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齐桓霸业:创建中原国际秩序“新常态”

齐桓霸业:创建中原国际秩序“新常态”

发布时间:2020-06-13 23:04:2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当前六八六年齐襄公被叛党所杀时,天下早已不是春秋初年那个“群龙无首”的混沌状态。在中原地区,在郑庄公、齐僖公、齐襄公长期的小霸探索基础上,中原各主要诸侯国已经逐渐适应和接受一个新的国际政治体系,这个新体系中的顶层管控者不再是周王室,而是有实力、有意愿的诸侯大国。但是,这个大国是否一定是齐国,在当时并没有定论。一方面,齐襄公与妹妹通奸,杀鲁桓公,杀郑子亹,车裂郑卿高渠弥等一系列“无常”举动使他无法得到其他诸侯国君臣的真心拥戴和归服,而他在内乱中被杀更使齐国陷入到霸业中衰的险境。另一方面,背负着杀父之仇的鲁庄公一直在韬光养晦、等待时机。从齐襄公死后鲁庄公迅速行动、武力干预齐国君位继承的史事来看,他是有心借此机会超越齐国、实现其父鲁桓公的称霸理想的。公子小白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逃过管仲截杀,赶在鲁国拥立的公子纠之前进入齐都当上国君,就是齐桓公

  一、前六八五年—前六七九年:霸业动期

  从前六八五年齐桓公即位,到前六七九年诸侯在鄄之会上拥戴齐桓公为实际上的中原霸主,是齐桓霸业的“启动期”。其中,从前六八五年齐桓公即位到前六八一年齐鲁柯之盟这五年最为关键。在这五年间,齐桓公在与鲁庄公的争霸中最终占据上风,与此同时,他也与奇才管仲完成了“各管一摊”到“同心同德”的磨合。

齐桓霸业:创建中原国际秩序“新常态”

  从国际层面看,前六八五年到前六八一年是齐桓公和鲁庄公的争霸期。前六八五年齐国在国都附近击败鲁国干涉军,随后鲍叔率军逼迫鲁国交出管仲;前六八四年齐军讨伐鲁国,鲁国起用士人曹刿击退齐军,同年鲁军入侵宋国,并再次在鲁都附近击败齐、宋联军中的宋军。从前六八四年到前六八一年,齐、鲁继续争战,曹刿用兵再无“惊喜”,齐军三战三胜,夺取了汶水以北大片鲁国土地。最终,在前六八一年的柯之盟上,鲁庄公/曹刿用卑劣手段要回失地后,黯然退出竞争;齐桓公在管仲指导下上演“诚信秀”,令各诸侯国感到耳目一新。

  从国内层面看,前六八五年到前六八一年是齐桓公和管仲的磨合期。齐桓公在他师傅鲍叔的强力举荐下捐弃前嫌、重用管仲,但是一开始并没有全面接受管仲的内政外交战略,而是将国内治理交给管仲,自己主抓国际事务,尚武好战,连续攻灭小国扩张领土(前六八四年灭谭、前六八一年灭遂),并与鲁国连年交战、争夺霸权。这种“各管一摊”的局面一直到柯之盟后,才发生重大转折:被曹刿用利刃劫持的齐

  桓公终于意识到,一味强硬好战会招致诸侯“狗急跳墙”的反抗,管仲给他规划的才是正确的称霸道路。

  在郑国、鲁国相继退场,齐桓与管仲确立了精诚团结的君臣关系之后,齐桓霸业的启动进入快车道。前六八一年齐桓公“主会”召集宋人、陈人、蔡人、邾人在北杏会面,就稳定宋国局势达成协议;前六八〇年“讨罪”联合陈人、曹人讨伐宋国,追究宋人背约之罪,并在此过程中“尊王”请王室出兵与诸侯联手,最终于同年冬天与王卿单伯、宋桓公、卫惠公、郑厉公在鄄地会面,使宋国明确表示愿意遵守盟誓。前六七九年春,齐、宋、卫、郑、陈五国君主再次在鄄地会面,会上诸侯一致尊奉齐桓公为诸侯之长,为后来周王室正式任命他为侯伯/霸主奠定了“国际民意基础”。

  二、前六七九年—前六六七年:霸业转正期

  从前六七九年鄄之会齐桓公始霸,到前六六七年周惠王正式任命他为侯伯/霸主,是齐桓霸业的“转正期”。在这期间,齐桓公初步建立起包括齐、鲁、宋、卫、陈等主要诸侯国在内的同盟体系,并开始熟练运用“主会”“讨罪”等政治、军事手段,有效管控住了搅动中原国际秩序、又与南方楚国勾搭的郑国。

