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重耳夺权即位,成功稳定政局

重耳夺权即位,成功稳定政局

发布时间:2020-06-12 01:13:4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我们先来看看公子重耳归国夺权前夕的晋国内部情况。前六三七年九月晋惠公去世后,此前已逃回晋国的太子圉即位,就是晋怀公。晋怀公即位后,命令国内的卿大夫都不能帮助流亡在外的公子重耳和他的党羽。怀公向这些流亡者在国内的家族发出通知,要求这些家族督促流亡者限期归国投诚,过期不来的,就不再赦免。平心而论,晋怀公政权在重耳团队即将依靠国外势力武装夺权的危局下,实施一次先行明令告知、限期投案自首、自首就能获得赦免的整肃行动,真不能算是无道暴虐之举。家族中有流亡者的大臣中就有狐突,他的两个儿子狐毛、狐偃都在重耳流亡团队中效力,狐偃更是重耳的心腹谋臣。冬天,怀公决定“杀鸡儆猴”,于是逮捕了狐突,对他说:“你的儿子回来,你就能免于刑罚。”

  对于舆论战急先锋狐突来说,这是再次发动攻击的绝佳机会。狐突很清楚,自己的两个儿子不可能在夺权大业马上就要胜利的当口脱离流亡团队回国;夺权胜利后,有两个功臣儿子继承家业,狐氏未来也一定会昌盛。自己横竖是死,那还不如拼上自己的老命再对晋怀公政权做一次“自杀式抹黑”。于是,狐突正义凛然地对答说:“儿子到了能够入仕的年纪,父亲要教他‘忠’的道理,这是自古以来的制度。名字写在了主公简策上、向主公进献见面礼之后,再有二心就是有罪的。如今臣下的儿子,名字登记在重耳的简策上,已经好几年了。如果又召他们回来,那就是教他们事奉主公有二心。父亲教儿子有二心,那还怎么事奉君主?刑罚不滥用,从而彰显君主的英明,这是臣下的愿望。如果君主滥用刑罚以图快意,谁会没有罪?臣下明白君主的命令了。”

  话说到这份上,晋怀公为了维护君令严肃性别无他法,只能下令杀了“死硬分子”狐突。狐突被杀是重耳武装夺权前夕晋国内部政治斗争趋于白热化的标志性事件,而狐突这段从道义角度激烈批判晋怀公“通缉亡人”举措、并进而抹黑晋怀公君德的话,也是他为重耳夺权事业所做的最后一份贡献。

重耳夺权即位,成功稳定政局

  与狐突同为舆论战急先锋的郭偃并没有亲属跟随重耳流亡,不在这次“严打”范围内,于是他选择称病躲在家中,同时继续放话抹黑晋怀公,他说:“《周书》上有这样的话:‘君主伟大贤明,而后臣民顺服。’自己不贤明,反而杀人以图快意,不也很难了吗?民众看不到德行,而只看到杀戮,他哪里还能有后代?”

  前六三六年春正月,穆公率领军队护送公子重耳回国。到了河水边,狐偃把一直由他保藏的玉璧交给公子重耳,说:“臣下背着马具跟随主君巡行天下,臣下一路上犯下的罪过太多了。臣下自己都知道,何况主君呢?请求从此处流亡他乡。”公子重耳说:“我一定与舅舅同心协力,有河水为证!”于是将玉璧投入河中,作为献给河神的誓言信物。

  护送公子重耳的秦军渡过河水,包围令狐,进入桑泉,取得臼衰。

  《国语·晋语四》的说法是,公子派人前往三地招降,三地守军纷纷归降,并没有发生武力冲突。二月甲午,晋军驻扎在庐柳。秦穆公派公子絷前往晋军营垒进行说服工作。晋军后退,驻扎在郇。辛丑(甲午七天后),狐偃与秦国以及晋国支持公子重耳的卿大夫们在郇盟誓。壬寅

  (辛丑一天后),公子重耳进入晋军营垒。丙午(壬寅四天后),公子重耳进入到公室宗邑曲沃。丁未(丙午一天后),公子重耳到晋武公庙

  朝拜。戊申(丁未一天后),公子重耳派人在高梁杀了晋怀公。至此,公子重耳成功夺权成为国君,就是晋文公。

  曾经在前六五一年迎回晋惠公、又在前六四九年杀公子重耳在国内党羽的吕甥、郤芮害怕晋文公报复,准备纵火烧死晋文公。曾经两度追杀公子重耳的寺人勃鞮得到了消息,请求进见。

重耳夺权即位,成功稳定政局

  晋文公派人责备和拒绝他,说:“蒲城那一役,先君献公命令你第二天到达蒲城,你当天就到了。后来我跟随狄君在渭水岸边田猎,你为惠公前来谋求杀掉我,惠公命令你三天之后到达,你第三天就到了。虽然有君命,你执行起来多么神速啊!蒲城之役时那只被你斩断的袖口还在。你赶紧出走吧!”寺人勃鞮对答说:“臣下认为君主这回进入国都当上君主,大概已经知晓为君之道了。如果还没有的话,那么君主又将遇

