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周襄王出居郑国,王子带盘踞温城

周襄王出居郑国,王子带盘踞温城

发布时间:2020-06-12 01:29:0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根据《国语·周语上》的记载,晋文公君位稳定之后,周襄王派遣太宰文公及内史兴到晋国赐给晋文公策命,表示王室对晋国新政权的正式承认。晋国上卿到边境迎接周王使团,晋文公到都城郊外迎接并慰劳,安排使者住在宗庙内,进献九牢,在庭中设大火烛。到了日期,在晋武公庙举行仪式,设晋献公神主,并布展祭席。太宰莅临现场主持仪式,晋文公穿着端委礼服进入殿堂。太宰以周王之命赏赐晋文公侯爵冕服,内史相助礼仪,太宰三次宣命,晋侯三次推让之后穿戴上冕服。仪式完毕,款待宾客、举行飨礼、赠与礼物、设宴践行都按照周王公卿命诸侯的标准礼仪,而且在宴会上加赠礼物。

  亲眼见证了晋惠公、晋文公两人对待王室不同态度的内史兴回到王城后,把情况禀告给周王,并说:

  “晋国不可以不善待。它的君主一定会称霸:他迎接王命态度恭敬,尊奉的礼仪都合乎道义。尊敬王命,是恭顺的正道;礼仪得当,是美德的准则。以美德为准则来引导诸侯,诸侯必定归服。

  “况且某国遵礼的情况,是观察某国是否遵行忠、信、仁、义的依据。忠,是分配的原则;仁,是行为的原则;信,是守护的原则;义,是节制的原则。遵循忠来分配就能均匀,遵循仁来行事就能得到报答,遵循信来守护就能稳固,遵循义来节制就能有度。分配均匀就没有怨恨,行为得到报答就不会匮乏,守护稳固就不会苟且,节制有度就不会离心。

  “如果民众不怨恨而财用不匮乏,政令不苟且而举动不离心,做什么事情不会成功?内心应和外在,这是忠;三次推让而且穿戴得当,这是仁;遵守礼节而不过分,这是信;奉行礼仪没有毛病,这是义。臣下进入晋国后,看到忠、信、仁、义四者都不缺失,臣下所以这么说:‘晋侯大概是能守礼的,大王您要善待他!’与有礼的诸侯树立良好关系,回报必定丰厚。”

  周襄王听从内史兴的话,重视与晋国发展友好关系,派到晋国的王室使者,在路上络绎不绝。下面我们会看到,襄王对晋文公的善待马上得到了回报。

  回顾前六四九年周王派召武公、内史过到晋国赐予晋惠公策命,晋惠公懒散不合礼制的故事(参见页96),两位晋侯的格局高下一目了然:晋惠公的目标主要是守住政权不被国和其他晋公子夺去,因此对于冗长烦累而又不能给他带来什么短期利益的“尊王”礼数敷衍了事;晋文公及其团队有强烈的称霸意愿,因此必须效仿齐桓公葵丘之会上坚持向周王使者下拜行礼的“政治正确”举动,为自己称霸积攒“尊王”政绩。这里必须指出的是,从后面所述的晋文公向周襄王开口请求享受天子待遇来看,此处晋文公对周王使者的礼敬,真的就是为了满足称霸的“剧情需要”,内史兴指出了晋文公想要称霸的意图,但是他的解读还是有点过于“君子”了。

  前六四〇年,郑国攻入滑国都城,惩罚滑国背叛郑国而亲附卫国,当时滑人表示愿意服从郑国。郑国军队回国后,滑国又倒向卫国。于是,在前六三六年,郑国再次派出军队讨伐滑国。襄王派出伯服、游孙伯两位大夫到郑国,请求郑国放过滑国。此时的郑国已经跟楚国结成亲密盟国,有楚成王撑腰的郑文公怨恨前六七三年周惠王即位之后对郑厉公赏赐不如虢公丑,而且又怨恨襄王袒护卫国、滑国,于是不听王命,还逮捕了两位周王室大夫。襄王发怒,准备要联合狄人讨伐郑国。大夫富辰劝谏说:

