐范围内的姬姓晋国公族,也就是说,这类公族是晋国某位先君的后代,但是到晋献公时,这类公族的宗主都已经排到了先君的孙子、重孙子等辈分,不可能像在世的群公子那样对晋献公的君位造成威胁,所以自然不在晋献公诛杀和驱逐之列。这类公族立族时间已经比较长,与现任国君的亲缘关系已经比较远,我们可以笼统地用“远支公族”来称呼他们。纵观春秋时期的晋国卿大夫家族勘,属于远支公族的主要有:

  栾氏:始祖是晋靖侯之孙栾宾,为曲沃桓叔之臣。

  籍氏:始祖是晋穆侯之孙廉,为晋穆侯之臣。

  公、见于《左传》最早者为先丹木,为晋献公之臣。

  庆氏:某位晋侯之后,见于《左传》者唯有庆郑一人,为晋惠公之臣。

  见于《左传》最早者为胥臣,为晋文公、襄见于《左传》最早者为贾佗,为晋文公、襄始祖为郤叔虎,为晋献公之臣。

  见于《左传》最早者为狐突,为晋献公、惠韩氏:始祖是曲沃桓叔之子韩万,为曲沃武公/晋武公之臣。如前所述(参见页19),韩氏是晋献公/士篇清洗行动的“漏网之鱼”。

  羊舌氏:始祖是晋武公曾孙羊舌突,为晋献公之臣。

  郤氏:某位晋侯之后,狐氏:某位晋侯之后,怀公之臣。

  先氏:某位晋侯之后,胥氏:某位晋侯之后,公之臣。

  贾氏:某位晋侯之后,公之臣。

  续氏:狐氏分支,见于《左传》者唯有续简伯(狐鞠居)一人,为晋襄公之臣。

  解氏:某位晋侯之后,见于《左传》最早者为解扬,为晋灵公、景公之臣。

  祁氏:始祖是晋献侯曾孙高梁伯之子祁奚,为晋景公、悼公、平公之臣。

  伯氏:某位晋侯之后,见于《左传》者唯有伯宗一人,为晋厉公之臣。

  另一类是始祖根本不是晋国公族成员、不受此禁令影响的非公族。

  纵观春秋时期的晋国卿大夫家族,属于非公族的包括魏氏、荀氏等姬姓非公族,以及士氏、赵氏等异姓非公族。这些氏族的基本情况如下:

  荀氏(附中行氏、知氏):姬姓,始祖荀息(周文王之子原叔之后),为晋献公之臣。荀氏从逝遨之后,分为三支,一支为中行氏,以逝遨之子中行桓子(荀林父)为祖;一支为知氏,以逝遨之子知庄子(荀首)为祖;还有一支仍为荀氏。

  魏氏:姬姓,始祖毕万(周文王之子毕公高后代),为晋献公之臣。

  士氏(附范氏、彘氏):祁姓,始祖士篇,为晋献公之臣。士氏从士会开始,一支为范氏,以范武子(士会)为祖;一支为彘氏,以士会庶子鲂为祖;一支仍为士氏。

  赵氏:嬴姓,始祖造父,为周穆王之臣。见于《左传》最早者为赵夙,为晋献公驾车人。

  梁氏:嬴姓,梁国公室之后。见于《左传》最早者为梁弘,为曲沃武公/晋武公之臣。

  里氏:偃姓,唐理官皋陶之后,遂以官名为氏。见于《左传》者唯有里克,为晋献公之臣。

  董氏:姒姓,周平王之臣辛有之后。见于《左传》最早者为董狐,为晋灵公之臣。

  女氏:非姬姓,见于《左传》最早者为女齐,为晋悼公、平公之臣。

  远支公族与现任晋君的宗法血缘关系已经很疏远,而非公族则与现任晋君完全没有宗法血缘关系,所以这些宗族的宗主和族人只有依靠自己出众的德行、能力、功绩,才能得到国君赏识,被提拔为高阶卿大夫。在成为世袭卿大夫家族之后,这些家族之间一直明争暗斗,德行有阙、能力低下的家族在斗争中被淘汰,他们的家产被斗争胜利者瓜分,实质上经历了一个“优胜劣汰”“兼并重组”的过程,剩下的家族功勋更加卓著、实力更加雄厚。由于这些“远亲”和“外人”在自己的职位上干得有声有色,而且越来越强势,而且这也反过来使得晋国公室再没有动力、也没有能力恢复以宗法血缘为依据任用卿大夫的旧模式。

  这样一来,当别的诸侯国卿大夫体系基本上还是被公族把持的时候,晋国逐渐形成了以“尊贤”“尚功”为主流意识形态、以远支公族和非公族为主体的卿大夫家族群体,而这个群体为晋国异军突起、成为中原霸主并长期称霸提供了坚实的组织和人才保障。就这样,年老多疑的晋献公在骊姬谗言蛊惑下制定的一个“自断手足”的极端政策,却“歪打正着”地成为了晋国成就霸业的“葵花宝典”。

  实际上,即使晋献公推算到这个禁令对于晋国人才结构将带来的颠覆性后果,他对此恐怕也早有心理准备。因为,在这个禁令颁布之前,身为“造反派”的三代曲沃国君和不信任近亲的晋献公早已开始重用来自于非近支公族的贤才,仅晋献公时期就有士篇(异姓非公族)、荀息(姬姓非公族)、里克(异姓非公族)等多人。忠心且有能力的“夕卜人”和令人无法信任的“亲人”之间的强烈对比,可能正是让晋献公敢于颁布“大义逐亲”禁令的“催化剂”。

  然而,这个禁令虽然从根本上解决了小宗公族篡夺君权的问题,却不能确保晋国公室的历代君主都能寿终正寝。随着时间的推移,卿大夫家族不断壮大,公室直接掌控的经济、军事力量不断萎缩,卿族挑战公室、甚至弑君的恶性政变时有发生,春秋时期就发生了前六。七年赵穿弑晋灵公,前五七三年栾武子、中行献子弑晋厉公两次。到了春秋末年,卿族势力的增长终于引发质变,前四O三年周王室任命晋卿赵籍、魏斯、韩虔为诸侯,三家往日的卿族成为与苟延残喘的晋国平起平坐的国家,并最终将晋国公室消灭。这一支晋国公室,可以说是“兴于小宗篡权,亡于卿族篡权”:虽然它设立了“不蓄群公子”的禁令,防止像自己当年那样的同姓小宗再起事端;却挡不住春秋时期公室衰微、卿族壮大的历史洪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