  上祸难。君命一出,必须没有二话尽力执行,这是自古以来的制度。除掉君主眼中的恶人,有多大能力就应该使出多大能力。君主当时就是叛乱的蒲人、狄人,对我来说算什么呢?因此臣下只管尽力捕杀。如今君主已经即位,恐怕也会像臣下当时一样不怜悯蒲人、狄人吧!齐桓公放下被管仲射中衣带钩的旧怨,而使管仲做相国。君主如果违背齐桓公的宽大做法,臣下自然就会出走,哪里需要君主屈尊下命令呢?走的人会很多,哪里只是像臣下这样的刑余之臣?”晋文公赶紧接见投诚的寺人勃鞮,从而得知了吕甥、郤芮的图谋。

  三月,晋文公潜逃出公宫,西渡河水,与秦穆公在王城(2)秘密会见。月底,公宫起火,吕甥、郤芮却没有找到晋文公。晋文公的卫队与叛党交战,吕、郤准备出逃,秦穆公诱骗他们前往秦国,在河水岸边杀死了他们。

  躲过纵火劫难的晋文公迎接他在秦国娶的正妻嬴氏回国。秦穆公派出三千名得力的侍卫仆从跟随着晋文公,以震慑晋惠公/晋怀公的余党,稳定晋文公的君位。在局势稳定之后,白狄人将一直等待着晋文公的季隗送到了晋国,而请求将两个孩子伯儵、叔刘留在白狄地。

  当初,公子重耳出逃的时候,负责保管财物的小吏头须带着财物离开了队伍回到国都,为促成公子重耳回国之事到处行贿,用光了这些财物。由于头须行贿之事都在暗中进行,公子重耳等人并不知情,他们都认为头须是携财潜逃、挥霍享受的叛徒。等到公子重耳当上国君之后,头须求见。晋文公以正在洗头为由拒绝了他,其实是表示对他的厌恶。头须对出来传话的仆人说:“洗头时俯身向下,心的朝向颠倒了,心颠倒了图谋就会反常,难怪我得不到进见的机会。留在国内的人做他社稷的守护者,跟从君主流亡的人做他扛马具的仆人,都是可以的,为什么要怪罪留在国内的人?堂堂一国之君却跟一个匹夫结仇,如果这样的话,心里害怕从而萌生逃跑或作乱念头的人可就多了!”仆人把头须的话告诉了晋文公,文公赶紧接见了他。

  晋文公即位之后,想要出兵参与中原国际政治事务,担心国内会再起内乱,于是宣布要赏赐追随者以收买人心(据《史记·晋世家》)。跟随逃亡的人中其中有一个叫介之推的微臣,他曾经在一行人遭遇断粮危机时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给公子重耳吃(据《韩诗外传》)。介之推不主动去要求俸禄,负责此事的官员也没有给他俸禄。

  介之推对母亲说:“献公的儿子有九个,只有君主还健在。惠公、怀公没有亲近的人,国内外都抛弃他们。上天还没有断绝晋国的国运,必定会有英主出现。主持晋国祭祀的,除了君主还能有谁?这实在是上天把他安置在君位上,而诸位大夫却认为是由于自己的力量,不也是胡说八道吗?偷窃凡人的钱财,尚且称之为盗窃,何况是贪图上天的功劳以为是由于自己的力量呢?臣下把贪天之功的罪过当作是正义的,主上赏赐臣下的奸邪,上下互相欺骗,实在是难以相处了!”

  他的母亲说:“为什么不也去求赏?就这样穷困而死,又能怨

  谁?”介之推回答说:“明知不对又去效仿,错误就更大了。而且既然已经口出怨言,就不能再吃他的食禄。”

  他的母亲说:“也让国君知道一下你的情况,如何?”介之推回答说:“言语,是身体的文饰。身体将要隐藏,哪里还用得着文饰?如果此时再去诉苦,就是为了追求显扬名声了。”

  他的母亲说:“你真能做到如此高洁么?我和你一起归隐吧。”介之推于是归隐山林,后来就死在了山中。晋文公派人寻找他没有找到,听说他进入了绵上山中,于是将附近土田封为介之推的享田,说:“用这来标志我的过失,而且褒扬像介之推这样的善人。”

  据《史记·晋世家》的记载,另外一位跟从晋文公流亡的贱臣壶叔主动提出:“君主三次论功行赏,赏赐都没有惠及臣下,胆敢前来请罪。”晋文公回答说:“用仁义来引导我,用德惠来防范我,这类人接受

  上等的赏赐。用实际行动来辅导我,最终取得成功,这类人接受次一等的赏赐。承担流矢飞石的危难,立下汗马功劳,这类人接受再次一等的赏赐。如果以苦力事奉我而不能补救我的缺陷的,这类人授予更次一等的赏赐。前三次赏赐之后,本来就将轮到您了。”晋人听到这番话,都很悦服。

  至此,晋文公成功地稳定了国内局势,坐稳了君位。为达到这个目标他做了三方面的工作:第一,借助秦国力量消灭了吕甥、郤芮这样的死硬反对势力,拔除了内乱的最大隐患。第二,任用了曾经多次要杀死自己的寺人勃鞮以及携财“叛逃”的头须,使国人知晓他就像当年的齐桓公那样能宽宏大量、弃怨任贤,从而安抚了民心。第三,对跟随流亡的人分档次论功行赏,一方面进一步笼络了这批核心团队的人心,另一方面也预告了他未来执政中将要秉承的“尊贤”“尚功”理念。此外,他对于在封赏行动中特立独行的高洁之士介之推大加尊崇,其实是在给这次大封赏中获利的从亡者“敲边鼓”,希望他们不要得寸进尺、见利忘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