  前六八〇年,郑厉公从长期割据的栎邑杀回国都,夺回君位。这位在郑庄公时期就屡立战功、又经过了二十多年流亡历练的成熟政治家,一上台后就继承其父郑庄公的强硬风格,前六七九年趁齐、宋、邾讨伐郳国的机会入侵宋国,清算旧怨。作为霸主,齐桓公一方面不能允许郑厉公搅乱中原国际秩序,一方面也要防备郑国再与齐国争霸,于是前六七八年联合宋人、卫人讨伐郑国,同年冬天与鲁庄公、宋桓公、陈宣公、卫惠公、郑厉公、许穆公、滑伯、滕子在幽地同盟试图逼郑国顺服;前六七七年又以郑厉公没有亲自前来朝见为由,扣留来齐国访问的郑卿叔詹。

  前六七三年郑厉公联手王室卿士虢公丑攻入王城,平定王子颓之乱,与齐桓公争当中原霸主的势头达到顶峰,可惜天不假年,同年五月猝然去世。继位的郑文公仍然不愿顺服,在中原霸主齐桓公和南方霸主楚成王之间“首鼠两端”,前六六七年一方面根据齐桓公指令讨伐服从楚国的蔡国,一方面又与楚国暗地里沟通取得楚成王谅解。为了稳定中原局势,齐桓公在前六六七年又召集鲁庄公、宋桓公、陈宣公、郑文公在

  幽地会盟,商议前六六九年郑国与楚国联络、前六七二年陈国内乱两大问题,并使得郑文公、陈宣公表态同意会议做出的决议,顺服盟主齐桓公。同年,周惠王派遣卿士召伯廖颁赐诰命给齐桓公,正式任命他为侯伯/霸主。

  三、前六六七年—前六五一年:霸业昌盛期

  从前六六七年齐桓公被周王室正式任命为侯伯/霸主,到前六五一年葵丘之盟正式建立中原国际新秩序,是后人怀念和称颂的齐桓霸业昌盛期,齐桓公大量彪炳史册的霸政功绩都是在这一时期建立的。

  (一)抗楚服郑

  楚国前六八〇年将蔡国收为自己的仆从国之后,又盯上了位于中原腹地的郑国。如前所述,前六七二年郑文公在幽之盟时表示服从齐国。前六六六年楚令尹子元讨伐郑国,齐人、鲁人、宋人救援郑国。前六五九年,楚人讨伐郑国。同年八月,齐桓公、鲁僖公、宋桓公、郑文公、曹昭公和邾人在宋地柽会盟,谋划救援郑国。前六五八年,南方小国江、黄派代表在宋地贯与齐桓公、宋桓公会盟,表示服从齐国。同年冬天,楚人讨伐郑国。前六五七年,齐桓公、宋桓公、江人、黄人在齐地阳谷会面,商议如何讨伐楚国。同年冬天,楚国又讨伐郑国,郑文公想要求和,国卿孔叔劝他坚定跟从齐国。前六五六年,齐桓公、宋桓公、鲁僖公、陈宣公、卫文公、郑文公、许穆公、曹昭公共同率军入侵蔡国,随后讨伐楚国,在方城外的召陵与楚成王使者屈完盟誓。齐桓公率领中原诸侯“攘夷”抗击楚国,在此时达到最有利的局面。

  前六五五年,齐桓公召集诸侯在卫国首止会面支持王太子郑,使周惠王十分恼恨,因此挑唆在齐、楚间居心不定的郑文公逃离会场。前六五四年,齐桓公、鲁僖公、宋桓公、陈宣公、卫文公、曹昭公率军讨伐郑国,同年秋天,楚成王包围许国以救援郑国。中原诸侯转而救援许国,楚成王率军回撤。前六五三年,齐军讨伐郑国,同年秋天,齐桓公、鲁僖公、宋桓公、陈太子款、郑太子华在鲁地宁母会盟,希望使郑国归顺。在会上,郑太子华企图出卖国家利益、与齐国里应外合除掉郑国三个骨干卿族。齐桓公听从管仲建议,拒绝了太子华。这一举动打动了郑文公,他在前六五二年主动参与齐桓公在曹地洮组织的会盟,请求

