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未亡人变身摄政,齐襄公平定卫乱

未亡人变身摄政,齐襄公平定卫乱

发布时间:2020-06-14 00:45:1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前六九二年时,文姜已经又回到了鲁国。从此以后,这位前半生沉溺于男人宠爱、背负着害死亲夫污名的先君夫人好像变了一个人,她没有选择安分守己地呆在鲁国后宫做一个“未亡人”了此残生,而是开始了她跌宕起伏的人生下半场。同年十二月,文姜与齐襄公在齐邑禚会面,传统说法认为二人会面的目的是通奸。实际上,文姜很可能是在鲁桓公守丧且因疑似杀父之仇而不能与齐襄公会面的特殊时期,担当起了类似摄政君的职责,全权代表鲁国与齐襄公直接会面,以改善关系、沟通信息、策划联合行动。此后的齐襄公—文姜会面也应属于这种情况。

未亡人变身摄政,齐襄公平定卫乱

  前六九一年春,鲁卿公子溺率军会合齐国军队讨伐卫国,准备要送卫惠公回国复位。传统说法认为公子溺是未经鲁庄公允许而擅自出兵的,我认为这可能是前一年齐襄公和文姜会面时商定的联合行动。送卫惠公复辟是齐襄公作为“小霸”管控中原国际秩序的“重点项目”,文姜希望鲁国能跟着齐国重新回到国际舞台,并在合作中逐渐实现齐鲁关系的正常化。

  同年秋天,纪哀侯的弟弟纪季带着酅邑归附齐国,从此纪国一分为二。冬天,鲁庄公到达郑邑滑,准备与郑厉公会见,商议拯救纪国事宜。当时郑厉公在栎邑与国都内的郑子婴对峙,不能为了纪国而失去齐国这个大援,因此推辞不出来见面。

  拯救纪国、使其免于被齐国灭亡是鲁桓公在世时一直想要成就的功业。三年之丧结束不久的鲁庄公试图联合曾与鲁桓公结盟的郑厉公救援纪国,虽然没有成功,却足以说明他与处于摄政地位的母亲文姜政见并不一致:文姜致力于改善齐、鲁关系,承认齐国的强势地位,可以说是鲁国高层“对齐亲善派”的代表;而鲁庄公想要继承父亲遗志谋求“小霸”,此外还可能想要报杀父之仇,而这都意味着要与齐国竞争和对抗,可以说是鲁国高层“对齐强硬派”的主心骨。在齐襄公被杀之前,由于鲁国实力不及齐国,鲁庄公年少,而齐襄公“小霸”事业又进展顺利,因此以文姜为首的“对齐亲善派”整体上占上风。

  虽然儿子在折腾,文姜仍然坚持不懈地全力推进“齐鲁亲善”大业。前六九〇年春二月,文姜在鲁邑祝丘举办通常用于接待最高级别的享礼,隆重款待前来鲁国访问的齐襄公,两人第二次见面。如果说在齐国禚邑的会面还可以被解读成通奸的话,那么这次设享礼的祝丘之会除了解读为公开的外交活动,实在没有做其他的解读空间。此次会面应该是达成了两项成果:第一,鲁国承诺不再干预齐国吞并纪国的行动;第二,“对齐亲善派”将约束鲁庄公,不让他再跳出来救援纪国,并将在近期把鲁庄公拉到齐国开展高层交流活动,争取能早日做通鲁庄公的思想工作。

  三月,纪国先君厉侯夫人纪伯姬(鲁女)去世。同年夏天,齐襄公、陈宣公、郑厉公在卫地垂会面,可能是就即将吞并纪国一事向陈国、郑国说明情况。随后,纪哀侯把国家政权让给住在酅的弟弟纪季,自己则弃国出走,不知所终。

  《公羊传》认为,《春秋》将此事记载成“纪侯大去齐国”,而不记载成“齐灭纪”,是为齐襄公避讳,因为齐襄公为西周时期的远祖报仇是正当的行为。《公羊传》甚至提出,历代国君皆为一体,当代国君为先君报仇,即使中间隔了一百代,也是正当的行为。抗日战争期间,著名学者杨树达为鼓舞抗战士气,在其阐释春秋大义的著作《春秋大义述》中将“荣复仇”放在开篇第一条,提出“《春秋》荣复仇,复国仇者贤之。国仇不可并立于天下,虽百世可复也”,他所依据的正是《公羊传》对齐灭纪一事的评述。

  纪哀侯出走之后,纪国主体正式被齐国吞并,不过纪国的宗庙祭祀并没有被毁,而是转移到了酅,由纪季继续维持。六月二十三日,齐襄公为纪伯姬举行葬礼。齐襄公号称为了报先君大仇而灭纪国,采取以兵威相逼而不动武,待纪哀侯“自行出走”后和平接收的方式完成此事,允许纪季在酅以附庸国的形式延续纪国宗庙祭祀,并且以礼安葬纪国先君夫人,说明他想把这件灭同姓诸侯的事包装成“以兵威报先君大仇,以仁德存亡国宗祀”的正义行动,从而向天下表明,自己具备成为霸主的“威”和“德”。

