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郑厉公壮志未酬,郑国从此沉沦

郑厉公壮志未酬,郑国从此沉沦

发布时间:2020-06-14 21:00:3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前六七九年秋,齐国判定在宋国与郳国的争端中郳国理亏,于是齐人、宋人、邾人讨伐郳国以示惩戒。没想到刚上台的郑厉公竟敢趁此机会派军队入侵宋国,清算前七〇一年宋国拥立自己后不断索要财礼的旧怨。前六七八年夏,齐人、宋人、卫人又讨伐郑国。

郑厉公壮志未酬,郑国从此沉沦

  行事大胆的郑厉公不仅受到来自于中原诸侯的惩戒,还遭到了新兴楚国的警告。郑厉公在盘踞栎邑期间,很可能与楚国订有密约,请求楚国支持自己复辟,而正在向北扩张的楚国也乐得叮上这只“有缝的蛋”。厉公最终依靠中原诸侯的支持和自己的努力重新上位,这时的他也许是不愿让中原诸侯知道他与楚国的政治交易,因此没有及时派使者正式告知楚国。楚国可不能接受被“始乱终弃”,于是在秋天讨伐郑国,一直打到栎邑,警告郑国不要忽视自己。从俘虏蔡哀侯到“敲打”郑厉公,楚国对中原国际政治的渗透和干预越来越明显。鲁史《春秋》将这件事记载为“荆伐郑”,仍不称“楚”。

  郑厉公一方面在国际上试图伸展拳脚,一方面在国内继续清算前六九七年雍纠之乱中反对自己的政治势力,九月杀了公子阏,砍了强锄的脚,巩固了自己的君位。公子段的孙子公父定叔当年应该也参与了反对派,此时由于惧怕郑厉公诛杀而出奔到了卫国。有意思的是,三年后,郑厉公却邀请公父定叔回国复职,还特地叮嘱他在最为吉利的十月进入郑都。郑厉公说,这样做的原因是“不能让公子段在郑国绝了后代”。当年盘踞在京邑的公子段试图扳倒郑都内的郑庄公没有成功,而盘踞在栎邑的郑厉公正是靠扳倒郑都内的郑子婴才当上国君,也就是说,公子段和郑厉公是夺权路上的“同道中人”。因此,他优待公父定叔,应该是表明自己同情公子段的立场,从而笼络郑国内部同情和支持过公子段的政治势力,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统治。

  冬十二月,齐桓公与鲁庄公、宋桓公、陈宣公、卫惠公、郑厉公、许穆公以及滑国、滕国君主在宋地幽举行会盟,迫使郑国向中原诸侯低头求和。

  然而,此后郑国并没有真正顺服,齐桓公对郑厉公的“敲打”也没有结束。前六七七年春,郑卿叔詹到齐国访问,齐国将其扣留,理由是郑厉公没有主动到齐国朝见齐桓公。同年秋天,叔詹抓住机会取道鲁国逃回了郑国。

  这年夏天,齐国吞并扩张的事业受到了一次不小的挫折。遂国因氏、颌氏、工娄氏、须遂氏等几个大家族设宴款待戍守的齐军,把他们灌醉之后全部杀死。

  前六七六年,门庭冷落的周王室突然热闹了起来。这年春天,虢公丑带领本年新即位的晋献公朝见本年新即位的周惠王,受到周惠王的厚待。随后,郑厉公也参与了进来,虢公丑、晋献公、郑厉公共同倡议,由周王室派出卿大夫原庄公到陈国迎接新王后。迎亲之前必已有提亲、定亲等步骤,三位诸侯君主为何要多此一举地“联合加持”这项既定的婚礼步骤?这是因为,在齐僖公、齐襄公、齐桓公三代齐君的持续努力下,“尊王”已经成为中原国际政治中的“政治正确”原则之一: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在国际政治中发挥更大作用,必然要打着“尊王”的旗号。

