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重耳在秦国(一):迎娶怀嬴,出席享礼

重耳在秦国(一):迎娶怀嬴,出席享礼

发布时间:2020-06-12 01:08:1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公子重耳到达国之后,秦穆公送给他五位女子做妾,其中包括昔日晋太子圉的妻子怀嬴。有一天,怀嬴捧着匜倒水给公子重耳洗手,公子重耳洗完后没有按照礼数用毛巾擦手,而是很随意地挥手将水甩掉。这一举动激怒了怀嬴,她说:“秦、晋是匹敌的国家,为什么轻视我!”公子重耳害怕,赶紧换了低等级的衣服,把自己囚禁起来表示谢罪。

timg (20).jpg

  据《国语·晋语四》记载,在发生此事之后,秦穆公会见公子重耳,说:“寡人的嫡女中,这个(指怀嬴)是最有才能的。以前太子圉屈尊在我国作人质时,她曾担任太子圉的妃嫔。我想要让她和公子成婚,害怕因为她曾是太子圉的妃嫔,从而使公子遭受不好的名声。除此之外,那就没有其他不适合做妻子的原因了。我不敢依照送侍妾的礼数把她直接送给你,是因为喜欢她的缘故。公子这次解衣受辱,是寡人的罪过。如何处置她,唯公子之命是听。”

  公子重耳想推辞不娶怀嬴。胥臣说:

  “同姓的才是兄弟。黄帝的儿子有二十五人,其中同姓的只有二个人而已:那就是青阳与夷鼓,他们都姓己。青阳是方雷氏的外甥,夷鼓是彤氏的外甥。其他同父所生而姓不同的,四个母亲的儿子分别有十二个姓。黄帝的儿子,一共有二十五支,其中得姓的有十四人,分为十二姓,那就是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姞、儇和依,其中姬姓、己姓各二人。只有青阳与苍林氏的道德与黄帝相同,因此都得以姓姬。同德从而同姓竟这样难。以前少典娶了有蟜氏,生了黄帝和炎帝。黄帝依姬水而成长,炎帝依姜水而成长。长大以后两人的德不同,因此黄帝姓姬,炎帝姓姜,两帝动用武力互相残杀,就是因为德不同的缘故。

  “姓不同德就不同,德不同就不同类。不同类的人即使亲属关系接近,男女也可以成婚,为的是生育儿女。姓相同德就相同,德相同心就相同,心相同志向就相同。如果志向相同的话,即使亲属关系远,男女也不可以成婚,是怕亵渎了恭敬之情。亵渎就会产生怨恨,怨恨就会产生灾祸,灾祸产生就会消灭同姓。因此娶妻要避开同姓,是害怕祸乱灾难。因此德不同可以合姓成婚,德相同则以义相亲近。以义结合可以生利,利又可以使同姓相厚。姓和利相互联续,相成而不离散,就能保持稳固,守住土地和住房。现在您和子圉虽然是伯侄关系,但实际上由于德不同因而不同类,如同道路上的陌生人那样,取他所抛弃的女人,以成就返国即位的大事,不也可以吗?”

  公子重耳对狐偃说:“你看如何?”狐偃回答说:“您将要夺取他(晋怀公)的国家,娶他的妻子又有什么呢?只管听从秦的命令吧。”

  公子重耳又问赵衰:“你看如何?”赵衰回答说:“《礼志》上说:‘将要请求他人,必定要有所接纳。想要他人爱自己,一定要先爱他人。想要他人顺从自己,必定要先顺从他人。对他人没有恩德,却想有求于人,这是罪过。’现在您将要通过联姻以服从秦国,接受他们的好意以与他们相亲爱,听从他们以使他们认为您有德。只怕不能这样,又怀疑什么呢?”

  如果比照孔子所说的“质朴多于文采就会流于粗野,文采多于质朴就会流于虚浮。文采和质朴配合适当,这样之后才是君子”,可以这样评价上面这场咨询会议:胥臣言辞冗长,关于“姓”的论证繁复曲折,直到最后一句才点到正题,可以说是“文采多于质朴就会流于虚浮”。狐偃只讲实际利害,一语中的,然而言辞质朴如同鄙夫,没有任何理论依据,可以说是“质朴多于文采就会流于粗野”。赵衰言辞长短适中,先引《礼志》作为理论依据,再讲实际利害,理论和实际相得益彰,可以说是“质朴和朴实配合适当,这样之后才是君子”,这与宋司马公孙固对赵衰“文雅而又忠贞”的评价(《国语·晋语四》)也非常符合。重耳见三位风格各异的谋臣都给出了同样的策略建议,心里有了底,这才下定决心向秦国正式纳聘礼,亲自迎娶怀嬴。据《史记·晋世家》记载,这一举动使得“秦穆公非常高兴”,达到了预期效果。

