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重耳流亡记:齐—曹

重耳流亡记:齐—曹

发布时间:2020-06-12 00:52:5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据《国语·晋语四》的记载,公子重耳在六年前到达齐国之后,齐桓公把女儿嫁给公子重耳为妻,待公子重耳很好。公子重耳有马二十乘(一乘四匹,可驾车一辆),生活安逸,打算老死在齐国了。他说:“人活着就是图个安乐,谁还去管别的什么呢?”

  前六三八年,狐偃知道齐国不可能帮助公子重耳返国执政,也知道公子重耳已有在齐国终老的想法,打算离开齐国,又担心公子重耳不肯走,于是就和其他公子重耳的跟随者在一棵桑树下商量这件事。一个养蚕的小妾正好在树上采桑叶,但谁也没有发觉她。小妾报告了姜氏,姜氏怕泄露消息,就把她杀了,然后对公子重耳说:“您的追随者想要带着您一起离开齐国,那个偷听到这事的人,我已经除掉了。您一定要听从他们的,不能有二心。遇事有二心,就不能成就天命。《诗》上说:“上帝正在监临你,你不可以有二心。”先王大概是知道天命的,因此能成大事,有二心能行吗?当初您逃离晋国的危难而来到这里。自从您离开以后,晋国没有安宁的岁月,民众也没有一个有成就的君主。上天还没有要灭亡晋国,献公也再没有其他的公子了。能得到晋国的,除了您还有谁?希望您好好努力!上天在监临您,有二心一定会遭殃。”

  公子说:“我不会再动弹了,一定要老死在这里。”姜氏说:

  “这样不对。《周诗》上说:“风尘仆仆的行人,担忧来不及把事情办好。”昼夜奔忙在道路上,没工夫安坐休息,还怕来不及。更何况顺从身体、放纵嗜欲、贪恋安逸,又怎么来得及呢?一个人如果不主动追求达到,又怎么能达到呢?日月都不停歇,人们谁能真正获得安逸呢?西方的书上有句话说:‘怀恋妻室和贪图安逸,是要败坏大事的。’《郑诗》上说:“仲子令我思念,外人的闲话,也可畏啊。”

  “以前管敬仲说的话,小妾也听闻过,说:‘敬畏天威就像畏惧疾病,是人的上等。顺从自己的怀恋就像流水一样,是人的下等。面对怀恋能想起天威,是人的中等。只有敬畏天威就像畏惧疾病一样,才能树立权威、统治民众。有权威才能居于民上,对天威无所畏惧则最终将受到刑罚。顺从怀恋就像流水一样,那距离建立声威就很远了,因此说是下等。在上述比喻中,我愿意做中等。《郑诗》上的话,我愿意遵从。’这就是大夫管仲能够治理齐国、辅佐先君成就霸业的原因。现在您要丢弃这样的原则,不会难于成就大事了吗?

  “齐国政治已经衰败了,晋国无道已经很久了,您的追随者谋虑够忠心了,时候到了,公子得到晋国的日子近了。您去当君主可以解救百姓,如果放弃这事业,那简直不算人了。齐国政治败坏不可久居,时机不可错过,您追随者的忠诚不可丢弃,对妻室的怀恋不可顺从,您一定要赶快上路。我听说晋国最初受封的时候,岁星正在大火星的位置,大火星是阏伯的星辰,象征着商朝的命运。商代享有国家一共三十一位君王。瞽史的记载说:‘唐叔的后裔享有晋国的世代数目,将同商朝的世代数目一样。’如今还不到一半。晋国纷乱的局面不会长久下去,公子中只有您还在,您肯定能得到晋国。为什么还要怀恋安逸呢?”

  但是,公子重耳仍然不听这些劝告。姜氏与狐偃商量出一条计策,把公子重耳灌醉了,用车送走。公子重耳酒醒后,拿起一把戈就追打狐偃,说:“假如事业不成功,我要吃了舅舅的肉,恐怕才能满足吧!”狐偃一边逃一边回答说:“假如事业不成功,我还不知道死在哪里,谁又能与豺狼争着吃我的肉呢?假如事业成功的话,那么公子不也就有了晋国最柔滑嘉美的食物,能美美地食用。我狐偃的肉腥臊,有什么用呢?”

  公子重耳一行于是离开齐国向西行进,同年到了曹国。曹共公听说公子重耳上身的肋骨排列紧密好像并成一块,想要亲眼看看。于是他就趁公子重耳洗澡的时候,从一个帘子后偷看他的裸体。

  曹大夫僖负羁的妻子说:“我看晋公子的追随者,都足以辅相国君。得到这些人的辅相,那人必定能返回他的国家即位。公子返回他的国家即位后,必定会在诸侯中实现他的志向。在诸侯中实现志向后,他如果惩罚无礼的诸侯,曹国是首当其冲的。您为什么不早点自己有二心而与公子交好呢?”僖负羁于是给公子重耳送食物,在食物下面放着玉璧。公子重耳接受了食物,而送还了玉璧。受食,表示感谢僖负羁的情意;还璧,表示不贪求财货,也是为了不留下把柄。

  据《国语·晋语四》的记载,则僖负羁私下结交公子重耳之后,曾进谏曹共公说:“那晋公子在此,他的地位与君主相当,难道不应当以礼相待吗?”曹共公反驳说:“诸侯各国在外流亡的公子多了,谁不经过此地呢?逃亡的都是违背礼制的人,我怎么能都以礼相待呢?”僖负羁说:

  “臣下听说,‘爱护宗亲,昭明贤人,是政事的主干;礼遇宾客,同情穷困,是礼制的根本;用礼制来纲纪政事,是国家的常道’。失去了常道就不能自立,这是君主所了解的道理。君主没有私亲,只是以国为亲。我们的祖先叔振,出自周文王。晋国的祖先唐叔,出自周武王。周文王、武王的功劳,在于建立姬姓诸侯国。所以二王的后代,世代都不废弃亲善的关系。如今君主抛弃了这一传统,是不爱宗亲。晋公子十七岁流亡国外,三个具有国卿才能的人追随他,可称得上是贤人了,而君主蔑视他,是不昭明贤人。说起晋公子出逃流亡,不可以不加怜悯;即使将他比作宾客,也不可不以礼相待。如果失去了这两者,那就是不礼遇宾客、不怜悯穷困了。

  “守着上天聚集的财富,应当施用在适宜的场合。适宜的场合不能施用,那么聚集的财富一定会阙损。玉帛和酒食,如同垃圾一般。爱重垃圾而毁弃三种立国的常道,失去君位而阙损财富,这样还不感到有祸难,恐怕不可以吧?希望君主好好谋划一下。”曹共公不听从僖负羁的劝告。

 推荐阅读:

  1. 重耳流亡记:狄—晋—卫—齐

  2.重耳流亡记:齐—曹

  3. 重耳流亡记:宋—郑—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