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晋文公改革:官员任用制度改革

晋文公改革:官员任用制度改革

发布时间:2020-06-12 01:24:2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第一项改革重点任务,是继承晋献公以来“尊贤”“尚功”的用人传统,同时调和晋献公过于严酷的“无亲”政治风格,构建以“昭旧族”“爱亲戚”“明贤良”“赏功劳”为特色的官员任用体制。

  晋文公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百官,授予官职,任用有功的人(公属百官,赋职任功)”,足见此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这里所说的百官,大部分是一直留在国内的先君朝臣,小部分是公子重耳流亡团队的成员。既然这些人都已经是百官,那么这里所说的“授予官职”,其实是对他们的官职进行调整,包括职级上的升迁、贬黜和岗位职务上的调整。职级升迁的标准显然是“有功”,比如说,同情和支持流亡者公子重耳在晋怀公时期是死罪(狐偃的父亲狐突因此被杀),但在新政权看来无疑是大功。也就是说,对于官僚体系中的“存量”官员,晋文公的态度是通过提拔重用的方法来团结笼络一批,并希望其他官员认清形势,在新政权里努力工作、建功立业。

晋文公改革:官员任用制度改革

  在调整“存量”官员岗位职务、任用新人充实队伍时,晋文公/郭偃遵循的是如下三条原则:

  第一条原则,是“胥、籍、狐、箕、栾、郤、伯、先、羊舌、董、韩等十一族,担任近官(胥、籍、狐、箕、栾、郤、伯、先、羊舌、董、韩,实掌近官)”。所谓“近官”,应该是指最接近国君的卿大夫,既包括有资格进寝宫内朝与国君直接议政的高级卿大夫,也包括太史、太祝这样为国君提供咨询、占卜、祷告等服务的专业官员。这十一族中,胥、籍、狐、栾、郤、伯、先、羊舌、韩是远支公族,董氏是姒姓非公族,箕氏族姓不明。由于下文专门提到“选拔姬姓家族中的贤良之人,担任中官”,所以这第一条的选择标准并不是族姓。我认为,这十一族的共同特点很可能是,他们都是当时国都内势力较大的“旧族”。晋文公重用这十一族作为近官,主要有两层考虑。第一层考虑,是通过“昭旧族”来传达出新政权充分尊重、信任国都内原有政治势力的态度,从而迅速获得国人的支持,稳定政权。第二层考虑,则是奖赏公子重耳流亡期间对他有功劳的家族。比如说,根据《左传·昭公十三年》的记载,当公子重耳在国外流亡时,国都内的栾、郤、狐、先四族同情和支持他,是他在国都的“内主”,而狐偃、胥臣、先轸还跟随公子重耳流亡有功,因此栾、郤、狐、先、胥五族必然都在重用之列。

  然而,这其中郤氏的情况比较复杂。此时晋文公任用的,应该只是部分支持他的郤氏族人,而曾想要烧死晋文公的郤芮先前已被穆公杀死,他的儿子郤缺被外放到曾是郤氏封邑的冀,成了一个农夫。

  后来有一天,胥臣出使他国,路经冀邑,正看到郤缺在耘田除草,妻子来送饭,两人相待的态度就像对方是贵宾那么恭敬。胥臣大受感动,带着郤缺回到国都,对晋文公说:“恭敬,是美德的集中体现。能够恭敬,就必定有美德。秉承美德来治理民众,君主请任用他!臣下听说:‘出门好像要去会见贵宾,承担事务好像主持祭祀,这是仁的准则。’”文公说:“他的父亲有罪,可以任用吗?”胥臣回答说:“虞惩办罪人,诛杀了,他举拔人才却用鲧的儿子禹。管敬仲,是试图贼害齐桓公的人,桓公是靠任命他为国相而得到成功。《康诰》说:“父亲不慈爱,儿子不诚敬,哥哥不友爱,弟弟不恭顺,这是和别人无关的。”《诗》说:“采芜菁,采萝卜,不用它们的下体。”君主节取他的长处就可以了。”晋文公于是任命郤缺为下军大夫。后来到了晋襄公时,郤缺抵御狄人立了大功,襄公任命他为卿,并且将冀邑重新封给了他。

  第二条原则,是“选拔姬姓家族中的贤良之人,担任中官(诸姬之良,掌其中官)”。所谓“中官”,是指与国君的距离不近不远的大夫,主要包括在国都内中央官府各机构任职的官员。第一、二条结合起来看,我们会发现,除开姒姓董氏和族姓不明的箕氏,晋文公政权的近官和中官都来自于与公室同姓的姬姓家族,这可能包括与国君有宗亲关系的远支公族,也可能包括与公室没有直接宗亲关系、但同为周王室之后的姬姓非公族。一方面,明确宣示重用姬姓家族,体现出新政权一种“爱亲戚”的新风尚,调和了晋献公、晋惠公、晋怀公时期“无亲”的肃杀气氛,不仅有助于笼络国内人心,还有助于让其他中原姬姓诸侯国更容易理解和接纳晋国。另一方面,晋文公仍然坚持晋献公制定的不蓄养近支公族、不根据宗法血缘关系任用官员的政策,从姬姓家族中选人的标准是看此人是否贤良,这又延续了晋献公以来形成的“尊贤”“尚功”用人思路。一言以蔽之,晋文公/郭偃重用姬姓贤良之人的举措,可以说是一个巧妙的折中策略,非常符合孔子所推崇的“中庸之道”。

  第三条原则,是“选拔异姓家族中有才能的人,担任远官(异姓之能,掌其远官)”。所谓“远官”,是指与国君的距离较远的大夫,主要包括国都之外的地方官员,比如边境重要城邑的长官。由于异姓家族与晋文公没有任何亲缘关系,因此这条举措的目标很明显是“明贤良”“赏功劳”。晋文公时期最为引人注目的异姓家族是赵氏。赵氏是嬴姓族,与秦公室同源,始祖是造父,事奉周穆王有功,受封于赵,遂以邑名为氏。赵氏在晋献公时崭露头角,赵夙曾担任献公驾车人,他的弟弟(一说为儿子)赵衰跟随公子重耳流亡有大功。据《国语·晋语四》的记载,公子重耳“像对待老师一样事奉赵衰”。晋文公与赵衰关系非常亲密,先前在狄地时,就曾将狄人送来的女子分给赵衰为妻;回到国都后,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赵衰自身德才兼备,又得到国君如此关爱,势力发展自然很快。一年后的前六三五年,晋文公收服了南阳地区的原邑,就任命赵衰做原邑大夫,这正是所谓的“远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