  有一天,秦穆公通知公子重耳,将设享礼款待他。公子重耳叫狐偃随从。狐偃说:“我不如赵衰那样善于文辞,请让赵衰跟随您吧。”于是,公子重耳便叫赵衰随从前往。

  据《国语·晋语四》记载,秦穆公用款待君主的隆重礼节来招待公子重耳,赵衰做公子重耳辅相,完全按照宾客的谦恭礼节来回礼。在第二天的宴礼上,秦穆公首先朗诵了《采菽》。

  《诗经·小雅·采菽》

  采菽采菽,筐之莒之。君子来朝,何锡予之?虽无予之,路车乘马。又何予之?玄衮及黼。

  觱沸槛泉,言采其芹。君子来朝,言观其旂。其旂淠淠,鸾声嘒嘒。

  载骖载驷,君子所届。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彼交匪纾,天子所予。乐只君子,天子命之。乐只君子,福禄申之。

  维柞之枝,其叶蓬蓬。乐只君子,殿天子之邦。乐只君子,万福攸同。平平左右,亦是率从。

  泛泛杨舟,绋纚维之。乐只君子,天子葵之。乐只君子,福禄膍之。优哉游哉,亦是戾矣。

  采豆采豆,方筐圆筐。

  诸侯来朝我王,该用什么奖赏?纵使没有厚赐,路车四马强壮。还有什么给予?黑色黼纹衣裳。

  涌泉翻腾,采芹泉旁。

  诸侯来朝天子,翩翩旗帜在望。旗帜随风翻飞,銮铃碰响叮当。三马四马驾车,乘它直至殿堂。

  红皮蔽膝到股,绑腿斜缠腿上。不骄不怠适度,天子自然奖赏。诸侯喜乐欢愉,天子策命嘉奖。诸侯喜乐欢愉,洪福厚禄天降。

  柞树枝条修长,叶子茂密兴旺。诸侯喜乐欢愉,辅佐天子家邦。诸侯喜乐欢愉,万种福禄安享。

  左右臣子能干,遵循君命安康。

  杨木舟,河中荡,不被冲走靠船缆。诸侯喜乐欢愉,天子准确衡量。

  诸侯喜乐欢愉,厚赐福禄奖赏。优哉游哉度日,生活闲适平安。

  这首诗主旨是周天子欢迎前来朝觐的诸侯,秦穆公朗诵此诗是表示对公子重耳前来秦国的欢迎。赵衰让公子重耳下堂拜谢。秦穆公也下堂辞谢。赵衰说:“君主用天子赐予诸侯的待遇来任命重耳,重耳怎敢有苟安的想法,又怎敢不下堂拜谢呢?”

  拜谢完毕后两人又登堂。赵衰让公子重耳朗诵了《黍苗》。

  《诗经·小雅·黍苗》

  芃芃黍苗,阴雨膏之。悠悠南行,召伯劳之。

  我任我辇,我车我牛。我行既集,盖云归哉。

  我徒我御,我师我旅。我行既集,盖云归处。

  肃肃谢功,召伯营之。烈烈征师,召伯成之。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则宁。

  黍苗蓬勃生长,全靠好雨滋润。召伯南行遥远,沿途慰劳民人。

  用车拉,用肩扛,马车牛车运输忙。

  建筑谢城已完毕,何不一同回家乡。

  你步行来我驾马,师旅列队就出发。建筑谢城已完毕,何不一同早还家。

  迅速建成谢邑,召伯苦心经营。队伍气势热烈,召伯谋划成行。

  高地低地已整治,泉水河水已变清。召伯大功已成就,宣王欢喜心安宁。

  公子重耳自比黍苗,把秦穆公比作雨水,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赵衰说:“重耳仰望君主,就像久旱的黍苗仰望阴雨一样。如果君主能庇护滋润他,使他能成长为嘉谷,奉献给宗庙,那都是依靠君主的力量啊。君主如果能发扬光大先君秦襄公的荣耀,东渡河水,整顿军队使周王室再度强大起来,这是重耳所盼望的。重耳如果能聚集恩德而回国祭祀宗庙,成为晋国民众的君主,成就封国,那他怎会不顺从?君主如果能放心大胆地任用重耳,四方的诸侯,谁还敢不小心翼翼地听从君主的命令呢?”秦穆公感叹道:“这个人将依靠自己拥有这些,哪里是单由寡人得到呢!”

  秦穆公朗诵了《鸠飞》,应该就是今本《诗经·小雅》中的《小宛》篇。

  《诗经·小雅·小宛》

  宛彼鸣鸠,翰飞戾天。我心忧伤,念昔先人。明发不寐,有怀二人。

  人之齐圣,饮酒温克。彼昏不知,壹醉日富。各敬尔仪,天命不又。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

  螟蛉有子,蜾蠃负之。教诲尔子,式谷似之。

  题彼脊令,载飞载鸣。我日斯迈,而月斯征。夙兴夜寐,无忝尔所生。

  交交桑扈,率场啄粟。哀我填寡,宜岸宜狱。握粟出卜,自何能谷?

