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齐襄公遇刺身亡,鲁庄公翻盘未遂

齐襄公遇刺身亡,鲁庄公翻盘未遂

发布时间:2020-06-14 00:50:5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正当齐襄公在“小霸”之路上大踏步前进的时候,他的末日降临了。前六八七年秋天,齐襄公派两位大夫连称、管至父去戍守都城附近的葵丘。当时正是瓜熟时节,襄公承诺说“明年瓜熟的时候就派人来替代你们”。到了前六八六年瓜熟之时,襄公没有派人来。两人请求派人接替,襄公也不答应。两人觉得被襄公欺骗了,于是密谋作乱。齐僖公的胞弟夷仲年生了儿子公孙无知,很得僖公宠爱,服饰、待遇都与太子诸儿(齐襄公)没有两样。齐襄公即位之后,降低了公孙无知的待遇,让他十分不满。于是连称、管至父联络了公孙无知共同作乱,准备事成后奉公孙无知为国君。连称有个表妹在公宫,不受襄公宠爱。公孙无知让她刺探襄公的情况,许诺说:“事成之后,我立你做夫人。”

齐襄公遇刺身亡,鲁庄公翻盘未遂

  冬十二月,齐襄公到姑棼游玩,然后在贝丘狩猎,看到一只大野猪。一个随从突然说:“这是公子彭生显灵啊!”襄公发怒说:“彭生胆敢出现!”于是一箭射过去,中箭的野猪像人一样站了起来啼叫。襄公害怕了,从车上掉了下来,摔伤了脚,鞋也掉了,于是草草结束了狩猎回到国都。回来以后,襄公责令徒人费把鞋子找回来。徒人费没有找到,气急败坏的襄公就拿鞭子抽他,背上都见血了。

  与此同时,连称表妹等潜伏在公宫中的乱党探子侦知了齐襄公受到公子彭生“化身”惊吓、狩猎受伤之事,迅速地把消息传了出来。乱党认为时机一到,于是迅速武装起来,向公宫杀去。被齐襄公鞭打的徒人费刚一出门,就遇见了正往公宫里闯的乱党贼人。贼人劫持了徒人费,把他捆了起来。徒人费说:“我怎么会抵抗你们呢?”于是脱下上衣给贼人看自己刚被襄公打伤的背,贼人相信了他。徒人费请求先进去捉拿襄公。等徒人费真的进去后,他先把襄公藏好,然后出来与贼人打斗,死在门中。另一位侍者石之纷如死在台阶下。贼人闯入寝室,杀死了躺在床上的孟阳,然后发现死者长得并不像襄公。这时,有一个贼人看见门下面有一双脚,于是把襄公从门后拖出来杀掉了,立了公孙无知做国君。

  然而,到了前六八五年春天,公孙无知到雍林游玩,被以前他虐待过的雍林大夫给杀掉了。据《史记·齐太公世家》记载,雍林大夫杀公孙无知之后,通告国都内的卿大夫们说:“无知弑襄公自立为君,臣谨执行诛杀。希望大夫们另行拥立公子中应当继位的人,我一定听从大夫们的命令。”

  齐僖公有三个儿子,长子诸儿(日后的齐襄公)、次子纠、三子小白。诸儿已死,当时可能成为嗣君的公子有公子纠、公子小白两位。据《管子·大匡》的记载,鲍叔、管仲、召忽是齐国三位能臣,在齐僖公执政时期就互相欣赏、关系密切,可以说是一个“三人帮”。在诸儿、纠、小白都还是公子的时候,僖公指派鲍叔辅佐公子小白,指派管仲、召忽辅佐公子纠。鲍叔推辞,称病在家不出门。管仲和召忽去看望他,三人之间有如下的商议:

  管仲、召忽问:“为什么躲在家里不出来?”

  鲍叔说:“先人有话说:‘没有比父亲更了解儿子的,没有比君主更了解臣子的。’现在君主了解到我不像先人那样有才能,因此让我去辅佐最没有前途的小白。我知道自己被君主抛弃了。”

  召忽对鲍叔说:“你坚决推辞,不要出门,君主要是问起,我就说你病得要死了,一定能让你免于辅佐小白。”

  鲍叔对召忽说:“你如果能这样帮忙的话,我哪里还会不被免除这项差事的呢?”

