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重耳在秦国(二):接受试探,赢得支持

重耳在秦国(二):接受试探,赢得支持

发布时间:2020-06-12 01:11:0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上述以传世文献为依据的公子重耳在事迹之外,二〇一七年公布的清华简第七辑(以下简称“清华简七”)《子犯子余》篇披露了很多秦穆公团队和公子重耳团队之间相互试探、秦穆公团队内部君臣谋划的细节,包括秦穆公询问狐偃(子犯)、赵衰(子余),秦穆公询问谋臣蹇叔,以及公子重耳询问蹇叔三组对话:

  公子重耳从楚国前往秦国,住了下来。三年后的一天,秦穆公召来狐偃询问,说:“您看,您事奉的公子是一位贤良的庶子,那晋国发生了祸乱,公子不能把握时机夺取政权,却逃跑离开了它,难道不是公子谋划之心实在不足的缘故吗?”狐偃回答道:“确实像主君您所说的那样。我们的主子喜好正直,恭敬诚信,不获取祸乱带来的利益,自己不忍心伤害他人,因此逃跑离开了国家,来靠近上天的本心。主君如果说的是努力获取利益,我们的主子的谋划之心有什么不足的呢?只不过我们的主子坚持不愿意获取祸乱带来的利益而已。”

timg (21).jpg

  过了一会儿,秦穆公召来赵衰询问,说:“您看,您事奉的公子是贤良的庶子,那晋国发生了祸乱,公子不能把握时机夺取政权,却逃跑离开了它,难道不是公子身边没有贤良辅佐的原缘故吗?”赵衰回答说:“确实像主君您所说的那样。我们的主子对待诸位辅佐的臣子,不阻挡良善的规劝,不遮蔽善良的言行,同时坚决排除邪恶。我们的主子对待祸难,心存戒惧,如果幸运得到利益不喜欢独占,而是想要与人共享。如果有了过失,不喜欢归罪给他人,必定自己来承担。我们的主子没有强大的依靠却有坚强的意志,不承受祸乱带来的利益,注意回顾过失引以为鉴,因此逃跑离开了晋国。主君如果说我们的主子没有贤良的辅佐臣子,实在是不了解他的志向。

  秦穆公于是召来狐偃、赵衰,对他们说:“二位事奉公子,如果能像这样尽心辅佐,上天怎么会图谋降祸给公子呢?”于是分别赏赐了佩剑、大带、上衣、下裳并称赞他们,让他们回去。

  秦穆公于是问蹇叔说:“那公子没能留在晋国,真的是天命使然吗?为何有这样好的仆从却不能得到国家政权?是因为民心真的难以收拢吗?”蹇叔回答说:“民心确实很难收拢,也可以说很容易收拢。凡是能做到让民众秉承法度,端正僭越和差错就能收拢民心;居于上位的人弹出的墨线没有过失,民众的斧子砍下去也不会有差错。”

  秦穆公于是又问蹇叔说:“叔,昔日的圣哲之人实施政令刑罚,役使民众就像役使一个人一样,我敢问他们遵循的是什么道理呢?假如叔听闻了遗老的话,一定要跟我说呀!就算我不能全部采用,就像追捕山鸡那样,就算抓不到,我至少应当通过山鸡的飞行来观看风的方向。”蹇叔说:“凡是君主所问的,没人听闻过。一定要说的话,昔日成汤以祭神来事奉山川,用美德来和睦民众。四方的夷人争前恐后,见到成汤就像得到了甘霖一样,奔走相告,然后都安居下来,因此成汤果断地征伐九州并施行统治。后来到了殷纣的时候,杀了三个无辜的大臣,兴起炮烙酷刑,虐杀孕妇,还做了三百副桎梏。殷国的君子,不论势力大小,不论距离远近,见到殷纣政权就像大山马上就要崩塌,于是纷纷逃跑离开,害怕自己还没死,刑罚就加到了自己身上。殷国于是就坠落灭亡了。因此凡是国君所问的,没人听闻过。”

  公子重耳问蹇叔说:“流亡的人不谦逊,斗胆请教:天下的君子,如何使国家兴起?如何使国家灭亡?”蹇叔回答说:“如果想要使国家兴起,就去看商太甲、盘庚、周文王、周武王;如果想要使国家灭亡,就去看夏桀、殷纣、周厉王、周幽王。兴亡之道都在公子内心了,又何必费力来问呢?”

