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城濮大战败楚军,践土朝王任霸主

城濮大战败楚军,践土朝王任霸主

发布时间:2020-06-12 20:10:5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夏四月初一,晋文公、宋成公、齐卿国庄子、齐卿崔夭、卿小子慭率军驻扎在卫地城濮。与他们对峙的是令尹子玉率领的楚集团联军。据《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清华简二《系年》的记载,则晋集团参战的还包括晋惠公时期从秦地迁来的群戎,楚集团参战的还包括郑国、卫国(卫成公党羽)、陈国、蔡国和群蛮夷。

  晋文公看到楚军背靠着险峻的丘陵扎营、占据着地形优势,感到很担心;他听到舆人们编的顺口溜,说“肥沃的休耕地上青草茂盛,舍弃旧的而谋划新的”,又感到不能放弃这个机会,因此非常纠结。狐偃说:“开战吧!交战胜利了,必定能得到诸侯成就霸业。如果不胜,晋国外有河水,内有太行山,必定不会有大祸害。”文公问:“拿先前楚国对我们的恩惠怎么办?”栾枝说:“汉水以北那些姬姓诸国,都是楚国攻灭的。想着小恩惠而忘记大耻辱是错误的,不如开战。”

  然而晋文公的纠结并没有结束。他又告诉群臣,自己睡觉时梦到与楚成王搏斗,楚王趴在自己身上并咀嚼自己的脑,因此对开战感到害怕。狐偃说:“这个梦是好兆头。我们得到天,楚趴着认罪,我们还柔服了它。”晋文公仰卧,面向上,狐偃将其解释为“我们得到天”。楚成王面朝下趴着,狐偃将其解释为“楚趴着认罪”。古人认为脑是阴柔之物,楚成王咀嚼晋文公的脑,狐偃将其解释为“我们还柔服了它”。这些充满“正能量”的解释让晋文公打消了疑虑,下定决心与楚国决战。

  大概就在晋文公做恶梦前后的几天,楚方主帅子玉也做了个梦。先前,子玉请人为自己做了一顶琼瑰装饰、玉饰系带的精美皮冠,做好后还一直没有戴过。在子玉的这个梦里,河水之神对他说:“给我你的皮冠,我赐给你宋国腹地孟诸泽的麋鹿。”所谓“赐给你孟诸泽的麋鹿”,也就是保佑子玉此战取胜,赢得宋国归服。

  子玉醒来之后将这个梦告诉了左右臣子,并且表示并不打算将皮冠投入水中献给河神。大夫孙伯和子西派荣黄去劝谏子玉,子玉不听。荣黄急了,说:“献出生命如果对国家有利,尚且要去做,何况是献出一顶琼玉装饰的帽子?与战争的胜利相比,皮冠的价值就像垃圾一样低贱,如果可以用它使得军事行动成功,还有什么好爱惜的?”子玉还是不听。荣黄出来之后,对孙伯、子西说:“不是河神要让令尹失败,令尹自己不为民众尽心尽力,实在是自寻失败。”

  如果荣黄是真心相信河神法力,那么他劝谏的主要原因就是担心河神被子玉拒绝之后,会发怒降祸于楚军,导致楚军在战斗中失败。我倾向于认为,荣黄并非真心相信河神有什么法力,而他劝谏的主要原因就是看重这一举动对于相信神的普通楚军将士心理上的影响作用。子玉如果愿意将皮冠拿出来献给河神,那么楚军领导层就可以在河水边举行一场沉宝祭神仪式,广为宣扬,使军中将士相信河神会帮助楚国,那么作战时楚军将士必将奋勇争先;如果消息传到晋军营垒中,还能动摇晋人军心士气,总之对于取得胜利只有好处。然而,由于子玉拒绝将宝物献给河神,这就使得楚军高层必须要将此事保密,如若泄露出去,就会使将士认为河神将不会帮助楚国,甚至可能会加以阻害,那么作战时楚军将士将心存疑虑,遇到困难时更容易溃退,从而促成楚军战败。泄露范围越大,负作用越大。子玉不以大战胜败、国家荣辱为重,而爱惜区区一顶皮冠,主动放弃这一大好的借助神力作战/鼓舞军心士气的机会,因此荣黄认为:第一,此战必败;第二,如果战败,子玉要承担全部责任,而不能扯上河神为自己辩白。

