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鲁庄公身死国乱,齐桓公低调介入

鲁庄公身死国乱,齐桓公低调介入

发布时间:2020-06-14 22:43:3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这年,鲁庄公病重,开始实质性地安排自己去世后的君位继承问 题。庄公有三个弟弟,分别是公子庆父、公子牙、公子友,都在朝中担任要职。庄公与宠妃孟任生有公子般,与夫人哀姜没有生下孩子。鲁庄公可能是一方面喜爱公子般,实际上想要立他为继承人;另一方面又担心早立公子般为太子会惹怒无子的夫人哀姜,从而危及齐、鲁关系,因此迟迟不立太子,一直拖到自己病重不能再拖的时候。

鲁庄公身死国乱,齐桓公低调介入

  据《左传·庄公三十二年》的记载,庄公召来公子牙,问他对君位继承人有什么看法,公子牙回答说:“庆父是人才。”庄公又问公子友, 他回答说:“臣下将拼死命尊奉般为君主。”这时庄公意味深长地说:“先前牙说‘庆父是人才’。”

  公子友领会了庄公的旨意,立即命令公子牙待在巫氏,派巫拿着毒酒逼他说:“把这喝了自尽,你家在鲁国还能有后代。不然的话, 你将被国家处死,而且你家会被灭族。”公子牙喝完后往家走,走到逵泉就死了。

  公子友杀了公子牙,为何不用刀刺绳勒,而要用鸩毒?联系后来晋文公试图鸩杀关押在周王室监狱的卫成公、后因毒药被稀释而没有杀死一事(参见《晋文篇》页265),可知鸩毒的效果是可以通过改变剂量来调控的。我怀疑公子友党羽巫逼公子牙喝下的应该就是稀释过的毒药,使得公子牙没有在巫家中立即死去,而是行走一段之后,在与 巫家有相当一段距离的逵泉死去。这样一来,公子友一党在当时便可撇清与公子牙之死的关系,而是用“在逵泉暴病身亡”来解释公子牙的死 亡。也正因为如此,公子友一党才能在公子牙死后以“秋七月癸巳,公子牙卒”这样用来描述国卿正常死亡的体例向各国发情况通报,而不是以“秋七月癸巳,鲁杀其大夫公子牙”这样用来描述国杀罪臣的体例向各国发通报。既然公子牙并非获罪而死,他的家族自然也可以如公子友所承诺的那样,在鲁国继续发展下去。

  《公羊传》的记载有所不同:

  鲁庄公生病快死了,以病重为由召来公子友,公子友一到,庄公就把国政托付给他,说:“寡人就要死在这病上了,我将把鲁国的君位传给谁呢?”公子友说:“有您的儿子般在,君主忧虑什么呢?”庄公说:“难道真能这样吗?牙曾对我说:‘鲁国的君位传承是一代父亲传给儿子,下一代哥哥传给弟弟,君主您是知道的。现在庆父还在啊!’”公子友说:“他怎么敢!这是要作乱吗?他怎么敢!”

  不久,公子牙弑君的武器都已经准备好了。公子友先下手为强,兑好毒药强迫公子牙喝下去,说:“公子听从我的话把这喝下去,那么一定可以不被天下人耻笑,而且在鲁国必定会有后代;不听从我的话而不把这喝下去,那么一定会被天下人耻笑,而且在鲁国必定没有后代。”于是公子牙听从他的话喝下毒药,在无傫氏喝下,走到王堤就死了。

  《左传》和《公羊传》最关键的不同点,在于公子牙支持公子庆父继承君位的理由。《左传》里,公子牙的理由是庆父很有才能,这在君位继承强调宗法正统性的春秋时期并不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而在《公羊传》中,公子牙的理由是:鲁国的君位传承是“父死子继”和“兄终弟及”交替进行的,也就是所谓的“一继一及”。既然从桓公到庄公是“父死子继”,那么从庄公再往下传就应该是“兄终弟及”。其实这两个版本的理由并不互相矛盾,如果将他们合并起来就是:庆父很有才能, 又是庄公最年长的弟弟,而鲁国君位继承又轮到了“兄终弟及”,所以应该立庆父为君。

  如果我们梳理一下从西周建国到庄公时的鲁君世系,会发现公子牙说的“一继一及”并非空穴来风:

  伯禽—考公:

父死子继考公—炀公:

兄终弟及炀公—幽公:

父死子继幽公—魏公:

兄终弟及(弟弑兄而立) 魏公—厉公:

父死子继厉公—献公:

兄终弟及献公—真公:

父死子继真公—武公:

兄终弟及武公—懿公:

父死子继懿公—(伯御)—孝公:

兄终弟及孝公—惠公:

父死子继惠公—隐公:

父死子继隐公—桓公:

兄终弟及(弟弑兄而立) 桓公—庄公:

父死子继有学者认为,“一继一及”是西周时期鲁国的特殊君位传承制度,是商、周之际“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两种制度斗争的孑遗,并来源于鲁国始封君周公旦的政治作为。也有学者认为,自西周初年周礼奠定之 后,鲁国君位继承制度的正统就是嫡长子继承制,或者至少是“父死子继”制,而“兄终弟及”大多源于非正常事件(比如弟弟杀了哥哥而自立为君等);正因为如此,所以公子友宣称要以死捍卫庄公之子即位。不可否认的是,“一继一及”是西周至春秋早期鲁国君位传承的“既成事实”,因此公子牙才会抬出它来作为支持公子庆父继承君位的重要依 据。

  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们考察周王室和其他主要姬姓诸侯国的西周时期君主世系,会发现无论是周王室,还是诸如晋国、卫国、蔡国,都是以“父死子继”为主干,偶尔在内乱时期有“兄终弟及”的情况发生。那 么,鲁国这个被齐卿仲孙湫赞誉为“遵守周礼典范”的国家(见下文), 在君位继承方面为何如此独树一帜,仍然是个未解之谜。

  无论历史真相的细节与哪个版本更为相似,基本事实是清楚的: 庄公希望立他的庶长子般为君,支持庄公的是公子友;公子牙则希望立他的哥哥公子庆父为君。此外,据《左传·闵公二年》的追述,公子庆父与鲁庄公夫人哀姜通奸,哀姜也希望拥立庆父为君。

  公子友采取断然行动毒杀了公子牙,在这场斗争中暂时处于上风。八月五日,鲁庄公寿终正寝,公子般即位为君,但是不敢住在公宫,而是住在母家党氏。到了冬十月二日,形势反转,公子庆父指使圉人荦在党氏杀了公子般,公子友出逃到陈国。据《公羊传》的记载,圉人荦在干完“脏活”之后被公子庆父当作替罪羊诛杀。实际上,鲁庄公早就警告过公子般要当心圉人荦。此前有一次在大夫梁氏家中演习求雨祭的乐 舞,公子般和他的妹妹前去观看。那时,圉人荦从墙外调戏他的妹妹, 公子般发怒,派人用鞭子抽打圉人荦以示惩罚。鲁庄公知道后提醒他儿子说:“不如杀了他,这人不能鞭打羞辱。荦力量过人,能把车盖扔过稷门去。”

  面对失控的鲁国局势,齐桓公果断介入,支持了鲁国高层中赞成维护“父死子继”宗法制的卿大夫,立了鲁庄公庶子公子方(哀姜陪嫁妹妹叔姜所生)为新君,就是鲁闵公。值得指出的是,哀姜在前六七〇年嫁到鲁国,叔姜应随行。即使叔姜当年即怀孕,生子也不可能早于前六六九年。因此,当鲁闵公即位之时,至多不过七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