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郑桓公东迁建国,郑武公巩固发展

郑桓公东迁建国,郑武公巩固发展

发布时间:2020-06-13 23:53:3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按照《国语·郑语》的记载,郑桓公十分赞同太史伯的分析,于是就将妻儿和财货寄放到东土济、雒、河、颍之间的地域,虢、郐、邬、弊、补、舟、依、、历、华等地都寄放着他的家属和财物。郑桓公向中原输送家属、财物的队伍中,不仅有自己的族人、家臣,还有一批从事商业的殷商贵族后裔。实际上,这些专业从事贩运的商人可能就是这笔“长途运输大单”的承运者。据《左传·昭公十六年》的记载,郑国执政卿子产向晋国执政卿韩宣子讲述郑国早期历史时说到:

  “当年我们的先君桓公和商人一起从宗周迁出来到了中原,并肩协作清除这片土地上的蓬、蒿、藜、藋等各种杂草,一起定居下来。郑人与商人世代有盟誓,彼此相互信任,说:‘你不要背叛我,我不会强买你的货物,不乞求、不掠夺。你有好买卖、奇珍异宝,我不去打听。’双方仗恃着这个有信用的盟誓,所以能够互相保全,直到今天。”

  我们今天所说的“商人”典故就来源于这里。这些商人和郑人在虢、郐地区的荒芜地带进行了早期开发,为后来郑桓公、郑武公的东迁建国打下了基础。郑人与商人订立盟誓,说明这些商人很有可能是一个有组织的专门团体。这个盟誓一方面保障了商人的利益,一方面也给郑国带来了商业的繁荣。不仅如此,我们在后面将会看到,郑国商人中的杰出代表弦高还在前六二七年郑国被国偷袭的危急时刻起到了迷惑秦军、挽救国家的关键作用。

郑桓公东迁建国,郑武公巩固发展

  关于接下来的郑国东迁建国史,今本《竹书》的记载如下:前七七一年,郑桓公和周幽王一同在骊山下被杀。前七七〇年,郑武公率军与晋文侯、卫武公、秦襄公共同护送周平王迁徙至东都成周。前七六九年,郑武公灭了郐国。前七六八年,王室赐命给司徒郑武公。前七六七年,郑武公灭了(东)虢国。前七六五年,郑国迁徙到溱水、洧水流域,定都新郑。

  然而,灭虢、郐的到底是郑武公还是郑桓公,这是一个长期争论不休的学术问题。二〇一六年出版的清华简第六辑(以下简称“清华简六”)里收录了三篇与郑国历史有关的文献,其中一篇题为《郑文公问太伯》,其中记载了郑大夫太伯对郑桓公、武公功业的概述:

  昔日我们先君桓公初封在宗周,后来从宗周出来,带着七辆战车,三十个人,鼓励他们的腹心,奋起他们的手脚,密切协作;戴上头盔穿上甲衣,拿起戈盾开创功勋。在丽交战,我们的先人获得了地、訾地,并在此维修战车,而后偷袭虢国、攻克郐国,新占领土联为一体成为可以容纳国社的居地,这也是我们先君的功劳。到了我们先君武公,西边在伊水、涧水筑城,北边到达邬、刘,萦绕控扼、邘,鲁、卫、蓼、蔡各国都来会见。

  也就是说,清华简的记载明确支持的是郑桓公灭虢、郐说。实际上,如果我们回想上面所引的子产言论——“当年我们的先君桓公和商人一起从宗周迁出来到了中原,并肩协作清除这片土地上的蓬、蒿、藜、藋等各种杂草,一起定居下来”,这一番话其实也是在支持郑桓公建国说。随着清华简证据的面世,郑桓公灭虢、郐,初创中原郑国,应该说已经变成一种主流说法。

  然而,清华简的这段记载也有它的问题。由于这段话的背景是郑大夫太伯用郑桓公创业史来勉励郑文公,因此跟很多创业史的套路一样,这段记载塑造了郑桓公依靠七辆兵车、三十个人到中原打江山的“建国神话”,而将当时郑桓公所利用或依靠的势力完全隐去不提。

