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桓王箭上身:王权没落的标志

桓王箭上身:王权没落的标志

发布时间:2020-06-14 00:25:1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齐、郑朝纪后不久,周桓王终于下定决心,剥夺郑庄公在王室的左卿士职位,任命周桓公为左卿士,右卿士则是虢公忌父的继任者虢公林父。周桓王的断然行动,使得郑庄公失去了利用其王室卿士职权,以王命号令诸侯的特权,对他的“小霸”事业是一次沉重打击。在此之后,郑庄公也不再朝见周王。

  到了前七〇七年秋天,周桓王下定决心清算从他父亲周平王以来郑庄公对王室的种种利用和欺凌,率领诸侯讨伐郑国。这是周王在春秋时期最后一次亲自率军主动出击讨伐诸侯。周王率领中军;虢公林父率领右军,后面跟着蔡人、卫人;周桓公率领左军,后面跟着陈人。

  周王联军兵临城下,激发了郑庄公真正信奉的强势对抗思维:他没有低头认罪,而是率军抵抗,彻底把自己摆在了王室的对立面。前七一八年,率军包抄(南)燕国出奇制胜、前七一四年给郑庄公献计打败北戎的公子突(日后的郑厉公)又站了出来,请求组织“左拒”(左边的方形军阵)来对付蔡人、卫人,组织“右拒”来对付陈人,他建议说:“陈国正在发生内乱,当兵的民众没人有战斗的意志。如果先攻击他们,他们一定奔逃。周王的军队要回头去照顾他们,必定发生混乱。蔡国、卫国的军队支持不住,也一定会争先奔逃。等陈国、蔡国、卫国军队都已奔逃之后,再集中力量攻打周王的军队,可以成功。”

桓王箭上身:王权没落的标志

  郑庄公听从了他的意见。于是郑庄公在原繁、高渠弥辅佐下率领中军,太子忽率领右拒,祭足率领左拒,编成“丽”阵形,在葛与王室联军交战。不出所料,战斗开始后,蔡、卫、陈三国军队都先后奔逃,王室军队开始混乱。郑国军队合力攻打,王室军队大败。在战斗中,郑大夫祝聃一箭射中了周桓王的肩膀,并请求追击周王。这时郑庄公意识到事态已经失控,赶紧制止说:“君子不愿意经常居于人上,何况胆敢欺凌天子呢?如果能挽救自己,国家政权免于危亡,就很好了。”

  到了晚上,郑庄公又赶紧采取补救措施,派祭足去慰问周桓王,同时问候他的左右随从。郑庄公在这一天之内“前倨后恭”的举动,与他当年在报仇欲念驱使下驱逐母亲、后来又深感后悔而试图补救如出一辙,说明虽然十五年过去了,他为人处事的格局却并没有多大长进。

  被王室罢免、葛之战又射伤周桓王,标志着郑庄公彻底失去了周王室这个自己曾经一度想要好好利用的“政治资源”,几年来在国际事务中通过“尊王”举动而积攒的正面形象荡然无存。郑国成了一个在中原地区无人敢招惹的强势国家,但再也没有可能成为诸侯归心拥戴的霸主。他不是不理解修德、尊王能为他带来的战略利益,但他内心中真正信奉的仍然是两样东西:武力和权谋。郑桓公、郑武公当年是依靠武力和权谋、而不是靠修德行义在中原奠定了郑国基业,郑庄公早年也是靠武力和权谋、而不是靠沟通教诲“解决”了母亲偏爱公子段的问题。无论是从继承先君“优良传统”而言,还是从总结自身成功经验而言,这两样就是郑庄公内心觉得最可靠、自己也擅长的政治手段。秉持着这种崇拜“硬实力”的理念,郑庄公又怎么可能向自己从心底里看不起的羸弱的周王室低头?

  诸侯强国称霸管控天下的必要前提是:王室已经无可置疑地丧失了这种管控能力。长期担任周王室卿士的郑庄公通过与周平王公开交换人质、出兵抢收王畿农作物、滥用周王军队为郑国利益征战、不经周王许可就与鲁国交易“飞地”、在葛大败王室联军等一系列政治和军事行动不断地欺凌和羞辱王室,将王道衰微的事实挑明了让天下诸侯看,实际上达到了为强国称霸“清道”的作用。明朝学者李贽在《史评纲要》中提出了“夷王足下堂,桓王箭上肩”的著名论断,他把周夷王下堂接见诸侯视为周王权开始衰微的标志,而将葛之战周桓王被郑人射伤视为周王权深度没落的标志。

  到了齐桓公、晋文公称霸之时,周王室更加衰弱,而齐国、晋国两个大国也远比当时的郑国强盛。那时的王室已不再抱有任何“回光返照”的幻想,只能依赖霸主苟延残喘。而齐桓公、晋文公也充分吸取了郑庄公“打遍天下无敌手”却未能成就霸业的教训,不再公开挑战名存实亡、对自己没有任何实质性威胁的王室,而是充分利用“尊王”所带来的“政治正确性”来帮助自己团结诸侯、成就霸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