  服从齐国。齐桓公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终于争取到郑国的诚心归服。

  (二)伐戎救患

  从春秋初年到齐桓公时期,入侵中原的戎狄主要有两支,一支是来自于晋国以东太行山区的赤狄,一支是位于于山西北部、河北西部的北戎/山戎。比如,前七一四年,北戎侵犯郑国,被郑庄公打败。前七〇六年,北戎侵犯齐国,被郑太子忽打败。

  位于中原的齐、郑各国尚且时常遭受戎人侵扰,与北戎/山戎紧邻的(北)燕国就更是深受其害。前六六四年,齐桓公与鲁庄公在济水边会面,谋划讨伐山戎,拯救(北)燕国。鲁庄公没有同意出兵,齐桓公就独自率军长途跋涉北伐山戎,并击溃了山戎属国令支、孤竹后返回,要求(北)燕国修明内政、恢复向王室纳贡。

  齐桓公的北伐行动震慑了北戎/山戎的嚣张气焰,来自于此部戎人的危险暂时得到缓和,但是“按下葫芦浮起瓢”,位于晋国东部的赤狄又大举入侵太行山区以西的卫国、邢国。前六六二年,赤狄讨伐邢国。前六六一年,齐人救援邢国。前六六〇年,赤狄讨伐卫国。为政昏聩的卫懿公亲自率军出城出战,一败涂地,卫懿公被杀,狄人攻入卫国都城。

  前六八八年卫惠公重新即位时,年纪很小,无法生育。“小霸”齐襄公为了稳定卫国政局,强迫卫惠公的庶兄昭伯与父亲卫宣公的夫人宣姜婚配,生了卫戴公、卫文公、宋桓夫人、许穆夫人。到了卫人大败时,齐襄公当年的布局发挥了巨大作用:卫国女婿宋桓公夜里帮助卫国遗民渡过河水,在曹邑建立临时政权,立卫戴公为君。许穆夫人也为卫国积极奔走。齐桓公随后派长子无亏率军戍守曹邑,给卫戴公、夫人配备服饰器物,给民众配备牲畜和门材。

  前六五九年,齐军、宋军、曹军救援邢国,邢人放弃都城逃入诸侯营垒中。诸侯军队赶走狄人,帮助邢人迁到河水南面、靠近齐国的夷仪修筑城邑,重建邢国。前六五八年,齐国率领诸侯在更靠近齐国的楚丘为卫人修筑城邑,重建卫国。

  (三)平定鲁乱

  前六八一年柯之盟后,鲁庄公抛弃争霸幻想,搁置杀父之仇,决定

  顺服齐国。前六八〇年,鲁庄公娶齐公室女子为夫人,是为哀姜。然而,鲁庄公宠爱的仍是鲁大夫党氏之女孟任,与她生有公子般,想要立子般为君,而与哀姜一直没有子嗣。哀姜则与鲁庄公太弟公子庆父私通,想要拥立庆父为君。

  前六六二年鲁庄公病重时,二弟公子牙以鲁国君位继承有“一继一及”传统为由,表示要拥立庆父为君;三弟公子友则忠于鲁庄公遗愿,遵从周代宗法制“父死子继”正礼,表示要拥立公子般为君。公子友先下手毒杀公子牙,在鲁庄公去世后立公子般为君。公子庆父指使圉人荦杀了公子般,公子友出奔到陈国。齐桓公在此时已经介入,支持鲁国内部维护“父死子继”正礼的卿大夫集团,立了鲁庄公庶子、哀姜陪嫁叔姜所生公子启方为君,就是鲁闵公,当时不到七岁,完全为亲齐卿大夫集团所掌控。

  前六六一年,鲁闵公集团与齐桓公一唱一和,从陈国召回公子友。同年冬天,齐卿仲孙湫到鲁国探察内乱状况,他打消了齐桓公试图趁乱吞并鲁国的念头,促使齐桓公下决心促使公子庆父倒台,而扶植公子友安定鲁国。前六六〇年,不甘心坐以待毙的公子庆父杀鲁闵公,公子友带着鲁庄公庶子公子申逃到紧邻鲁国的邾国,而公子庆父也在反对他的卿大夫集团压迫下逃到较远的莒国。公子友回到国都,拥立公子申为君,就是鲁僖公。局势基本稳定后,鲁人贿赂莒人送回公子庆父,庆父自杀。冬天,齐桓公派上卿高傒派军队来到鲁国,与鲁僖公盟誓稳定他的君位,并帮助鲁人修筑国都城墙。前六五九年,齐人逮捕事败逃到邾国的哀姜,在夷国杀了她,将尸体带回齐国,后来应鲁僖公请求才将尸体还给鲁国。

