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秦穆公霸业启动,晋惠公割让河东

秦穆公霸业启动,晋惠公割让河东

发布时间:2020-06-12 00:34:1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营造了极为有利的国内局势之后,十月,吕甥来到国与秦穆公会面,在王城举行盟誓。

  秦穆公已经听说了晋国扩军备战之事,问:“晋国像传闻那样和睦吗?”吕甥对答说:“不和睦。小人以失掉他的君主为耻,而且哀悼在韩地战死的亲人,不怕征收赋税、修治甲胄兵器来拥立太子圉为君,说:“一定要报仇,为了报仇宁可事奉戎狄。”君子虽然爱护他的君主,但也知道他的罪过,不怕征收赋税、修治甲胄兵器来等待秦国的命令,说:‘一定要报答秦国的恩德,有必死之志而无二心。’因为这样不和睦。”

  秦穆公问:“晋人认为你们君主的结局会怎样?”吕甥回答说:“小人忧戚,认为他不会被秦国赦免;君子相信秦君会依恕道行事,认为他必定会归来。小人说:‘我们毒害了秦国,秦国岂能让君主归来?’君子说:‘我们已经知罪了,秦国一定会让君主归来。君主有二心就捉拿他,君主服罪就释放他,德行没有比这更宽厚的了,刑罚没有比这更威严的了。服罪的怀念秦国的美德,有二心的惧怕秦国的刑罚,这一仗,秦国可以称霸领导诸侯。先前送君主回来即位而不让他安定,废掉骊姬子嗣而不能立稳现任君主,使恩德转变为怨恨,秦国不会这样做的!’”

  秦穆公说:“这正是我的心意啊!”于是改变对晋惠公的待遇,让他住在国宾馆里,按照款待诸侯国君的礼数馈送了七套太牢(牛、羊、猪具备为太牢)。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就在秦、晋韩之战这一年,齐国称霸“总设计师”管仲去世,年老昏聩的齐桓公开始信任重用易牙、竖刁、堂巫、公子开方等奸臣,内政开始出现危机。我认为,吕甥上面这段说辞之所以能够成功,就在于他准确地把握住了秦穆公想要抓住齐国霸业开始衰落的机遇谋求称霸的心理。他声称,如果秦穆公能在战胜晋国之后放回晋惠公,就能把整场战争打造成一个彰显秦穆公德、刑威名的“称霸政治秀”,将极大地提升秦穆公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对他谋求称霸中原将大有助益。果然,秦穆公说“这正是我的心意啊”,很大方地承认了自己的称霸雄心。

  由此可见,齐桓公霸业不仅在齐国、郑国早期“小霸”探索的基础上重建了自平王东迁以来废弛的中原国际秩序,还为那些有实力、有进取心的周边大国君主(包括偏居西方、远离中原的秦国)树立了一个崇高的奋斗目标:在本国疆土拓展、经济军事实力强大之后,接下来应该做的,就是跳出独善其国的“小我”,而努力去成就一个诸侯拥戴、代表周王室管控天下的“大我”,也就是成为霸主。

  回到史事本身,在得知晋惠公即将回国后,晋大夫蛾析对庆郑说:“您为什么不出走?”庆郑回答说:“我使君主在韩原陷于失败被俘的境地,战败了没有以死谢罪,如果又出逃使君主失去施加刑罚的机会,这就不能算是人臣了。臣下不守臣道,出走,又能进入到哪里去?”十一月,晋惠公回国。二十九日,杀了庆郑然后进入国都。

秦穆公霸业启动,晋惠公割让河东

  《国语·晋语三》对晋惠公回国、杀庆郑之事有非常详细的描述:晋惠公没有回到晋国时,蛾析对庆郑说:“君主被俘获,是您的罪过。现在君主就要回来了,您不逃走还等待什么?”庆郑说:“我听说:‘军队溃败,应该为之而死。主将被俘,也应为之而死。’这两样我没有做到,又加上耽误了别人救君主的机会,而丧失了君主。有这样三条大罪,还能逃到哪里去?君主如果回来,我将等待受刑以使君主快意;君主如果回不来,我将独自率兵讨伐秦国。若不能救回君主,我一定拼死报效他。这就是我等待的原因。做臣子的满足了自己的志向,却使君主羞辱,这是冒犯的行为。君主做出冒犯的行为,尚且会失去国家,何况是臣子呢?”

