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郑庄公隐忍平乱:《左传》的传统说法

郑庄公隐忍平乱:《左传》的传统说法

发布时间:2020-06-13 23:54:5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除了在中原继续开疆拓土,郑武公还通过联姻来构建政治联盟。与周幽王废申后、逐太子、与岳父申侯决裂正相反,郑武公从申国娶了一位公室女子作夫人,史书上称她为“武姜”。武姜的头胎很不顺利,出现了“寤生”的状况,给产妇造成了很大的惊吓。然而,这个孩子活了下来,郑武公给他取名叫“寤生”,做父亲的本意可能是让他记住母亲生他所经历的苦难,一辈子不忘母恩。然而,对母亲而言,每次听到或者称呼“寤生”就会让她重新回忆起难产的恐怖经历,成为她心中无法抹去的阴影。寤生是嫡长子,顺利被立为太子,然而武姜却一直厌恶他。

郑庄公隐忍平乱:《左传》的传统说法

  后来,武姜生了第二胎,这一回生产顺利,取名叫“段”。“段”是春秋时期常见的人名,仅见于《左传》记载的郑国卿大夫名“段”就有印段、公孙段两位。通过古文字学的研究我们已经知道,“段”的造字本义是从山崖上凿石,这层意思在春秋时期应该仍然为人们所知晓,因为印段、公孙段的字都是“石”,而当时人的名和字之间一般都是有意义上的关联的。虽然我们无法准确知道武公为次子取名“段”的寓意,但是这个名无论如何比“寤生”要好太多了。有了这个孩子之后,武姜无处安放的母爱终于有了归宿,她希望废掉寤生,而立公子段为太子,多次向丈夫武公请求,但是没有成功。考虑到周幽王废太子宜臼、立宠姬之子伯盘的旧事,以及它所引发的灾难性后果,我们很容易理解郑武公为何在这件事情上态度坚决,不为武姜所动。

  前七四四年,郑武公去世,寤生嗣位,也就是郑庄公,当时十四岁。和他的父亲一样,郑庄公也是王室的卿士。他的生母武姜还是执迷不悟地偏爱公子段,请求庄公把制邑分封给他。庄公说:“制邑是一个险要的城邑,当年(东)虢国君主虢叔就死在这里。其他城邑都唯命是听。”武姜于是就请求将公子段安置在京邑,庄公被迫答应了。由于公子段是郑庄公最年长的弟弟,因此当时人称呼他为“京城太叔”。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郑武公去世、庄公嗣位前一年,与郑国一样立下辅弼王室东迁大功的晋国发生了惊人相似的事件。前七四六年晋文侯去世后,晋国发生了嗣位内乱,他的儿子晋昭侯在前七四五年暂时平息内乱正式即位后,被迫将比国都规模更大的曲沃城分封给叔父公子成师,成立曲沃国。我认为,武姜本年提出分封公子段的建议,并且要求封给他地势险要的制邑,很有可能受到了晋国分封公子成师的发。

  由于有武姜在朝中撑腰,公子段到了京邑之后,实际上获得了一种类似于“国中国”封君的待遇,立即开始明目张胆地扩建城池、聚集党羽,为发动叛乱夺权做准备。庄公大夫祭足说:“大城邑,城墙边长超过三百丈,就会成为国家的祸害。先王的制度是这样规定的:大城邑的规模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超过五分之一,小的不超过九分之一。如今京邑的规模不合制度,君主将会受不了的。”庄公说:“姜氏想这样,怎样才能避开祸害呢?”祭足说:“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不如及早为你那个弟弟寻找一个归宿,不要让他的势力滋长蔓延。一旦蔓延,就很难对付了。蔓延开来的杂草都不容易铲除,何况是君主受尊宠的弟弟呢?”庄公说:“不合正义的事情做多了,一定会自己栽倒的。您就等着瞧吧。”

  公子段得寸进尺,命令京邑所在西部、北部边境地区明里听庄公的、暗里听自己的。庄公大夫公子吕说:“国家是受不了两头事奉的,君主打算怎么办?如果君主想要把君位让给太叔,那臣下请求去事奉他;如果君主不打算让给他,那臣下请求把他除掉。不要让民众产生二心。”庄公说:“用不着,他这样下去将会自取灭亡。”

  后来公子段进而将那些两头事奉的城邑收归成为自己的私邑,公然在国内搞起了割据,“国中国”的“疆域”一直到了廪延。公子吕说:“可以动手了。太叔实力已经很雄厚了,将会得到民众的支持。”庄公说:“他既然做的是不合道义的事,就不可能真正团结民众。就像筑土墙一样,如果泥土不能紧密黏合,太厚了,将会崩塌。”

  前七二二年,公子段修整城郭,屯聚粮草,修治甲胄、兵器,调集步兵、车兵,准备起兵造反,偷袭国都,武姜准备为他开城门。庄公得知了公子段的起兵日期,说:“可以动手了!”他命令曾踊跃请战的大夫公子吕率领两百辆兵车讨伐京邑。京人叛变,公子段逃入鄢,庄公就派军队接着讨伐鄢。五月二十三日,公子段出奔到卫邑共。此后他可能就一直躲在那里,所以后世称他为“共叔段”。根据《左传·隐公十一年》的记载,前七一二年,郑庄公说“寡人有个兄弟,不能和睦相处,而使他四处求食”,这说明《左传》认为公子段在此之后一直在共邑生活着。然而,另外两部解释《春秋》的著作《公羊传》和《春秋穀梁传》(以下简称《穀梁传》)都记载说,郑庄公在这次军事行动中杀死了公子段。