  子玉派子上请战,说:“我方请和君主的士兵游戏一番,君主扶着车前横杠观看,得臣也得以瞄一眼。”晋文公派栾枝对答说:“我国君主收到命令了。楚君的恩惠,我方不敢忘记,因此后撤九十里到了这里。认为大夫您会退兵,臣子怎敢抵挡君主?我国君主既然得不到楚国撤军的命令,谨敢劳烦大夫告诉楚军中的诸位大夫:‘敕令你们的战士驾好战车,崇敬你们君主的军政大事,明早将在战场上相见。’”

  此时晋军战车七百乘,已经装备停当。晋文公登上有莘之墟观看军容,说:“新兵老兵严守军礼,这支军队可以用来作战。”又组织士兵砍伐树木,新造了一批兵器。

  第二天,晋军在城濮摆开军阵。两军阵型如下:

城濮大战败楚军,践土朝王任霸主

  子玉在战前放话说:“今天一定要灭了晋军!”

  战斗开始,晋下军佐胥臣给战马蒙上虎皮,先攻击对面楚右师阵营里的战斗力较弱的陈、蔡军队。陈、蔡军队奔逃,楚右师随之溃败。

  这时,晋上军帅狐毛让两辆前驱兵车插上大旗故意让楚军看到,然后率领并未受到攻击的晋上军向后撤退;晋下军帅栾枝也命令战车托着树枝制造扬尘,使得其他楚军看不清晋下军—楚右师战场的真实状况,然后率领晋下军不但不乘胜追击楚右师,反而也向后撤退。

  楚左师看到远处晋下军—楚右师阵地上尘土飞扬、晋人似乎在向后撤退,而且自己面前的晋上军也往后撤退,以为晋军正在整体后撤,于是决定抓住战机,冲出阵地追击晋上军。

  等楚左师大部分冲入晋上军所在区域之后,晋中军帅先轸、中军佐郤溱率领由远支公族组成的中军精锐部队拦腰攻击楚左师,然后与上军帅狐毛、上军佐狐偃一起前后夹击楚左师,楚左师溃败。

  至此,楚右师、楚左师均已溃败,胜负已定。子玉及时收束住中军士卒不让他们进攻,所以楚中军没有溃败,撤出战场。

  从交战的情形看来,晋军是在有条不紊地实施事先精心策划好的作战方略,而楚军主帅子玉则毫无预谋,作战时也没有发挥中军主帅统御全局的作用,导致楚右师、左师各自为战,先后落入了晋军的圈套,被晋军各个击破。

  晋军吃楚军留下的粮食,修整了三天,到六日班师回国。有学者综合传世文献及清华简二《系年》认为,晋军在击败楚国之后,决定乘势压服与楚国关系最为密切的郑国,于是在回国路上讨伐郑国(16),其情形如《国语·晋语四》所述:

  晋文公以“声讨观望”为由讨伐郑国,摧毁了城上的矮墙。郑人用名贵的宝物来求和,晋文公不答应,说:“把当年建议杀掉我的叔詹交给我,我就退兵。”叔詹请求前往,郑文公不答应。叔詹坚持请求说:“牺牲臣下一个人可以解救百姓、安定社稷,君主何必对臣下如此爱惜呢?”

