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文姜去世,鲁庄公服齐,楚成王即位

文姜去世,鲁庄公服齐,楚成王即位

发布时间:2020-06-14 21:04:2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就在郑厉公去世一个多月后,七月五日,鲁桓公遗孀文姜去世。在这里,我们可以完整地回顾一下,在丈夫被情夫杀死后的二十一年里,这位国君夫人在《春秋》《左传》上留下的记录:

  齐襄公时期前六九三年《春秋》:三月,夫人孙于齐。前六九二年《春秋》: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禚。

  《左传》:二年,冬,“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禚”。书,奸也。前六九〇年《春秋》:春,王二月,夫人姜氏享齐侯于祝丘。前六八九年《春秋》:夏,夫人姜氏如齐师。前六八八年《春秋》:冬,齐人来归卫俘。

  《左传》:“冬,齐人来归卫宝”,文姜请之也。前六八七年《春秋》:春,夫人姜氏会齐侯于防。

  《左传》:“春,文姜会齐侯于防”,齐志也。

  《春秋》:冬,夫人姜氏会齐侯于谷。齐桓公时期前六七九年《春秋》:夏,夫人姜氏如齐。前六七五年《春秋》:秋……夫人姜氏如莒。前六七四年《春秋》:春,王二月,夫人姜氏如莒。前六七三年《春秋》:秋,七月戊戌,夫人姜氏薨。

  传统注疏基于前六九二年《左传》“书,奸也”及前六八七年《左传》“齐志也”的解经语,以及文姜先前与齐襄公通奸的史事,认定《春秋》这一系列记载的微言大义就是锲而不舍地揭发文姜在鲁庄公时期的违礼和淫荡。前六八六年,齐襄公去世之前,文姜与齐襄公见面就是行奸淫之事,若是文姜前往齐地,则淫念发于文姜;若是齐襄公来到鲁地,则淫念发于齐襄公。前六八八年,文姜之所以会请求向鲁馈赠卫宝,是为了讨好鲁人,减轻自己与齐襄公行奸淫之事而引起的憎恶。前六八六年,齐襄公死后,文姜前往齐国,如果父母已不在世的话,则是违背归宁之礼;文姜前往莒国,则又是不知道与谁行奸淫之事。这一系列的解读之下,文姜的“淫女”形象遂成定论。

  然而,如果文姜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淫女,为何《春秋》一直尊称她为“夫人”,去世后丧葬礼数周全,并能获得“文”的美谥?鲁国在齐襄公去世前,为何能与齐国保持长久的和平?前六八九年,庄公与齐人狩猎;前六八六年,庄公率师与齐师围郕,这些齐、鲁联合行动的背后,是否如前六八八年鲁人会同齐人等诸侯伐卫、事后齐人来归卫宝一样,有文姜的促成和推动?有学者认为,文姜与齐襄公屡次相会,甚至设享礼款待齐襄公,是否有通奸之事难以确定,但恐怕主要是修复关系、沟通信息的外交活动;齐襄公去世后,年事已高的齐姜一次前往齐国,两次前往莒国,就更只能用外交活动来解释了。

文姜去世,鲁庄公服齐,楚成王即位

  如前所述,鲁庄公即位之后,不能直接(很可能也不愿)与杀父仇人齐襄公来往,文姜便以一种实际上等同于摄政君的身份奔走于齐、鲁之间:在齐襄公时期,她作为鲁国高层“对齐亲善派”的领袖,与齐襄公多次会面,促成了一系列齐、鲁联合行动,试图推动两国重归于好,不过这一切努力并没有得到她儿子鲁庄公的真心认同。在前六八六年齐襄公被杀后,鲁庄公露出了“翻盘”争霸的真面目,而文姜的穿梭外交活动也一度陷入沉寂。然而,在前六八〇年柯之盟后,鲁庄公争霸梦想破灭,开始承认齐国的霸主地位。在此背景下,文姜复出,一次出使齐国,两次出使莒国,在去世前一年还在为鲁国的外交事业奔走,可以说是一位春秋时期独一无二的女外交家。在她去世时,鲁庄公已经完全放弃争霸幻想,准备与齐国结好联姻,因此文姜的“穿梭外交”就成了两国友好的佳话,这可能直接导致了文姜在去世后获得毫无减损的夫人待遇,并获得了“文”的美谥。

  如何看待文姜在其夫鲁桓公死后走出后宫、投身政治的动机?简单说,有两个可能性:

  一、将功赎罪。也就是说,文姜为自己犯下的罪过感到悔恨,在鲁庄公即位后经过短暂的犹豫之后,决定回到鲁国将功赎罪,勇敢地挑起了首席外交使者的重担,在认清鲁国不可能胜过齐国的现实前提下,通过坚持不懈的外交努力,最终促使齐鲁关系恢复正常,重修姻好。

  二、执行任务。也就是说,文姜在前六九二年从齐国回到鲁国,并不是想要将功赎罪,而是受她的哥哥兼情夫齐襄公指派,成为鲁国内部“对齐亲善派”的核心人物,执行齐国的对鲁战略,那就是驯服鲁庄公,使鲁国成为齐国的“小弟”,助力齐襄公成就霸业。按这种思路,文姜在前六八七年复出,自然也是为齐桓公的称霸战略服务。

