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齐僖公和解尊王,郑庄公谋求转变

齐僖公和解尊王,郑庄公谋求转变

发布时间:2020-06-14 00:15:3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就在郑庄公在中原被邻国“合围”之时,齐国却在致力于与邻国改善关系。前七一七年夏五月十二日,齐僖公会见鲁隐公,在齐、鲁边境的艾地结盟,抛弃先前的旧怨,致力于友好。

  就在齐、鲁结盟的前一天,郑庄公入侵陈国,获得了很多战利品。先前,郑庄公请求与陈国改善关系。陈桓公在当时颇受周桓王器重,而周王室和郑国关系很差,因此陈桓公不打算接受郑庄公的请求。公子佗劝谏说:“亲近仁义、善待邻国,这是国家真正的宝贝。君主还是答应郑国吧!”陈桓公反驳说:“宋国、卫国才是郑国真正的祸难,我就是不答应,郑国能把我们怎么样?”

  事实证明,陈桓公的判断是错误的,他的错误就在于没有充分意识到郑庄公所奉行的是敢于撕破脸、“谈不拢就开打”的强势外交战略。就这样,郑庄公“先礼后兵”,从实力最为薄弱的陈国下手,在敌对邻国形成的包围圈上打开了一个缺口。

  这年的冬天,周王室派使者到鲁国,告知王畿正闹饥荒,鲁隐公于是派人到宋、卫、齐、郑各国去筹措粮食接济王室。接连取得军事胜利、志得意满的郑庄公,抓住周王室实力和颜面跌入谷底的绝佳时机,前往王城,朝见三年前因为职权之争而闹翻了的周桓王。桓王此时虽然正身处窘境,却仍然不愿意低头,在朝堂上对郑庄公傲慢无礼。卿大夫周桓公劝谏说:“我们周王室东迁,依靠的就是晋国、郑国。善待郑国以劝勉以后的人,还恐怕别人不来,何况是不加以礼遇呢?郑国不会来了。”

  前七一六年可以说是中原地区的“和解之年”。这年夏天,齐僖公趁热打铁,派他的胞弟夷仲年到鲁国访问,进一步巩固前一年在艾地结成的齐、鲁同盟关系。秋天,郑国与宋国讲和。七月十七日,两国在宿国结盟。冬天,郑国又与陈国讲和。十二月二日,陈公子佗在郑国与郑庄公结盟。陈桓公希望与郑庄公交好,因此提出要将女儿嫁给仍在周王室做人质的公子忽,郑庄公也答应了。

  在这个时候,齐僖公主动表示要出面斡旋,促成宋国、卫国和郑国之间全面和解,已经约好了和宋国、卫国会面的日期。其实,此时宋国与郑国已经达成了和解,于是宋殇公在前七一五年春派人送财礼给卫国,请求先会见,估计是希望先做一些说服卫国的工作。卫宣公答应了,于是两国在卫地犬丘举行了一次非正式会谈。

  郑庄公此时则忙于与鲁国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问题,想要借此进一步密切两国关系。郑国在毗邻鲁国的地方拥有一块周王室赐予的“飞地”祊邑,在泰山脚下,是郑国君主佐助周王祭祀泰山时的驻地。另一方面,鲁国在毗邻郑国的地方也拥有一块周王室赐予的“飞地”许田,作为鲁国君主前往东都朝见周王时的驻地。值得注意的是,许田境内有鲁国始封君周公旦的别庙,鲁国一直派人在当地维护祭祀。这两处“飞地”都远离本国,管理起来有诸多不便。周王室衰败之后,周王实际上已不可能再去泰山祭祀,而诸侯也极少去东都朝见周王,郑庄公于是主动派人到鲁国,提出今后将不再前往泰山佐助周王祭祀,同时承诺,将会替鲁国妥善维护许田周公别庙、祭祀周公。在这两个前提下,郑庄公提议,两国交换土地,郑国将祊邑交给鲁国,而将鲁国将许田交给郑国。

  从礼制角度来讲,这种周王特别恩赐的“飞地”,如果要进行交换,肯定是需要得到周王首肯的。郑庄公很可能是由于去年朝见周桓王时遭受恶劣待遇,于是决定绕开王室,试图与鲁国直接敲定此事。为了表示诚意,在这年三月,郑庄公派大夫宛带着相关文书簿册来到鲁国,先把祊邑交给了鲁国。然而,鲁国却并没有马上将许田交给郑国。