  从这些新材料里可以看出如下三点:

  第一,就像秦穆公当年用“公子在晋国内部仰仗谁”这样的问题来试探公子夷吾团队的志向和格局一样,秦穆公对公子重耳团队也进行了巧妙的试探。他故意把公子重耳当年主动放弃秦国拥立(参见页84)说成是重耳团队的重大失误,然后质问狐偃和赵衰:发生了这么大的失误,到底是公子重耳自己谋划能力差呢,还是他没有合格的谋臣呢?这样尖酸刻薄的质疑应该是秦穆公团队精心设计出来的,其目的就在于考验公子重耳这两位心腹谋臣的应对能力,并揣摩公子重耳的志向格局。狐偃、赵衰沉着冷静,他们坚持“塑造公子重耳英主候选人形象”这个一以贯之的整体策略,采用当年公子重耳在晋国和秦国使者面前慷慨陈词时所定的调子,强调公子重耳是因为坚持自己的道德操守而主动放弃了这个机会,但同时又表达出如今想要得到秦国这个“强大的依靠”的愿望,二人口径一致、不卑不亢的回答得到了秦穆公的钦佩和奖赏。

  第二,秦穆公看到公子重耳团队如此优秀却长期在外流浪不得回国,不禁感慨万分,于是向贤大夫蹇叔请教民众的信任为何如此难以获得,以及古代圣哲之君如何能使民众团结和睦。蹇叔也抓住这个机会向秦穆公灌输治国正道,用先弹墨线再砍削木料作比方来阐述“秉持法度”的重要性,又用成汤得到民心、殷纣丧失民心的鲜明对比来阐述“用美德和睦民众”的道理。秦穆公对于蹇叔的尊敬和信任,由此可见一斑。

  第三,秦穆公通过询问狐偃、赵衰来揣摩公子重耳,公子重耳团队也想用这种“旁敲侧击”的方法来揣摩秦穆公。公子重耳深知蹇叔是秦穆公的心腹谋臣,于是特意谦恭地向他请教国家兴亡之道。蹇叔也知道公子重耳前来请教,很可能是想通过自己的回答来揣摩秦穆公的施政方略,所以跟公子重耳“打太极”,只提了一堆贤君和暴君的名字让公子重耳自己去体悟,而不像对秦穆公那样详细解说。蹇叔忠于秦国、老成谨慎的品格跃然纸上。

  在这里我们可以花点篇幅,回顾一下秦穆公废立晋国君主的“心路历程”。前六五〇年晋国内乱之时,秦穆公派公子絷去探访在狄地流亡的公子重耳和在梁国流亡的公子夷吾,准备从中选择一位立为国君。公子重耳听从狐偃的谋划,“高风亮节”地婉拒了公子絷的提议;夷吾则听从郤芮的建议,非常积极地谋求入国为君,甚至到了卖国求荣的地步。公子絷回来汇报后,秦穆公一开始更倾向于有仁德、有节操的公子重耳,然而考虑到公子重耳的拒绝以及公子絷的建议,最后决定拥立当时看来俯首帖耳的夷吾。

  然而,夷吾当上国君之后,背弃承诺拒绝割地,加强边境防备,并在秦国饥荒时拒绝输出粮食,完全不像公子絷预想的那样顺服秦国,最终导致秦晋两国在前六四五年兵戎相见。秦穆公在战前跟公孙枝谈话时就已经表示,后悔当年没有坚持初心拥立公子重耳。前六三八年作为人质押在秦国的太子圉(晋怀公)潜逃回国、开始清算国内外反对势力(见下文)之后,秦穆公意识到晋怀公这个破坏人质协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也绝不是会与秦国友好相处的善类。为了不让当年拥立晋惠公所造成的局面重演,秦穆公下定决心再行废立之事,拥立他一直欣赏的公子重耳回国夺权。在谋臣的正确引导下,重耳在与秦穆公交往的过程中尽量表现得谦恭顺服,但又不像晋惠公那样做出难以兑现的卖国承诺,这让秦穆公一方面对重耳夺权后秦、晋两国交好怀有期待,另一方面又对晋国今后可能会日渐强盛产生一丝担忧。

  那么,秦穆公为什么在明知公子重耳很可能会成为一代明君、振兴晋国的情况下还要支持他回国即位?为什么不杀了公子重耳、吞并晋国?