  庄公有意识、有计划地长期纵容公子段,让公子段在武姜的引导和支持下,一步步从一个养尊处优的“京城太叔”蜕变成企图弑君夺权的叛乱首领,然后在母亲和胞弟认为图谋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将其一举粉碎。这不仅仅是一个国君对于叛臣的断然行动,也是一个长期被厌恶和冷落的儿子对母亲和胞弟的报复和羞辱。值得注意的是,郑庄公剪除公子段的策略与其祖父郑桓公灭(东)虢、郐的策略可以说是“异曲同工”,反映出两人在政治理念和做事风格上清晰的传承关系。公子寤生/郑庄公可以说是郑武公的“肖子”,而公子段则是“不肖子”,这可能也是当年郑武公为什么不听姜氏多次请求、坚持选择寤生作为继承人的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郑庄公讨伐京邑的前两年(前七二四年),晋曲沃国始封君曲沃桓叔(即公子成师)的儿子曲沃庄伯讨伐翼都,杀了晋昭侯的儿子晋孝侯。有学者认为,郑庄公在本年下决心要铲除公子段的势力,其原因之一就是受到了晋孝侯被弑事件的警示。

  庄公赶走(或杀死)公子段之后,在复仇冲动的驱使下,跟母亲撕破了脸,把她安置在远离都城的南部边境城邑城颍,并发下毒誓:“不到黄泉,我们母子今生不会再相见!”

  从国家的角度,国君当然有权力驱逐(杀死)一个叛乱的臣子,惩治他的帮凶。但是从家庭的角度,一个哥哥也有义务爱护、教导弟弟,不让他走上邪路;一个儿子也有义务包容、奉养他的母亲。实际上,其他诸侯国对于庄公的这次打击报复行动已经有了好恶参半的评价。

  鲁国国史《春秋》这样记载:“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根据《左传》的解释,公子段蓄谋作乱,不是一个国君的弟弟应该做的,所以《春秋》不写成“郑伯克其弟段于鄢”,不挑明这是一场兄弟相残的斗争,给庄公留点面子。郑庄公攻打公子段,就像两个敌国在交战,所以用记录国家间交战才会用到的“克”字。不写“郑克段于鄢”,而要点出“郑伯”,是要指出这其实并不是一场纯粹出于国家利益的军事行动,而更多地是出于郑庄公的个人意愿,这就点出了庄公的本心。所谓他的本心,就是故意养成公子段的罪恶,然后将其击败驱逐。这就暴露出庄公早已不认为自己是公子段的胞兄,不认为自己对公子段有爱护、教导的责任。

  从此我们可以推测,在当时邻国的高层看来,庄公虽然成功地镇压了一场国内叛乱,算是有勇有谋,但是他其实本身就要为这场叛乱的发生负部分责任,而他的所作所为显示出,他是一个不孝养母亲、不友爱胞弟的薄情寡义之人。从庄公内心来说,他对母亲的强烈怨恨背后,其实是对母亲承认和关爱自己的强烈渴望。在内心怨恨开始消解、国际形象受到损伤之后,庄公意识到自己在复仇冲动下驱逐母亲做得太绝、损人不利己,感到非常后悔,并在朝廷上向臣下有所表示。但是,先前所发的毒誓已经广为人知,他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补救。

  这时候,颍谷封人(颍谷镇守封疆的长官)颍考叔听说了此事,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于是报告说有好东西献给郑庄公。庄公赐给他饭食。颍考叔吃的时候,故意不吃主菜炖肉。庄公觉得奇怪,问他为什么不吃。颍考叔回答说:“小人有母亲需要奉养,小人在地方官任上享用的食物她都尝过了,但还没吃过君主赏赐的炖肉,请求让我带着炖肉送给她。”

  这寥寥数语触到了庄公的心病。他感叹说:“你有母亲可以送吃的啊,我却偏偏没有!”颍考叔明知故问:“敢问君主这话是什么意思?”庄公于是向他倾诉了事情的原委,并且告诉他自己非常后悔。颍考叔马上献上了自己的计策:“君主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掘地见到泉水,在隧道中相见,谁会说您不对?”

  庄公采纳了他的计策,挖了一条见到泉水的隧道,在那里与母亲相见。庄公进入隧道时有感而发,赋了这么一句诗:“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这时候双方都已经冷静下来,愿意接受对方,试着重建母子关系,在隧道里的见面应该是温暖而真诚的。所以武姜走出隧道时,接着儿子起的头,也赋了这么一句诗:“大隧之外,其乐也泄泄!”

  颍考叔的计策帮助庄公和母亲武姜之间达成了和解,也帮助庄公修补了他因为驱弟逐母而严重受损的公众形象,颍考叔因此也成为了郑庄公所宠信的臣子,而他所想不到的是,十年后他会因为恃宠而骄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