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西伯昌由伯而王的历程

西伯昌由伯而王的历程

发布时间:2020-06-13 22:43:41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侯伯/霸主是春秋时期特有的政治现象,然而它的渊源,则可以从商朝晚期的“方伯”(一方诸侯之长)说起。

  《诗经·鲁颂·閟宫》追述周人发展史时说:“后稷的子孙,就是这位太王。住在岐山以南,开始削弱殷商。”“太王”是建立王朝后的周人为先君古公亶父追加的尊号。自从古公亶父带领周人离开豳地、迁至岐山南面的周原定居之后,周国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古公亶父去世后,继任的周君季历开始大举攻伐戎人、开疆拓土。据古本《竹书》记载:

西伯昌由伯而王的历程

  商王武乙三十四年,周王季历来朝,武乙赐地三十里,玉十瑴,马八匹。

  武乙三十五年,周王季讨伐西落戎,俘虏了二十个翟王。太丁(应为“文丁”)二年,周人讨伐燕京之戎,周师大败。

  太丁(应为“文丁”)四年,周人讨伐余无之戎,战胜了它。周王季被商王任命为殷牧师。

  文丁任命季历为“牧师”,一方面是承认周国的西土强国地位,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利用周国加强对西土诸侯的管控。然而,季历似乎并无意为商王室镇守西土、牧养民众,而是充分利用这个职位带来的特权,加紧攻伐戎人,扩大地盘。据古本《竹书》记载:

  太丁(应为“文丁”)七年,周人讨伐始呼之戎,战胜了它。

  太丁(应为“文丁”)十一年,周人讨伐翳徒之戎,抓获了戎人的三位大夫。

  周人的大肆扩张使商王室忍无可忍,终于导致了“文丁杀季历”(据古本《竹书》)的恶性事件,季历的“牧师”地位应该也被剥夺了。继位的周君是季历的儿子昌,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周文王。关于他的事迹,《史记·周本纪》里有如下记载:

  公季死后,他的儿子昌即位,就是日后的西伯。西伯就是文王,他遵奉后稷、公刘的事业,严守古公、公季的法则,笃行仁义,尊敬长者,慈爱幼小。他能屈节礼遇贤人,为了接待士人忙到中午还顾不上吃饭,贤士因此纷纷投奔他。伯夷、叔齐在孤竹国,听说西伯善于敬养老人,就一起投奔了他。太颠、闳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等人也都去投奔他。

  崇侯虎向商纣进西伯的谗言说:“西伯积善累德,诸侯都向往他,将不利于王。”纣于是把西伯囚禁在羑里。闳夭等人很担心,于是搜求有莘氏的美女,骊戎的彩色骏马,有熊氏的九套驾车马,以及其他种种奇珍异宝,通过纣的宠臣费仲进献给他。纣大喜,说:“有这里面的一件东西就足以让我释放西伯,何况还有其他许多呢!”于是就赦免了西伯,还赐给他弓箭斧钺,使西伯有权征伐周边诸侯,宣告说:“说西伯坏话的人,是崇侯虎。”西伯于是把洛水以西的土地献给商纣,而请纣废去炮烙之刑。纣答应了他。

  西伯暗自行善,诸侯都来请他裁决是非。当时虞、芮两国之人有讼事不能裁决,于是前往周国。他们进入周国疆界后,看到耕种的农夫都互让田界,民俗都谦让长者。虞、芮两国的人还没见到西伯,都觉得惭愧,相互说:“我们所争的,正是周人所耻的。还去干什么,只是自取羞辱罢了!”于是返回,互相谦让而去。诸侯听说此事,议论说:“西伯应该是领受上天之命的君主。”

  次年,西伯讨伐犬戎。又次年,西伯讨伐密须。又次年,西伯打败耆(即黎)。殷臣祖伊听说后,害怕了,把情况报告给纣。纣说:“不是有天命助我吗?他能怎么样?”又次年,西伯攻伐邘。又次年,西伯攻伐崇侯虎,并开始营建丰邑,从岐山下迁都到丰邑。又次年,西伯去世,太子发即位,就是武王。