  首先,这里要再次强调,不能用战国时期大国之间互相攻灭的思维模式去理解春秋早期的大国君主。在齐桓公成就中原霸业之后,他必定成为了楚、秦等其他大国君主尊崇和效仿的榜样。齐桓公树立的称霸理想,或者说是“霸主梦”,是大国英主通过恩威并施的政治、军事手段获得各主要诸侯国的服从、信任和拥戴,率领诸侯消除和管控各种不安定因素(戎狄入侵、诸侯国内乱、相互侵略等),通过尊崇王室来维护周礼“普世价值观”,共同建设和维护一个和平、稳定的中原国际秩序。当然,那种通过削弱、甚至吞并其他主要诸侯国来谋求本国强盛的“战国思维”已经萌芽,比如说,齐桓公在前六六一年鲁国内乱时曾经试探性地问“鲁国可以夺取吗”,然而,和齐桓公树立的称霸理想相比,这种“战国思维”在春秋前期还远没有成为主流价值观。当年,秦穆公之所以在晋国正处于君位继承危机之时出手干预晋国内政,正是向成功干预鲁国及周王室内政的齐桓公学习,希望通过成功地稳定晋国政局,积攒称霸政绩。秦穆公之所以优先考虑拥立仁爱的公子重耳,是顺从他正直宽宏的内心,想要成就一番“存亡继绝”“拨乱反正”的称霸功绩。在明确得知公子重耳拒绝了自己的试探后,他之所以转而拥立顺服的公子夷吾,还是想要成就一番“存亡继绝”“威服晋国”的称霸功绩。当晋惠公用事实证明他既不是明君、也不顺服秦国之后,他对于秦穆公来说就完全失去了意义;秦穆公先前的拥立行动不但没有为他谋求称霸加分,反而成了他称霸路上的“败笔”。正是在这样的考虑下,秦穆公决定重新动符合自己初心的策略,拥立重耳,安定晋国。

  其次,即使秦穆公脑中闪现过上述“战国思维”式的设想,晋国的实力状况也会促使他打消这个念头。晋国在晋献公去世后的政治动荡是围绕着君位继承展开的,这种高层内斗对于国家的经济、军事实力影响不大,政局虽乱,国本未损,晋献公统治期间所取得的开疆拓土、扩大军队规模等实质性成果并没有丧失。韩之战的失败的确让晋国付出了丧失河西土地的沉重代价,然而晋国在河东的广大疆土并未受损(河东部分割地在两年后就已归还),晋惠公的被俘更是促使晋人紧急启动了“作爰田”“作州兵”等新政,达到了“群臣团结和睦,甲胄兵器更多”的成效,战争的失败反而促进了晋国的团结、刺激了晋国的发展。在这种背景下,秦军离开易守难攻的渭河平原,渡过河水,孤军深入占领同仇敌忾的晋国,实际上是极难成功的任务。总之,秦穆公所追求的“霸主梦”会引导他去试图安定晋国、博取美名、树德立威,而晋国的强大实力也会使秦国趁机吞灭晋国的设想不具可行性。

  实际上,楚成王厚待重耳,并且把他送到秦国,也是想要通过模仿齐桓公的“存亡继绝”功绩,来积累成为中原霸主所必需的德誉。具体说来,在前六三八年收服郑国、大败宋国之后,楚成王苦心经营多年的称霸中原事业在实力层面已经接近成功,而他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的正是“积德服人”,那就是通过模仿齐桓公树立的各种范例,用事实让中原各国消除疑惑、确信这个“非我族类”的强势君主是真心想要按中原主流政治价值观做一个值得拥戴的霸主。楚成王在与子玉对话时以“修德”“尊天”“守礼”立论,正体现出他希望用中原诸国普遍接受的价值观体系来包装自己帮助重耳复辟的决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三观端正、值得信赖的霸主候选人。与楚成王相比,秦穆公虽然满怀东进争霸的理想,秦国也积累了相当的实力,但是它长期偏居西北,没有参与过中原国际政治事务,对楚国称霸的威胁可能还抵不上仍然自命不凡的齐国。

  不过,无论是认为自己即将称霸中原的楚成王,还是在为东进争霸积蓄力量的秦穆公,恐怕都没有把公子重耳/晋国当作一个短期内会对他们的称霸事业构成实质性挑战的对手。毕竟,晋国长期游离于中原国际政治体系之外,从未明确表达过称霸意向,况且此时重耳能否顺利夺权、掌权还未可知,一个政局不稳、内顾不暇的国家怎么可能在短期内做到内政脱胎换骨、外交上摆脱秦国控制、并南下中原打败楚国?正是基于这种完全合乎常理的判断,楚成王拒绝了子玉杀掉重耳的建议,秦穆公也没有因为对于重耳发展潜力的担忧而停止拥立行动。晋文公即位一年后出定襄王、四年后称霸中原这种“黑天鹅”事件,是当下的楚成王、秦穆公都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推荐阅读:

  1. 重耳流亡记:狄—晋—卫—齐

  2.重耳流亡记:齐—曹

  3. 重耳流亡记:宋—郑—楚—秦

  4.秦国如何试探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的?

  5.重耳在秦国(一):迎娶怀嬴,出席享礼

  6. 重耳在秦国(二):接受试探,赢得支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