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晋文霸业:与楚共创天下国际秩序“制衡态”

晋文霸业:与楚共创天下国际秩序“制衡态”

发布时间:2020-06-13 23:09:2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从齐、郑小霸中原开始,中原主要诸侯国已经逐渐习惯了后周王时代背景下“诸侯自治”的国际秩序。在此基础上,齐桓公/管仲经过三十多年的不懈努力,建立起霸主管控的中原国际秩序“新常态”,也在有实力的强国君主心目中树立起“称霸中原”这个比“独善其国”更为宏大的政治理想。前六四三年齐桓公去世后,齐国霸业中衰,中原成为强国争霸的“角斗场”。

晋文霸业:与楚共创天下国际秩序“制衡态”

    我们从“晋国视角”着眼,详细讲述了晋国霸业的起点、奠基、孕育、兴起、巅峰、延续和终结。在这里,我们将始终保持“中原视角”,重新梳理一下楚成王如何节节胜利、几乎成就霸业,晋文公如何力挽狂澜、城濮之战一战而霸,从而与楚成王共同开创天下国际新秩序“制衡态”,以及晋国霸业如何渡过传承危机,殽之战后确立天下国际新秩序。

  一、前六四二年—前六三七年:宋襄公称霸落败,楚成王收服郑国

  前六四二年,宋襄公率诸侯讨伐齐国,拥立出奔到宋国的太子昭。郑文公一见齐国内乱,马上前往楚国朝见楚成王。在成功地将太子昭推上君位之后(就是齐孝公),宋襄公认定天命已经抛弃建立周朝的姬、姜二族,而重新眷顾子姓商王族,于是开始一意孤行地推行他的“复古兴商”称霸计划。

  前六四一年,宋襄公称霸正式动。他派人逮捕了滕宣公,召集曹人、邾人在曹国会盟,又指使邾文公逮捕了鄫子,杀了他当作祭品祭祀睢水边的东夷神社。邾国是东夷国,而鄫国在几年前饱受东夷侵扰、曾得到齐桓公组织诸侯保护。宋襄公此举表明,他的称霸理念不是继承齐桓霸业的衣钵“尊王攘夷”,而是反其道而行之。

  同年冬天,齐、鲁、陈、蔡、楚、郑国代表在齐国都城会盟,公开的主题是不忘齐桓公的大德,重修齐桓公时期各国之间的友好。宋国的缺席表明,这次会盟的真正意图是表达对宋襄公称霸的一致反对;楚国的出现表明,在中原没有哪个国家可以与之武力抗衡的情况下,楚成王认为楚国已经可以从容地作为一个“正常国家”参与到中原国际政治中来,也许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洗刷掉中原体系长期加在楚国身上的“荆蛮”标记,从而名正言顺地当上中原霸主。

  前六三九年春,宋襄公在宋地鹿上与齐人、楚人会盟,希望楚国能同意自己召集诸侯会盟,楚人同意了。同年秋天,宋襄公果真召集楚成王、陈穆公、蔡庄公、郑庄公、许僖公、曹共公在宋地盂会盟。会上,楚成王捉拿了宋襄公,押着他讨伐宋国。秋天,楚卿子西前往鲁国进献伐宋的战利品。冬天,诸侯在宋地薄会盟,释放了宋襄公。经过这一系列闹剧式的行动,中原各诸侯国很可能加深了对楚成王的服从意愿,而宋襄公早已被他们当作顽固不化的狂人来看待了。

  楚成王“中原首秀”成功之后,前六三八年春,郑文公再次朝见楚成王,表明郑国正式服从楚国。夏天,宋襄公联合卫文公、许僖公、滕子讨伐郑国以示惩罚,陪着宋襄公征战的这几位诸侯君主到底有多少真心已经无从知晓。冬天,宋襄公在泓水边与楚人交战,宋军大败,宋襄公受重伤。战后,郑文公派夫人到军营里慰劳楚成王,又在国都内设最高规格的享礼款待他,楚成王娶了两位郑公室女子为妾后班师回国。此时郑国已经成为楚国的亲密盟国。