  到了这时,齐桓公的霸主地位已经稳固无疑,鲁庄公决定抓住上一辈恩怨的当事人(齐襄公、鲁桓公、文姜)均已去世的时机,放下过去,归顺齐国。前六七二年春正月,鲁国大赦。正月二十三日,鲁庄公安葬先君夫人文姜。前六七二年秋七月,鲁国大夫和齐正卿高傒在鲁邑(东)防结盟,应该是商定了两国联姻事宜。齐国派出如此高规格的官员前来,体现了齐桓公对鲁国的高度重视。冬天,还在母亲丧期内的鲁庄公亲自去齐国送订婚的财礼。按照礼制的规定,送财礼这件事本来是不可能由君主亲自来做的,母亲丧期内也不应该图谋娶新妇之事,鲁庄公的破格行动也算是对齐桓公善意的“投桃报李”,当然这也是他母亲在天之灵愿意看到的。

  前六七二年春,陈宣公为了立他所喜爱的庶子款为太子,派人杀了太子御寇。与御寇交好的公子完担心被牵连,于是出逃到齐国。齐桓公非常欣赏公子完,准备直接让他担任国卿。公子完推辞说:“寄居外国的臣子,有幸获得宽宥,享受宽大的政策,赦免了我因为不认真遵行师傅教训而产生的疏失,使我免除罪过,放下负担,这都是君主的恩惠。我所获得的已经很多了,怎敢玷辱贵国国卿的高位,从而招致来自官员的指责?请求把我虽死也不敢接受卿位的志向告诉您。《诗》说:‘高高的车上,有人用弓招引我。难道我不想前去?只怕我的朋友责备我。’”齐桓公于是让他担任主管国都手工业的长官。齐桓公器重贤人、用人不疑的气魄,在此事上表现得非常充分。

  后来又有一次,公子完请桓公饮酒,十分开心,不知不觉天色就晚了。桓公令点起火烛继续喝。公子完却正色推辞说:“臣下只占卜了白天请您喝酒是否吉利,没有占卜晚上,不敢再陪您喝下去了。”齐桓公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这位谦逊守礼的陈国公子的后代陈氏(《史记》称田氏),会最终取代自己的后代,成为战国时期齐国的君主。

  前六七一年夏,鲁庄公应邀到齐国观摩齐人祭社(土地神)大典暨阅兵仪式。这时候,已经十年不见于历史记载的曹刿又站了出来,他劝谏说:“不可以。那礼制是用来整顿民众的。所以诸侯集会是用来训示上下间的规则,制定向周王交纳财用的标准;朝见周王、友邦国君是用来端正班次爵位的大义,遵循长幼的次序;征伐是用来讨伐不守礼的行为。诸侯朝见周王,周王巡视诸侯,是郑重演习这些礼制的场合。如果不是这些情况,君主是不能轻举妄动的。君主的举动一定会被史书记载下来。记载下不合法度的举动,后嗣看到的是什么?”

  鲁庄公正准备与齐桓公联姻亲善,而此次观摩行动正是为了改善两国关系,从而为联姻创造良好政治氛围,自然不会听从这番劝谏。值得注意的是,曹刿这番关于政事的谏言合于周礼、立场端正,与他先前靠破坏礼制来克敌制胜的思路判若两人。这说明,此时的曹刿已经“野鸡变凤凰”挤入了鲁国的卿大夫序列,成为了一位“肉食者”,于是也就模仿着其他“肉食者”的路数,说起守礼持正的话来。一言以蔽之,曹刿这个当年嘲笑体制内人士“未能远谋”的人,最终也被“体制化”了。这也是曹刿最后一次在《左传》出现。我们将会在后面通过分析战国楚简《曹沫之阵》,详细探讨曹刿(曹沫)的军事和政治思想。

  也是这一年,楚成王即位。据《史记·楚世家》记载,楚文王去世后,即位的是他的儿子熊囏,就是庄敖(《左传》作堵敖)。庄敖即位五年,想要杀掉他的弟弟熊恽(《左传》作熊),熊恽出奔到随国,得到随人支持反攻楚都,杀死庄敖即位,就是楚成王。楚成王上台后,布德施惠,与诸侯改善关系,还派人到周王室献礼,表现出希望参与中原国际政治的热情。周惠王赐予他祭肉,宣命说:“镇压你所在的南方夷越的动乱,不要侵犯中原诸国。”这一道周王赐命为楚国在南方开疆拓土提供了“合法性”,因为楚国此后可以把他攻灭小国的军事行动解释为“镇压夷越的动乱”。与此同时,王室代表中原诸侯提出要求,希望楚国安于它称霸南方的现状,不要试图北上中原争霸。这道诏命的前半句当然是楚成王所欢迎的,而后半句他并无意遵守。

  很可能在楚成王即位后,楚国首次派使者到鲁国访问。《春秋》记载此事为“荆人来聘”,仍不称“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