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纪国求救,郑国败戎,王室挣扎

纪国求救,郑国败戎,王室挣扎

发布时间:2020-06-14 00:27:4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前七〇六年夏四月,纪武侯前往鲁邑成与鲁桓公会面,商议如何应对齐国图谋灭掉纪国的祸难。为什么来鲁国呢?因为前七二一年鲁国公室女子叔姬嫁给纪侯为妻,而前七〇九年鲁桓公又娶齐僖公之女文姜为妻,也就是说,鲁国是齐、纪两国的姻亲,所以在调停斡旋方面具有独特优势。此外,在春秋早中期,鲁国实力与齐国并没有相差多远,实际上我们后面将会看到,鲁桓公甚至曾一度与齐襄公形成了竞争关系,直到他被敢下狠手的齐襄公直接杀害,功败垂成。

纪国求救,郑国败戎,王室挣扎

  同年,被郑庄公打败的北戎转而讨伐齐国,齐国请求郑国出兵帮助抵抗。可见,前七一四年郑庄公大败北戎之后,郑国已经在诸侯心目中树立了善于与戎狄作战的声誉。郑太子忽率领军队救援齐国,在前七〇六年六月又一次大败戎人,抓获了大良、少良两个军帅,砍下了三百个带甲戎人的头颅,作为战利品直接献给齐国。根据礼制的规定,凡是诸侯抗御四夷有军功,应该向周王进献战利品,诸侯之间不应该相互进献。郑庄公此举清楚地表明,他已放弃“尊王”的努力,回到谋求与齐国联手、凭借强国实力共治天下的真实立场。

  此次战役结束后,各同盟诸侯都派出军队帮助齐国戍守北部边境,齐人向戍军赠送牛羊、粮食等给养,并委托谨守周礼的鲁国来制定赠送的先后顺序。从这也可以看出,齐国虽然打仗不如郑国,却比郑国更有亲和力、更得人心。鲁国根据周王室所定的封爵次序,将伯爵郑国排在其他公、侯诸侯国后面。郑太子忽和他父亲郑庄公一样只认实力、不认周礼,他认为此次郑国有头功,不应排在后面,对鲁国所做的安排非常愤怒。实际上,表面上“尊王”的齐僖公也对鲁国“用力过猛”的做法有所不满,这为四年后郑、齐、卫讨伐鲁国埋下了伏笔。

  郑太子忽大败北戎是郑国“攘夷”的又一次重大胜利,进一步提高了郑国在中原诸侯间的军事威望。齐僖公希望通过联姻进一步加强两国关系,于是请求将文姜之外的另一个女儿嫁给太子忽,而太子忽又一次推辞不愿接受。当时力挺太子忽的郑国权臣祭足劝他说:“您一定要娶齐侯的女儿。君主宠幸的妻妾很多,您如果没有强大的外援,将不能继承君位。其他三位公子(公子突、公子亹、公子婴)都可能做国君。”太子忽也不听。随从问太子忽原因,他说:“没为齐国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尚且不敢娶齐侯女儿为妻。现在由于君父的命令奔赴齐国解救它的危急,却接受了妻室归国,这是利用战争来成就自己的私人婚事,民众会怎么议论我呢?”于是以他父亲郑庄公的名义婉拒了这桩婚事。

  太子忽为什么两次拒绝齐僖公的联姻邀约,即使祭足劝说也不回头?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他第一次拒绝娶文姜的理由是齐国大,不般配,他要靠自己努力,不靠做大国女婿;第二次拒绝的理由是父亲赋予他的使命是来解救齐国,他如果娶个妻子回去,是利用战功来成就自己的婚事,会受到民众的非议。我认为,要探寻太子忽这样做的真实原因,一个要注意到的关键点是,虽然齐僖公很积极地想把自己的女儿推销给郑国的储君,但郑国现任国君郑庄公对太子娶齐女一事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积极性。实际上,第二次太子忽就是以郑庄公的名义拒绝了此事。也就是说,说到底是郑庄公不想让自己的太子与齐国联姻,而太子忽只是顺了郑庄公的心意而已。