  齐孝公不敢与风头正盛的楚成王对抗,却对宋襄公落井下石,于前六三七年讨伐宋国,讨伐他没有参与先前的齐都之盟。夏五月,宋襄公伤重不治去世,他所主导的“复古兴商”称霸闹剧也宣告收场。秋天,楚司马子玉率军讨伐陈国,讨伐它曾有过服从宋国的念头。此时的楚成王很可能认为,成为中原霸主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二、前六三六年—前六三二年:晋文公出定襄王,楚成王几成霸业

  前六三六年,郑国与周王室围绕滑国存亡发生激烈冲突:郑国出兵讨伐滑国,想要逼迫滑国臣服,周襄王派出两位大夫到郑国,请求郑国放过滑国,郑文公不但不听周王的命令,还逮捕了两位王室大夫。周襄

  王发怒,下决心惩处郑国。由于周王室自身的军事力量已经很薄弱,周襄王不听劝阻,派出颓叔、桃子两位大夫请来狄人讨伐郑国,占领了栎邑。周襄王很感激狄人,立狄女隗氏为王后。隗氏与前六三八年得到赦免回到王城的王子带通奸,襄王知情后无法忍受,又废了狄后。颓叔、桃子担心狄人会怨恨他们两人,于是奉王子带为主,率领狄军两次攻打襄王,襄王出逃到郑国,王子带和隗氏也离开王城,住在一直不顺服王室的河北王畿温邑。周襄王派出使者到各国告难,中原各国大多袖手旁观,而穆公、晋文公决定共同出兵干预。

  这年冬天,宋襄公的儿子宋成公前往楚国朝见楚成王,表明宋国也服从楚国。

  前六三五年春,秦穆公率军到达河水岸边,准备与晋文公会合后共同东进中原。然而,晋文公在狐偃建议下,一面派人回绝秦穆公,一面买通阻挡在晋国和河北王畿之间的戎狄,独自率军抄近道南下,迎回周襄王,杀死王子带,平定了叛乱,取得“尊王”“平乱”之功。周襄王将王室一直无法有效控制的南阳八邑赐给晋国,晋人抓住机会,晋文公亲自坐镇,软硬兼施、稳扎稳打,实际占有了南阳地区。秋天,秦、晋讨伐楚属国鄀国,秦军攻占鄀国都城,抓获楚国重臣申公子仪、息公子

  边,“攘夷”扳回一局。楚令尹子玉追击秦师失败,于是包围陈国。此时晋、秦在表面上仍是联盟国,然而实际上已经为称霸中原展开了竞争。

  此时的卫国在卫文公的领导下,国力显著增强,前六三五年春攻灭邢国,冬天成功调停鲁国和莒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前六三四年春,卫、鲁、莒三国在莒邑向会盟。鲁国、卫国此时都已经倒向楚国。齐国认为自己仍然是区域的霸主,不能容忍鲁、卫另组同盟,因此两次出兵讨伐鲁国,卫国于是讨伐齐国以示报复。让局势更为复杂的是,宋国看到晋国迅速崛起,于是背叛楚国,改投晋国。于是,鲁卿东门襄仲、臧文仲前往楚国,请求楚人出兵讨伐齐国、宋国。冬天,楚人讨伐宋国,包围缗邑;鲁僖公带领楚军讨伐齐国,攻占谷邑,让齐桓公之子公子雍住在谷邑,由楚申公叔侯戍守。

  前六三三年夏,齐孝公去世,齐桓公之子公子潘杀孝公之子而自立,就是齐昭公。冬天,楚成王、陈穆公、蔡庄公、郑文公、许僖公包围宋国都城,十二月,鲁僖公也加入进来,与楚集团诸侯在宋国境内会盟。

