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诸侯伐郑,郑庄公面临孤立

诸侯伐郑,郑庄公面临孤立

发布时间:2020-06-14 00:10:1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春秋早期,衰败的周王室已无力管控诸侯国君位继承过程中出现的内乱,而霸主管控的国际新秩序又还没有建立起来,因此,一个违背周礼原则、通过篡弑等手段上位的君主,如果能够想办法得到国内民众的支持以及周边主要诸侯国的承认,即使得不到周王的策命,他的君位也能稳定下来。州吁即位之后,想打着“清算先君与郑国怨仇”的旗号来凝聚卫国民心,并寻求周边诸侯的承认。

  前面已经说过,宋穆公的儿子冯现在正出居在郑国,郑人想把他送回国去当国君,而废掉宋殇公。郑人这样做的公开理由,应该是捍卫以“父死子继”为原则的周代宗法制度。州吁抓住宋国与郑国之间的这个嫌隙,以及卫国与郑国之间在公子段和公孙滑之乱后一直没有缓解的紧张关系,派人去告诉宋殇公说:“君主如果讨伐郑国来除去君主的祸害(指公子冯),君主领头,我国带着军队和陈国、蔡国跟从,这就是卫国的意愿。”

  宋国答应了州吁的提议,其实也就是把他当作一个正式国君来看待了。这时陈国、蔡国正与卫国友好,因此在前七一九年夏天,宋殇公、陈桓公、蔡人、卫人联合讨伐郑国,围住了郑都东门,过了五天才回去。诸侯讨伐郑国的首要公开理由,应该不是要捉拿宋殇公的敌人公子冯,也不是为公子段和公孙滑报仇,而是惩罚郑国对周王室的欺凌。到了秋天,诸侯又再次联合讨伐郑国,打败了郑国的步兵,割取了黍稷才回去,这明显是针对郑国在前七二〇年割取周王室温邑麦子、成周黍稷的报复行动。由此可见,虽然周王室此时已经衰败,但它的天下共主的名义仍在,直接欺凌王室在国际上仍然被视为是“政治不正确”的行为,很容易成为其他诸侯兴兵问罪的正当理由。这种“尊王”的模糊共识,最终发展成为春秋霸政的首要特征。

  州吁虽然取得了军事上的胜利,却并没有得到国内民众的认同,在同年被掌握实权的老臣石碏设计在陈国抓获,被押送回卫国处死。石碏的儿子石厚不听父亲命令,执意事奉州吁,因此石碏派出家臣将其一并处死,这也就是成语“大义灭亲”的典故出处。

  前七一八年四月,卫国的内乱终于平息,去年三月被州吁杀死的卫桓公终于下葬。郑国抓住卫人举行国丧的机会,出兵讨伐卫国都城郊区,以报复去年卫人参与讨伐郑国。卫人以牙还牙,带领着(南)燕国的军队反攻郑国。郑国大夫祭足、原繁、泄驾率领三军在前面迎战,而公子婴(后来的郑子婴)、公子突(后来的郑厉公)偷偷带着制邑的军队绕到后面。燕人只顾着应付郑国三军,以为郑国就是按照规矩打仗,却没料到背后又杀出一支奇兵。六月,郑国在制邑北部打败了燕国军队。两个儿子的军事才能都十分出众,应该是让郑庄公感到十分欣慰的。然而,这两个此时通力合作的同父异母兄弟在父亲死后,却成为了争夺君位的死敌,对峙长达十四年之久,最终以公子突杀了郑子婴夺权而告终。

  根据《周礼·夏官》的说法,“凡制军,万有二千五百人为军。王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郑国东迁到中原之后,在短短几十年时间里,虽然占据的疆域并不广大,却拥有了“三军”这种大国级别的军事力量。郑国这种“小国家、大军队”的发展模式,是郑桓公、武公率领郑人在中原攻灭小国、强力开拓生存空间的过程中奠定的。郑庄公进一步继承和发扬了先君奠定的国家战略,坚定奉行以强大军事实力为基础的、崇尚以冲突对抗解决国际政治问题的外交理念,一生“功绩”显赫,但自始至终没能得到其他诸侯国的真心拥戴和归顺,是一个可畏却不可亲的“武小霸”,与同时期齐僖公所致力于塑造的“文小霸”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