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鲁桓公弑兄:鲁郑关系升温的内幕

鲁桓公弑兄:鲁郑关系升温的内幕

发布时间:2020-06-14 00:19:3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前七一一年春正月,鲁桓公即位。他一上台就很主动地跟郑国加强友好关系,其中就包括重搁置已久的“飞地”互换交易。郑人赶紧跟进,再次提出可以替鲁人妥善维护和祭祀许田的周公别庙,希望能够完成许田—祊邑的互换,鲁桓公表示同意。三月,郑庄公与鲁桓公在卫地垂会面,会上郑庄公提出,用名贵的玉璧作为条件,向鲁国“租借”许田,这样操作可以省去直接交换在礼制和道义层面的麻烦,而有借无还的租借实际上也就是交换。夏四月,郑庄公和鲁桓公在卫地越结盟,最终完成了这场交易。冬十月,郑庄公又专程来到鲁国,拜谢鲁桓公同意达成交易。

鲁桓公弑兄:鲁郑关系升温的内幕

  鲁桓公为什么一上台就急于讨好郑国,达成许田—祊互换这场鲁国迟疑许久的交易?这就要从他的身世和上位经历说起。

  鲁隐公和鲁桓公都是鲁惠公的儿子。据《左传·隐公元年》的记载,鲁惠公的元配夫人是宋国孟子。孟子没有为惠公生下嫡长子就去世了,陪嫁而来的宋女声子住进了孟子的宫室,接替孟子作为“继室”,但是并没有夫人的名分。声子生下了庶长子息姑。宋武公的女儿仲子生下来时,手纹看起来像当时的“鲁”字,被认为是天作姻缘,因此嫁给晚年的鲁惠公,做了第二任夫人。夫人仲子生下了公子允,“子以母贵”,被立为太子。太子允生下来没几年,鲁惠公就去世了,在位共四十六年。此时公子息姑已经是一位中年人,他即位做了摄政君,也就是鲁隐公,而奉年幼的弟弟太子允为储君。太子允就是后来的鲁桓公。

  《史记·鲁周公世家》也记载了鲁隐公、鲁桓公之事,却与《左传》大不相同:

  当初,鲁惠公的嫡夫人没有生下儿子,他的一个地位低下的妾声子生下了子息。息长大之后,惠公派人为公子息到宋国娶妻。宋国女子到达鲁国后,是个美女,惠公夺过来做了自己的妻子,生下子允。于是将宋国女子升为夫人,立允为太子。等到惠公去世,由于太子允年少的缘故,鲁人共同要求公子息摄政,不称即位。

  《左传》和《史记》的说法哪个更接近于历史真相呢?我们下面试着分析一下:

  首先,鲁惠公娶仲子为夫人,是严重违背周礼的行为,因为诸侯国君活着时只能有一位夫人,去世后国君牌位旁边也只能有一个夫人牌位。仲子在前七二一年去世,服丧期间,其神主牌位被放置在寝宫。至前七一九年服丧期满,依照礼制应当将其牌位迁入到她丈夫惠公的庙中进行供奉。然而,此时惠公牌位旁边已有其元配夫人孟子的牌位,如果仲子牌位再放进来,那惠公就有了“左搂右抱”两位夫人,这在谨守周礼的鲁国是不可想象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鲁隐公只能单独为仲子建一座庙,供奉她的牌位。鲁惠公宁愿违背礼制而娶仲子为夫人,真的只是为了应验仲子手上形似“鲁”的掌纹吗?

  其次,按照《左传》的叙述,鲁、宋长期通婚,先后两位宋女嫁给鲁惠公做夫人,第二位夫人还是“天作之合”,两国应该是关系融洽的姻亲。然而据《左传》记载,在鲁惠公晚年,鲁、宋关系恶化,兵戎相见,惠公在黄地打败了宋师。鲁惠公去世时,鲁、宋还在交战,因此惠公葬礼办得很潦草。然而前七二二年鲁隐公一上台,鲁、宋关系立刻回暖,同年九月在宿国结盟和好。需要注意的是,鲁惠公中晚年对应的宋君先后为宣公(前七四七年即位,前七二九年去世)和穆公(前七二八年即位,前七二〇年去世)。据《左传·隐公三年》记载,这两位宋君都是德行高洁之人,宋宣公舍弃自己的儿子与夷而立了弟弟宋穆公,而宋穆公在病重时又舍弃自己的儿子冯而立了侄子与夷,将国家交回给哥哥宋宣公的子嗣(详见页97)。是什么原因使得这样的两位宋君(或者仅是宋穆公)与鲁惠公争战不休呢?又是什么原因使得鲁隐公上台后可以迅速和宋国改善关系呢?