  西伯大概在位五十年。在他被囚禁在羑里期间,也许曾把《易》的八卦增益为六十四卦。从《诗》的作者对西伯的称颂看,西伯大概是在宣称承受天命那一年称王,裁决虞、芮两国纠纷。十年后去世,谥为文王。从此修改法度,制定正朔,追称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这恐怕是因为称王的祥瑞是从太王开始的。

  上博简第二辑《容成氏》的记载如下:

  纣不遵循先王之道,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于是建造了九层的高台,并且对民众实行炮烙之刑:将炭火盆放在下面,在上面搭起圆木,使民众踏在上面走,能通过者就过,如果不幸失足,将会坠入火盆中而烧死。民众不服从命令的,就用桎梏铐起来,于是制作了三千个铜制桎梏。制作好铜桎梏之后,又建造了酒池,沉湎酒中,彻夜宣淫,不听国家政事。

  这时西方九国群起叛变:丰、镐、舟、、于、鹿、黎、崇、密须氏。囚禁在夏台的文王得知后说:“即使君上无道,臣下怎敢不服事呢?即使父亲无道,儿子怎敢不服事呢?有哪个天子可以背叛呢?”纣听到了,便将文王从夏台之下释放,并问他说:“九国可以来归服吗?”文王说:“可以。”

  文王于是带缟冠,穿素衣、素屦、素裳等凶礼之服巡行九国,七国前来归服,只有丰、镐不服。文王于是兴兵前往丰、镐,击鼓三声然后前进,击鼓三声然后退兵,然后说:“我所知道的大多是令人哀怜之事:君王一人无道,百姓有什么罪呢?”丰、镐的民众听到文王的话,便向文王投降了。文王遵循古老的历法来教授民众农时,地形高低、土地肥瘠的利害民众都知晓了,使民众知晓天道,知晓地利,使民众不疾苦。以前文王辅佐纣时就是这样的情形。

  一九七七年,在岐山周原宫殿基址的窖穴中出土了成批的有字甲骨,其中的两片甲骨上出现了“典周方伯”“周方伯”的文字,有学者认为这正印证了商王册命周君昌为“西伯”(西方诸侯之长)的史事。除了“周方伯”,甲骨卜辞中还出现过“盂方伯”“夷方伯”,应该也是其他商王畿外其他地区的诸侯之长。

  清华简第一辑《程寤》篇详细记载了西伯昌及太子发受命于天的细节:

  在王元年正月既生霸这一天,文王夫人、太子发母亲太姒梦见商朝王廷长满了荆棘,居然小子发取了周廷的梓树种在商廷荆棘之间,化为松柏棫柞。太姒从梦中惊醒,把梦告诉文王。文王不敢占卜,于是召唤太子发,命令灵巫总负责蔽志,祝祈为文王蔽志,巫率为太姒蔽志,宗丁为太子发蔽志,以币帛告于宗庙社稷,向天地四方山川祈祷,向商人的神祇攻解,望承在明堂占卜,结果为吉梦,文王及太子发一起拜谢吉梦,从皇天上帝那里领受本来属于商的天命,然后站起来,说:

  “发!你要恭敬地听吉梦。殷商朋比荆棘(比喻奸佞小人),仇视梓松(比喻周),梓松柏育生了柞棫(比喻周能招致贤人),柞木化为丹保护梓松(比喻贤人可以保护周)。

  “呜呼!要警惕什么,不是朋比的小人吗?要戒惧什么,不是殷商吗?要用什么呢,不是树木(比喻人才)吗?用树木(人才)要依据我们的愿望要求,但不能违背树木(人才)的本质。违背本质,就好像上天降下恶疾,人违背自然规律,吃多了有害健康的甘美食物,因此不可救药,死亡之时不远了(比喻殷纣宠信奸佞,不可救药)。

