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伐许换地:郑庄公小霸的高峰

伐许换地:郑庄公小霸的高峰

发布时间:2020-06-14 00:18:1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前七一二年,齐僖公提出要讨伐许国,讨伐的公开理由是许国未能履行周王室规定的职责,至于许国到底做错了什么已不可知。这年夏天,郑庄公和鲁隐公在郑地时来会面,具体谋划讨伐许国的事宜。五月二十四日,郑庄公在太庙(郑桓公庙)举行分发兵器战车的仪式。在仪式现场,公孙阏和颍考叔当着庄公的面争抢一辆战车。情急之下,颍考叔用胳膊夹住车辕就跑,公孙阏则拔起一支戟在后面追,一直追到郑国都城里的主干道,没有追上,公孙阏很生气。

  秋七月一日,齐僖公、鲁隐公、郑庄公率领军队讨伐许国,兵临许都城下。颍考叔举着郑庄公的旗帜“蝥弧”冲在前面登城,公孙阏在下面射了他一箭,颍考叔从城头掉下来摔死了。他身后的瑕叔盈又捡起蝥弧登上了城头,四下挥动旗帜大喊:“君主登城了!”郑国军队全部登城。三日,全军攻入许都,许庄公出奔到卫国。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一场齐、鲁、郑三国互相推让许国占领权的“政治秀”。此时齐、郑正在积极倡导“尊王”,这就包括尊重周王室所制定的公、侯、伯、子、男五等封爵次序。齐国、鲁国都是侯爵,而郑国为低一等的伯爵。郑庄公为了体现他致力于“尊王”的立场,将自己排在齐国、鲁国后面。齐、鲁相比较,齐为“小霸”强国,而且是此次伐许行动的发起国,因此排在首位,齐僖公最先发言。

  齐僖公将许国让给鲁国。齐国与许国相距遥远,中间隔着鲁国、宋国,必然不可能实际控制许国,让给鲁国对实际的“利”没有损害,还能够得到多重的“名”:第一,齐国、许国同为姜姓,辞让可避免灭同姓国的大忌;第二,鲁隐公在前一年接受了郑庄公让出的郜、防两邑,此举为郑国在国际上获得了“尊王爵”的好名声,齐僖公在前七一二年把大得多的许国让给鲁隐公,可以说是在“称霸道义竞赛”中迎头赶上,扳回一局。从可行性来说,鲁国在许国附近拥有“飞地”许田,在理论上讲还有可能控制许国。

  鲁隐公则回答说:“君主认为许国不供应王室规定的职贡,因此跟随君主讨伐它。如今许国已经伏地认罪了,即使君主有这样的命令,寡人是不敢听闻的,更谈不上接受了。”于是把许国让给了郑国。鲁国与许国也相距遥远,中间隔着宋国,也无法实际控制。既然如此,不如让给与许国毗邻、而且在战役中立头功的郑国,体现出鲁国对于“小霸”郑国的尊重。而且,鲁国已经从郑国接受了郜、防两邑,此次也肯定要予以回报。不过,鲁隐公通过上面这番话,也表明了他对于如何处置许国的基本看法:许国已经伏地认罪,讨伐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么它就不应该被大国吞并。鲁隐公的这个表态应该是直接影响到了郑庄公对于许国的处置方案。

  被联军占领的许国应该归郑国控制,这从一开始就是很明白的。然而经过这么一轮的推让,齐国、鲁国、郑国都得到了它们各自需要的“名”,郑国也最终得到了许国控制权的“实”。

  郑庄公任命许大夫百里尊奉着许叔(许庄公的弟弟,后来的许穆公)住在许国都城外的东部,他对百里和许叔说:

  “上天降祸给许国,是神对许君不满,因此借寡人的手惩罚他。寡人连一两个父老兄弟都不能相安,怎么敢把攻下许国当作自己的功劳?寡人有个兄弟(指公子段),不能和睦相处,而使他四处求食,怎么可能长久地占有许国?

  “您应当尊奉着许叔来安抚这里的民众,我将派公孙获来帮助您。如果寡人能得到善终,上天将依礼撤回加给许国的祸难,同意许君再来尊奉许国社稷。到那时候,如果我们郑国有所请求,希望许国仍然能像对待老姻亲一样,降低心气而同意。不要让其他族类逼近且住在这里,来和我们郑国争夺这块土地。

  “我的子孙挽救危亡都来不及,难道还能代替许国公族敬祭许国先君吗?寡人让您留在这里,不仅是为了许国,也是姑且巩固我国的边疆。”

  于是郑庄公又让公孙获住在许国都城外的西部,对他说:“凡是你的器用财货,不要放在许国。我一死,你就赶快离开这里。我的先君在这里新建城邑,根基还很不稳固。周王室的地位已经卑微了,我们这些周王室的子孙一天天失去了秩序。那许国,是太岳的后代。上天已经厌弃了周人的德行,我们这些周王室的子孙怎么能跟许国争斗呢?”