  回想史伯当年给郑桓公的建议——“虢叔仗恃着地势,郐仲仗恃着险要,他们都有骄傲奢侈、疏忽怠慢的思想,还加上贪婪。您如果因为周王室祸难的缘故,提出要把妻儿和财物寄放到那里,他们不敢不答应。周王室混乱而衰败,这些国君骄侈而贪婪,必定会背叛您。您如果率领成周的民众,奉天子之命讨伐他们的罪恶,没有不攻克的。”如果这一段也是基于史实的“倒编”,那么郑桓公有可能是采取了上述“养成其恶而后诛之”的策略:首先将财产寄存在(东)虢、郐,设局引诱两国背弃约定、侵吞郑国寄存的财产,然后利用自己担任王室卿士、司徒的权力,调动王室的成周八师,以追回财产、讨伐罪行的名义讨伐两国。不然的话,仅凭郑国从宗周迁徙来的自身力量,是绝无可能取得如此大的军事胜利的。

  清华简六另一篇《郑武夫人规孺子》则透露了郑武公即位前的一场重大变故:

  我们国君郑武公陷入到大难之中,在卫国寄居了三年,见不到他的国,也见不到他的家。如果没有良臣的话,那郑国三年没有国君,国家早就乱了。

  由于郑国自身的力量非常薄弱,郑桓公、郑武公在开疆拓土的过程中可能不仅是充分利用自己的王室职权“假公济私”,还非常重视运用智计权谋来离间、削弱目标国家,《春秋公羊传》(以下简称《公羊传》)《国语》《韩非子》的相关记载对此都有所反映。比如说,据《公羊传·桓公十一年》记载:“早先,郑国在定都新郑之前居处在留地。郑国先君中有一位与郐公关系很好,他与郐公夫人私通,以此夺取了郐国,并把郑国都城迁到了郐,而以留为野鄙。”《国语·周语中》里也提到:“郐国由于叔妘而灭亡。”《公羊传》说到的与郑伯通奸的郐公夫人,应该就是这位叔妘。

  《韩非子·内储说下》也记载了郑桓公用计灭郐国的故事:

  郑桓公将要偷袭郐国,先打听清楚郐国的豪杰、良臣、辩智、果敢之士,把他们的姓名全都记录下来,选取郐国的良田写在他们的名字下面表示贿赂了他们,捏造了官爵名称书写在他们的名字下面表明收买了他们。接着在郐国外城门之外建造了盟誓时所用的土坛,把名单埋在地下,然后用鸡和猪作为盟誓的牺牲,好像是订立了盟约的样子。郐君以为内部祸难将起,因而把他的良臣全部杀掉了。于是郑桓公袭击郐国,最终夺取了它。

  《韩非子·说难》还记载了郑武公用计灭胡国(3)的故事:

  从前郑武公想要讨伐胡国,故意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胡国的君主来取悦他。接着又问群臣:“我想用兵,哪一个国家可以讨伐?”大夫关其思回答说:“胡国可以讨伐。”郑武公发怒把他杀了,说:“胡国是我们的兄弟友邦。你建议去讨伐它,是想干什么!”胡国的君主听说了这件事,认为郑国是亲近自己的,于是就不再防备郑国。结果郑人偷袭胡国,夺取了它的土地。

  综合考虑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的记载,我认为郑桓公、郑武公在中原从零开始重建郑国的真实情形大致如下:

  郑桓公在周幽王在世期间就将郑国财产和人员转移到了中原,并在留地建立了临时根据地。郑桓公充分利用自己的王室职权和在王畿的威望“假公济私”,并且娴熟运用智计权谋(后世文献将其进一步夸大),先后攻下了虢国、郐国和其他小国/城邑,初创中原郑国。桓公去世之后,他的儿子掘突出于不明原因在卫国寄居了三年。在此期间,郑国政事由国内的卿大夫主持。三年后,掘突回国即位,就是郑武公。郑武公时期,郑国疆域进一步拓展,国际地位也进一步提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