  晋惠公到了绛都郊外,听说庆郑留下没走,就命家仆徒把他召来,问道:“你庆郑有罪,还留在都城不走吗?”庆郑说:“臣下怨恨君主:如果当初回国时就报答秦国的恩德,威望就不会下降;威望下降后如果能听取劝谏,就不会发生战争;战争发生时要是能选用良将,就不会失败。战败之后执行诛杀,如果又走失了有罪之人,就不能保守封国了。臣下因此等待接受刑罚,以成全君主的政令。”

  惠公说:“动刑!”庆郑说:“臣下直言劝谏,是臣子的行为准则。君上正直用刑,是君主的圣明表现。臣子尽责而君主圣明,是国家的利益所在。君主即使不动刑杀臣下,臣下也必定要自杀的。”

  蛾析说:“臣下听说,对主动奔赴刑场的臣子,不如赦免他,用他来为国报仇。君主何不赦免庆郑,叫他去报复秦国呢?”梁由靡说:“不可以。我们能这样做,秦国难道就不能?况且交战不胜,而派贼害君主的人去报复,不能算勇武;出国作战不胜,回国后又要惹出麻烦,不能算明智;刚与秦国讲和又背弃诺言,不能算诚信;失去刑罚乱了国政,不能算威严。若这样做了,出国不能用兵,入国不能治理,将会败坏国家,而且如果庆郑率军讨伐秦国,到时候扣押在秦国的君位继承人(指太子圉)也会被杀,不如动刑杀了庆郑。”

  惠公说:“斩杀庆郑,不能让他自杀!”家仆徒说:“有君主不计较前嫌,有臣子甘愿死于刑戮,得到这样的名声,要比刑杀庆郑更好。”梁由靡说:“那君主的政令刑罚,是用来治理民众的。不听命令而擅自进退,就是触犯政令;只顾自己快意而丧失君主,就是触犯刑罚。庆郑贼害君主而且扰乱了国家,不可以放过!而且在战场上擅自败退,败退之后还允许他自杀,那么就是臣下随心所欲,而君主却失去了刑罚,以后就无法再用人作战了。”

  于是惠公命司马说监斩行刑。司马说召来三军兵士而历数庆郑的罪状说:“韩原之战前全军宣誓时说:丧失军阵列次冒犯军令的,处死;主将被俘而部下脸上不挂彩的,处死;散布谣言耽误兵众的,处死。现在庆郑丧失列次冒犯军令,这是你的第一项罪;庆郑擅自进退,这是你的第二项罪;你耽误梁由靡让他丢失了秦君,这是你的第三项罪;君主亲身被俘,而你面颊不挂彩,这是你的第四项罪。庆郑你受刑吧!”庆郑说:“司马说!三军兵士都在这里,有人能坐着等待刑罚,难道还怕脸上挂彩吗?赶紧用刑吧!”

  丁丑这天,斩杀庆郑,惠公才进入绛都。

  当年,晋国又发生饥荒,秦穆公又给晋国输送粮食,说:“我怨恨它的君主,而怜悯它的民众。而且我听说当年唐叔虞分封的时候,箕子说‘他的后代一定会壮大’。晋国怎么能够期望被我国控制呢?我姑且树立德行,征服晋国的事业留待后世有能力的人完成。”此时的秦穆公在百里奚、公孙枝等贤臣辅佐下,一方面哀矜晋民、宽宏大量,一方面又强调美德、谦称要把称霸大业留给后人,已经完全进入“争霸贤君”的精神状态。有意思的是,秦穆公的预言竟然成了现实,他的后代君主消灭了晋国分裂而来的赵、魏、韩三国,最终一统天下。

  此时晋国将惠公承诺的土地割让给秦国,秦人开始在河水以东的割地征收赋税,设置官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