  在得到了许国的控制权之后,郑庄公的处置方式是非常令人寻味的。他没有像他的父亲郑桓公对待虢国、郐国那样将其吞并,而是建立了一个临时性的治理模式:许大夫百里尊奉出奔许君的弟弟许叔住在都城外东边,行使治理许国民众的职权;郑国派出的大夫公孙获住在都城外西边,协助百里进行监管。如果一切顺利,许叔安守本分,那么在郑庄公去世后,郑国将撤回监管,许叔将进入国都正式掌权,许国结束“察看期”重新成为正常国家。郑庄公借此向天下宣示:自己无意侵占许国,以扩大领土,而是在代表王室整顿许国:许国不遵行王命就讨伐它,攻占之后就监管调教它,等许国政治回到正轨后就恢复它的地位。此时的郑国俨然以国际秩序的重建和维护者自居,“小霸”事业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然而,此时占据郑庄公心中的并不完全是志得意满的自豪,还有对郑国、对姬姓周族未来的深切忧虑。他对公孙获所说的话,体现了当时弥漫在“周之子孙”心中一种悲观的“天命论”:上天已经不再眷顾姬姓周族,以西周灭亡为标志的周族衰败会继续下去。那么,上天下一个眷顾的对象会是谁?从郑庄公的言论来看,当时一个主流观点是,代周人而兴起的将是太岳之后的姜姓诸族。

  这种“姜姓代姬”的论调似乎得到一系列事实的支持:西周末年毁灭宗周的主谋就是姜姓申国;平王东迁后周王室实力和地位一落千丈,毫无“东山再起”的迹象,而是在衰败的路上越走越远;姬姓的郑庄公虽然竭尽全力运用权谋和武力谋求“小霸”,却事倍功半,一直没有获得诸侯的真心拥戴和归顺;而姜姓的齐僖公却似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获得了“小霸”中原的地位。

  郑庄公这时的心态可以用“悲观地奋斗”来概括:一方面,郑国作为姬姓诸侯中最有志向和实力的新兴国家,有义务站出来主持国际事务,重振姬姓周人的威权;另一方面,周人的衰败似乎是上天注定的宿命,自己去世后,嗣位的不肖子孙将无法继承自己主要靠强力建立的“武小霸”功业,天下的未来恐怕会由姜姓国家所掌控,即使是许国这样的姜姓小国也不可小觑。郑庄公去世后,他的儿子们果然为君位争得你死我活,郑国陷入长期内乱,国际影响力大为削弱,应该说郑庄公对自己的身后事还是预测得相当准确的。

  战斗结束后,郑庄公让军中每一百人拿出一头公猪,每二十五人拿出一只狗、一只鸡,举行仪式,来诅咒用暗箭射死颍考叔的那个人。攻城现场混乱,矢石横飞,颍考叔究竟被何人所杀,此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当时并无定论。从公孙阏与颍考叔当着郑庄公的面争夺战车来看,二人应该都是郑庄公的宠臣。郑庄公动员全军将士大规模诅咒杀人者,这样做本身已经说明:第一,郑庄公知道颍考叔是被自己人所杀,若为敌军所杀没有理由去诅咒;第二,郑庄公知道杀人者还活着,若杀人者已死则诅咒已无意义。窃疑郑庄公已经怀疑、甚至已得知此事为公孙阏所为,但他一方面不愿意按照刑律杀死宠臣,另一方面又想要给公孙阏施加心理压力使其收敛,于是采用了这个组织全军诅咒杀人者的办法,这也是郑庄公驾驭宠臣的手段。

  周桓王利用郑庄公倡导“尊王”的时机,与郑国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土地置换:一方面,周王室从郑国取得了邬、刘、、邘四个邑,根据清华简六《郑文公问太伯》的记载(参见页78),这四个邑都是郑武公时期开疆拓土的成果。另一方面,周王室把畿内国苏国的大片土地送给郑国,包括温、原、、樊、隰郕、茅、向、盟、州、陉、、怀(4)十二个邑,其中温是苏国都城,国君兼王室卿大夫苏子就住在那里。如果我们观察地图会发现,除了邘在河水以北外,周桓王从郑国取得的邬、刘、三个邑都在河水以南、王城周围,而周王送给郑国的十二个邑都在太行山以南、河水以北的南阳地区。实际上,我认为《中国历史地图集》对邘邑定位有误,邘邑应该也位于河水以南、王城周围,与邬、刘、相距不远。

  从表面看,郑国交出河水以南的四个邑,得到河水以北的十二个邑,似乎是占了大便宜。然而实际情况则完全不是这样。周王室东迁到东都地区之后,试图加强对苏国这个畿内国的直接管控,希望能够扩大直接征税、征兵的经济基础,并把它作为王城北部的屏障。然而,习惯了“天高周王远”的苏国并不愿承担供养、保卫衰败周王室的苦差事,因此双方之间的摩擦冲突一直不断。周桓王知道自己没办法实际控制河水以北的苏国城邑,于是把这十二个邑“整体打包”甩给郑国,而从郑国取得了面积小却紧贴王城、能够实际控制的四个邑。“君子”对此评论说:“按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恕道行事,这是德的准则,礼制的常规。自己不能占有,却拿来给别人,别人不肯来朝见,不也是应该的吗?”

  那么,郑庄公为什么愿意“接盘”呢?他的如意算盘大概是这样的:

  一方面,自己作为一个拥有三军的中原新兴强国,应该有能力制服苏子,如果这样的话,那么郑国就是通过这次土地交换显著扩大了领土;另一方面,接收王室的“问题资产”,替王室分忧解难是“尊王”的正义行动,对于塑造自己的“小霸”形象也很有好处。

  与此同时,郑国与南方的息国起了争执。不可思议的是,弱小的息国竟然主动出击讨伐郑国,郑庄公在国境上以逸待劳迎击息国军队,把它打得大败而还。到了冬十月,左卿士郑庄公又率领着右卿士虢公的军队讨伐宋国,十四日大败宋国军队,以报复去年宋国攻入郑国。郑庄公拉上忠于周王的虢公替他办郑国打压宋国的私事,这很可能进一步加深了王室、虢公对郑庄公的不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