  前六九〇年冬天,根据文姜—齐襄公祝丘之会的安排,鲁庄公在齐国禚邑与“齐人”(有人说是齐襄公,有人说是齐国大夫)一起狩猎。挑选禚邑这个文姜与齐襄公在鲁桓公死后首次公开会面的地方作为狩猎地点,很可能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可以想见,当时鲁庄公应该是被迫参加的。

  前六八九年夏天,齐襄公率军向东进发,文姜前往齐军营地与他会面。冬天,鲁庄公参与齐、宋、陈、蔡联军讨伐卫国,这应该是落实同年夏天齐襄公—文姜会面达成的共识,而鲁庄公可能是怀着一种比较复杂的心情参与此事:一方面他可能想要参与这种多国军事行动来锻炼和提升自己,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与仇敌齐襄公为伍。

  前六八八年春天,王室大夫子突率军救援卫国,可见当时王室支持黔牟,不过这种支持在诸侯眼里已经没有任何威慑力可言。夏天,诸侯将卫惠公送入国都。卫惠公把黔牟流放到周王室,把黔牟党羽宁文仲流放到国,杀了左公子泄、右公子职,才坐稳了君位。这年冬天,在文姜的请求下,齐国人将一部分从卫国获得的宝物送给鲁国,以进一步改善两国关系。

  自前六九六年左、右公子作乱而立公子黔牟,卫惠公出奔开始,齐襄公就一直在积极推动讨伐卫国乱臣、帮助卫惠公复辟之事,到本年终于成功,这是他“小霸”的一项重大成就。特别重要的是,此次齐国主导、诸侯参与的武装复辟行动之后,重新上位的卫惠公又在位十八年,寿终正寝,可以说是达到了惩治乱臣、稳定卫国政局的预期目标。这种行动之所以能够得到诸侯的支持和参与,是因为他们也希望自己万一在内乱中被逼出逃之后,能得到国际社会同样的帮助。

  在这里,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当周王无力管控天下、废立诸侯之后,中原诸侯国是怎样一步一步摸索出了这种在强国领导下、通过武力废立君主来平定某国内乱的“自治”模式:

  前七一〇年,宋卿华父督杀宋殇公、立宋庄公之后,齐、郑、鲁、陈四国君主在宋地稷会面,接受华父督重赂,承认内乱后的既成事实,虽然有维护周代宗法制的正当理由,但毕竟是无所作为。

  前七〇二年,秦人将七年前被母亲驱逐的芮伯万送回芮国重登君位,可以说是在西部偏远地区发生的一次成功的小规模复辟“试验”,对于中原国际局势应该没有什么直接影响。

  前七〇一年,宋国劫持郑祭足、公子突,逼迫祭足回国废郑庄公而立郑厉公,虽然的确是在外国实力干预下进行的君主更迭,但其立场不正,结果也很糟糕,被拥立的郑厉公上台后第二年就反过来讨伐宋国,双方互相讨伐直到前六九八年,而前六九七年郑厉公又在内乱中被赶出了国都,郑国政局并没有得到稳定。

  前六九四年,齐襄公杀了郑子亹,车裂了高渠弥,祭足另立郑子婴,虽然之后郑子婴在位十四年不可谓不久,但是诸侯想要拥立的其实是郑厉公,此后郑国二君并立(郑子婴VS郑厉公),局势并没有得到稳定。

  直到本年,齐襄公率领诸侯通过废立君主、平定卫国内乱终于获得成功,可以说是明确了“霸政”的第五项主要任务——“平乱”。

  前六八七年春,文姜与齐襄公在鲁邑(东)防会面;同年冬天,两人又在齐邑谷会面,这两次会面很可能商定了鲁庄公将在明年帅军与齐军一同讨伐郕国。至此,文姜和齐襄公在六年间见了五次,每次会面之后,齐鲁之间必有实质性联合行动,充分体现了文姜“积极务实”的行事风格。

  前六八六年春正月,鲁庄公率军队在郎地等待陈军、蔡军,这很可能是因为鲁庄公不愿意服从其母文姜的安排与齐军攻打郕国,而是自行联络了陈、蔡。然而,陈军、蔡军最终没来,鲁庄公只得在夏天与齐军共同包围郕国。郕国求和,但却只向“小霸”齐国投降,完全忽视了鲁国,鲁卿公子庆父请求讨伐齐国军队以示抗议,鲁庄公却很淡定地说:“不行。是我缺乏德行,齐国军队有什么罪?被郕国蔑视的罪过是由我而来的。《夏书》说:‘皋陶勉力培育德行,德行具备,别人自然降服。’姑且致力于修治德行来等待时机吧!”秋天,鲁国军队低调回国。没过多久,鲁庄公等待的“翻盘”时机真的来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