  齐桓公在鲁国内乱之时,没有趁机牟利,而是坚定地支持公子友一方,确保鲁国按周代宗法制正礼立嗣君,破除了鲁国自西周以来不合正礼的“一继一及”传统,取得了“平乱”的重大成就,也进一步得到诸侯信任和拥护。

  (四)匡正王室

  周惠王的王后宠爱少子带,并且说动了周惠王,想要废黜王太子郑而立王子带为太子。前六五五年,齐桓公召集鲁僖公、宋桓公、陈宣公、卫文公、郑文公、许僖公、曹昭公在卫国首止与王太子郑会面,展现诸侯对正牌太子的支持,希望迫使周惠王及惠后打消废嫡立庶的计

  划,从而安定王室。周惠王怨恨齐桓公干涉王政,于是挑唆郑文公逃离会场,如上文所述。

  前六五三年闰月,周惠王去世。继位的周襄王(王太子郑)担心王子带得知消息后会发动叛乱夺取政权,因此秘不发丧,而是急忙派使者去齐国寻求援助。前六五二年春正月,齐桓公召集鲁僖公、宋桓公、卫文公、许僖公、曹共公、陈太子款一道与王室大夫在曹地洮结盟,就王位继承一事达成共识,支持襄王继位。襄王在王位稳定之后,这才向各诸侯国发出讣告。郑文公也派出使者来到盟会现场,请求服从齐国,与诸侯结盟。

  四、前六五一年—前六四三年:霸业盛极而衰期

  前六五一年由齐桓公、鲁僖公、宋襄公、卫文公、郑文公、许僖公、曹共公和王室卿士周公孔出席的葵丘之盟是齐桓霸业的巅峰,标志着中原主要诸侯国经过一百多年的体制机制探索和国际共识构建,彻底走出了周王室管控的国际旧秩序,建立了霸主管控的中原国际新秩序,可以说是一种给中原地区带来相对稳定和安宁的“新常态”。这里说的“中原”,包括了周王室和所有尊奉周王为共主、承认周代封国名分的中原诸侯国,可以细分为六个层次:

  (一)周王室:天下共主。王室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硬实力可言,它之所以能够继续存在下去,主要就是因为它与霸主齐国之间形成了一种“相互需要”的关系,一方面王室依靠齐国管控天下,为周朝续命;另一方面齐国直接援引王室授权统领诸侯,而无需冒改朝换代的巨大风险。这就是齐桓公虽然在葵丘之盟上表现出明显的僭越之心、却能被管仲劝住继续“尊王”的深层次原因。

  (二)齐国:侯伯/霸主。齐桓公作为诸侯之长,主持诸侯会盟,率领诸侯尊崇王室、抗御夷狄、平定内乱、救助灾患、讨伐罪行、遵守公约,共同维护中原国际秩序。

  (三)鲁、宋、卫、曹:稳定服从齐国的“一心国”。这四国在意识形态上都高度认同自己是中原列国,而且距齐国近、距楚国远,与楚国之间还有众“二心国”加以阻隔,因此都选择了稳定服从齐国的地缘政治策略。

  (四)郑、陈、蔡、许:在齐、楚之间摇摆不定的“二心国”。这四

  国虽然在意识形态上自认为是中原列国而不愿服从“荆蛮”楚国,但都距齐国远而与楚国毗邻,为了国家的生存,不得不采取“谁强服谁”的地缘政治策略。

  (五)晋、:认同王室和封国名分的“观察员国”。秦国是通过重新占据宗周王畿发展起来的新兴国家,与晋国交往较为密切,而与中原则绝少来往。晋国本是拱卫宗周王畿的甸侯国,此时尚未取得沟通中原的南阳地区,除了偶尔介入王室事务之外,也基本上与中原没有来往。齐桓公邀请晋献公参与葵丘之盟,晋献公半路返回,已经充分说明晋国在此时还没有正式纳入中原国际政治体系。

  (六)江、黄:身处楚国势力范围却向往中原体系的“投诚国”。这两个小国饱受楚国压榨欺凌,又不愿意接受被吞并的宿命,垂死挣扎中试图抓住中原霸主齐国这根“救命稻草”,然而远水解不了近渴,最终于前六二三年、前六四八年分别被楚国攻灭。

