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春秋历史 > 葵丘之盟内幕:管仲力谏阻止僭越

葵丘之盟内幕:管仲力谏阻止僭越

发布时间:2020-06-14 23:03:3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在举行葵丘之盟时,齐桓公率领诸侯尊崇王室、抗御夷狄、主持会盟、平定内乱、救助灾患、讨伐罪行、订立公约,从而建立和维护中原国际新秩序,可以说是功德圆满,达到了霸业的巅峰。在这里要强调的是,“霸政”的七项主要任务,包括“尊王”“攘夷”“主会”“平乱”“救患”“讨罪”“立约”,是平王东迁、周王室无力管控天下之后,像齐国、郑国这样的中原强国在一百多年的国际政治实践中逐渐摸索、确立并得到诸侯承认的,齐桓公并不是首创者(除了“立约”一条),而是集大成者。

葵丘之盟内幕:管仲力谏阻止僭越

  无论如何,取得这样的功绩,是足以让人得意忘形、想入非非的,而齐桓公也正是如此。根据《国语·齐语》和《管子·小匡》的记载,在周公孔传达周襄王之命,特别恩赐齐桓公不必下拜后,齐桓公并不是马上就做出上面所说的那一幕恭敬下拜的举动,而是询问管仲是否应该真不下拜。管仲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这么一句:“做君主的不像君主,做臣子的不像臣子,这是祸乱产生的根源。”

  根据周礼的原则来推论,如果齐桓公真不下拜,那么他与周王就不再是君臣关系(诸侯是周王的守土之臣),而是平起平坐了,实质上也就意味着桓公僭越为王。管仲认为,君臣之间尊卑次序的混乱正是西周灭亡以来天下祸乱的根源,也就是说,他希望桓公严守“尊王”原则,做周王的谦恭臣子,以身作则为天下垂范。

  然而,面对近在咫尺的“由霸而王”机会,齐桓公却不愿意轻易放弃。据《管子·小匡》的记载,齐桓公辩解说:“我组织了三次乘车非军事会盟,六次兵车军事会盟;九次会合诸侯,一举匡正天下。我北征到达孤竹、山戎、秽貉,拘获了夏国君;西征到流沙西虞;南征到吴、越、巴、牂牁、、北朐、雕题、黑齿、荆夷各国,没有谁敢违反寡人的命令,而中原诸国还不够尊重我。从前夏、商、周三代受命为王的,他们的功业跟我有什么不同吗?”

  这段话,《史记·齐太公世家》的版本是:

  寡人向南征伐到了召陵,瞭望熊山;向北征伐山戎、离枝、孤竹;向西征伐大夏,涉过流沙;裹好马脚,钩挂牢车子,登上太行山,到达卑耳山才回来;诸侯没有人敢违抗寡人。寡人组织了三次兵车军事会盟,六次乘车非军事会盟;九次会合诸侯,一举匡正天下。昔日夏、商、周三代承受天命,和这有什么不同呢?我想要像周王那样到泰山祭天,到梁父山祭地。

  无论是哪个版本,齐桓公想要抓住这个周王室自愿奉送的机会,一举称王的图谋是一致的。齐桓公的霸业到了一个关键时刻:是否要顺应着当时在天下弥漫的“姜姓取代姬姓”论调,凭借齐国无人敢于挑战的实力和功绩,从一个尊王的霸主转变成一个僭越的新王?据《管子·小匡》的记载,管仲此时说了一段很关键的话:“那凤凰鸾鸟不降临,而鹰隼鸱枭很多;众神不来到,国家的卜龟不露征兆,而手握粟草占筮却屡次准确;时雨甘露不下,狂风暴雨却常来;五谷不丰多,六畜不兴旺,而蓬蒿藜藋遍地茂盛。那凤凰的文采,前面是‘德义’,后面才是‘日昌’。从前受命为王的,总是龙马、神龟来到,河水出图,雒水出书,地上出现乘黄神马。现在三种吉祥物都没有出现,即使声称‘承受天命’,难道不是失策吗?”

  当时齐国内政昌明、国力强盛、霸业大成、诸侯拥戴,甚至王室本身也主动“劝进”,因此齐桓公称王在硬实力层面不存在任何障碍。但是,当时人普遍相信,桓公称王还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天命是否已经完全抛弃姬姓周王室而转移到姜姓齐公室,而上天是用祥瑞来表达它的意愿的。在周人的记忆中,上天上一次降下这种重大天命是在商朝末年,当时宣称承受天命而称王的是西伯昌,也就是后来的周文王(参见《晋文篇》页309)。管仲以上天不降祥瑞为由劝阻桓公不要僭越称王,这在我们当代人看来似乎有些玄虚,但对齐桓公来说却是正中要害,让他感觉时机尚未成熟,心生畏惧,悬崖勒马,决定继续做一个“尊王”的霸主,于是才有了前面我们所看到的谦恭举动。