  “商人的忧虑来自于周,周人的忧虑来自于商。上天选择了周,我们要果断地改变不忍让民众战斗死亡以灭商的心,伐纣灭商以获得多福。

  “唯有梓树败毁不宜,在商廷茁壮茂盛,才能使行事没有匮乏。昭明的上天在上监临,我们是要接纳荆棘(比喻奸佞小人)呢,还是只要接纳柏树(比喻贤人)?梦中的话徒然放肆鄙野,又忽微渺茫,一味修明武威或可得一时之利,但如同棫柞丛生而无根,则不能长久。

  “呜呼!要恭敬啊!我听说君长忠信恒长没有二心,会导致败亡的事不要做,不要忌恨、使人畏惧,而要谦卑柔和恭顺,这么做,生民不会受到灾殃,这话非常可信。

  “呜呼!要监督什么,不是‘时’吗?要从事什么,不是‘和’吗?要敬畏什么,不是‘文’吗?要保有什么,不是‘道’吗?要爱惜什么,不是己身吗?要让谁为你出力,不是民众吗?人图谋再高强也不足以确保后人顺利。后人要戒惧,要继续采用你的谋略。要爱惜日子,因为日子不够用。”

  这篇文献开头便称当年为“王元年”,说明它的作者认为西伯昌就是在占梦受命的同年称王的,与《史记·周本纪》的说法一致。据《清华简〈程寤〉与文王受命综考》一文的分析,“所谓‘文王受命’……是受皇天上帝之命以取代殷人对天下的统治。文王受命、称王、改元三位一体,奏响了东进伐商的序曲”。

  西伯昌在生前称王之事,不仅见于传世文献的记载,也得到了周原甲骨文的印证。比如下面三条意思比较清楚的:

  王若商。

  王顺服商。

  顺服于商的王,只可能是周王。武王继位之后,周人对商朝采取攻势,不可能顺服商,因此这里的王只可能是文王。

  衣(殷)王田,至于帛,王唯田。

  殷王田猎,到了帛,王参与田猎。

  殷王与王对言,这里的王也只可能是周王。周王与殷王共同田猎,也是顺服殷商的举动,因此也只可能是文王。文王虽然称王,却仍然顺服殷王,此时殷、周之间的关系正处在非常微妙的阶段。

  今秋,王斯克往密。

  今秋,王能够前往密。

  密,又作“密须”,如上引《史记》所述,是文王曾经讨伐过的国家。这段卜辞记载的应该就是文王伐密须的事。

  综合上述来自于传世文献和新出土文献的信息,并充分考虑周代文献有意丑化商纣、美化西伯昌/周文王的倾向性,可概述西伯昌/周文王“由伯而王”故事如下:

  季历被杀后,他的儿子昌继位。此时他还不是西伯,也不是文王,只能被称为“周君昌”。商帝乙二年,周人伐商,报复商文丁杀季历之仇。此后周国与商王室和解。周君昌吸取季历开疆拓土过快而招致杀身之祸的教训,致力于“内涵建设”,修明内政、积德行善、吸纳贤才,将岐山下的周原建设成了“先版延安”。

  商纣意识到周君昌如此发展下去将对商朝政权稳定构成威胁,于是将其逮捕,囚禁在殷都附近的羑里。然而,在失去周君昌震慑之后,丰、镐、舟、、于、鹿、黎、崇、密须等西土九国发动叛变。商纣急于借助周君昌平定叛乱,又有闳夭送上重礼,于是释放周君昌,正式任命他为“西伯”,也就是西方诸侯之长,赋予他武力征伐叛变诸侯的权力。

  西伯昌归国后,一方面致力于推行德政、化解纠纷、争取诸侯归附,一方面散布自己承受天命取代殷商的神奇故事,树立起“受命贤君”的高大形象,在得到西土诸侯拥戴、宣称承受天命的基础上称王,不过仍然奉商王为共主。称王之后,周文王通过攻灭叛商方国“私事公办”扩大疆土,在去世前一年从岐山周原东迁至渭水南岸的原丰国旧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