  “不可以。臣下听说:‘最理想状态是不分亲疏地以美德抚育民众,次一等则是先亲近自己的亲人,然后逐渐扩散到关系较远的人。’当年周公感伤夏、商末世疏远亲戚,使得王室失去藩篱屏障而至于灭亡,因此广泛地分封土地、建立同姓诸侯国作为周王室的藩篱屏障:管、蔡、郕、霍、鲁、卫、毛、聃、郜、雍、曹、滕、毕、原、酆、郇,是周文王的后代;邘、晋、应、韩,是周武王的后代;凡、蒋、邢、茅、胙、祭,是周公的后代。

  “厉王、宣王时期的召穆公忧虑周德日渐不善,所以在成周集合宗族并作诗说:‘常棣花开明丽,花萼紧连花蒂。试看如今世人,无人能比兄弟。’这首诗第四章又说:‘兄弟在家争吵,在外齐心抗暴。’像这样的话,那么兄弟之间虽然会有小的忿恨,不会因此而废弃美好的宗亲关系。如今天子不能忍耐小忿恨而抛弃了与郑国的宗亲关系,是准备要怎样呢?

  “酬答勋劳,亲爱宗亲,团结近臣,尊敬贤人,这是美德中的大德。靠拢耳聋的人,跟从昏暗的人,赞成固陋的人,任用奸诈的人,这是奸邪中的大奸。抛弃美德,崇尚奸邪,这是祸患中的大祸。郑国有匡扶平王、惠王的勋劳,又有厉王、宣王的宗亲关系,舍弃宠臣而任用三位贤良大臣,在姬姓诸国中与周王室最为亲近,四种美德都具备了。耳朵不能听到五声的唱和是耳聋,眼睛不能辨别五色的章华是昏暗,心里不遵从德义的准则是固陋,嘴里不说忠信的话是奸诈。狄人以这些为准则,四种奸邪都具备了。

  “周朝有美德的时候,尚且说‘无人能比兄弟’,因此分封土地、建立诸侯国。周王室关怀柔服天下的时候,尚且害怕有外敌欺侮。抵御欺侮的方法,没有比亲爱宗亲再好的了,所以用宗亲作为周王室的屏障。召穆公的诗也是这个意思。现在周德已经衰败,而这时又改变周公、召公的做法而跟从各种奸邪,恐怕不可以吧!民众没有忘记先前王子颓、王子带的祸乱,大王又把它挑起来,怎么对得起文王、武王?”

  襄王不听,执意派遣颓叔、桃子两位大夫请狄人出兵。

  到夏天,狄人讨伐郑国,夺取了栎邑。襄王感激狄人,准备立狄女为后。富辰劝谏说:“不可以。臣下听说:‘报答的人已经疲倦了,施舍的人还不满足。’狄人本来就贪婪,大王又进一步引导他们。女子感激起来没有尽头,妇人怨恨起来也没有终结。狄人必然成为祸患。”周王又不听。

  关于富辰这两次劝谏,《国语·周语中》记载了一个很详细而且有所不同的版本:

  周襄王十三年,郑国讨伐滑国。襄王派游孙伯请求郑国放过滑国,郑人扣押了使者。襄王大怒,将要引来狄人去讨伐郑国。富辰劝谏说:

  “不可以。古人说:‘兄弟间因谗言而争斗,但仍然会联手欺侮关系疏远的外人。’周公作诗说:‘兄弟在家争吵,在外齐心抗暴。’如果能这样,那么即使争斗也是内部欺侮,而且虽然争斗也不会败坏了亲情。郑国与王室,是兄弟关系。郑武公、庄公曾经在平王、桓王时有拥戴王室的大功勋;我周王室东迁,依靠的是晋、郑两国;子颓发动叛乱,又由郑国平定。现在因为小忿恨就抛弃郑国,是因为小怨而搁置大德,恐怕不可以吧!

