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郑庄公本性难移,武力伐戎讨罪

郑庄公本性难移,武力伐戎讨罪

发布时间:2020-06-14 00:17:1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前七一四年,郑国、宋国之间刚刚达成的和解又被战争打破。郑庄公延续了前一年带领齐僖公朝见周王的势头,摇身一变成为王室尊严的坚定维护者,宣称由于宋殇公不依照西周旧制按时朝见周王,自己作为王室左卿士,依据周王的命令讨伐宋国。此次伐宋没有使宋国认罪求和,于是到了秋天,郑人派使者通告鲁国,声称依据周王命令召集诸侯讨伐宋国。到了冬天,鲁隐公和齐僖公在鲁邑(东)防会面,讨论出兵讨伐宋国的事宜。

  郑庄公的这次突兀的“尊王”行动,明显又是受到了齐僖公瓦屋之盟“尊王”思路的发。不过,郑庄公虽然披上了“尊王”的外衣,采用的手段仍然是他惯用的战争,是在继承发扬祖父郑桓公、父亲郑武公利用武力和诈谋建国的传统,“武小霸”的特色十分鲜明。不管如何,郑庄公用宋殇公不“尊王”为理由发难,又以周王之命要求齐国、鲁国出兵,使这两个认同“尊王”理念的国家无法拒绝,只好表示积极跟进。实际上,郑庄公是用武力“尊王”打碎了齐僖公用和平“尊王”获得的郑、宋和解成果,在“小霸”竞争中占了上风。

  自从周王室衰败之后,中原诸侯逐渐意识到,他们需要一个“诸侯之长”(侯伯,也就是霸主)出来主持国际间的公共事务,维护天下的相对稳定。这个“霸主”应该遵循怎样的原则?承担哪些主要任务?这需要齐国、郑国这样有意愿、有实力的“霸主候选人”在实践中探索、总结和完善。前一年齐僖公出面调停郑、宋、卫三国争斗,实际上是明确了“霸政”的第一项主要任务——“主会”,也就是主持诸侯会盟,在会盟上通过政治手段来调解诸侯间的矛盾冲突。实际上,韦昭注解《国语·郑语》中的“小伯”(即小霸),就是“小主诸侯盟会”。

  前一年齐僖公、宋殇公、卫宣公在周王畿会盟,郑庄公带着齐僖公朝见周王,同一年郑庄公又因为宋殇公不朝周王而以王命伐宋,这一系列国际政治行动可以说是明确了“霸政”的第二项主要任务——“尊王”,也就是继续尊奉周王作为天下诸侯的共主。在多年欺凌王室、四面树敌的“折腾”之后,同时也是在齐僖公瓦屋之盟大获成功的启发下,郑庄公终于意识到,周王室作为“天下共主”(至少是名义上的)的寿数还远没有到头,欺凌王室在国际上是不得人心的,对于郑国成为诸侯之长的努力只会起负面作用。与其把周王室当作对手,不如充分利用自己作为王室卿士的独特优势,打起“尊王”的旗帜,充分榨取王室残余的正当性和影响力,“挟天子以令诸侯”。

  这年冬天,北戎南下入侵郑国,郑庄公率军抵抗。他对这次战役心里没底。郑庄公说:“他们是步兵,我们是车兵,担心他们会从后面突然绕到前面袭击我们。”公子突(后来的郑厉公)说:“派遣一些勇敢而不刚强的士兵去和戎人交战,这些士兵勇敢所以敢打前锋,不刚强所以不能坚持,因此在抵挡不住之后就会迅速往后撤退,从而诱敌深入而不会引起怀疑。君主您就设置三处埋伏等着。戎人轻率而不严整,贪婪而不亲近,获得胜利时互不相让,遭遇失败时各不相救。冲在前面的戎人见到获得战利品的机会,一定只顾着前进。前进而遭遇伏兵,一定会迅速奔逃。后面的戎人不救援前面的,前面的戎人就没有后继了。这样才可以得胜。”

  郑庄公听从了公子突的意见,设置了前、中、后三处伏兵,而派出勇敢而不刚强的士兵引诱戎人。戎人前锋追赶败退的郑国士兵,到达郑国后伏所在地点,后伏突起,与戎人交战。戎人前锋打不过郑国后伏,回身奔逃,郑大夫祝聃率领后伏追逐戎人。此时戎人已全部冲入郑国三伏所在的地域,这时中伏突起,将戎人拦腰斩断,与前伏、后伏夹击被斩成两段的戎人,将其全歼。