  郑人将叔詹交给了晋国,晋人将要烹煮叔詹。叔詹说:“我希望得到机会把话说完再死,那是我的心愿。”晋文公听他陈辞。叔詹说:“上天把灾祸降给郑国,使郑国过分地在中原霸主和楚国之间骑墙观望,抛弃了礼制,违背了宗亲关系。我曾经劝阻说:‘不可以这样。那晋公子贤明,他的左右随从都是国卿级别的人才,如果回到他的国家,而在诸侯中实现志向成为霸主,郑国的祸难将无法赦免。’今天祸难来了。我当初尊重贤明、遏制祸患,这是智慧。我现在牺牲自己、救赎国家,这是忠贞。”说罢便跑去受烹刑,用手抓住鼎耳大声呼喊:“从今以后,人们知道忠心事奉君主的人,都会落得和我叔詹一样的下场!”晋文公于是下令不杀叔詹,待以厚礼,然而将他送回了郑国。郑人任命叔詹为将军。

  二十七日,晋军到达郑地衡雍。周襄王得知晋军战胜,亲自前往衡雍附近的郑地践土慰劳,晋人为周王修筑了行宫。郑国派大夫子人九到晋军营垒求和。栾枝进入郑都与郑文公盟誓。五月九日,郑成公来到衡雍,与晋文公盟誓,表示服从晋国。

  十日,晋文公在践土行宫向周襄王进献楚俘,包括一百辆披甲战马牵引的战车、一千名步兵。郑文公辅相襄王接受晋文公献俘,所用的正是当年郑武公辅相周平王给晋文侯赐命时所用的礼仪。

  十二日,襄王设享礼款待晋文公,又命尹氏、王叔文公、内史叔兴正式策命晋文公为“侯伯”(诸侯之长,也就是霸主),赐给他大路车、戎路车,一把红弓、百支红箭,十把黑弓、千支黑箭,鏚钺,一卣香酒、一套圭瓒,三百位虎贲勇士,说:“王对叔父说:‘恭敬地服从周王的命令,以安抚四方诸国,惩治驱逐对王室行恶事的人。’”晋文公三次推辞,然后接受策命,说:“重耳谨敢两次行稽首礼,接受和宣扬天子重大光明的赏赐与策命。”接受简策出去。

  此次接受赏赐的不仅有晋文公,还有他的股肱谋臣狐偃(子犯)。就在这一天,狐偃接受诸侯国贡献的铜块,铸造了一套编钟。这套编钟有十六枚流传到了今天,现收存于台北的公、私藏家(台北故宫博物院十二枚,私人藏家四枚),分为两组,每组八枚。两组编钟均有铭文,内容相同。每组铭文分铸在八枚上,合为全铭,释文如下:

  唯王五月初吉丁未,子犯佑晋公左右,来复其邦。诸楚荆不听命于王所,子犯及晋公率西之六师搏伐楚荆,孔休大功,楚荆丧厥师,灭厥渠。子犯佑晋公左右,燮诸侯,俾朝王,克奠王位。王赐子犯辂车、四马、衣、裳、带、巿、佩。诸侯羞元金于子犯之所,用为和钟九堵,孔淑且硕,乃和且鸣,用燕用宁,用享用孝,用祈眉寿,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乐。

  从编钟铭文可以看出:

  第一,当时晋国称楚国为“楚荆”,一方面承认其正名“楚”,另一方面在后面加上暗示其为“荆蛮”的“荆”。这个称呼强调了晋国的正统性,渲染了楚国的南蛮属性,跟“国民党反动派”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二,晋国对城濮之战的官方表述是:楚荆不听周王之命,晋文公率六师(即三军,每军两师,分别由将、佐率领)讨伐楚荆,楚荆一败涂地,晋国协调诸侯,使他们共同朝见周王,成功地安定了周王的地位。这个表述将城濮之战塑造成晋国“尊王攘夷”的伟大胜利,强调了晋国作为霸主为协调诸侯、安定王室所做的重大贡献。

  第三,狐偃在晋国地位极高,是晋文公的首席辅臣,也是城濮之战的重要功臣,因此得到周王赏赐命服,还得到诸侯贡献铜块铸造编钟以记功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