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周国郑国交恶,齐国郑国交好

周国郑国交恶,齐国郑国交好

发布时间:2020-06-13 23:59:4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郑武公去世,将棺材浅埋在土中待葬之后,武夫人教导孺子寤生说:

  “昔日我们先君如果国家将有大事,必定再三请来大夫们而和他们一起谋划。如果得到有共识的谋划,就去实施它;如果谋划不成,国君认为贤良的大夫就会用龟筮来申明上天的意志,因此国君和大夫们产生怨恨,不会相安无事。

周国郑国交恶,齐国郑国交好

  “当年我们先君郑桓公去世后,小小的郑国盼望我们国君(指郑武公)从卫国回来,没有人不满心希望我们国君能做自己的君主。我们国君派人从卫国远赴郑国通报消息,郑国在大夫们的管理下也没有给民众强加很重的徭役、赋税。我们国君陷入到大难之中,在卫国寄居了三年,见不到他的国,也见不到他的家。如果没有良臣的话,那时郑国三年没有国君,国家早就乱了。我们从前七二二年郑庄公驱逐公子段到前六九八年齐僖公去世的这七十多年,可以说是齐国、郑国在国际政治军事博弈中逐渐崭露头角,尝试管控中原国际秩序的“霸政探索期”。前七〇一年郑庄公去世至前六八〇年郑厉公重新夺取政权的这二十多年里,郑国君位继承出现了严重混乱,国势转衰,退出了争霸舞台(当然不能忽略郑厉公复辟的“回光返照”);而齐国在齐僖公去世后实现了君位的平稳交接,继位的齐襄公在其统治期间进一步增强了齐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强势地位,为春秋首位中原霸主齐桓公的出场做了坚实的铺垫。

  郑庄公之弟公子段叛乱失败逃到卫邑共后,公子段的儿子公孙滑逃到了卫国都城,请求卫人出兵惩治郑庄公。卫国讨伐郑国,夺取了先前公子段割据时控制过的廪延,这其中很可能得到了当地公子段余党的配合。卫国能够把为公子段复仇作为出兵的理由,也从侧面说明庄公驱逐胞弟的正当性在国际上存在争议,同情和支持公子段是一个可以站得住脚的外交立场。

  郑庄公为了反制卫国,利用自己在周王室担任卿士的便利,调动并率领王室直属军队和虢国军队(其国君虢公忌父也在周王室任职,位次在郑庄公之下),还拉上了鲁国、邾国的军队,一同讨伐卫国南部。到前七二一年,郑国又讨伐卫国,理由还是追究卫国支持公子段和公孙滑的事。

  郑庄公这种继承郑桓公“先君传统”,利用王室资源为自己封国服务的做法,促使周平王开始采取反制行动:他开始将一些本属于郑庄公职权范围内的事务以各种理由转给另一位王室卿大夫虢公忌父处理。庄公察觉到不对,向平王抱怨,平王说“没有这回事”。庄公不依不饶,平王也拒不承认,最后竟然只能用交换人质的办法来平息争端:王子狐作为周王室人质被派到郑国,公子忽(后来的郑昭公)作为郑国人质被派到周王室。

  “周、郑交质”是郑国与周王室矛盾公开化的标志性事件,是郑庄公对周王室权威的第一次公开羞辱。它表明,郑庄公实际上把自己放在了跟周王平起平坐的地位,这充分揭示了他内心对于王室的蔑视(这种蔑视可能来自于他对王室内情的深入了解),而这也进一步坚定了周平王削弱庄公王室职权的决心。

  前七二〇年周平王去世后,在郑国做人质的王子狐回王城奔丧,因悲伤过度而死。平王的孙子林继位,就是周桓王。这位新上位的周王不准备再遮掩,准备正式将忠于王室的虢公忌父提拔为卿士,分掉郑庄公一半的权力。庄公认为周桓王背弃了他父亲周平王与郑国交换人质时许下的承诺,“你不仁我不义”,四月,派大夫祭足率领军队割取了河水以北王畿温邑的麦子。郑人还觉得不解恨,到了秋天又再度出动,割取了王城以东成周附近的黍稷。周王室和郑国的关系恶化,此后郑庄公也不再去王室朝见周王,这一“旷工”就是三年。

  任免王室卿大夫、调整官员职权本应是周王的基本权力,而郑庄公竟然为了防止自己的权力被削弱而逼迫周平王交换人质,并悍然出兵到王畿抢掠,羞辱“违背约定”的周桓王,可见他当时在王室朝廷上专权跋扈到了什么程度,同时也表明,通过“尊王”来取得国际话语权的称霸策略还没有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郑庄公虽然在对待周王室时如此趾高气扬,但他在处理和诸侯强国的关系时则是另外一番态度。前七二〇年冬天,郑庄公和齐僖公这两位未来的“小霸”在齐地石门再次结盟,以巩固前七二二年前在齐邑卢(5)的会盟。这两次会盟,都是郑庄公长途跋涉,而齐僖公则是在国内迎接,可以看出郑庄公是在积极主动地寻求齐国的认同和支持。在“周、郑交恶”的背景下,这种来自于齐国的支持对郑国显得尤为重要。