  自从西周建立以来,周王室作为“天下共主”履行的一项重要职责就是抵御中原周边蛮、夷、戎、狄的入侵。这些部族经济上以生产率较低的游牧狩猎为基础,文化上又不遵行中原诸侯的礼乐制度,因此入侵中原、劫掠财物就成了它们重要的经济来源。纵观西周历史,周王室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与蛮、夷、戎、狄作战,而西周灭亡、宗周地区被毁的罪魁之一也是申侯引入的犬戎。在此背景下,可以想见,中原诸侯向往的“诸侯之长”应该具备相当的军事实力,能够像当年的周王室那样独自或者组织诸侯抵御蛮、夷、戎、狄的入侵。此次郑庄公抵御北戎大获全胜,可以说是明确了“霸政”的第三项主要任务——“攘夷”。

  在前一年郑国的动员下,前七一三年春正月,齐僖公、郑庄公、鲁隐公在鲁邑中丘会面,二月二十五日在鲁地邓举行盟誓,确定出兵讨伐宋国的日期。夏五月,权臣公子翚又不听鲁隐公命令,自行带领军队先与齐僖公、郑庄公会合讨伐宋国。六月,鲁隐公赶到,与齐僖公、郑庄公在宋地老桃会师。六月七日,鲁隐公在宋地菅打败宋国军队。十五日,郑国军队攻入宋邑郜。十六日,郑国将郜邑送给鲁国。二十五日,郑国军队攻入宋邑防。二十六日,郑国又将防邑送给鲁国,成为鲁国的(西)防邑。

  这是郑庄公一手导演的“称霸政治秀”,可以说是明确了“霸政”的第四项主要任务——“讨罪”,也就是霸主率领同盟诸侯讨伐“有罪”的国家,迫使其改弦更张。要定国家的罪,就要有国际法。下面我们将会看到,随着国际形势的不断发展,一套具有“国际法”性质的国际公约在霸主的推动下逐渐形成。

  《左传·隐公十年》记载了后来的“君子”对于郑庄公在此次讨伐宋国行动中表现的评价:“郑庄公在这件事上的做法可以说是合于正道了:根据周王的命令讨伐不到王庭朝觐的宋国,自己不贪求土地,而是拿来犒劳拥有更高周王封爵的鲁国,这是符合正道的大体了。”君子所说的“正道”,其实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霸道”。

  然而,郑庄公谋求称霸的道路上不可能没有波折和挑战。前一年郑庄公以王命遍告诸侯要求出兵伐宋时,蔡国、卫国、郕国违抗王命,拒绝出兵。前七一三年秋七月五日,郑国伐宋得胜回国,还在本国国都郊外的时候,宋人、卫人突袭了郑国,随后蔡人也加入,宋、卫、蔡三国一起讨伐先前帮助郑人伐宋的戴国。八月八日,郑庄公率军从外面反包围了戴国。九日,郑庄公打败了宋、卫、蔡三国军队。据《左传·隐公十年》记载,宋人、卫人在完成了攻入郑国的主要任务之后,才派人去召集蔡人来一起讨伐弱小的戴国,让蔡人很恼怒,觉得宋、卫两国轻视自己,因此三国联军内讧不断,所以招致了失败。

  九月,郑庄公率军攻入宋国以示报复。冬天,齐人、郑人攻入郕国,惩罚郕国违背王命的行为。

  前七一三年可以说是“齐、郑小霸中原”元年。齐国、郑国此时都意识到了对方的实力和称霸的意愿,决定强强联手,组成一个“G2”联合体,打着“尊王”的旗号,采取了首次联合“讨罪”行动,惩戒不服王命的中原诸国,奠定了两国共同管控中原国际秩序的格局。它们用实际行动向天下宣告:西周灭亡以来诸侯“无法无天”的局面正在被改变,一种由齐、郑两个“小霸”强国主导的、通过“尊王”“攘夷”“主会”“讨罪”等手段来维护和管控的中原国际新秩序正在形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