  温温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临于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小小斑鸠,高飞上天。我心忧伤,感念祖先。

  不寐到天明,怀念我双亲。

  敏捷明智之人,饮酒也见沉稳。也有昏聩不智,每饮必醉日甚。各自慎重威仪,天命不再保你。

  田野长满豆苗,众人一起采摘。螟蛉生幼子,蜾蠃背它来。

  教育你的子孙,继承祖先风采。

  看那小鹡鸰,边飞边欢鸣。

  天天在外奔波,月月在外远行。起早贪黑不歇,不辱父母英名。

  小青雀,叫叽叽,沿着谷场啄小米。自怜贫病无依,连遇诉讼可气。

  抓把粟米占卜,何时能够吉利?

  那些温良恭敬人,就像鸟儿集树上。怕呀怕呀多小心,好像走近深谷旁。颤呀颤,抖呀抖,好像走在薄冰上。

  穆公为公子重耳多年流亡在外感到忧伤,希望公子重耳能敬慎威仪,珍视天命,未来能成就不忝辱先人的功业。

  公子重耳朗诵了《河水》,应该就是今本《诗经·小雅》中的《沔水》篇。

  《诗经·小雅·沔水》

  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鴥彼飞隼,载飞载止。嗟我兄弟,邦人诸友。莫肯念乱,谁无父母?

  沔彼流水,其流汤汤。鴥彼飞隼,载飞载扬。念彼不迹,载起载行。心之忧矣,不可弭忘。

  鴥彼飞隼,率彼中陵。民之讹言,宁莫之惩?我友敬矣,谗言其兴。

  漫漫流水东入海。迅疾鹞鹰飞又停。嗟叹兄弟与好友,谁愿国家动乱,谁无父母双亲?

  漫漫流水哗哗响。迅疾鹞鹰齐飞扬。

  念及作乱贼子,不禁起身彷徨。心忧伤,不能忘。

  迅疾鹞鹰,翱翔山陵。民间谣言,无人澄清。

  我友言行须谨慎,害人谗言易勃兴。

  公子重耳将自己比作流水,将秦国比作大海,以流水归于大海比喻自己返国后将恭顺地事奉秦国。

  秦穆公又朗诵了《六月》。

  《诗经·小雅·六月》

  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常服。狁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

  比物四骊,闲之维则。维此六月,既成我服。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四牡修广,其大有颙。薄伐狁,以奏肤公。有严有翼,共武之服。共武之服,以定王国。

  狁匪茹,整居焦获。侵镐及方,至于泾阳。织文鸟章,白旆央央。元戎十乘,以先行。

  戎车既安,如轾如轩。四牡既佶,既佶且闲。薄伐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万邦为宪。

  吉甫燕喜,既多受祉。来归自镐,我行永久。饮御诸友,炰鳖脍鲤。侯谁在矣?张仲孝友。

  六月备战匆忙,兵车整顿停当。四匹公马强壮,车上旌旗飘扬。狁气焰嚣张,朝廷戒备提防。天王帅师出征,救助王国祸难。

  四匹黑马强壮,操练合乎规章。值此仲夏六月,制我威武戎装。威武戎装齐备,即刻奔赴战场。天王帅师出征,吉甫辅佐天王。

  四匹公马高强,体格宽大肥硕。出师讨伐狁,必有功劳斩获。上下严明诚敬,慎重对待战争。心怀敬慎而战,王国方得安生。

  狁自大轻敌,占我边城焦获。犯我镐京北方,泾阳亦遭兵祸。鸟纹旌旗飘扬,白绸大旆昭彰。冲锋战车十辆,攻破狁军行。

  兵车行动稳当,前后一仰一俯。四匹公马齐整,平日训练有素。出师讨伐狁,直到太原远方。吉甫能文能武,实为万国榜样。

  吉甫饮宴喜乐,承受各种吉祥。镐京远道来归,出行岁月漫长。招待朋友欢聚,烤鳖脍鲤鲜香。有谁出席宴会?张仲孝友在场。

  秦穆公用这首诗来勉励公子重耳,预祝他归国即位之后,能匡扶周室成就功业。赵衰赶紧让公子重耳下堂拜谢。秦穆公也下堂辞谢。赵衰说:“君主提出辅佐天子、匡正诸侯来命令重耳,重耳怎敢有怠惰之心,怎敢不遵从有德之人的命令呢?”

  赵衰这最后一句答辞甚为机巧,一方面延续先前答词的表面谦恭,另一方面又将“批准”晋国日后谋求称霸的话塞到了秦穆公的嘴里:当年可是您亲口要求我们“以佐天子”“以匡王国”,我们称霸正是按照您的指示精神办呀!

 推荐阅读:

  1. 重耳流亡记:狄—晋—卫—齐

  2.重耳流亡记:齐—曹

  3. 重耳流亡记:宋—郑—楚—秦

  4.秦国如何试探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的?

  5.重耳在秦国(一):迎娶怀嬴,出席享礼

  6. 重耳在秦国(二):接受试探,赢得支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