  然而,这次会盟期间发生了一个不小的交通事故:郑庄公的车冲出道路,翻到济水里去了。这件事会被《左传》作为石门之盟的唯一细节记录下来,有可能是含蓄地表达了鲁国等其他诸侯国高层的一种心态,那就是认为郑庄公欺凌周王室太甚,而这次翻车事故是老天给他的警示。然而,比起郑国马上要遭遇的多国联军讨伐,郑庄公的这次翻车事故又显得不值一提了。

  在卫国的国君与郑国的大夫们通过信使商议国事,就好像贴近耳朵谋划一样。这样的臣子,怎能不珍惜?我们先君以来恒常的心意,怎能不顺从?

  “如今我们国君去世了,孺子你不要听闻国家政事,把它交给大夫们。老妇我也将纠察修治后宫的政事,后宫门坎之外的事我不敢去听闻;老妇我也不敢用兄弟和姻亲的言论来扰乱大夫执掌的政事。孺子你也不要过分依靠近侍小臣、得宠御妾、强壮大力之臣、射箭驾车之臣、谄媚妒忌之臣,不要亲身恭敬他们的和颜悦色,被他们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从而扰乱大夫执掌的政事。

  “孺子,你恭敬对待大夫,而且向他们学习。如果到了三年后,侥幸如果治理得好,孺子就是再次得到了良臣,四方邻国也会认为我们先君很会安排任用群臣。如果群臣治理得不好,把我们先君当死人,把孺子当孤儿,他们的罪行也足够数落了。国人已经都听闻了,孺子也可以禀告我们先君。如果先君认同孺子的志向,也足够了,我们先君,必将辅相孺子来安定郑国的社稷。”

  孺子下拜,于是武公夫人、孺子都出来面对尸体哭泣。从这时起到郑武公下葬的日子,孺子不敢听闻政事,交给大夫和百官,人人都小心畏惧,各自恭敬地做好自己的事。群臣之首边父规诲大夫说:“国君垂拱不言,把重担加在大夫身上,你们要慎重。”

  国君服丧很久了,在郑武公去世后十三个月的上三月举行了小祥祭后,大夫们聚在一起谋划拥护国君亲政,于是让边父对国君说:“诸位老臣让我来把我们商量的谋划告诉君主。昔日我们先君使诸位臣子在前在后发言,使群臣得以执掌政事,不让群臣陷入死罪。如今国君位分已定,垂拱不言,诸位大臣在国中行事无所适从,遑遑然好像夜晚在众多器物中放置其他器物,生怕发生损毁之事,因此手足无措,几乎要败乱,还怎么让国君安宁?国君这是有了臣下而故意设下刑罚,希望臣下获罪,又侮辱我们先君郑武公,还要说这是他遗留下来的臣子。”

  边父的意思是希望郑庄公早日亲政。

  国君回答边父说:“诸位大夫,不应该对我的做法不以为然。诸位大夫都是我的先君郑武公托付给子孙的人。我的先君知道诸位没有二心,所以一直把国家政事交给诸位。不只如此,又让我的先君从大难之中振兴。如今诸位大夫蓄养我而打算让我有所作为,希望我能够勉力而为,但是让我拿我的先君死丧带来的忧伤怎么办?”

  郑庄公的意思是他并不急于收回君权。

  在清华简郑史三篇中,《郑武夫人规孺子》篇内容多涉及郑国内政细节,语言多生词僻句,与晚出的《左传》《国语》很不相同,有学者认为它在三篇中年代最早,很有可能是春秋初年的郑史实录,后来流传到了楚国。如果上述记载反映了史实的话,那么我们对于武姜、郑庄公、公子段之间政治斗争的理解就要做不小的更新和调整:

  第一,武姜在武公去世、庄公年幼(当时庄公至多十四岁)的背景下,作为先君夫人强势干预朝政,这应该是她废寤生而立公子段行动计划的一部分。虽然她在表面上似乎是在为孺子寤生着想,但真实目的非常明显,那就是阻止寤生顺利即位亲政,从而为公子段在边境地区发展壮大争取时间。

  第二,郑庄公对公子段在边境地区的发展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最开始可能就是因为被武姜压制无法亲政,所以不得不如此。郑庄公应该是在亲政之后,才转变成《左传》所描述的蓄意谋划,那就是继续维持“无所作为”的状态,从而不惊动武姜,并且使公子段恶贯满盈,最终在他公开作乱时名正言顺地将他击败。

  第三,从清华简的记载来看,郑武公去世后,卿大夫集团支持郑庄公,在小祥祭之后就提出要拥护他亲政,被沉着冷静的郑庄公婉拒。我认为,郑庄公在亲政之后,正是由于确知自己得到卿大夫集团的支持,在实力上远胜过武姜和公子段,所以才敢于采取“养成其恶而后诛之”这种“放长线钓大”的高风险策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