  根据《论语·宪问》的记载,孔子认为齐桓公“齐桓公正派不诡诈”。我们已经看到,无论是跟仲孙湫商量如何应对鲁国内乱,跟管仲商量是否接受郑太子华投诚,还是同一年跟管仲商量是否可以在接受周王室恩遇而不下拜时,齐桓公都曾有过“不正派”“诡诈”的念头。然而,齐桓公充分信任管仲、仲孙湫等主张坚守“霸道”的谋臣,每次都能虚心听取谏言,从善如流,从而保证了最终呈现在天下人面前的,的确是一个“正派不诡诈”的霸主形象。

  前六五〇年春,晋东狄人攻入苏国,苏子出逃到卫国;同年夏天,齐桓公、许僖公一同率军讨伐北戎。由此可见,中原与北方戎狄的斗争并没有因为齐桓公的霸业鼎盛而结束。四年前,许僖公反绑双手、口衔玉璧南行至武城,请求事奉楚成王,如今又与齐桓公一起北伐,小国陷入大国争霸拉锯格局之中,试图南北逢源、艰难图存的情状跃然纸上。

  前六四九年夏,散居在中原扬、拒、泉、皋、伊水、雒水等地的戎人在王子带的鼓动下,联合起来讨伐王城,焚烧了东门。秦国、晋国联合讨伐戎人以救援周王室。同年秋天,晋惠公试图在戎人和王室之间进行调停,但并没有成功。

  位于南方的黄国一向是楚国属国,向楚国纳贡。前六五八年黄国投靠了齐国,前六五七年与齐国会盟,前六五五年又收留被楚国所灭的弦国君主。此时齐国霸业正在巅峰时期,黄国仗恃齐国在盟会上的许诺,停止向楚国纳贡。前六四九年冬天,楚国讨伐黄国,一年后将其消灭。这说明,即使在齐国霸业鼎盛之时,楚国仍然是南方无可争议的主宰。实际上,即使黄国不投靠齐国,它早晚也会被楚国攻灭。

  前六四八年春,诸侯帮助卫国修筑外城城墙,防备狄人入侵。同年秋天,周襄王清算上一年戎人进攻的幕后主谋,声讨王子带,王子带出逃到齐国。冬天,齐桓公派管仲出面缓和了周襄王与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派隰朋出面缓和了晋国与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由此可见,日后将成为中原长期霸主的晋国在此时还是一个要接受霸主齐国帮助的“小兄弟”。

  齐国的调停努力取得了成功,襄王十分感激,按照上卿的礼仪设享礼招待管仲。管仲推辞说:“臣下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办事官员。我国还有天子任命的上卿国氏、高氏在,如果他们在春秋朝聘时节前来承奉王命,将用什么礼仪款待他们?陪臣谨请辞谢。”周王回答说:“舅氏,我嘉许你的功勋,呼应你的美德,它们可以说是深厚而不能忘记的。去履行你的职责,不要违背我的命令!”

  当时管仲是齐国执政,实际权力比国氏、高氏还大,周襄王的意思是希望他依据实际职权领受上卿之礼。最后,管仲接受了下卿之礼回国。管仲在王室的谦卑表现再次提示,齐桓公在前六五一年葵丘之盟上的尊王“政治秀”应该是出于管仲的指导,《管子·小匡》的记载应该是有事实依据的。

  前六四七年春,齐桓公派仲孙湫到周王室,准备劝说周襄王与王子带和解。直到访问结束,仲孙湫都没有跟襄王提起王子带。他回来后,跟齐桓公复命说:“还不行,周王的怒火还没有缓和。大概要十年吧!不到十年,周王是不会召回王子带的。”

  这年夏天,齐桓公、宋襄公、鲁僖公、陈穆公、卫文公、郑文公、许僖公、曹共公在卫地咸会面,主要议题有两个:一是如何应对淮夷对杞国的侵扰,二是如何平定王室的内忧外患。秋天,根据会上达成的共识,诸侯派出军队帮助周王室戍守王畿,齐大夫仲孙湫负责将联军士卒交接给王室;前六四六年,诸侯又帮助修筑齐邑缘陵,并将杞国迁来,接受齐国的直接保护。

  前六四五年春,楚人讨伐徐国,惩罚徐国试图亲附齐国。三月,齐桓公、宋襄公、鲁僖公、陈穆公、卫文公、郑文公、许僖公、曹共公在齐地牡丘结盟,然后率军救援徐国。秋七月,齐国、曹国军队讨伐楚属国厉国,吸引楚国兵力,从而救援徐国。冬天,楚国在徐地娄林打败徐军,这是因为徐国仗恃着齐国救援而疏于戒备的缘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春秋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