  第三,为自己的儿子/亲戚娶妻却最终归了自己,这种事情在礼制崩坏的春秋时期时不是什么天方夜谭,仅《左传》记载无疑义的就有卫宣公为其子急娶妻而自取之(《左传·桓公十七年》),孟穆伯为其堂兄弟东门襄仲娶妻而自取之(《左传·文公七年》),楚平王为其子建娶妻而自取之(《左传·昭公十九年》)三次。

  综上所述,我认为,很有可能《史记》所叙方为实情,而《左传》中仲子因掌上有字而嫁到鲁国当夫人的“佳话”很可能是鲁人杜撰,其目的是为惠公避讳遮丑。然而,关于公子息姑(鲁隐公)生母声子的地位,《史记》《左传》的记载可能都触及了真相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声子本来是孟子陪嫁的地位低下的媵妾,后来由于生下了庶长子,地位得到提升做了“继室”。总而言之,鲁惠公中晚年至鲁隐公元年史事大略如下(人物称谓以《左传》为准):

  鲁惠公的夫人孟子没有生下嫡子就死了。她的陪嫁媵妾声子生下庶长子息姑,声子因此得以住进孟子宫室,成为地位高于诸妾、低于夫人的“继室”。公子息姑长大之后,鲁惠公派人到宋国为他娶妻。宋女仲子到达鲁国后,惠公见她是个美女,便夺过来做了自己的妻子,频繁临幸,年轻的仲子也争气,顺利生下允,母、子二人都深得惠公宠爱。于是,惠公不顾周礼约束,将仲子升为第二任夫人,立允为太子。德行高洁的宋穆公对于鲁惠公这种无耻行为非常反感,两国闹翻,争战不断。

  鲁惠公去世后,太子年幼,时事艰难,国不可一日无主,因此鲁人援引鲁国始封君周公旦在周武王去世后摄政称王、立太子诵为储君的旧例,支持年长且贤德的公子息姑即位成为摄政君,而奉年幼的太子允为储君。鲁隐公与宋国并无仇怨,甚至还可能得到宋穆公的同情,因此鲁、宋两国迅速和解,在宿国结盟修好。

  鲁隐公即位后,在国内处处低调谦退,做出一副不敢以正牌国君自居的姿态;在国际上则致力于跟邻国和大国发展友好关系,为鲁国的发展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然而,鲁隐公的所有这些作为,到底是单纯地想做一个优秀的摄政君,在内政外交各方面为太子允日后的统治打好基础,还是在为自己积累政绩和人望,准备最后一举废掉太子而成为正式国君,这除了隐公自己以外,没人能够确切地知道。

  这种君位继承上的不确定性,激起了权臣公子翚的政治投机欲念。到了前七一二年,太子允已经成年,足以接管国政,而鲁隐公去年参与伐宋,今年又参与伐许,参与国际政治越来越积极主动,似乎没有要交权的样子。此时公子翚“瞅准机会”,主动找到鲁隐公,请求由自己动手杀掉太子允,从而使得鲁隐公能成为正式国君,而交换条件则是为自己特别设立一个名为“太宰”的高级官职,成为国君之下、其他卿大夫之上的头号权臣。

  公子翚没想到的是,自己误判了鲁隐公的意图,因为鲁隐公回答说:“我一直履行摄政君的职责,是因为太子允年少的缘故。现在太子允已经成年,我正准备把君位正式授予他。请你负责派人在菟裘营造宫室,我准备在那里养老了。”对公子翚而言,如果鲁隐公真是“真君子”,是真想让位退休,那么“真君子”鲁隐公必然不能把公子翚这样的臣子留给鲁桓公;如果鲁隐公如公子翚所料是“伪君子”,再继续伪装等待篡位时机,那么“伪君子”鲁隐公这番话表明,他不打算采用公子翚的提议来夺权,这样一来他就很有可能要除掉公子翚以灭口。此外,我们不要忘了,前七一九年及前七一三年,公子翚曾经两次不听鲁隐公命令擅自领兵参与多国讨伐行动,因此在公子翚看来,他早就得罪了鲁隐公。既然公子翚认为鲁隐公无论如何都打算要除掉他,那么鲁隐公派他负责营造菟裘就只是临时编个借口稳住他,实际上是要把他调离国都,然后采取行动杀掉他。春秋晚期的齐悼公就是用这种“调虎离山”的策略杀掉了有谋反之心的鲍牧。

  于是,公子翚决定先下手为强,反过来跑到太子允那里进谗言。根据《公羊传》的说法,公子翚对太子允说:“我已经为您探听了国君的心意。国君说:‘我不打算归还君位。’”太子允说:“那怎么办呢?”公子翚说:“请允许我起事发难,杀掉国君。”由此可见,太子允对鲁隐公也早有了猜忌之心。

  当年十一月十五日,鲁隐公在大夫氏家沐浴斋戒,准备参加一项祭祀活动,公子翚就派人在那里杀了鲁隐公。公子翚随即立太子允为君,然后立即成立调查组到氏家中调查鲁隐公“非正常死亡”的原因,杀了几个氏的家人“顶包”,就将事情遮掩了过去。

  知道了鲁桓公上位的来龙去脉,就很容易理解他即位后的所作所为了。由于鲁桓公是靠暗杀摄政君上位,而且他杀的鲁隐公还是一位很有美德和人望的贤君,肯定害怕国都内鲁隐公的党羽反对他,因此急于获得当时“小霸”强国的承认和支持,从而稳定自己的君位。因此,鲁隐公认为不划算、不正当而被搁置的许田—祊交换计划,在鲁桓公看来就成了讨好郑庄公、换取郑国支持的绝好机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