  管仲对鲍叔说:“你这样想不对。我们这样支撑国家社稷宗庙的人,不应该推让君主吩咐的政事,不应该贪图空闲。将来到底谁将继承君位,现在还没法知道。你还是出来承担这项任命为好。”

  召忽对管仲说:“你给鲍叔的建议不对。我们三个人对齐国来说,就像大鼎有三只脚一样,如果去掉一只,齐国这个大鼎就立不住了。依我看,母亲已死、无依无靠的小白一定不会成为继承人。”

  管仲对召忽说:“你的分析不对。那国人憎恶公子纠的母亲(鲁女),这种憎恶会波及公子纠自身;与此同时,他们又怜悯小白没有母亲。诸儿虽然年纪最长但是品行低下,以后是否能继位为君还说不好。那真正安定齐国的公子,不是纠或小白的话,就没有别人了。小白这人没有和他年龄相符的小聪明,性急而有超过他年龄的远大思虑,不是我夷吾没人能够包容他。如果日后上天不幸降祸给齐国,纠即使被立为君主,也最终成不了,到时候不是辅佐小白的你安定社稷,还会是谁呢?”

  召忽说:“我们君主去世后,如果有人冒犯我们君主的命令而废掉我所拥立的,夺走我的主子纠的话,即使让我得到整个天下,我也不会苟活。承受君令而不改变主意,事奉所拥立的而不废弃,这就是我将遵循的道义。”

  管仲说:“我夷吾作为君主的臣子,承受君主的命令,重要的是供奉社稷,保护宗庙,哪能为了一个公子纠而死呢?如果社稷被攻破,宗庙被毁灭,祭祀被断绝,那我夷吾会拼死救护。如果没发生这三件事,那我夷吾得活下去。我夷吾活下去对齐国有利,我夷吾死了对齐国不利。”

  鲍叔问:“你们分析了这么多,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呢?”管仲说:“你出门上朝,尊奉君主的命令就可以了。”

  鲍叔答应了,于是出来遵奉君令,做了公子小白的辅相。

  齐襄公即位之后,他“无常”的执政风格引起了公子纠和公子小白的担忧,害怕日后被内乱波及,于是管仲、召忽奉公子纠出奔到鲁国,鲍叔奉公子小白出奔到莒国。公子纠是小白的哥哥,他的母亲是鲁国公室女子,在宗法上讲是君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公子小白的母亲是卫国公室女子,受到齐僖公宠爱,他自己估计从小也“子以母贵”沾了不少光;他自己的党羽除了鲍叔、召忽之外,还有宾须无、隰朋;他在国内得到上卿高氏、国氏的器重,在国外得到卫国、莒国的支持。

  隐忍已久的鲁庄公得知无知死讯后,立即行动起来,要把自己掌握的公子纠送回齐国即位。如果此次武力干预齐国内政的行动得手,那么鲁庄公将得以洗刷君父鲁桓公被齐人害死的奇耻大辱,让鲁国在齐、鲁竞争中一举成为占上风的一方。由此可见,在庄公心里一直燃烧着继承父亲桓公遗志的火焰,他在表面上低调积德,先前还与齐人共猎、共同讨伐卫国,而实际上一直在等待时机“翻盘”,制服齐国,进而争霸中原。与此同时,高氏、国氏也马上派密使前往莒国,召他们所器重的公子小白回国即位。

  鲁庄公首先在鲁地蔇召集会议,与齐国倾向于拥立公子纠的大夫们结盟,然后一面亲自率领军队护送公子纠进入齐国,一面派公子纠的师傅管仲率军奔赴齐、莒交通要道堵截小白。管仲一箭射中小白的衣带钩,小白顺势倒在车中装死。在管仲离开之后,小白马上换乘四边有遮蔽、可供睡卧的车中快速前行。管仲将小白已死的消息快马加鞭回报给鲁国,鲁国送公子纠的队伍因此不急不忙地赶路,花了六天才到达齐国都城附近,此时小白已经进入国都,被以上卿高傒为首的齐国卿大夫们拥立为国君,就是齐桓公

  齐桓公即位之后,立即派出军队与入侵的鲁军在国都附近的干时(3)交战。在这场决定性的战役中,鲁军大败,鲁庄公丢下自己的战车,坐着另外一辆快车逃回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