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齐桓公迎回管仲,奠定霸业胜局

齐桓公迎回管仲,奠定霸业胜局

发布时间:2020-06-14 00:53:0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关于此后发生的事情,《左传》《国语·齐语》《管子·大匡》提供了三个各不相同的版本。实际上,《管子·小匡》还记载了第四个版本,有学者认为是在《国语·齐语》基础上扩写而成的。限于本书篇幅,这里将前三个版本罗列如下:

  《左传》版本击败鲁军之后,鲍叔率领齐军来到鲁国,提出:“公子纠是我国君主的亲人,我国君主不忍下手,请贵国君主代为诛杀。管仲、召忽是我国君主要惩处的仇人,我国请求接受他们回国接受惩处才甘心。”

齐桓公迎回管仲,奠定霸业胜局

  鲁国于是在生窦杀死了公子纠,召忽也随他的主子而死。管仲请求被囚禁起来,鲍叔接受了囚车回国,一到齐、鲁边境齐国一侧的堂阜就把他放了出来。鲍叔回到国内后报告说:“管夷吾的治国才能超过高傒,让他做相国是可以的。”齐桓公听从了鲍叔的意见。

  《国语·齐语》版本齐桓公从莒国返回齐国当了国君之后,任命师傅鲍叔为太宰。鲍叔推辞说:“我只是君主的一个平庸臣子。君主给臣下恩惠,使臣下不挨冻受饿,就已经是君主的恩赐了。如果一定要治理国家,那就不是臣下所擅长的。若一定需要治理国家的大才,那么大概只有管夷吾了。臣下有五个方面不如管夷吾:宽厚慈惠安抚民众,臣下不如他;治理国家不失权柄,臣下不如他;忠实诚信能够团结百姓,臣下不如他;制定礼义规范能够让四方民众效法,臣下不如他;手持鼓槌立在军门前击鼓指挥作战,使百姓加倍勇猛,臣下不如他。”

  桓公说:“那个管夷吾曾经用箭射中了寡人的衣带钩,寡人因此险些丧命。”鲍叔回答说:“那是为他的主子(指公子纠)出力啊。君主若赦免他,让他回来,他也会那样为君主出力的。”

  桓公问:“怎么做呢?”鲍叔说:“请求鲁国放人。”

  桓公说:“施伯是鲁君的谋臣,他如果知道我将起用管夷吾,一定不会放还给我们的。那可怎么办?”鲍叔回答说:“派人向鲁国请求说:‘我国君主有个不善的臣子在贵国,想要在群臣面前处死他以儆效尤,所以请求把他交还给我国。’这样鲁国就会把他交给我们了。”

  桓公派人到鲁国请求送回管仲,就像鲍叔说的那样。鲁庄公询问施伯如何处置这件事,施伯回答说:“这不是要处死他,而是要起用他来执政。那管子,是天下的奇才;他所在的国家,一定会在天下实现远大志向。让这人在齐国,必将会长久地成为鲁国的忧患。”庄公说:“怎么办呢?”施伯答道:“杀了他而把尸体交还给齐国。”

  庄公准备杀死管仲,齐国使者请求说:“我们君主想亲自处决他,如果不能得到活人带回去在群臣面前施刑,还是没能达到我们的请求。请让他活着回去。”于是庄公派人把管仲捆缚起来交给齐国使者,齐使接受了管仲之后就退下了。

  《管子·大匡》版本桓公向鲍叔:“将如何安定社稷?”鲍叔说:“如果能得到管仲和召忽,社稷就能安定。”

  桓公说:“可是夷吾和召忽是试图杀死我的贼人。”鲍叔于是把三人先前商议的内容(参见页180)告诉齐桓公。

  齐桓公知道了当年管仲很看好自己,还劝说鲍叔做自己的辅相,心意发生大转变,问道:“那么能得到这两个人吗?”鲍叔说:“如果赶紧去召请就可以得到,如果不赶紧的话就得不到了。那鲁国大夫施伯知道夷吾的聪慧,他的图谋必将会促使鲁国把国政交给夷吾治理。夷吾如果接受,那他们就知道能削弱齐国了;夷吾如果不接受,那他们就知道他恐怕会返回齐国效力,必定会杀了他。”

  桓公说:“那么夷吾将接受鲁国的政事吗?还是不接受?”鲍叔回答说:“夷吾不会接受。夷吾不为公子纠而死,是想要归国效力安定齐国的社稷。如果今天接受鲁国政事,那就是要削弱齐国。夷吾事奉齐国君主没有二心,即使知道会被杀死,也必定不会接受。”