  郑庄公强力推动与鲁国交换周王赐地,其主要动机很可能是直面周王室已经衰弱的现实,一劳永逸地解决“飞地”管理上的麻烦,同时与鲁国加强友好关系。但是,郑庄公在没有跟鲁国谈妥的前提下,先行把祊邑还给鲁国,明显是在逼迫鲁国按自己的安排去做,态度强硬,带有鲜明的“郑国特色”。从事件的国际影响方面分析,郑庄公的举动,无论是否是主观故意,都是向世人昭示,周王没有能力再巡狩天下,也没有威望再吸引诸侯前来朝拜,这可以说是在“周、郑交质”之后,郑庄公对周王权威的又一次公开羞辱。鲁国没有跟郑国完成换地交易,可能是对郑国这种“单边主义”的行事方法有所抵触;更重要的是,鲁国作为周公之后、遵周礼最严谨的诸侯国,此时还不愿公开为郑庄公蔑视、羞辱周王室的做法“站台”。

  周桓王对于郑庄公的“打脸”行为感到十分愤怒,作为反制措施,他在这年夏天正式任命虢公忌父担任周王室的卿士,分掉了原本由郑庄公独掌的卿士权力。此后王室有了两个卿士:郑庄公为左卿士,虢公忌父为右卿士。可以想见,权力被削、与周王闹僵的郑庄公处理王室政事只可能更加粗疏潦草,甚至做起“甩手掌柜”;而与此同时,虢公则不负王命,积极理政,而这也为前七〇七年周桓王正式“开除”郑庄公埋下了伏笔。

  四月六日,人质郑公子忽(此前应该已经离开周王室回国)前往陈国亲迎新妇。十三日,公子忽带着妫氏回来。十六日,公子忽夫妇进入郑国国都。到此时,王子狐已死,公子忽已娶妻回国,“周、郑交质”闹剧已经落幕,然而“周郑交恶”则仍在延续。

  齐僖公的斡旋工作取得了圆满成功,这年秋天七月三日,齐僖公、宋殇公、卫宣公在周王畿的温邑会面,然后在瓦屋盟誓,宋、卫两国承诺不再与郑国对抗,结束前七一九年以来的军事冲突。齐僖公选择的会盟地点颇有深意:召集各诸侯国在王畿宣誓弃怨修好,这明显是在体现对周王室的尊重。这次会盟,郑庄公并没有参与,这应该是因为:一方面此时郑庄公与周桓王正因为立虢公为卿士一事而关系紧张,不愿意来到王畿会盟;另一方面,齐僖公事先已与郑庄公进行了深入沟通,获得了他的信任,可以代表郑国与宋、卫两国进行谈判。

  从瓦屋之盟我们可以看出,齐僖公的国际关系思路和郑庄公至少有两大不同:第一,齐僖公善于使用斡旋谈判等和平手段,而郑庄公倾向于使用激化矛盾的强硬手段;第二,齐僖公在公开场合倡导尊崇周王室,而身为王室卿士的郑庄公却不尊王室,并已将这种态度公开化。

  然而,瓦屋之盟成功举行之后,缺席的郑庄公坐不住了。八月,身为王室左卿士的郑庄公带领齐僖公去朝见周桓王,向外界表明自己捐弃前嫌,加入到尊崇周王室的行列中。显然,齐僖公兵不血刃就获得重大外交成就的事实,给郑庄公很大震动,使他在后来的国际政治博弈中开始考虑利用王室而不是与它对抗,开始注意方式方法,为自己的行动寻找礼法依据。从这里开始,齐僖公和郑庄公开始了共同小霸中原的探索,他们二人之间既互相合作、又暗地竞争的微妙关系将是后面叙事和分析的重点。

  齐僖公非常注重宣传自己的“小霸”成就。这年冬天,他派使者到鲁国通告自己促成郑、宋、卫三国讲和的情况。鲁隐公派大夫众仲回应说:“贵国君主让郑、宋、卫三国舍弃互相讨伐的图谋,从而安定各国的民众,这都是贵国君主的恩惠。我国君主已经听闻了君命,岂敢不承接领受贵国君主的昭明之德?”

  齐僖公这次成功的国际调停尝试,让处在躁动迷茫期的中原诸侯国看到了一丝国际新秩序的曙光,那就是由一个有地位、有公心的大国出面,站在一个相对客观的立场,斡旋调解诸侯国之间的争斗,破解当事国之间“冤冤相报”的死循环。天下对于一个既有经济和军事实力、又有道义号召力的“诸侯之长”(霸主)的需求,正在逐渐明晰起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