  “况且兄弟之间有怨恨,不该征召他人来解决。征召他人来,利益就会外泄。彰显怨恨并外泄利益,不义;抛弃亲情接近狄人,不祥;用怨恨报答恩德,不仁。道义是产生利益的本源,祥和是事奉神明的态度,仁爱是保有民众的基础。不行道义则利益不丰厚,不祥和则神福不会降临,不仁爱民众就不会前来。古代贤明的君主不丧失这三种美德,所以才能拥有广大的天下,协和安宁百姓,美名不被忘记。大王千万不可以抛弃郑国。”

  襄王不听。

  十七年,襄王召来狄人军队去讨伐郑国。襄王感激狄人,打算娶狄君之女为王后。富辰劝谏说:

  “不可以。那婚姻,是祸福的阶梯。通过它使内人得利就有福,使外人得利就有祸。现在君王使外人获利,这不是招引祸害吗?从前挚、畴由于太任而得利,杞、缯由于太姒而得利,齐、许、申、吕由于太姜而得利,陈由于太姬而得利,这些都是能使内人得利而亲爱亲族的例子。过去由于仲任而灭亡,密须由于伯姞而灭亡,郐由于叔妘而灭亡,聃由于郑姬而灭亡,息由于陈妫而灭亡,邓由于楚曼而灭亡,罗由于季姬而灭亡,卢由于荆妫而灭亡,这些都是使外人获利而离弃亲族的例子。”

  襄王问:“利益如何能使内人得到?如何能使外人得到?”富辰对答道:

  “尊重贵族,昭明贤人,任用功臣,恭敬长者,友爱亲族,礼遇新人,亲近故旧。这样,民众没有不齐心竭力执行主上的命令,官府不必变更常道而财用不匮乏,要求没有达不到的,举动没有不成功的。百姓民众人人奉献利益而归于主上,这就是使内人得利。如果上述七种德政分崩离析,民众就会怀有二心,各自因为私利而退散,主上的要求达不到,这就是让外人得利。

  “那狄在王室的诸侯序列中没有位置,而郑国是南方的伯爵之国,君王却瞧不起他,这是不尊重贵族。狄人的德行跟豺狼没有两样,而郑国没有违背周室的典制,君王却蔑视它,这是不昭明贤人。平王、桓王、庄王、惠王都接受过郑国的辛劳恩惠,君王却抛弃它,这是不任用功臣。郑伯年纪已经大了,君王却把他当年轻人来对待,这是不恭敬长者。狄是隗姓,郑出自于宣王,君王却虐待它,这是不友爱亲族。根据那礼制的规定,新的不可以取代旧的,君王以狄女取代姜氏、任氏为王后,这是违背礼制、抛弃故旧的行为。

  “君王的一个举措就使抛弃了七种美德,所以臣下说这是使外人得利。《书》中说:‘必须有所忍耐,若想有所成功。’君王不能容忍小忿恨而抛弃郑国,还要提升叔隗从而引来狄人。狄人像野猪豺狼一样,是不可能满足的。”

  襄王不听。

  前面已经提到,王子带很受周惠王后宠爱,惠后准备立他为王,还没来得及实施,惠后就去世了。前六五三年,周襄王即位。前六四九年,王子带鼓动戎人攻打王城。前六四八年,周襄王率军攻打王子带,王子带出奔到齐国,在那里一呆就是十年。

  前六三八年,王子带终于得到襄王赦免回到王城,又跟狄后隗氏通奸。襄王知情之后无法忍受,又废了狄后。颓叔、桃子说:“当初是我们指使狄人出兵的,现在狄人恐怕会怨恨我们。”于是决意作乱,前六三六年奉王子带为主,率领狄军攻打襄王。侍卫准备要抵抗,襄王说:“先王后在天之灵看到我们兄弟相残会怎么说我呢?宁可让诸侯来考虑这件事情。”于是从王城出逃,到了坎欿(15),王城的国人又把他迎了回去。

  秋天,颓叔、桃子奉王子带为主,再次率狄军讨伐周王室,大败王室军队,抓获了周公忌父、原伯、毛伯、富辰。襄王逃到了郑国,住在氾邑。王子带和隗氏住在河水以北的苏都温邑(16),这说明王子带乱党背后有苏子的支持。

  宋国在两年前曾与楚国在泓水岸边交战而惨败,宋襄公随后伤重去世,在一年前又遭到仍自诩为中原霸主的齐国讨伐。前六三六年冬天,宋国和楚国讲和,新即位的宋成公前往楚国朝见楚成王,表明宋国服从楚国。这是继收服郑国之后,楚成王争霸中原取得的又一重大进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