  葵丘之盟的盟约规定了中原国际秩序“新常态”下各主要诸侯国的基本行为准则,可以说是春秋时期第一个“国际公约”:

  (一)“诛不孝,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诛责不孝之人,不要换掉已经立为继承人的儿子,不要把妾立为正妻。

  (二)“尊贤、育才,以彰有德”:尊重贤人、培育人才,来表彰有德之人。

  (三)“敬老、慈幼,无忘宾旅”:敬养老人、慈爱幼小,不要忘记善待过路的宾客。

  (四)“士无世官,官事无摄,取士必得,无专杀大夫”:士人不要享受世袭的官职,公家职务不要兼任,录用士人一定要得当,不要专擅地杀戮大夫。

  (五)“无曲防,无遏籴,无有封而不告”:不要筑堤防截留水资源,不要阻遏邻国采购粮食,不要封赏土地给卿大夫而不报告盟主。

  (六)“凡我同盟之人,既盟之后,言归于好”:所有我们参与盟会的国家,从订立盟约以后,完全回归到旧日的友好氛围。

  然而,在葵丘之盟代表周王赐予齐桓公祭肉的周公孔已经看出齐桓霸业盛极而衰的端倪,所以劝说半路遇上的晋献公不必急着加入中原诸侯联盟,而是赶快回国防备内乱。

  葵丘之盟后,晋献公于同年去世,晋国发生君位继承危机,紧邻晋国的秦穆公抓住机会发兵护送公子夷吾归国即位,齐桓公闻讯后急忙率领诸侯军队讨伐晋国,试图将这个新兴国家拉入自己的诸侯联盟体系。齐桓公到达晋国境内时得知秦国已先下手为强,于是派隰朋离开大部队与秦国会合,上演了一出“霸主主导、秦国配合”护送公子夷吾进国都的政治秀,前六五〇年又指使周王室代表周公忌父、王子党配合隰朋正式拥立晋惠公。然而,不管齐桓公如何大做表面文章,齐国毕竟距离晋国遥远,鞭长莫及,在这之后真正有能力干预晋国内政的仍然是秦国。

  前六五〇年,先前灭卫、灭邢的晋东赤狄又攻入河北王畿的苏国都城温,苏子出奔卫国。有意思的是,齐桓公不去对付这股为害甚大的赤狄势力,而是拉上远在南方的许僖公又去讨伐先前已被削弱的北戎。

  前六四九年,盘踞在中原伊水、雒水流域的各部戎人在王子带鼓动下讨伐王城,秦国、晋国南下讨伐戎人、救援周王室,晋惠公试图调停戎人和王室之间的紧张关系没有成功。

  前六四八年,齐国组织诸侯帮助卫国修筑城墙防备赤狄,收留了在王室内乱中被周襄王逐出的王子带,又派出管仲、隰朋成功调停了周襄王、晋惠公与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

  前六四七年,手中掌握着王子带的齐桓公派仲孙湫试图调停周襄王和王子带之间的仇怨没有成功。根据齐桓公、鲁僖公、宋襄公、陈穆公、卫文公、郑文公、许僖公、曹共公在咸之会上达成的共识,诸侯派出军队戍守王畿防备戎人,又在前六四六年修筑齐邑缘陵城墙,将饱受淮夷侵扰的杞国迁到缘陵。

  前六四五年,楚人讨伐亲附齐国的徐国,中原八国君主又在齐地牡丘会盟,随后诸侯率军救援徐国,徐国仗恃齐国救援,在娄林被楚军击败。同年,管仲去世,年老昏聩的齐桓公重用易牙、竖刁、堂巫等奸臣,内政混乱,诸子争立,霸业也开始走向衰败。

  前六四四年,齐桓公与鲁僖公、宋襄公、陈穆公、卫文公、郑文公、许僖公、邢侯、曹共公在淮水边会盟,这是齐桓公组织的最后一次中原诸侯大会。会后诸侯帮助被淮夷侵扰的鄫国修筑城墙,军中就开始流传“齐国内乱”的消息,修城任务还没结束就草草结束,各自回国。

  前六四三年十月,齐桓公在公宫中被活活饿死,尸体腐烂,蛆虫爬出宫门。易牙杀太子昭党羽,立公子无亏为国君,太子昭出奔到宋国。

  前六四二年,先前受齐桓公嘱托护佑太子昭的宋襄公率领诸侯讨伐齐国,与支持太子昭的齐国内部势力携手杀死公子无亏,拥立太子昭即位,就是齐孝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