  桓公说:“他对待我,竟然会到这种程度吗?”鲍叔回答说:“不是为了君主,而是为了先君世代建立的功业。他跟君主的关系还不如跟公子纠的关系亲近。他不为公子纠去死,何况是君主呢?君主如果想要安定齐国的社稷,就赶紧去迎接他。”

  桓公说:“恐怕来不及了,怎么办?”鲍叔说:“那施伯的为人,机敏而多畏忌。君主要是先要求鲁国活着送回管仲,施伯担心与齐国结怨,一定不敢杀了管仲。”桓公说:“好的。”

  与此同时,施伯进宫对鲁庄公说:“管仲有才智,他的事业现在又不成功,如今在鲁国,请君主把鲁国的政事交给他治理。他如果接受了,齐国就可以削弱;如果不接受,就杀了他。杀了他以取悦齐国,表示与齐国同怒,比不杀更好。”鲁庄公说:“好的。”

  鲁国还没来得及交付政事给管仲,齐国使者就到了,转述齐桓公的话说:“夷吾和召忽,是寡人要惩处的贼人。如今在鲁国,寡人希望能得到他们的活口,如果得不到的话,那就是鲁君和寡人的贼人朋比为奸。”鲁庄公问施伯,施伯说:“君主交给他吧。臣下听说齐君性急而容易骄傲,即使得到贤人,怎能一定任用他们呢?如果齐君能任用他们,管子的事业就成功了。那管仲,是天下的大圣贤。如今他如果返回齐国执政,天下的诸侯都将归顺,哪里仅仅是鲁国?如今要是杀了他们,他们都是齐君师傅鲍叔的挚友,鲍叔将因此而兴师问罪,君主一定无法抵御,不如交还两人。”

  鲁庄公于是捆绑了管仲和召忽交给齐国使者。管仲对召忽说:“你害怕吗?”召忽说:“害怕什么呢?我不早死,就是在等待齐国有安定的局面;如今已经安定了,如果令你做齐国的左相,必定令我召忽做齐国的右相。但是,杀了我辅佐的君主候选人公子纠而又任用我自己,这是两次侮辱我。你成为生臣,我召忽成为死臣吧。我召忽明知将得到万乘大国的政事却自杀,公子纠可以说是有为他赴死守节的臣了。你活下来而能辅佐君主称霸诸侯,公子纠可以说是有生存下来立功的臣了。死者成就德行,生者成就功名。功名不可能两属于死者和生者,德行也不会凭空而来。你一定要努力,我们死生各得其所。”于是两人就上路出发,进入齐境后,召忽自刎而死,管仲进入国都。

  综合比较这三个版本,我们可以归纳出一个“最大公约数”版本,这很可能是当时不同版本的流传者都不能违背的基本事实:

  鲍叔劝说齐桓公捐弃前嫌,迎回管仲(可能还有召忽)为新政权服务,并且针对鲁国大夫施伯可能的阻挠进行了谋划。施伯请求鲁庄公要么重用管仲,要么杀了他,却被齐国使者占得先机,计策落空。管仲被捆绑/囚禁起来交给齐国使者,回到齐国效力,动全面改革(详情见“成就齐桓霸业的管仲改革”章);而召忽则追随自己的主子公子纠而自杀。

  在管、鲍、召“三人帮”里,管仲才识超群,不拘小节,是定国安邦的大才;召忽忠义至上,宁愿自杀也要保全自己纯洁无瑕的德行;而鲍叔的“亮点”则在于他对管仲坚定不移的赏识、理解和支持。《史记·管晏列传》记载了管仲功成名就之后评价鲍叔的一段话:“我当初穷困的时候,曾经和鲍叔一起经商,分财利时经常多给自己,但鲍叔并不认为我贪财,知道我这样做是因为贫困。我曾经为鲍叔谋划事情结果却更糟糕,但鲍叔并不认为我愚笨,知道这是因为时机有利有不利。我曾经三次做官,三次被君主驱逐,但鲍叔并不认为我没有才干,知道这是因为我没有遇到好时机。我曾三次作战,三次都临阵逃跑,但鲍叔并不认为我胆小,知道这是因为我还有老母亲要照顾。公子纠失败,召忽为他而死,而我被囚禁起来受屈辱,但鲍叔并不认为我不知羞耻,知道这是因为我不以小节为耻,而以功名不显扬于天下为耻。生我的是父母,懂我的是鲍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