  此时天下各主要诸侯国情势大致如下:

  (一)楚集团

  楚国:君主为楚成王,积极争取称霸中原

  郑国:君主为郑文公,此前为齐集团“二心国”陈国:君主为陈穆公,此前为齐集团“二心国”蔡国:君主为蔡庄公,此前为齐集团“二心国”许国:君主为许僖公,此前为齐集团“二心国”鲁国:君主为鲁僖公,此前为齐集团“一心国”卫国,君主为卫成公,此前为齐集团“一心国”曹国:君主为曹共公,此前为齐集团“一心国”

  (二)晋集团

  晋国:君主为晋文公,积极争取称霸中原,此前为齐集团“观察员国”

  宋国:君主为宋成公,此前为齐集团“一心国”

  (三)秦国:君主为秦穆公,积极争取称霸中原,此前为齐集团“观察员国”

  (四)齐国:君主为齐昭公,曾为中原霸主,自诩仍拥有霸主地位由此可见,在齐国霸业衰落、宋国称霸失败之后,除齐国、宋国外

  的所有中原主要诸侯国都已经认为,长期与齐国争霸、国力强盛、君王英明的楚国将成为下一个中原霸主国,楚成王距离实现“称霸中原”的宏伟目标似乎已经只有一步之遥。

  三、前六三二年:城濮之战,楚成王功败垂成,晋文公称霸中原

  当楚集团诸侯包围宋国时,晋国高层在谋求称霸中原的总体战略指引下,决定武力介入此次危机,采用“攻甲救乙”策略,通过讨伐曹国、卫国吸引楚国来救援,从而解救宋国。

  前六三二年春,晋文公派出使者到卫国,提出借道卫国讨伐曹国。

  卫国不同意,这就给晋人讨伐卫国提供了理由。晋文公率领晋军从卫国以西渡过河水,向东讨伐卫国,夺取了五鹿。

  二月,晋文公、齐昭公在卫地敛盂结盟。卫成公想参加此次会盟,晋人不答应。卫成公又想投靠楚国,国人不同意,于是将卫成公驱逐出国都。

  作为卫国关系密切的盟国,鲁国派出国卿公子买率军戍守卫国,等待楚国前来救援。可是,楚军救援卫国没有成功。鲁僖公一方面惧怕晋国惩罚,于是派人刺杀了公子买作为交待;另一方面又不愿意得罪楚国,于是告诉楚人说,杀掉公子买是因为他没到期限就擅自回国。

  三月八日,晋文公攻入曹国,数落曹共公不用贤人僖负羁、滥授官职,当年偷看他洗澡,为自己的军事行动寻找理由。

  这时,已被围四个月的宋人派人到晋军营垒中告急。晋国高层决定:一方面逮捕曹共公,并宣称要把曹国、卫国的领土赐给宋人;一方面要求宋国去给齐国、秦国送重礼,请他们向楚国游说放过宋国。这样一来,一方面宋国得到晋国的赐地承诺,更加坚定地跟从晋国;一方面楚国由于要力保新近加入楚集团的曹国、卫国,绝不会放过宋国;一方面齐国、秦国收了宋国的重礼,却无法说服楚国,会对楚国的顽固感到愤怒。晋国通过这样的“激将法”促使齐国、秦国出兵支持晋国,成功地将所有不服楚国的力量整合到了一起。

  楚成王不愿与急于求战的晋文公进行正面决战,于是自己离开宋国回到方城以内的申县,然后命令申公叔侯从齐国谷邑撤军,命令令尹子玉从宋国撤军。子玉拒绝撤军坚决请战,楚成王发怒,减少了子玉所统帅的军队数量。