  当然,在“尊王”的共同旗号下,三位君主其实是“各怀胎”:虢公丑本来就是周王室卿士,他“尊王”既是积极履行本职,也是为了提高虢国的国际地位;晋献公是一位很有政治抱负的君主,他“尊王”是为了给晋国参与中原国际事务打基础;郑厉公一方面正受到齐桓公打压,另一方面又吸取了其父郑庄公欺凌王室霸业不成的教训,他“尊王”是想要继承父亲遗志,修正父亲做法,从而重振郑国霸业。接下来,郑厉公带头,又拉上虢公丑,在前六七四年平定了周王室内乱;而晋献公将虢国确定为自己开疆拓土的“拦路虎”,最终于前六五五年灭虢国,迫使虢公丑出奔到周王室。

  前六七五年,周王室发生了内乱。当初,周庄王宠爱妃子王姚,因此也偏爱她所生的庶子王子颓,让大夫国做他的师傅。周惠王即位之后,侵占了国的苗圃,将其改为王室养禽兽的场地。大夫边伯的住所靠近王宫,惠王强行将其收归国有。惠王还侵夺了大夫子禽祝跪、詹父的田地,并停了石速的俸禄。于是这五个与惠王结仇的大夫联合起来作乱,他们背后还有苏子(苏国君主)的支持。如前所述,周王室东迁中原、试图加强对苏国的直接控制之后,王室和苏国的关系就一直紧张。

  这年秋天,五位大夫奉王子颓为主,发动叛乱讨伐惠王,没有取胜,于是出奔到河水以北、苏子控制的苏国都城温,苏子随后奉王子颓出逃到卫国。卫国随后拉上(南)燕国出兵讨伐周王室。由此可见,如今周王室在诸侯心目中已经和一个平辈小国没有两样,连卫国这样实力一般的诸侯国都敢于出兵讨伐。冬天,在卫国、(南)燕国支持下,王子颓在王畿内被拥立为王,王室再次出现“二王并立”的局面。

  前六七四年春,郑厉公试图调停惠王和王子颓两派势力之间的争端,没有成功。这时郑厉公亮明了自己支持惠王的立场,在谈判现场逮捕了(南)燕国君主燕仲父。夏天,厉公带着惠王回到郑国,把他安置在栎邑,而王子颓则住进了王城。秋天,惠王与厉公进入王畿内的邬邑,并以邬邑为基地攻入王城以东的陪都成周,夺取了许多宝器。

  冬天,郑厉公听说王子颓设享礼款待五位大夫,并大肆演奏王室历代歌舞,觉得机会来了。他说服了王室卿士虢公丑,在前六七三年夏天一起讨伐王城,厉公带着惠王从南门进入,虢公丑从北门进入,杀了王子颓和五位大夫。厉公在王城门楼西楼设享礼款待惠王,乐舞齐备。惠王为了感谢厉公,把原属郑国的部分王畿土地回赠给厉公,恢复了郑国在武公时期的疆域。前面已经详细论述过,西周王室衰落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将王畿土地不断封赏给卿大夫家族。如今王室偏安东都,王畿本来就很狭小,还继续遵循先王之制赏赐土地,削弱自己的实力,实在是可叹可悲。

  看到这里,我们能够理解为什么初步取得中原霸主地位的齐桓公一直试图打压、制服郑厉公。从他上台后积极干预王室内乱并获得成功来看,长期在国都外流亡、经受了磨练的厉公是有志向、也有能力在中原国际事务中重现郑庄公当年雄风的,这恐怕也是他一直不愿服从齐桓公的原因。然而,上天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同年五月二十七日,郑厉公去世。郑国从此再也没有挤进中原争霸的角斗场,而是逐渐沦为一个夹在中原和南方之间、被大国争夺蹂躏的小国。

  清华简六《郑文公问太伯》记载了郑文公之臣太伯对于郑昭公、郑厉公的评价,可见郑人对这段内乱史的基本认识:

  到了我们先君昭公、厉公,是天谴吧,恐怕也是人祸吧,两人就像牛和鼠不能在一起生活,一天到晚地争斗,不过也没有放弃对外的征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