  因此我认为,太子忽两次拒绝的真实原因是:他认为自己的太子之位是否能稳定,关键在于郑庄公是否对他放心和满意。如果在父亲郑庄公正与齐僖公势均力敌地谋求小霸的时候,他娶了齐僖公的女儿,如祭足所说的那样,谁都能看出来他是想拉齐国为外援,壮大自己的政治势力,为父亲去世后的君位之争做准备。祭足认为君位之争不可避免,太子忽本来就应该早做打算;然而太子忽很可能认为,如果真的在父亲并没有主动要求的情况下娶了齐女,表现出一种急不可耐想要拉外援的架势,必然会引起父亲郑庄公的猜忌,有可能会导致自己的太子之位不保。也就是说,太子忽认为,确保自己未来君位的关键因素是当郑庄公去世的时候他仍然是太子,因此他决不能冒这个险。

  太子忽的判断不能说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前七〇一年郑庄公去世后他的确凭借着自己是正牌太子而当上了国君。然而,由于没有来自于齐国的支持,太子忽在君位上呆了不到半年,正式的改元即位大礼还没来得及举办,就被当年出主意的祭足赶出了国都。

  这年冬天,纪武侯前往鲁国朝见鲁桓公,请求鲁国游说周桓王,让周桓王发出命令,促成齐国、纪国之间讲和。鲁桓公表示做不到,但是可以帮助纪国与王室联姻。

  前七一二年,周桓王将自己无法实际控制的南阳地区苏国十二个邑“划拨”给郑国之后,开始时郑庄公曾经试图实际控制这片区域,修筑了温邑、原邑的城墙(据清华简六《郑文公问太伯》)。然而,郑国实力不足以跨过河水吞并南阳,其中盟、向这两个远离郑国而靠近河南王城的城邑特别不服郑国管辖,双方冲突不断。到了前七〇五年夏天,盟、向守主请求与郑国讲和,随后又背叛了盟誓。到了秋天,郑人、齐人、卫人讨伐盟、向。周桓王出来收拾这个自己制造的烂摊子,把盟、向的民众迁到了由周王室控制的河水以南的狭小王畿里。自此之后,郑国逐渐放弃了占据南阳地区的计划,这片区域在名义上又回归王室,然而王室还是无法有效控制它。

  在这几年里,周桓王除了派遣虢公出兵干预晋国内乱之外,还在春季派大夫家父前往鲁国,商议迎娶纪国女子为后的相关事宜。同年冬天,周王室卿士祭公到鲁国,然后前往纪国迎娶季姜。前七〇三年春天,祭公将她接到王城。这也是周王室为遭受齐国巨大威胁的纪国所能提供的最大援助了。为什么祭公不直接到纪国去迎接新妇呢?这是因为,先时贵族联姻讲究双方地位相当,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门当户对”。周王与诸侯联姻,双方地位不可能相当,因此周王要选定另外一个诸侯国作为主婚国(这次是鲁国)。如果是王姬出嫁,则先送到主婚国,再由主婚国遣嫁;如果是周王娶妻,则由王室派公卿先到主婚国,然后前往女方所在国迎娶新妇。

  前七〇七年至前七〇三年是东迁后周王室的一次“回光返照”。周桓王试图做一个周王应该做的事情:其一,“主持王政”,按照自己的意愿任免王室卿士;其二,“讨伐不臣”,率军讨伐公开欺凌王室的郑庄公;其三,“存亡继绝”,制止晋国的曲沃旁支篡夺公室正脉,并通过联姻试图保护纪国免遭齐国吞并。这其中的第二、第三条都涉及维护和管理国际秩序,到后来都成了诸侯霸主的职责。实际上,末世君王并非都是昏庸等死之辈(实际上励精图治者屡见不鲜),无奈大势已去,再怎么奋发图强,终究无济于事。

  前七〇二年冬天,郑国向齐国请求出兵,齐国又叫上卫国,齐僖公、郑庄公、卫宣公率军讨伐鲁国,追究前七〇六年鲁人为诸侯排次序、根据周王室定的爵位将立了头功的郑国排在后面的旧怨。此次讨伐鲁国,诸侯联军没有取得胜利。值得注意的是,《春秋》将此事记载成“齐侯、卫侯、郑伯来战于郎”,而没有记载成“齐侯、卫侯、郑伯伐我”。《左传》解释说,这样是为了表明,虽然诸侯联军是以讨伐为名前来,但鲁国尊崇周王室所制定的爵位班次,理直气壮,所以不用表示奉辞伐罪的“伐”,而用没有褒贬色彩的“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