  子玉派出使者宛春前往晋军营垒,向晋人提出:如果晋人将卫成公送回国都公开恢复其君位,并且公开恢复曹国的国家地位,楚国就从宋国撤军。而晋人则私下同意恢复曹国、卫国,促使曹国、卫国公开宣布与楚国断绝关系,并故意违背外交规则逮捕了使者宛春。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卫国已经分为两股政治势力,国都内的国人已经宣布与楚国断绝关系,而流亡在外的卫成公则派遣他的党羽参与了楚集团联军。

  这些行动成功地激怒了子玉,他率领全部军队离开宋国,北上卫国追赶晋军,寻求正面交战。晋人按照当年公子重耳对楚成王的承诺退避九十里后,在卫地城濮停下,准备与楚人决战。当时双方的参与国分别是:

  晋集团:晋(主力)、齐、秦、宋、群戎

  楚集团:楚(主力)、郑、卫、陈、蔡、群蛮夷

  夏四月二日,晋军运用“佯败诱敌”“各个击破”的战术,在城濮大败楚军,取得了城濮之战的历史性胜利。之后,晋军讨伐了郑国。二十七日,晋军到达郑地衡雍,在附近的践土为前来慰劳的周襄王修建行宫。郑文公派子人九到晋军营垒求和,晋卿栾枝进入郑国都城与郑文公盟誓,五月九日,晋文公与郑文公在郑地衡雍结盟,曾经是楚国最亲密盟国的郑国转投晋国。

  五月十日,晋文公在践土行宫向周襄王进献楚俘,周襄王正式任命晋文公为侯伯(诸侯之长,也就是霸主)。五月二十六日,晋文公、齐昭公、鲁僖公、宋成公、蔡庄公、郑文公、卫夷叔(卫成公同母弟)、莒兹丕公在践土会盟。陈穆公在会盟结束后赶到。卫成公出奔到楚国。

  六月,晋人将卫成公送回国都复位,夷叔被杀,守城国卿元咺出逃到晋国。

  冬,晋文公、齐昭公、鲁僖公、宋成公、蔡庄公、郑文公、陈共公、莒兹丕公、邾文公、秦人在温地会面。会上,晋文公设立了“国际法庭”,听取卫成公与元咺的诉讼,判定罪在卫成公,将其关押在王

  城。晋文公又召来周襄王,带领诸侯朝见他,并邀周王到河水以北地区狩猎,为自己成功占领的南阳新区“剪彩”。

  十月十二日,根据会上形成的决议,诸侯包围许国,声讨它不参加践土之盟、温之会,最终无功而返。

  四、前六三二年—前六二八年:晋文公巩固霸业,与秦穆公矛盾激化

  前六三二年,晋文公在称霸中原同时,着手加强针对晋国周边山区狄人的军事力量。对付狄人须用步兵,晋国在前六五〇年时已经建立了左行、右行两支步兵军队,晋文公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一行,成为左、中、右三行。

  前六三一年夏,王室卿士王叔文公、鲁僖公、晋卿狐偃、宋卿公孙固、齐卿国庄子、陈卿辕宣仲、秦卿小子慭、陈人、蔡人在翟泉会盟,重温去年的践土之盟,而且谋划讨伐仍在晋、楚间摇摆不定的郑国。

  前六三〇年春,晋人入侵郑国,试探郑国的军事能力强弱。九月,晋文公、秦穆公包围郑国,理由是郑文公当年对路过郑国的公子重耳不礼敬,而且在晋、楚之间摇摆不定,后面一条显然是真正的原因。郑大夫烛之武夜见秦穆公,挑破秦、晋之间的竞争关系,指出秦国讨伐郑国是“损秦利晋”错误举动,提出郑国愿做秦国东进中原的接待国。他成功说服秦穆公抛开晋文公单独与郑人盟誓,还留下杞子、逢孙、杨孙戍守郑都,然后单方面撤军回国。晋军如果继续讨伐郑国就等于与秦国开战,晋文公此时还下不了这个决心,于是决定撤军回国。郑国从晋国迎回郑公子兰立为太子,以向晋国示好求和。

  前六二九年秋,晋国在清原举行大阅兵,撤销三行,成立中、上、下、新上、新下五军,与“天子六军”仅有一军之差。

  五、前六二八年—前六二七年:殽之战,确立天下国际秩序“制衡态”

  前六二八年,戍守郑都的秦大夫杞子派人回到秦国报告说,郑都秦人已经掌握了北门管钥,如果秦军前来偷袭的话,可以攻占郑国。虽然遭到蹇叔、百里奚等老臣的极力劝阻,秦穆公还是决定抓住晋文公、郑文公去世、郑国有秦人内应的机会东进中原、占领郑国,为自己称霸中原的梦想放手一搏。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率秦军沿宗周—成周道东进,前六二七年春经过王城,到达滑国时消息走漏,郑穆公逼走杞子、逢孙、杨孙。秦军见郑国已有防备、自身没有后援,于是在攻入滑国之后沿原路回国。四月十三日,身穿染黑丧服的晋襄公率军在宗周—成周道的殽山段截住秦军,与山区冲杀下来的姜戎步兵前后夹击,大败秦军,俘获三位统帅。在晋襄公嫡母、秦女文嬴的劝说下,晋襄公放走了三位统帅。

  殽之战使秦穆公意识到,晋国政局稳定、实力强大,而且牢牢掌握着宗周—成周道这一秦国东进中原必经之路,自己有生之年称霸中原已无可能。此后,秦穆公一方面重用孟明视等人,专心在西方开拓;另一方面派使者与楚国沟通,结成同盟共同对付晋国。

  殽之战晋国的胜利,打破了秦国称霸中原的最后一线希望,使得晋文霸业没有重蹈齐桓霸业止于一世的覆辙,而是真正成为绵延百年的晋国中原霸业的开端。晋文公和楚成王共同开创的、晋襄公确立的、以晋

  楚争霸为核心矛盾的天下国际秩序一直延续到前五四六年晋、楚弭兵之盟,可以说是一种基本稳定但又充满张力的“制衡态”,其基本特征可以归纳如下:

  (一)在国际政治中发挥主要作用的诸侯国分为三个层次:超级大国(晋、楚)、大国(齐、秦)和中原主要诸侯国(鲁、宋、卫、郑、陈、蔡等)。从地理格局上看,晋、楚、齐、秦雄踞天下北、南、东、西四方,围绕着鲁、宋、卫、郑、陈、蔡等中原各主要诸侯国。

  (二)晋国是周王室全权代理人、名义上的天下霸主、实际上的中原霸主,势力范围是北方河、济地区。楚国僭越称王,是实际上的南方霸主,势力范围是南方江、淮地区。晋国与楚国这两个超级大国长期争霸,它们都想要成为实际上的天下霸主,但谁也无法战胜另外一方,实际上形成了一种长期制衡的关系。齐、秦两大国和中原各主要诸侯国在晋楚双霸“各自管控,互相竞争,长期制衡”这个基本格局下谋划自己的地缘政治策略。

  (三)秦国名义上属于楚集团,与楚国联手对抗晋国,但拥有较大的独立性,并不受楚国控制。齐国在名义上属于晋集团,在晋国强盛时服从它,但当晋国衰弱时就图谋摆脱控制、称霸东方,重现昔日齐桓霸业的辉煌。

  (四)中原各主要诸侯国在名义上属于晋集团,根据对待霸主晋国的态度可分为两类:1、较为稳定服从晋国的“一心国”,包括鲁、宋、卫;2、在晋、楚之间摇摆不定的“二心国”,包括郑、陈、蔡。

  在将近一百年的争霸斗争中,晋、楚双方都试图战胜对方,成为天下霸主,进而代替周王成为天下新王,然而最后都以失败告终。这个最高政治理想的升级版——消灭诸侯,结束分封,成为比周王更有权柄的天下新王,最终由春秋四大国中最不起眼的秦国在前二二一年实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